人間詞話七講

作者:葉嘉瑩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5-01-01

條碼:9789862135716

ISBN/ISSN:9789862135716

系列名稱:B02

定價:300元 |79特價:237

優惠期限:2022-10-31止

數量 + -
內容簡介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學,一個時代也應該有一個時代的文學批評。 


《人間詞話》是重要的文學批評,也是晚清以來最具影響力的著作之一。 


詩詞大師葉嘉瑩典雅細膩地講述《人間詞話》中著名的境界說以及詩詞美感的不同特質,旁徵博引歷代著名詞家之詞作,融會貫通地闡述作品中深微幽隱、意在言外的餘韻。 


書中特別收錄王國維《人間詞話》石印本,供讀者研讀賞析。 


《人間詞話》是重要的文學批評,也是晚清以來最具影響力的著作之一;它的文辭優美,但因解說的方式是傳統的意象式批評,一般人不易讀懂。 


在中國的各種文學體式之中,最讓人感到困惑的就是詞。因為文章可以用於載道,詩可以用於言志,詞卻很微妙,它師出無名,不知道它的意義和價值在哪裡。一般來說好詩容易分辨,但大家卻不知道什麼是好的詞? 


詞本來是歌宴酒席之間寫給歌女的歌詞,但好詞卻能寫出一種不得已的感情,因為詞所表現的是比詩更為深遠幽微的境界。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提出境界說為其立論核心,認為作品的優劣、詞品的高低,均從境界出發;又說宋人的詩不如宋人的詞,是因為宋人寫詞比寫詩更真誠,就是因為脫去了「言志」的束縛。 


葉嘉瑩將詞的演變及發展重新梳理,旁徵博引歷代著名詞家之詞作,以細膩的文字闡述作品中深微幽隱、意在言外的美感,帶領大家細細吟味那語盡而意不盡的餘韻。

作者介紹

葉嘉瑩

 

中國古典詩詞專家、詩人。 1924年生於北京書香世家。1945年畢業於輔仁大學國文系,師從詩詞名家顧隨。1948年畢業後曾在北京的幾所中學任教,後隨丈夫工作赴臺灣,曾在彰化女中及臺北二女中任教,1954年起任教於臺灣大學、淡江大學、輔仁大學。1966年應邀赴美國哈佛大學、密西根州立大學任客座教授。

 

1969年定居加拿大,任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終身教授,1989年當選加拿大皇家學會院士,是加拿大皇家學會有史以來唯一的中國古典文學院士。並曾先後被美國、馬來西亞、日本、新加坡、香港等地多所大學以及大陸數十所大學聘為客座教授及訪問教授。

 

此外,還受聘為中國社科院文學所名譽研究員及中華詩詞學會顧問,並獲得香港嶺南大學榮譽博士、臺灣輔仁大學傑出校友獎與斐陶斐傑出成就獎。2012年被中國中央文史館聘為終身館員。 1993年葉嘉瑩教授在南開大學創辦了「中華古典文化研究所」,專心致力於中國古典文學的普及和研究。

 

中英文著作有:Studies in Chinese Poetry、《王國維及其文學批評》、《中國詞學的現代觀》、《葉嘉瑩作品集》等多種著作。

目錄規格

第一講  
王國維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學者。他之偉大,他之了不起,他之所以得到很多人的尊敬,是因為他所追求的東西跟我們當前一般所謂的「學者」所追求的東西有所不同。王國維是真正追求學問的,而且他所追求的還不僅僅是一般的學問,王國維先生所追求的是真理。 

第二講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提出了「境界」的說法。但是「境界」這個詞卻使讀者產生了許多的困惑。王國維在用這個詞的時候,有時指的是詩,有時指的是詞,而且他還說「詞以境界為最上」。那麼他這個「境界」到底是什麼意思?是單指詞還是也指詩?詞和詩到底有沒有分別呢? 

第三講  
小詞的這種微妙之所在,王國維已經認識到了,所以他在《人間詞話》中不但說「詞之為體,要眇宜修。能言詩之所不能言」,而且說「詞之雅鄭,在神不在貌」。現在我要介紹給大家一步一步地領會,詞真的是具有一種特殊的品質,而這是詩所沒有的。 

第四講  
我以前說過,小詞寫美女和愛情有兩種作用,一個是「雙重性別」的作用,一個是「雙重語境」的作用。當一個男性作者用女人的口吻寫女人的思念,說我孤獨啊我寂寞啊沒有人愛我啊!意思是什麼?其實他是在說,我很有才華啊我很有理想啊!怎麼沒有人用我啊?這樣的小詞就給了你多一層的聯想。王國維的詞話裡邊有這麼多微妙的道理,他真的是超越了時代。 

第五講  
王國維一生孜孜矻矻,以追求真理為是。可是一個人自然有一個人的局限,王國維有時代的局限,所以王國維的《人間詞話》也有它不完全正確的地方。可是王國維忠實於他自己,不抄襲,不偽造,不欺騙,不說自己不懂和不知道的話,他所說的都是他自己真正的感覺和思考所得。 

第六講  
詞在早年都是歌筵酒席間寫美女跟愛情的歌詞,可是王國維說「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這是王國維在評論晚唐五代的詞人之中,非常有見解的一句話。 

第七講  
為什麼歌詞之詞會演變成詩化之詞呢?那是由於詞到柳永開始寫長調的緣故。因為溫庭筠他們寫的是小令,小令比較容易寫得含蓄蘊藉。到了柳永他寫長調,長調的篇幅較長,就比較容易說盡,比較容易失去詞的言外意蘊的那種美感。 

附錄  
王國維《人間詞話》石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