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天會摸幾次手機?想想亞里斯多德會如何評論寵物影片

《瘋狂忙碌拯救法》

編輯:信傳媒編輯部 / 文章分享來源:信傳媒

你是不是總是掛在網路上,很容易就被你最愛的應用程式與社群媒體給勾引走了?

你是不是總是在看手機,就連洗澡時也不例外?


       注意力關乎的不只是你現在正在做什麼事,還關乎你如何過你的一生,關乎你這個人是誰、你希望變成什麼樣的人以及你如何定義與追求這些。

—詹姆士‧威廉斯(James Williams),Google前任策略專家,現為牛津大學學者,也是科技倫理方面的專家


       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等希臘哲學家認為,不需要工作的自由(也就是休閒時間),是人類存在的目的。休閒能讓人沉思並帶來美德,是最高級的人類發展,希臘人稱之為「eudaimonia」,意為「至高的幸福」。

       2500多年後,文明居然會演變成人們每天分享超過380萬支貓咪寵物影片,他們會怎麼想?這是我們都渴望的嗎?

        除非你的工作就是運用社群媒體來經營事業,而且你在追蹤時小心謹慎,不然的話,使用社群媒體會對你的生產力和福祉造成嚴重威脅,關於這些平台對人們心理健康造成損害的討論已有很多。當我問起有什麼事物會妨礙生產力時,也一定會有人提到使用社群媒體的問題。電子郵件與會議的排名通常很前面,但是對應用程式上癮也不遑多讓。

       智慧型手機原本是很好的資訊來源與聯繫管道,每一次我們想到什麼事,比方說想知道那部電影是誰演的、匈牙利燉牛肉湯裡還要放哪些食材等等,就會想馬上找到答案或得到回應。我們的指尖就有豐富的知識。

        我們對於即時資訊(或是假資訊)以及不斷讓人分心的事物上了癮,這是一種症候群,或者,這也可能是一種動力,催生出一個追求即時滿足的社會,而我們活在其中。

       我青春期的兒子念的學校,有價值上千英鎊的昂貴娛樂設備,他所有朋友家裡都有同款機型。我不想讓人覺得我很食古不化,但是為什麼我們要給孩子個人專用的昂貴遊戲機器,裡面盡是毫是無意義、只讓孩子分心的內容和虛假資訊?

       最近我輔導兩位很有勇氣的人,他們回過頭改用前代的手機,甚至是智障型手機,以控制自己的應用程式上癮症。他們兩人說,自己曾被別人半開玩笑地指控是不是在賣毒還是偷情,總是手機不離身。他們也承認,自己的iPad裡還留著應用程式,但是如今他們覺得自己比較能掌控自己的時間了,因為他們再也不覺得自己隨時隨地都能去看一下,追蹤一下最新狀態。他們專心致志於拋棄連線上網引發的忙碌。


       我自己也要真的好好挖一下廚櫃抽屜,找一支舊型手機出來用。但是最漂亮、最輕巧、最性感的手機實在太吸引我了,誰不是呢?我不能停止訂閱我的Audible有聲書或Spotify,我更是超愛Podcast。我只是希望,我能控制我的手機,不要讓手機來控制我。

我們都受到剝削

       科技公司爭相搶奪我們的注意力,你要有超人的意志,才能對抗他們的演算法。我們被迫回到裝置上,玩一場遊戲,然後才能過到下一關。定向廣告和充滿說服力的各種通知,抓住了我們的注意力。

       Netflix的執行長里德‧海斯汀(Reed Hastings)說過一句名言,他說他的公司要面對的主要競爭對手之一是睡眠。這或許可以說明為何我們覺得非常亢奮,但同時又極度疲憊。Netflix不用和應用程式互相競爭,因為我們在看節目的同時,還一邊滑著手機。只專心看一個螢幕,手邊沒有手機,聽起來已經算是一大突破了。

五十分鐘

       臉書說,以該公司2016年時的16.5億用戶來說,每人每天花在該公司各平台(臉書、Instagram和Messenger)上的平均時間,就是本節的標題。我很確定,這個數值之後一定又增加了。

       五十分鐘聽起來不嚴重,是吧?但是,《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上登出詹姆士‧史都華(James B. Stewart)寫的一篇報導說,一天僅有二十四小時,一般人一天睡眠的時間是8.8個小時(他們好幸運); 這表示,一般人把超過1/16的清醒時間都花在臉書上!這真的浪費了很多腦袋留白時段。

        我不敢想像臉書在這段寶貴時間裡想推銷什麼給我們、或者又從我們這裡知道了哪些訊息。時間對社群媒體公司來說決定了一切,我們在平台上的時間愈久,就愈是投入、愈是著迷。是社群媒體在利用我們,而不是相反。

       我幾年前關掉了臉書。我很想跟你說,我這麼做,是因為這個平台大大損害了全球的議會民主。有一部分是這樣沒錯。

       但事實上,我之所以刪掉我的帳號,主要是因為我有太多前男友,窺探他們太耗時間。

說實話,當你上臉書時,你真的對自己更滿意嗎?

       你聽過一個老掉牙的笑話吧?說到人們在臨死前後悔自己在工作上花了太多時間。現在這句話要更新版本了。

你花在社群媒體上的時間可以有哪些別的用處?

 

你在這些安靜時刻還可以做哪些別的事?

你的手機是一種不時讓你分心的干擾物

       我們談過轉換成本:這是指分心之後再度找回焦點所需的時間。我們不會把使用手機的時間彙整到同一段時間裡,因此轉換成本還會層層疊加。市調公司德思考(dscout)發現,人平均一天會去摸手機2617次。以「用量前百分之十的使用者」來說,這個數值要加倍,變成一天5427次。一年下來,就大約是一百萬次,一天花在看手機的時間達2.42小時,最離不開手機的人則長達3.75小時。浪費掉的時間,就永遠都回不來了,此外,為了重新聚焦,我們要花掉的時間更是難以計算。

       就算不用,光是把手機放在旁邊就會造成大問題了。德州大學(University of Texas)的安卓恩‧瓦德(Adrian Ward)博士發現,就算只是放在眼見所及之處,智慧型手機就會對我們的工作記憶容量(working memory capacity)會造成負面影響。當小孩把手機放在一邊做功課時,請告誡他們這一點。

把使用社群媒體的時間匯聚到一起

        你無法打倒這些科技巨擘,它們基本上就是因為能抓到你的注意力,才能生存至今。讀到這裡,你很可能已經在翻白眼了,但請思考一下,你能不能用更嚴謹的態度來使用手機。

        我在工作時會把手機拿開,以便對抗我想要看一下的反射反應。如果我的手機不在旁邊,我就沒辦法順手拿起來。

管理注意力

       如果你現在負責管理其他人,那你也必須管理他們的注意力。如果當中有誰已經疲憊過度受不了,刺探一下他們的應用程式使用量。

 為了工作而使用LinkedIn以及其他社群媒體 

       2006年時我從事人才招募業,我也在此時加入LinkedIn。進來這個平台讓我受益良多,接觸到全球人才網絡。我知道,身為企業教練與演講者的我,也可以因為這個平台為我帶來的全球群眾而受惠。LinkedIn是改變賽局的力量,扭轉了人們搭上線與建立關係的方式。

       然而,就像我在我寫的職涯發展書《翻轉思維:拿走事業中的恐懼》(Mind Flip: Take the Fear out of Your Career)裡詳細說明過的,持久且能帶來獲利的人際關係,都要靠離線經營。LinkedIn、推特(Twitter)等只是一個接觸點,是維持稀鬆聯繫與獲得少量資訊的輕鬆管道。真正的業務關係,要透過虛擬或是面對面的對話。

        我們花太多時間瀏覽各種管道發送的資訊,欺騙自己說這叫工作。真的嗎?如果你的工作確實就是經營社群媒體,那可能就是;如果實際上並不然,那麼,請自問社群媒體是否真是接觸到群眾或客戶的最佳管道?有沒有更快、更好的辦法?比方說,拿起電話打給許久沒有聯絡的對方,說你很想知道他們過得怎麼樣?

        如果你的客戶多半都在LinkedIn上,那你需要花很多時間去瀏覽臉書或是Instagram的頁面嗎?查看不同的平台可以讓你知道你的顧客怎麼想,或者,也可以讓你更了解想要有業務往來的對象,但是,當你試過水溫之後,你就不需要不斷地捲動頁面瀏覽完所有資訊。

 

【書籍資料】

瘋狂忙碌拯救法

 

推廌文章
如果請楊貴妃、蘇東坡來我家吃飯,要請他們吃什麼好? 直面台灣人集體潛意識的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