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塊Online電子報

善終不也是人生到頭的一種「福份」嗎?

without comments

一個人性化的醫護服務團隊,應該要使病人及家屬的身心靈,都能得到全方位的撫慰,這種全人的醫護服務理念,是要普及到不同科別病人,而不是僅於癌末或生命末期的患者。
──陳明豐 / 台大醫院院長

呼籲醫界人士以他們的善意,設法讓非常艱苦的死亡過程,盡可能變得放鬆、無痛與安詳。安詳地去世,確實是一項重要的人權;因為沒有哪一種布施,會大過於幫助一個人好好地死。
──陳榮基 / 佛教蓮花基金會董事長

「生與死」、「愛與捨」、「悟與執」、「決與擇」等等兩難困境的人性,不斷發生在你我身邊的故事,面對死亡是一門大家必須面對學習的課程。
──陳慶餘 / 台大醫學院家庭醫學科教授

一個往生者若得到很好的照顧,全家人都會感恩,會把這個感恩的力量再散播給社會。
──邱泰源 /台灣安寧緩和醫療學會理事長

2010年11月,《生死謎藏‧善終,和大家想的不一樣》,榮獲:
2010年,中國時報【開卷獎】。
2011年,新聞局【金鼎獎】。
2011年,衛生署國健局【健康悅讀推介獎】。
2011年 10月《生死謎藏2‧夕陽山外山》出版


黃勝堅現任台大醫院金山分院院長、台大醫學院外科副教授。黃院長的學生,暱稱他「堅叔」,結果很多朋友跟著起哄,也叫他「堅叔」。
堅叔十多年來,致力推廣善終的理念,終於在《生死謎藏》出書後,在「民間」引起廣大和感人的迴響,於是堅叔再接再厲推出這本《夕陽山外山》,以更豐富多層次角度來看善終,讓人有氣有淚之外,還會忍俊不禁,豁然大度看生死,原來是每個人都可以的。

只要是在醫院往生的病人,應該要得到很好的安寧照護;但如果只把這樣的照顧,侷限在安寧病房,那就好像在醫院裡,病人想要安寧死,就得全部到安寧病房去。如此一來全台灣安寧病床,一定是不夠用的。如果我們能夠跳脫狹義的安寧病房概念,應該變成整個醫院都有辦法做好生命末期照護,因為這是一個基本動作!

每一個醫生要學會急救,也應該要學會死亡照護。絕大部份的醫生對死亡的議題並不熟悉,尤其是,應該何時啟動生命末期議題的討論、如何討論以及如何開口談死亡,常常採取迴避的態度,以致於病人或家屬無法在訊息透明之下,做出最好的決策。甚至有醫生認為安寧照護的概念,違背醫生救人的天職,以至於面臨生死決策時往往顧生不顧死,有「搶救到底」的計畫,卻沒有「放手」的計畫。

醫師無法面對死亡,病人就無法善終。無法接受死亡的醫生,讓醫院裡面的加護病房,變成是「往生室的前哨站」!一看明明就已經是末期的病人大限將至,還往加護病房推,而不去捫心自問這樣做是對的嗎?

是在真正的救病人能「起死回生」呢?還是在做「無效醫療」?除了影響死亡照護品質之外,真正可怕的是「排擠」效應。沒有人希望,當自己迫切須要醫療救治的時候,卻因某些醫生的不當處置,佔用醫療資源做「無效醫療」,而排擠掉真正還能被救起來的病人,這樣「排擠效應」你認同嗎?

這麼多年來,黃勝堅院長深信:「病人有救,要讓他日後活得好,救不起來,也要死的舒適有尊嚴;那活著的親人,才能活得心安、沒有遺撼。」與其抱怨:「含怨含恨的家屬會咬人!」為什麼不在事前盡可能的做好善意的溝通呢?只要在情在理,家屬回饋給醫療團隊的情誼,一樣是很溫馨感人的。

全書最後一章,六位1960-1980年代出生的新生代年輕主治醫師們,提出和老一輩醫師對「末期病人」和「臨終照護」,有很大不同的見解與做法,堅叔很欣慰:「江山代有人才出」,

當整個善終氛圍越能上正軌,不也是人生到頭的一種「福份」嗎?
希望透過書中各個不同故事面相,讓讀者自己能有所體悟,人生走到最後那一關,你想由自己來決定?還是陷家人於要不要簽署DNR同意書的兩難?還是由醫療團隊,依照常規來處置?


夕陽山外山 | 生死謎藏2
黃勝堅◎文 / 小瓶仔◎繪

定價: NT$ 280 | 特價: NT$221

October 14th, 2011 at 2:26 pm

Posted in 商品活動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