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眼睛三部曲─婚禮瘋狂、漂浮的打字機、遮住眼睛的貓

Svatby v domĕ、Vita Nuove、Proluky

作者:赫拉巴爾

原文作者:Bohumil Hrabal

譯者:劉星燦、勞白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08-02-01

條碼:9789862130421

ISBN/ISSN:9862130423

系列名稱:to

定價:720元

數量 + -

赫拉巴爾在1984-1986年之間,完成了這部超過四十萬字的傳記體三部曲:《婚禮瘋狂》、《漂浮的打字機》、《遮住眼睛的貓》

內容簡介

       「我要寫一方面讓自己開心,一方面使讀者生一點點氣的書,在這樣的書裡,我要用我妻子的眼睛來看我、看我的朋友和我的生活。」赫拉巴爾在1984-1986年之間,完成了這部超過四十萬字的傳記體三部曲:《婚禮瘋狂》、《漂浮的打字機》、《遮住眼睛的貓》。在這部書裡,赫拉巴爾也透過「鑽石孔眼」來看自己,他說的那些關於自己的故事既來自現實,卻又充滿了誇張、戲謔、怪誕和幻想。

 

       在三部書中,赫拉巴爾讓我們看到半隱藏在小說之後的他。他的想法、他的生活、他與周圍的人的關係,他的習慣、癖好,甚至惡習。如他所說,「寫一部詆毀自己的書,反傳記的傳統而行。」

 

第一部《婚禮瘋狂》


       女子碧朴莎如何來到布拉格,遇上被稱為博士的赫拉巴爾,然後成為戀人、結婚的過程。他自己說,《婚禮瘋狂》是部寫給女孩們看的愛情小說。他們的戀愛過程,充滿意外,有著特殊的浪漫,卻也有過往生活帶來的陰影,到結婚當天,新郎還害怕的消失了蹤影,到最後,看到一場熱鬧兼笑鬧的婚宴,我們終於鬆一口氣,還好他們結婚了!

 

第二部《漂浮的打字機》


       這本書則是在他們結婚之後,一直到赫拉巴爾出版第一版作品《底層的珍珠》這一段時間的紀錄。可以看到他們結婚之後生活並不太順遂,赫拉巴爾繼續在廢紙回收站工作,常常喜歡告誡碧朴莎關於寫作的種種,但卻老是讓她生氣,因為他寧可去喝酒,卻不願坐在打字機旁好好寫。她認為,他老是覺得自己已經是獲得國家獎章的作家,一個偉大的作者,但真正上什麼也不是,只是一個老醉鬼,一天到晚跟三教九流的朋友鬼混。的確,在這部書中,可以看到赫拉巴爾跟許許多多的小人物交往,包括後來成為《過於喧囂的孤獨》中的老漢嘉,或者《底層的珍珠》裡形形色色的人。

 

第三部《遮住眼睛的貓》


       則是從出版《底層的珍珠》,到後來作品遭禁,搬出他們原來住所的這一段時間,赫拉巴爾的聲名拔高卻又跌落谷地,在其中,他惶惶不安,沒有成名後的安臥高枕,生活仍然儉樸、平凡。可是儘管如此,惡運卻沒放過他,蘇聯入侵捷克之後,他被抓去秘密審訊,這些讓他心裡蒙上很大的陰影。不過,卻同時也讓他更邁向創作的巔峰。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赫拉巴爾  Bohumil Hrabal

 

博胡米爾.赫拉巴爾(Bohumil Hrabal, 1914~1997)是20世紀下半葉捷克先鋒派作家最重要的代表;米蘭.昆德拉譽為「我們這個時代最了不起的作家」。

 

赫拉巴爾49歲才出版第一本小說《底層的珍珠》。他雖然有法學博士的學位,但先後從事過倉庫管理員、鐵路工人、列車調度員、廢紙回收站打包工等工作。這些工作經驗為他的小說創作累積了豐富的素材,其作品大多描寫普通、平凡、默默無聞、被拋棄在「時代垃圾堆上的人」。他的一生都和這些人在一起,收集他們的語言精華及故事,在作品中創造出一群平凡而又奇特、光芒四射的人物形象。

 

Pabitele,中魔的人們,是赫拉巴爾自創的新詞,指身處極度灰暗之中、又能「透過鑽石孔眼」看到生命之美的人。正如同名的短篇小說集《中魔的人們》中的小人物,看起來豪放開朗、詼諧風趣,但他們就像中了魔法的人,眼中的世界往往跟現實形成強烈反差,因此更顯得他們處境悲慘。

 

代表作《過於喧囂的孤獨》被捷克《星期》周刊選為「20世紀捷克小說50大」第2名,僅次於《好兵帥克歷險記》。這部醞釀了20年才寫就的小說,於1976年完稿,但遲至1989年才正式出版。赫拉巴爾曾說:「我為寫這本書而活著,並為它而推遲了死亡。」

 

赫拉巴爾的作品經常被改編為電影,目前有《底層的珍珠》、《售屋廣告》、《剪掉辮子的女人》、《我曾侍候過英國國王》、《中魔的人們》、《溫柔的粗人》、《天使的眼淚》、《過於喧囂的孤獨》和《沒能準時離站的列車》。其中《沒能準時離站的列車》的同名電影,於1966年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售屋廣告》改編的電影《失翼靈雀》,於1969年拍攝完成,卻在捷克冰封了20年,解禁後,隨即獲得1990年柏林影展最佳影片金熊獎。

 

譯者簡介|劉星燦

 

曾留學捷克斯洛伐克查理大學,獲文學院碩士學位。之後一直從事捷克語言、文學方面的翻譯、編輯、教學及中捷文化交流工作,翻譯出版了《好兵帥克歷險記》、《塞佛特詩選》、《捷克斯洛伐克文學簡史》等數十部捷克文學書籍。一九九零年捷克斯洛伐克文學基金會授予涅茲瓦爾文學獎。

 

譯者簡介|勞白

 

清華大學美術系教授。業餘在捷文翻譯,插圖等方面與劉星燦合作,如《塞佛特詩選》等,其中合作譯編的《捷克斯洛伐克兒童書籍插圖選》獲得了冰心兒童文學獎。

好評推薦

獻給老婆的文學長吻 轉載來源:中國時報 – 開卷週報(2008/02/17)

作者:耿一偉 (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講師)

 

這是一套愛的自傳。赫拉巴爾已妻子艾麗什卡(Eli?ka)的眼光,描述了他們於1950年代中期至1969年之間,在堤?街(Na Hrazi)的生活點滴。在赫拉巴爾寫作期間,艾麗什卡已是長年臥病在床。這幅三聯作對赫拉巴爾來說,不只具有文學上的紀念價值,也是他獻給老婆的文學長吻。 在文學史上,以親密愛人眼光來描述自己的作品並非赫拉巴爾首創。

 

美國文壇大師史坦因(Gertrude Stein)1933年出版的《愛麗絲‧B‧托克勒斯的自傳》(The Autobiography of Alice B.Toklas),即是她用同志愛人愛麗絲的角度,敘述自己在巴黎的生活。博覽群書並熟悉超現實主義的赫拉巴爾,對此自然了然於心。所以這種手法自然不能視為形式上的遊戲,必須體認到這是赫拉巴爾趁機在替她太太寫自傳。

 

【妻子眼睛三部曲】中的特殊之處,也是敘事者透露了很多自己的訊息。在第一冊《婚禮瘋狂》中,小名碧朴莎(Pipsi)的艾麗什卡自述老家在二次大戰前非常富有,共產黨上台後,由於家庭成分不好,讓她變得一貧如洗,最後於布拉格找親戚求助的過程中,碰到赫拉巴爾,才改變了她的命運。

 

艾麗什卡在《遮住眼睛的貓》裡,自憐地說:「有個酒鬼丈夫總比一個人好過啊!」 除了妻子的個人生命史,讀者也會看到赫拉巴爾萬花筒般的逗趣生活與成名歷程(這還得歸功於艾麗什卡的鼓勵與生活供養)。一路讀下來,我們發現活再《過於喧囂的孤獨》時期的赫拉巴爾非常善於自嘲,在《漂浮的打字機》中,他甚至將自己比為卓別林。

 

即使強調是妻子的眼光,這套書一就充滿赫是風格。例如他們兩個人被迫擠在火車廁所裡害羞地彼此表露心意,就令人忍俊不住。這也不僅讓我聯想起,在赫拉巴爾的作品中,都有於浪漫場景中出現糞便的矛盾情形。連赫拉巴爾母親在碰到艾麗什卡時,也不免喜歡說些他小時後的醜事,尤其是喜歡挑糞。 赫拉巴爾最喜歡讀老子,其文字作品也給我們這樣的感覺,最高尚與最卑下的事物總是同時出現。

 

例如我手頭《漂浮的打字機》一書捷克文版的扉頁,他引用了德國哲學家海德格題詞:「詩是思想的顯現,美式真理的顯現。」可是這三本書根本是泡過啤酒,幾乎每兩三頁就會出現喝酒嘻鬧的典型捷克場景。赫拉巴爾更是善於酒後「練肖話」(我懷疑這是他文學天才的由來),連他的好友們,如行動藝術畫家沃拉吉米爾(Vladimir Boudnik),也是以這種荒謬形象出現(這套書也是再描述他與赫拉巴爾的友誼)。

 

【妻子眼睛三部曲】完成於1984年至1985年之間,艾麗什卡於1987年過世,可是她的形象卻常留在我們心中,我覺得赫拉巴爾像是躺在文字爛泥巴裡玩耍的老頑童,雖不直說,卻悄悄用這套自傳表達了他對老婆的愛。這個酒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