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玫瑰與槍 | My Revolutionary Years, The Autobiography of Madame Wei Tao-Ming
百年前一位中國奇女子衝擊傳統的革命史
[6111NS004]
作者:鄭毓秀
譯者:賴婷婷
14.8x20CM 224頁 平裝
ISBN:978-986-684-146-0
CIP:782.887
978-986-684-146-0
初版日期:2013年09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250| 會員價: NT$213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獲2014年好書大家讀 文學讀物B組 好書推薦

民初奇女子的自傳,同時亦是中國從滿清帝制統治,走向民國時代,到抗日戰爭,珍貴的第一手歷史紀錄。
由立志救國救民的少年革命勇士、刺客,蛻變成中國史上首位女博士、女律師,並於國際政治舞台上發光發熱,展現了一位女子其勇者無懼的風範。

郝譽翔 (作家、國立中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張桂越 (作家、《周刊巴爾幹》發行人)
蘇偉貞 (作家、成功大學中文系教授)
   聯合推薦

本書是鄭毓秀在其夫魏道明擔任駐美國大使期間(1942-46)所寫的自傳。
她述說了一個女性的成長故事——生長在富裕的封建家庭,卻關不住叛逆的靈魂。在那迎接黎明前最黑暗的年代裡,為個人、為國家,她不斷引發一次又一次的革命。
她是先從家庭發動起義的:五歲拒絕纏腳、十四歲親自寫退婚信給家裡安排的對象。以讀書為由東渡赴日,實際上是要結識同盟會的革命分子。十五歲加入國民黨,擔任革命任務的聯絡員;十六歲當上「炸彈客」,多次冒死從天津偷運炸藥到北京,更參與了暗殺袁世凱、良弼的「敢死隊」行列。巴黎和會前夕,手無寸鐵的她,以玫瑰枝偽裝成槍,阻嚇中國代表團簽署「凡爾賽和約」。
二十九歲時,她成了中國史上第一位女博士,其後她陸續創下多個「第一」:第一位在上海法租界的執業律師、第一位非官方女性外交特使、第一位參與起草「中華民國民法典草案」的女性、第一位上海法政學院女院長⋯⋯。
由救國救民的少年革命志士、殺手,蛻變成中國史上首位女律師,並於國際政治舞台上發光發熱。鄭毓秀是民初時期最具爆炸性、開創性、最反骨的女人。

鄭毓秀
鄭毓秀(1896-1959),別名蘇梅(Soumay),擁有多個「第一」的頭銜:中國歷史上第一位獲得博士學位的女性律師、第一位省級女性政務官、第一位參與起草「中華民國民法典草案」的女性、第一位地方法院女性院長與審檢兩廳廳長等等。她十五歲赴日,加入中國同盟會,1912年1月參與暗殺袁世凱的計畫失敗,隨即參與炸死清朝重臣良弼的任務。1917年,於巴黎大學取得法學碩士學位;1919年,在簽署「凡爾賽和約」前夕,鄭毓秀組織留學生包圍陸徵祥的下榻處,阻止中國代表團簽字。1925年,取得巴黎大學法學博士學位,1926年與魏道明在上海法租界開設律師事務所,成為中國第一位女律師。1928年,出任南京國民政府國民黨立法委員並參與民法的起草工作。在丈夫魏道明接替胡適任駐美大使期間,鄭毓秀曾陪同宋美齡訪美,被羅斯福總統夫人稱讚「具有政治頭腦,不同於歷任中國大使夫人」。戰後,她和魏道明回中國,再任立法委員。1948年,魏辭任台灣省政府主席後,夫妻移居巴西,最後定居美國。1959年12月16日,鄭毓秀在洛杉磯市因病去世,享年63歲。

推薦序 民國大女人(張桂越)

1. 為自由而戰的第一場抗爭
2. 親自退婚
3. 兒皇帝的統治
4. 終成革命黨員
5.偷運彈藥驚魂記
6 . 暗殺袁世凱和良弼
7. 被袁世凱釘上
8. 宋教仁被殺
9. 命懸一線
10. 一場鬥智比賽
11. 計程車上前線
12. 祖母的喪禮
13. 中國的耶路撒冷
14. 玫瑰代槍
15. 「綁架」女學生
16. 魏道明博士
17. 第一樁離婚案
18. 結婚與公職
19. 好友撒手塵寰
20. 起草「民法」
21. 一九三七年七月
22. 軍人的幽默與情操
23. 冒死穿越戰區
24. 轟炸南京
25. 日、德的詭計
26. 全國女性總動員
27. 重慶的天空與地洞
28. 同舟共濟的時代

附錄:鄭毓秀大事年表

伍.偷運彈藥驚魂記

那個時候,我們在北京沒有火藥或炸彈,能取得的最近地方是天津。我自願運送炸藥。身為女孩,我比男人更能掩人耳目,並且因為我是官員的女兒,更容易來去自如地穿梭往返。比起大多數人,鐵路局員工或是其他官員比較不會刁難我。
在董五的護送下,我立刻前往天津。我在國民黨天津的集會室裡和大夥討論,最後決定,我會帶兩只手提箱回北京,一箱空彈,一箱是炸藥。整個晚上,我熬夜策劃商討,反覆打包行李,並和董五演練一次我們的安排。首先,他穿上亞麻罩衫,頭戴軟布帽,喬裝成腳伕,在這身裝扮之下,他就能混進火車站那群腳伕裡面。等到我的黃包車停妥,他很快跑過來,抓起我的行李,如此一來就能避免被不認識的腳伕搬走,他們會懷疑裡面怎麼那麼重,到底裝了些什麼。同時間,還有兩名革命同志扮成警衛,在火車上來回走動,假裝不認識我,但密切注意我,若有什麼緊急狀況就上前幫忙。最大的難題,莫過於北京的通關檢查。我們必須想辦法讓行李箱在不被打開的情況下過關。此時,對革命感同身受的跨國友誼幫了我大忙。夏天時,哥哥和一位歐洲國家公使館的年輕外交官成為好友,他發現雖然這個朋友無法正式做出什麼支持行動,但非常能理解我們的目標。這個朋友有外交特權,想當然爾,不須經過通關檢查。於是他決定化同理心為行動,安排和我約在通關處協助我離開。
一切如計畫進行。董五在車站搬了我的行李,把我安置在火車包廂裡後就消失了,回來時他恢復宦官之家的傭人身分。另外兩名革命同志在走廊上來回巡視,時不時就往我這邊看。我還碰到朋友。他們開心歡呼地朝我走過來,在我的包廂裡坐下。我腳下放著一大堆炸藥,腦袋焦慮地不停思考,整趟旅程大部分的時間我必須強迫自己輕鬆談天。這可能是件好事,因為這讓我看起來更單純。只是這趟旅程感覺好漫長,就像某些噩夢,那些讓人討厭、五味雜陳的感覺和事件好像會不斷出現。
我們終於駛進北京城。我倚著窗戶,視線穿過人群,嚇到手足無措,現在就要面對整趟旅程最冒險的部分。但哥哥的朋友已經在等候了,他看起來溫和而冷靜,露出一抹微笑歡迎我—— 典型外交官該有的表情。我們熱情地向彼此打招呼,繼續走向通關口。路上,他以響亮的聲音和我說話,但一邊微微勾起嘴角偷偷告訴我,說他和我哥已安排好我儲放炸彈的安全地點,等到晚上就可以帶到國民黨總部。
我們像一陣微風般輕鬆過關,直奔第一個藏匿地點。傍晚,我再次拿起我的行李箱,帶回城裡中國人的區域。在那裡等我的革命同志原本歡天喜地的—— 幾個小時過去後,他們已經認定哪裡出錯了,差一點就對我放棄希望。大約有三個月的時間,平均一個星期兩次,我會拖著彈藥往返於天津、北京之間。在毫無困難的情況下,我完成一次次的運送工作,不免開始輕忽了這個任務的危險程度。最後,我們計畫所需的彈藥幾乎已經足夠了,我只需要再跑個兩、三趟即可,於是我決定跑一趟就好,如果我用更大一點的行李箱,就能帶回剩下的彈藥。天津和北京之間的火車幾乎全是特快車。天津是京奉鐵路上北京前最後的一個大站。如同往常,抵達北京前停的站很少。頭等艙還滿豪華的,包廂間由走廊連通,有值班的男僕伺候。
最後這一次運送,一如往常由董五引導我入內,但是我還來不及為這三個小時的車程安頓好,其中一位列車男僕就進到我的包廂,指著那個巨大的行李箱,說那太大了,不能當作手提行李,一定要經過檢查。想到自己可能會碰上什麼小麻煩,我以前就常給這名男僕打賞,這樣他會因為感謝而願意幫忙,但現在的情況看來,他可能害怕自己會丟掉工作,所以他堅定而有禮地要求我讓行李箱放到行李專用車廂。最後,我們各退一步達成協議,我說等列車長過來我就會拿過去放。
我害怕極了,任何一個陌生人只要隨便一扛,都會起疑,因為這行李至少將近七十公斤。連力大如牛的董五,在車站為我搬運時,腳步都有點不穩。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希望自己能用口舌說服渡過這道難關,雖然還不知道該怎麼做。我站起來,希望裙子能遮掩住行李箱的大小,一邊等待列車長到來。我看見他靠近,鬆了口氣,因為我跟這位列車長很熟。他偶爾會告訴我一點關於他的生活,妻子和家庭的事。他一進到包廂,我立即熱情誠摯地向他打招呼,並問了他一大堆問題,像是他家人好不好等等的問題,使他分心,不會注意到我的行李箱……他那位好老婆近來可好? 還有他可愛的小兒子呢? 等等。列車長是個喋喋不休的老先生,看見我這麼關心他,他很高興,於是他開始跟我慢慢聊,一切彷彿永無止境。然後他突然想起自己還有工作,便趕緊退出包廂,也沒注意到我的行李箱。
那個男僕回來時我告訴他,列車長說可以放這裡,他不需要擔心有任何違法的疑慮,一切都沒問題。我才剛坐下來鬆口氣,過沒多久,另一個危險又出現了。這時,行李箱放置的地方,也就是我的腳下,發出嘶嘶的迸裂聲。現在我應該要說明自己對炸藥和爆炸物一無所知,但我擔心整個行李箱會發出更大的聲響,早晚會爆炸(通常會是較早)。面對緊張發問的我,天津的朋友起初開心地笑我傻,然後說只要我沒把行李掉落到地上,「炸彈就不會爆炸」—— 這只顯示出,在某些議題上,我的認知還不及今天一般的十歲小孩。現在我相信我的大限已經到了。炸彈已經準備爆炸,而我束手無策,只能等死神上門,我真的嚇到僵在那,但半晌的時刻內,我混亂的思緒開始演變為英雄式的想像。我想到家人和朋友會為我哀悼,那畫面既美好又淒涼,他們會說:「她好年輕就去世了」。我心裡浮現一個畫面,南方國民黨聽見我犧牲成仁的消息,孫中山先生會為我寫下紀念碑文:「鄭蘇梅,北京的愛國女子」。在此同時,那萬惡之源仍舊發出劈啪、砰砰的爆裂聲。然後彷彿是本能一般,我站出來面對死亡,而不是坐以待斃。我的手伸到下面,用力將巨大的行李箱抬到座位上,我隔著一點距離看著它,雙腳堅定站立,雙手交叉環抱,等待爆炸的時刻。幾秒鐘過後,什麼也沒發生,我開始注意到整件事情有點怪異。聲響還持續著,但聽起來不像是從行李箱發出來的。忽然之間,我感覺自己要高興得暈過去了,我看見座位下,一個管子冒出一小股蒸氣的煙霧,才知道剛剛那該死的聲音,全是來自散熱器。我立刻感覺雙腿一陣寒冷、虛弱,一瞬間我不知道自己該昏倒或是大吐一番。雖然我漸漸平靜下來,但抵達北京車站時,我的臉一陣灰綠,連要向我的外國友人打招呼都極為困難,他如常出現,總是擺出那副泰然自若的樣子。當然他也發現有些不對勁,但是他毫無表示,也沒問我,我們通過外國人專用出入口,沒有任何阻礙,接著我們直接前往那幢房子,那是我們的軍需品臨時堆積處。卸下了重任告一段落,我站起來和一位革命同志說話,突然間,我露出一抹微笑,閉上眼睛,整個人倒在地上昏厥過去。在那之後的兩個星期,我的身體狀況都不太好,我想是一直以來累積的壓力爆發,產生的影響。現在任務結束,又沒有新的刺激來支撐我,所以我便不支倒地。
由於北京越來越危險,朝廷的局勢也更加緊張不安。我的家人和其他負擔得起的人都逃到天津。所以後來,我也去那找我母親並休息了一陣子。對於我這陣子忙進忙出的事情,她肯定也起了疑心。假如她有問題問我,她就會用很不一樣的表情看著我。我決定誠實以對,告訴她所有的一切。起初,她嚇壞了,感到非常害怕。不過我仔細地向她解釋國民黨的目標與理想,最後她終於淚流滿面、羞怯地說,她願意做任何事情幫助我,她覺得我的工作很好,但是請我「務必、千萬要小心」。
是時候了,該落實我們的計畫,有所行動。我們在北京城前門附近租了另一幢房子,在那裡製造炸彈,一切就緒後,我們舉辦大型會議決定第一步的行動。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