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為何,我年紀愈大就愈喜歡小孩。 孩子在生日時面對著小小燭火許願,真摯的神情和天真逗趣的願望,都讓我感動。 書寫一本歌頌許願美好的書,原本並不在我的創作計畫裡,偏偏在混亂的秋日,它突然盤踞在我腦海裡堅不離去。我又一次被創作的惡魔驅使,偽裝成天真無邪的小孩,對你訴說早已遺忘的美好。──幾米
沒有不勞而穫的祕密,只有實現願望的勇氣 小男孩做了一個夢,夢中他看到一個男孩阿拉丁在海邊撿到一隻大茶壺,他和漂亮的大茶壺度過了一個美好的下午,等到傍晚阿拉丁準備回家要和大茶壺分別時,大茶壺依依不捨,因為阿拉丁是唯一不以為它是神燈而拚命在它肚子上擦拭的人。大茶壺不想和阿拉丁分別,但阿拉丁的媽媽不准他亂撿東西回家,除非……大茶壺是一個神燈! 為什麼人們那麼想要許願呢?許了願望該怎麼實現?靠流星?靠神燈?靠天使? 願望有好有壞嗎?壞人的願望該被實現嗎?好人的願望就會比較好嗎? 如果收集完七顆龍珠叫出神龍,你要跟祂說什麼? 如果得到一個神燈,讓你許願,你會許下什麼願望? 想要達到的夢想很多很多,如果許願的機會真正來臨,你許的會是哪一個? 如果我可以許一個願望,我希望……我希望……
我超喜歡畫畫的,所以犧牲很多事也不覺得可惜。 我超喜歡畫畫的,所以最多最棒的時間都留給畫畫。 我超喜歡畫畫的,所以才不會被創作的痛苦和沮喪給擊倒。 有一天,如果不畫畫,我也要記得生命中這段快樂而充滿熱力的時光。──幾米
插畫與文學碰撞的火花,凝結美好時光的琥珀 這本畫冊裡面的圖,約莫是二〇〇一到二〇〇二年左右幾米創作的插畫作品,發表在報紙上的文學副刊。使用的材料大都是水彩和細字油性簽字筆,紙張是法國阿契士(ARCHES)水彩紙。 二〇〇二年以後,因應平面媒體經營轉變,所有報紙版面都變成全彩印刷,幾米再也沒有畫黑白插圖的理由,這批作品變成封存時光的琥珀,留存著當年的記憶與味道。 為文學作品畫的插圖,迥異於幾米自己單純的創作。文學藝術多面性的故事意象餵養了插畫家,讓圖畫有了新的趣味和想法。一幅幅黑白的插畫像是過去美好夢境,凝固了時代的想像,安置了青春歲月的眷戀。 本書除了畫作之外,幾米寫了十來篇談插畫和創作的短文,搭配著畫作呈現,希望可以還原為文學作品創作插畫的一些初衷,以及分享插畫創作上的經驗。這本書,像是一本文學的相簿,保留了文學的時代的氣味,也重現了文學的容顏,讓無法回去的當年單色印刷副刊,有了記憶與想像。 這一切看來彷彿久遠,但卻在並不很久很久以前。 十年前的畫面,成了封存時光的琥珀,留存著當年的記憶與味道……
關於幾米 一個身體裡面藏著小孩的繪本作家,有時候很安靜,有時候很內向,有時候很活潑,有時候又很神經兮兮。他做喜歡的事情是畫畫,所以把畫畫當做工作,是他覺得內心深處被實現的願望。 二十幾年前幾米開始畫插畫,十多年前開始創作繪本。插畫和繪本是兩個看起來很像但卻是本質不同的創作領域,幾米很享受這種在兩種領域間跳來跳去的感覺,也在兩種領域中彼此練習。他現在希望可以畫更多不同領域的畫,充滿挑戰,也充滿樂趣。 幾米出版過四十多本作品,大部分是給成年讀者看的繪本,也有筆記書,也有跟國外出版社合作的兒童繪本。他的作品有些被拍成電影,改編成動畫,唱成音樂劇,也變成捷運站的壁畫。幾米的書被翻譯到很多不同的國家出版,如果到國外旅遊時,說不定就會在當地書店看到講著不同語言的幾米作品。如果有外星人,幾米希望外星人也會喜歡他的作品。 如果可以許一個願望,幾米希望全世界所有的核電廠都好好休息吧。 歡迎來到幾米的角落──幾米全系列作品 | www.locuspublishing.com/j_C/ about_jimmy_pic
更多幾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