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價:550元 特價399元
新書79折優惠價:315元
最好看又最好懂的一本科普書。


生物人類學者
王道還
親子教養作家
李偉文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館長 台灣大學物理系及天文所教授
孫維新
建國中學校長
陳偉泓
北一女中校長
張碧娟
空中攝影家
齊柏林
微風廣場執行常務董事
廖鎮漢
「關鍵時刻」節目主持人
劉寶傑
聯合推薦
(依姓氏筆畫排列)

「我想向讀者顯示,以科學來理解的真實世界本身就具有魔力。我把這種魔力稱為詩意的魔力:它是一種具啟發性的美。正因為它是真實的,加上我們可以了解它如何運作,因此更顯示出它的不可思議。……現實的魔力只是讓人覺得神奇。神奇而且真實。因為真實,所以才神奇。」 ──理查‧道金斯
內容豐富、字句鏗鏘有力又流暢,各年齡層讀者都會喜愛的經典作品! ──《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
迷人又具廣度的科普書 ──《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
讓人驚艷……本書取得極大的成功。 ──《新科學人》(New Scientist)
華麗的畫風,完美的設計……我很難想像會有比這本更好看又更簡單的科普書。 ──英國《衛報》(Guardian)
本書可以用來提升所有年齡層讀者的科學素養,這也正是我們最需要的。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本書對於所有讀者而言都是淺顯易懂的……彩虹的那一章是我看過針對彩虹的成因最清楚而透澈的解釋。 ──《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Times)
理查‧道金斯用了一種既簡單又聰明的高超寫法,可說是老少咸宜。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
本書最早是針對青少年寫的,但許多成年人讀者也從這本書獲得極大的閱讀趣味。 ──《週日獨立報》(Independent on Sunday)
經常有人要我推薦優良的科學作品給年輕學子。現在,我終於不需要猶豫了。《什麼才是真的?》提供了優美、易懂與周延的解釋,解答了我們對宇宙的諸般疑惑,區別了隱微不為人知的事實與一般人習焉不察的虛假訊息。基於這個理由,這本書應該可以成為各年齡層重要的資訊來源……一部無可挑剔的作品。」 ──勞倫斯‧克勞斯(Lawrence Krauss) 《量子人》(Quantum Man)與《從無到有:宇宙的起源》(A Universe from Nothing)作者

魔力有許多形式。在科學方法尚未發展之前,我們的祖先以超自然魔力來解釋世界的各種現象。古埃及人認為夜晚的降臨是女神努特吃掉太陽所致。維京人相信彩虹是溝通神界與凡間的橋樑。日本人想像有一條巨大鯰魚扛起了整片陸地,當鯰魚輕拍尾巴之時,地震便因此發生。這些故事很不可思議,也很不尋常。然而除了超自然魔力外,還有一種魔力,它來自於發現真正解答時的雀躍與欣喜。那就是現實的魔力──科學。
《什麼才是真的?》透過機智的思想實驗、炫目的插圖與讓人瞠目結舌的事實,告訴你各種自然現象背後的原理。事物是什麼構成的?宇宙的年紀有多大?為什麼世界上各個大陸看起來零零碎碎,像個無法拼湊的拼圖?海嘯是怎麼形成的?為什麼動植物的種類如此繁多?誰是地球上最早出現的男人或女人?《什麼才是真的?》是一本引人入勝的圖文偵探故事,不僅運用各種學科知識來尋求問題的線索,也引導讀者順著科學家的思考脈絡循序漸進。
理查‧道金斯是世界最知名的演化生物學家,倡導科學教育不遺餘力,他一直嘗試將科學奇蹟背後的各種原理介紹給所有成年讀者。道金斯在本書做了截然不同的嘗試,他與大名鼎鼎的藝術家戴夫‧麥金合作,借重他無可匹敵的圖像解說能力,讓所有年齡層的讀者都能輕易欣賞科學的魔力。你是否常對世界的形成與運行感到疑惑?《什麼才是真的?》絕對是你必須珍藏的好書。道金斯與麥金以圖文並茂的方式引領我們一探世界乃至於整個宇宙的奧祕,不僅深具娛樂性,也富知識性,是值得一讀再讀的作品。



作者簡介:
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
理查‧道金斯因為代表作《自私的基因》而一夕成名,此後他推出的書籍本本暢銷,包括《盲眼鐘錶匠》(The Blind Watchmaker)以及《上帝是妄想》(The God Delusion)等。他最新的作品,《演化的證據》(The Greatest Show on Earth),曾高居暢銷書排行榜榜首。道金斯是英國皇家學會院士與皇家文學學會院士,曾獲得無數獎項。道金斯在牛津大學任教直到二○○八年,之後仍擔任該校新學院(New College)研究員。他也撰寫與主持過幾部電視紀錄片,包括二○○八年《查爾斯‧達爾文的天才》(The Genius of Charles Darwin)與二○一○年《信仰學校的威脅》(Faith School Menace)。道金斯的網站是www.richarddawkins.net

繪者簡介:
戴夫‧麥金(Dave McKean)
戴夫‧麥金繪製與設計過許多得獎作品與圖文小說,他合作過的作者有雷‧布萊伯利(Ray Bradbury)、SF‧薩伊德(SF Said)、大衛‧艾蒙(David Almond)、赫斯頓‧布魯門索(Heston Blumenthal)、約翰‧凱爾(John Cale)、史蒂芬‧金(Stephen King)與尼爾‧蓋曼(Neil Gaiman)。麥金曾為蓋曼的作品《第十四道門》(Coraline)以及曾獲得紐伯瑞(Newbery Medal)與卡內基(Carnegie Medal)文學獎的作品《墓園裡的男孩》(The Graveyard Book)繪製插畫。他自己的圖文小說《籠子》(Cages)獲得數項最佳圖文小說獎。麥金曾為數百張唱片專輯、漫畫與書籍設計封面,而且曾為兩部哈利波特系列電影設計人物造型。他曾執導過兩部劇情片,《奇幻面具》(Mirror Mask)與《月亮》(Luna)。麥金的網站是www.mckean-art.co.uk

譯者簡介:

黃煜文
專職譯者,譯有《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文明:決定人類走向的六大殺手級Apps》、《城市的勝利》、《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與《當世界又老又窮》等作品。譯本陸續在全球各地出版。

試讀
定價:550元 特價399元
新書79折優惠價:315元
什麼是現實? 什麼是魔力?
凡是存在的事物,都叫現實(reality)。聽起來相當好懂,不是嗎?然而事情沒那麼簡單,這句話其實存在著幾個問題。恐龍是現實嗎?牠們過去曾經存在,但現在並不存在。天上的星星是現實嗎?它們離地球如此遙遠,當它們發出的亮光抵達地球讓我們看見的時候,這些星星很可能已經毀滅消失。
我們待會再談恐龍與星星的事。無論如何,我們怎麼知道事物存在,即使是在當下?我想,我們的五官──視覺、嗅覺、觸覺、聽覺與味覺──的確相當成功地說服我們相信許多事物真的存在:岩石與駱駝,新刈的草地與剛磨好的咖啡,砂紙與天鵝絨,瀑布與門鈴聲,糖與鹽。然而,我們是否只因為自己能直接以五官感知這些事物,就能認定這些事物「真的」存在?遙遠的銀河,光憑肉眼是看不到的,它是否真的存在?
點小圖可看大圖
微小的細菌必須使用高倍顯微鏡才觀察得到,它是否真的存在?我們能否說因為我們無法直接用肉眼觀察到它們,所以就否定它們存在?當然不行。顯然我們可以透過特殊工具來擴大我們的感官知覺能力:用望遠鏡觀察銀河,用顯微鏡檢視細菌。因為我們了解望遠鏡與顯微鏡,也知道這些工具怎麼運作,因此我們可以利用它們來擴充我們感官的範圍──就望遠鏡與顯微鏡來說,擴充的是視覺的範圍──而這些工具讓我們看到的事物,使我們相信銀河與細菌真的存在。
無線電波又該怎麼說呢?它存在嗎?我們的眼睛看不到電波,耳朵也聽不到,但同樣地,只要運用特殊的工具──例如電視機──就能將電波轉換成我們看得見與聽得見的信號。所以,雖然我們無法看見或聽見無線電波,但我們知道它是現實的一部分。與望遠鏡、顯微鏡一樣,我們也了解收音機與電視機是怎麼運作的。它們可以協助我們的感官建立真實存在的圖像,亦即真實的世界,或者是現實。電波望遠鏡(與X光望遠鏡)以不同的視覺表現方式向我們顯示星星與銀河:這是另一種擴充我們的現實觀的方式。
讓我們回頭來談談恐龍。我們怎麼知道牠們曾經一度漫遊在這片大地上?我們從未看過或聽過恐龍,也從未因為恐龍出現而四處逃竄。真可惜,我們沒有時光機能讓我們直接看到恐龍。但我們有不同的方法可以協助我們的感官:我們有化石,所以我們可以用肉眼看見「它們」。化石不會跑也不會跳,但我們了解化石是怎麼形成的,我們可以從化石得知數百萬年前發生的事。我們知道溶有礦物質的水份會以什麼方式滲透到埋在泥土與岩石層裡的殘骸中。我們也知道這些礦物質在水份蒸發後會留下結晶,然後取代原來存在於殘骸裡的礦物質。它們會一個原子接著一個原子把動物原本的形體痕跡滲印在石頭上。所以,雖然我們無法直接用我們的感官看見恐龍,但我們可以推斷恐龍真的存在,這些間接的證據最終還是能被我們的感官感知到:我們可以看到與摸到古代生物留在石頭上的痕跡。
從不同的角度來看,望遠鏡就像時光機。我們看到景物時,我們實際上看到的是光,而光可以帶著時間旅行。即使我們看著朋友的臉,我們看見的也是他們以前的臉,因為光從他們臉上到達我們的眼睛需要時間,儘管那是極其短暫的時間。聲音的速度比光慢得多,這是為什麼你會先看到煙火在天空炸開,然後過一陣子才聽到爆炸的聲音。你從遠處看人砍樹,你會發現斧頭砍在樹幹的景象與實際上聽到聲響有一種奇妙的時間差。
光的速度極其快速, 因此我們總認為我們看到的景物就是景物當下的樣子。但星辰則非如此。即使是太陽,也離我們有八光分遠。如果太陽爆炸,那麼這場災難要等八分鐘後才會降臨在我們頭上。屆時就是世界的末日!離我們最近的恆星是半人馬座的比鄰星(Proxima Centauri),如果你在二○一一年注視這顆恆星,那麼你看到的其實是二○○七年的星光。星系聚集了無數的星辰。我們所在的星系稱為銀河系。當你注視離我們最近的仙女座星系(Andromeda galaxy)時,你的望遠鏡如同一台時光機,帶你回到了兩百五十萬年前。由五個星系組成的史蒂芬五重星系(Stephan'sQuintet),我們透過哈伯望遠鏡(Hubble)可以看到這些星系彼此劇烈地碰撞著。但我們現在看到的碰撞卻是發生在兩百八十萬年以前。如果這些星系中有外星人擁有性能良好能夠看見我們的望遠鏡,那麼此時他們看見的地球將是恐龍最初的祖先出現的時候。外太空真的有外星人嗎?我們從未見過外星人的樣子,也從未聽過外星人的聲音。外星人是現實的一部分嗎?沒有人知道;可以確定的是,如果外星人真的存在,那麼總有一天我們會知道他們的長相。如果我們靠近外星人,我們的感官會讓我們知道外星人長什麼樣子。或許有一天,人類會發明性能強大的望遠鏡,使我們從地球觀測到其他行星上的生命。或許我們的電波望遠鏡會偵測到唯有具有智能的外星人才能發出的訊息。現實不只包括我們已經知道的事物:現實也包括已經存在,但我們尚未得知的事物──我們可能要等到未來某個時候才能知道這些事物,屆時我們可能已經造出更好的設備使我們的五官能知覺到這些事物。
原子一直都存在著,但我們知道有原子這個東西卻是相當晚近的事。很可能到了我們子孫的時代,人類對原子的了解會比現在更深入。而這正是科學奇特與令人雀躍之處:科學總是能不斷揭露新的事物。但這不表示任何人夢想的「任何事物」我們都應該深信不疑:我們可以想像出一百萬件事物,但這些事物卻有可能極不真實,例如仙女與妖精,矮精靈與駿鷹。我們的心胸應該保持開放,但我們必須要有真憑實據才能相信事物真的存在。

模型:檢驗我們的想像力
當我們的五官無法直接判別事物的真假時,科學家可以運用我們比較不熟悉的方式來處理這個問題。他們會假設可能發生的「模型」,而這種模型可以加以檢驗。我們想像(你或許可以說這是一種猜測)可能存在著某種事物。這種想像我們稱之為模型。如果模型是正確的,則我們應該設法找出我們理當看見或聽見(通常會借助測量儀器)的事物。然後我們應該檢視我們實際看見的事物是否能印證模型。模型可能是用木頭或塑膠製成的複製品,或是一篇數學論文,也可能是電腦上的「模擬」。我們要仔細檢視模型並且「預測」我們應該可以用我們的感官看到(或聽到等等)什麼事物。然後我們要觀察預測是否正確。如果預測正確,這會增強我們的信心,使我們相信模型確實反映現實;然後我們會繼續設計更深入的實驗,也許我們會改良模型,並且進一步檢驗結果與證實結果。如果我們的預測是錯的,則我們會放棄或調整模型,或者是再做一次實驗。
舉例來說,我們現在知道基因──遺傳的單位──是由DNA這種物質構成的。我們相當了解DNA,也知道它是怎麼運作的。但你無法清楚看見DNA,就算使用功能強大的顯微鏡也一樣。我們對於DNA的了解,幾乎全間接來自於想像模型然後再加以印證。
事實上,早在人類知道有DNA之前,科學家已經從檢驗模型的預測中得知許多基因的資訊。回到十九世紀,一個名叫格瑞戈爾‧孟德爾(Gregor Mendel)的奧地利修士在修道院菜園裡做實驗,培育出大量的豌豆。他計算每個世代不同外型特徵的豌豆數量,例如花朵的顏色,皺粒或圓粒種子等等。孟德爾從未見過或碰觸過基因。他看到的無非是豌豆與豌豆花,而且用自己的眼睛「計算」各種類型的豌豆數量。孟德爾假設了一個模型,這種模型與我們今日稱為基因(孟德爾當時並未使用這個名稱)的東西息息相關。他在每個育種實驗中進行計算(如果他的模型是正確的),發現圓粒豌豆的數量是皺粒豌豆的三倍。孟德爾是用計算的方式發現這個結果。撇開細節不談,孟德爾的「基因」其實是他運用想像力創造出來的:他無法用肉眼看到基因,即使用顯微鏡也一樣觀察不到。但他可以看見圓粒與皺粒豌豆,而從計算數量的過程中,他獲得間接的證據,他的遺傳「模型」可以理想地反映真實世界的現象。後世科學家改良孟德爾的方法,他們研究其他的生物,例如果蠅,顯示基因是沿著稱為染色體(我們人類擁有四十六個染色體,果蠅有八個)的線狀體排成一列。科學家甚至可以藉由試驗模型來找出基因在染色體上的排列順序。因此,早在我們知道基因是由DNA構成之前,我們其實已經了解這些資訊。
如今,我們知道DNA,也知道DNA確切的運作方式,這要歸功於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與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以及在他們之後許多科學家的貢獻。沃森與克里克無法用自己的肉眼看見DNA。他們採行的做法還是一樣,先想像模式,再予以檢驗。沃森與克里克使用金屬與厚紙板製作實際的模型來模擬DNA可能的樣子,然後計算可能的尺寸使這些模型看起來更正確。其中一個模型(所謂的雙螺旋模型)的預測完全符合羅莎琳‧弗蘭克林(Rosalind Franklin)與莫里斯‧威爾金斯(Maurice Wilkins)的測量,弗蘭克林與威爾金斯曾以特殊設備進行純化DNA的X光照射結晶研究。沃森與克里克不久便發現,他們的DNA結構模型得出的結果,與孟德爾在修院菜園裡得到的結果一模一樣。
我們有三種方式來辨別什麼是真實。我們可以運用五官直接觀察;或者是間接地,以特殊的工具來協助我們的感官,例如望遠鏡與顯微鏡;或者是更間接地,假設「可能」符合真實的模型,然後檢驗這些模型,看它們是否真能成功預測出我們仰賴或不仰賴工具而能看見(或聽見)的事物。總之,最後都要憑藉我們的感官來做出判斷。這是否意謂著,現實中的事物只包括那些能透過我們的感官與科學方法,以直接或間接的方式察覺到的事物?至於其他不能藉由這些方式察覺的事物,例如嫉妒與快樂、幸福與愛情,就不屬於現實?而這些事物也不真實?不,絕非如此,這些事物均屬真實之物,唯一的差別是它們存在於大腦之中:當然,這裡指的是人的大腦,此外, 或許還包括其他高等生物的腦子,例如黑猩猩、狗與鯨魚。岩石不會開心或嫉妒,山嶺也不懂愛情。對於感受者來說,這些情感再真實不過,但在大腦產生情感之前,這些情感並不存在。這些情感,或許還包括其他我們想像不到的情感,可能存在於其他星球之上,但前提是這些星球必須存在著大腦或某種等同於大腦的東西:誰知道呢?也許在宇宙的某個地方潛伏著某種詭異的思考器官或情感機器也說不定。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