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小說稗類 |

[3111NP001]
作者:張大春
14*20cm 384頁 平裝
ISBN:957-295-676-0
CIP:812.7
978-957-295-676-2
初版日期:2004年11月04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50| 會員價: NT$298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我們高貴的評論家對這本書所表示的最大的善意是說它「卑之毋甚高論」,我很喜歡這句話,其實,它的原意是:「請說得淺顯些,不要搞得太高深玄奧。」──「卑之,毋甚高論。」這正是我當初寫這本書的用意。
我半生的志業(以及可見的一生的作業)都是小說,看人不把它當成個東西,自然有抗辯不可忍。
可是,稗字如果不作「小」、「別」義解,而純就其植物屬性論;說小說如稗,我又滿心景慕。因為它很野、很自由、在濕泥和粗礫上都能生長;人若吃了它不好消化,那是人自己的侷限。

張大春
輔大中國文學碩士。曾任職輔大中文系講師,並主持電視讀書節目,現任電台主持人。曾獲聯合報小說獎、時報文學獎、吳三連文藝獎等。著有《雞翎圖》、《公寓導遊》、《四喜憂國》、《大說謊家》、《張大春的文學意見》、《歡喜賊》、《化身博士》、《異言不合》、《少年大頭春的生活週記》、《我妹妹》、《沒人寫信給上校》、《撒謊的信徒》、《野孩子》、《尋人啟事》、《城邦暴力團》、《聆聽父親》等,其中的許多作品已譯介到英、美、法、德各國,並已陸續於大陸、日本、韓國等地出版。

說稗
有序不亂乎
─一則小說的體系解
一個詞在時間中的奇遇
─一則小說的本體論
讀錯了的一部史
─一則小說的起源點
站在語言的遺體上
─一則小說的修辭學
佛斯特在搖擺
─一則小說的因果律
寓言的箭射向光影之間
─一則小說的指涉論
看見太陽了
─一則小說的主體說
一起洗個澡
─一則小說的政治學
說時遲、那時快
─一則小說的動作篇
意志裡的詩
─一則小說的速度感
踩影子找影子
─一則小說的腔調譜
衝決知識的疆界
─一則小說的記憶術與認識論
隨手出神品
─一則小說的筆記簿
不厭精細捶殘帖
─一則小說的起居注
預知毀滅紀事
─一則小說的啟示錄
多告訴我一點
─一則小說的顯微鏡
將信將疑以創世
─一則小說的索隱圖
譫妄的執迷
─一則小說的瘋人院
兩隻小雨蛙,干卿底事?
─一則小說的離心力
敘述的閑情與野性
─一則小說的走馬燈
不登岸便不登岸
─一則小說的洪荒界
卡夫卡來不及找到
─一則小說的材料庫
胡說與張歎
─一則小說的方言例
為彌彰而欲蓋
─一則小說的修正痕
未來已在目前
─一則小說的預言術


說稗
先要小小地把「稗」這個字說一下。
根據我大膽瞧不起人的經驗印象,稗這個字很容易被讚成「碑」字、「脾」字、「裨」字甚至和原先這個字的字形相近的任何一個字。其實這個字的國語音讀如「敗」。《說文》第十三卷(七篇上)載錄這個字,依許慎簡單的解釋是「禾別也」,意思是屬於禾類卻又有別於一般人所熟知的禾穀。
杜預為《左傳》作注的時候碰上了這個字,他的解釋是這樣的:「稗,草之似穀者。稗有米,似禾、可食,故亦種之。」這樣看來,稗是上不了●面的米穀。難怪孟子會說:「苟為不熟,不如荑稗。」講成白話,就是:「米穀發育得不好,還不如那些長得像米穀之類的稗子。」因為稗子種得好,收成了還可以餵畜牲。所以到了班固的《漢書》〈藝文志〉裡,便有:「小說謂之稗說。」《唐書》〈陸贄傳〉:「稗、謂小販之民。」小一號、次一等、差一截。
如果洋人所謂的「穀場草」(barnyard grass)─學名叫Echinochloacrusgalli可以翻譯成稗的話,這種禾本科、扁莖、約三尺高、葉細長而尖、有平行葉脈、可以長出圓錐花序的小花和扁穗的植物也是一種作物;有的在潮濕耕地上出現、有的也可以在荒地上生長。不過洋人沒把這東西當譬喻用,它和西方的小說或者小生意人一點兒關係也沒有。
譬喻是這麼一回事:喻旨和喻符之所以能夠相互注解,乃是由於使用譬喻的人已經預作假設:讀到這個譬喻的人們絕計不會反對或不明白使用譬喻者對喻符和喻旨的評價態度。舉個例子來說:某甲(使用譬喻者)對某乙說:「某丙跟豬一樣。」則是某甲已然確知某乙也和某甲一樣對豬(無論是牠的醜、笨、懶、髒)素無好感,並以此(豬)求同於某丙。一般而言─即使生物學家和動物學家一再宣稱豬之為一種家畜或寵物的優越性;這世界以豬喻人的譬喻必定涵攝了(像某甲那樣、也像某甲所假設的某乙那樣)對彼一喻旨(某丙)以及喻符(豬)的雙重貶意。但是在兩般可以相互注解的貶意之中,對喻符的貶意居於「意義發生時間之先」,所謂「居於意義發生時間之先」就是說:毋須約定、告知,使用譬喻的某甲早就假設某乙對喻符(豬)先有貶意。
當稗這個喻符被用來注解小說的時候,使用譬喻的人(班固)已然假設其著作(《漢書》)的讀者早已同意「小說」這種東西是小一號、次一等、差一截的東西。所以〈藝文志〉的注中:「如淳日:『細米為稗;街談巷說其細碎之言也。王者欲如閭巷風俗,故立稗官,使稱說之。』」到了徐灝《說文解字注箋》更這樣寫道:「稗官非細米之義,野史小說異於正史,猶野生之稗,別於禾,故謂之稗官。」則不祇以「小說」為小,恐怕還把它不當成個東西了。
我半生的志業(以及可見的一生的作業)都是小說,看人不把它當成個東西,自然有抗辯不可忍。
可是,稗字如果不作「小」、「別」義解,而純就其植物屬性論;說小說如稗,我又滿心景慕。因為它很野、很自由、在濕泥和粗礫上都能生長;人若吃了它不好消化,那是人自己的侷限。


有序不亂乎?─一則小說的體系解
讓我假設此刻正面對著一個以上的小說愛好者─這種人比一般的小說讀者有較世故的閱讀經驗、所知道的小說家也不祇是常上電視、偶傳緋聞或突然變成政客的那幾位;這樣的小說愛好者可能自己也嘗試著寫過一、兩篇或者一、兩本小說,他們時而會對小說這一行感覺迷惑。這是一片非常輕盈的迷惑!因為它與小說愛好者重大的人生問題(或人生之中較重大的問題)分毫無涉;小說既不能解決那些問題、也不能減少那些問題。一旦小說愛好者的人生問題在其某一階段的現實人生之中突顯浮現出來的時刻,他們不是忘了小說、就是把愛好小說這件事當做未經世事、不夠成熟時期的一個夢、一則幻想。如果我們不能瞭解夢和幻想─更確切地說;如果對夢和幻想抱持迷惑,那一定是一片非常輕盈的迷惑。
那麼,讓我假設此刻正隔著這一片輕盈的迷惑與小說的愛好者遙遙相對。
按圖施工
每一個寫小說的人也注定與一整部及其身而止的小說史遙遙相對。倘若其間的距離不是如此遙遠,他也就不至於對小說如此迷惑。我們可以如是假想:一個能夠靈活書寫的少年在立定志向從事小說創作的那一天開始,讀到了佩特羅尼厄斯(Petronius, ?-66)的《登徒子》(Satyricon)殘卷二章和阿普留斯(Lucius Apuleius, 124?-170)的《變形記》(Metamorphoses)。在此之前,他必須從未讀過紫式部(Murasaki Shikibu, 978-1019)、塞萬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 1547-1616)或施耐庵(1296?-1370?)的作品;當然,也更不容許他先讀喬艾斯(James A. A. Joyce, 1882-1941)以迄於王文興或魯迅(1881-1936)以迄於黃春明的作品。換言之,我們為這有志於成為小說家的少年打造好一個從小說源起時代直到當世的閱讀環境、一樁巨大的教養工程;使之一步步在浸潤於小說發展歷程的訓練之中,發現一代又一代的小說如何踵事增華、抑或折枝萎葉。務使其體系性地認識古今中外小說演替的各種技術、甚至美學原理。如此一來,這少年對小說這一行自然有了(像堆疊「樂高(LEGO)玩具」一般)纖毫不錯、分寸不亂的理解。然則,這少年能夠成為一個「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締造新典範的小說家嗎?我猜想是不可能的。即使在像盧騷(Jean-Jacques Rousseau, 1712-1778)那樣為愛彌兒(Emile)完整設計的教育體系裡,作者也於《愛彌兒─論教育》(Emile ou de l'Education, 1762)的自序中坦承:「這本書的內容,一點沒有次序,而且不大連貫;無非想給賢良的母親,做個參考。我起初在做些短篇論文,不意接連地寫得很多,竟作成一部書了。」世間沒有一個按圖施工、照《愛彌兒》教養長大的活人,恐怕更不會有一個按圖施工、依小說與小說理論的體系培育出來的小說家。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