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塊Online電子報

彙整電子報於 October, 2014

大塊文化11月新書特報

without comments

《良露家之味》:韓良露的人生七味半生緣
《紙上行旅的移動風景》:生活是一趟沒有終點的旅程,我們都是彼此的風景。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沒有一篇是普羅大眾樂見的教育神話。
《良露家之味》新書分享會家和節氣的美好與奧祕:韓良露《良露家之味》和《樂活在天地節奏中》聯合新書發表會
時間:11/8(六)15:00-16:30
地點:誠品書店信義店 3F Forum(台北市信義區松高路11號3樓)

家和節氣的美好與奧祕:韓良露新作簽書見面會
時間:11/12(三)19:30 – 21:00
地點:金石堂信義店 – 龍顏講堂(台北市信義路二段 196 號 5 樓)

《良露家之味》系列講座:傷逝之味──食物裡的愛與思念
時間:11/16(日)14:00-16:00
地點:國家圖書館國際會議廳(台北市中山南路20號3樓)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新書分享會

把孩子帶到這世上的初衷,是什麼?——《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新書發表會
講者:吳曉樂(本書作者)
時間:2014年11月6日(四)19:30~21:00
地點:超越基金會 對話空間(台北市南京東路二段160號10樓)

聽見了嗎?青春生命的悄聲低訴——《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新書座談會
講者:吳曉樂(本書作者)、郝明義(大塊文化董事長)
時間:2014年11月12日(三)19:30~21:30
地點:小小書房(新北市永和區復興街36號)

被考試綁架的家庭故事——《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新書座談會
講者:吳曉樂(本書作者)
時間:2014年11月29日(六)11:00~12:00
地點:水牛書店

以上活動如有更動,將以活動網站公佈者為準,不再另行公告

 

良露家之味
王宣一 吳繼文 楊澤 楊照 大方分享

韓良露的味覺啟蒙甚早,一輩子與吃喝有緣,食神坐命加上食神洩秀,不能白吃白喝,還得舞文弄墨一番。韓良露命中的食神,一直是被爸爸和阿嬤兩位灶神服務,使得她懂得欣賞食物的多元及差異性,從小一嘴吃兩家,飲食不但無省界,長大後更是飲食無國界。

來自江蘇的韓爸不但愛吃也擅廚藝,父親的味道是江北煮得爛糊糊的煨麵,和好多大蒜燜的紅燒黃魚等濃郁滋味;雖然多半是他自己愛吃也常做的家鄉菜,但韓爸廚藝高強無師自通,連上海式西餐和糕點都難不倒他。阿嬤雖然是日本時代的人,卻是個讀漢學、擅烹調、懂味道的女人,因為老家在台南,小吃、台菜和日式料理,成了拴住阿公胃的秘密武器。

父親和阿嬤都愛做菜也擅烹調,這兩位喜歡吃,也都愛從市場到大小餐館四處尋找美食,懂食物之美的人,卻老覺得別人的食物不好吃,就像是一條隱形的線區隔涇渭分明的美食喜好。兩位灶神來自不同的地域和文化,各出奇招、輪番較勁,這永不停歇的家筵,成了韓良露客居海外魂縈夢牽的家鄉味。

中年回到台灣定居的韓良露,對於食物的文化產生極大興趣,不僅尋找人間美味,也傳承飲食文化;了解阿嬤、父親在她生命中開啟的不只是食物語言的教導,也是文化的傳承。

生命歷經歲月的淘洗,身旁的人事物大都隨著時間流逝或變調了,但味覺卻承載著記憶,調和人生的美好與苦澀。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美食地圖和懷念的味道;韓良露回溯記憶中的家之味,重溫人生的幸福時光,不禁讓人回首凝視,屬於自己的美味人生。【更多訊息

定價
: NT$320|
79折特價
: NT$253

紙上行旅的移動風景

作者:鄧彧

生活是一趟沒有終點的旅程,我們都是彼此的風景。
獻給努力生活、認真工作的人們,
他們的勞動,是城市運作不可缺少的必須。

這是插畫家鄧彧的台灣觀察,透過一幅幅的畫作,忠實記錄汰換快速的年代中,最值得記憶的台灣老生活及小角落。
最初的觀察,其實是從轉動的輪子開始的。台灣是個流動的國度,人們從四面八方而來,為了生活而快速轉動,有群人選擇把夢想安在輪子上,將尋常的交通工具詮釋成全新的樣貌,一台車即是一整個店鋪,他們負責接駁著城鄉之間的差距,修補生活中的匱乏,販售著即時的便利,工作除了交易商品,也交易著情感。
鄧彧選擇以六十個值得紀念的移動風景,精心描繪工作者們的日常,用圖像的力量展現這個島嶼的生活之美,也藉此向認真打拚的工作者們致敬。 …more
定價:280元79折特價:221元

畢卡索的蒙馬特Ⅰ

作者:茱莉.碧蒙(編劇)/克里蒙.烏博希(漫畫)

1900年在蒙馬特度過的青春,殘酷、狂暴卻又美麗。

畢卡索曾愛過我,畢卡索曾畫過我……他讓我成為不朽。

1900年,來自西班牙、沒沒無名的19歲小夥子巴布羅.畢卡索,踏進繁華的花都巴黎。隨著漫畫家感性而細膩的筆觸,回到重量級藝術大師的青春時期,一窺藝術家狂放不羈的本色,以及鮮為人知的愛情、友情故事。 ….more


定價:450元79折特價:356元

 

茱莉雅的好時光

作者:史比茲

40歲前,她不會做菜,只會吃。
50歲時,她成了家喻戶曉的廚神。
茱莉雅.柴爾德的精采人生被拍成電影《美味關係》(Julie & Julia) 

廚房裡的女巨人正在教電視機前的觀眾如何炮製出美味的蛋餅,第一個示範步驟是將一個不對的鍋子隨手往後一扔,這個動作俐落、乾脆並將不斷出現在她的觀眾眼前。把乳酪燒焦、火雞摔到地上、蛋糕垮掉??失手凸槌是平常事,下一步你只要笑一笑、面對錯誤,把做壞的丟掉,從中學習重新嘗試。廚房裡只有你一個,永遠記住:「有誰會曉得?」茱莉雅對著廣大的電視觀眾說──have
fun,享受煮和吃的樂趣才是最重要。
本書收錄許多全新第一手的資訊與見解,作者史比茲以他撰寫暢銷傳記《披頭四傳》的一貫技巧,以深入動人的筆觸,為這位美國當代飲食史上最受人喜愛、最具影響力的女性,勾勒出有趣、溫暖人心的冒險歷程。
….more
定價:580元79折特價:458元

三個商學院教授的公路筆記

作者:麥克‧馬齊歐&保羅‧歐耶&史考特‧薛佛

史丹佛大學商學院+西北大學管理學院+猶他大學商學院
三個頂尖商學院教授開車上路,從名不見經傳的小企業身上發現重要洞察……
從辦公室、咖啡館、工廠、健身房、銀行等45個校外教室,學會最有趣、實用的企管智慧!

本書作者麥克‧馬齊歐、保羅‧歐耶和史考特‧薛佛為經濟學家出身,分別在西北大學管理學院、史丹佛大學商學院和猶他大學商學院擔任教授,教導企管碩士班企業策略多年。在參與一場波士頓研討會的路上,他們在無意間造訪一家鞋店,發現小企業面臨的策略性挑戰之多、之迫切,絲毫不亞於在六標準差內的跨國大企業。
於是,這三個商學院教授決定相約「進入現實世界」、來趟公路旅行,拜訪全美各地45家小型企業,親自訪談這些業主,了解他們面臨過的挑戰及相關創見。….more

定價:320元特價:253元

被考試綁架的家庭故事──一位家教老師的見證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作者:吳曉樂 / 繪◎劉晏呈

王浩威
(精神科醫師)
李偉文 (作家)
幸佳慧 (童書作家)
楊翠 (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副教授)
駱以軍 (小說家)
盧蘇偉 (世紀領袖文教基金會創辦人)
蘇巧慧 (財團法人超越文創教育基金會執行長) 聯合推薦
沒有一篇是普羅大眾樂見的教育神話。
沒有一篇看了會感到喜悅。
沒有一篇看了心中不會亂糟糟的,甚至覺得煩。
然而,這些事情確實發生過。
不僅確實發生過,極可能仍在發生……

〈第1個家:人子,與貓的孩子〉
我很少想起眼鏡仔。他是我第三個家教學生,家住台北榮星花園附近。

說到眼鏡仔,整個人乾乾瘦瘦,捏不出幾兩肉,倒是戴了一副很笨重的眼鏡。眼鏡仔說,他近視已經七、八百度了,醫生曾恐嚇他,再不控制一下,眼鏡仔長大後可能就要失明了。可是,眼鏡仔控制不了,他每天都被成績綁架了,每天都用眼過度。
隨著年紀漸長,或許是對於往事的一種懷戀,我變得很常想起我最初的幾個學生。
除了眼鏡仔,對,就除了他。

這麼多年過去,在回憶的長廊上,一一唱名我教過的學生時,我總忽略眼鏡仔。想起他總是不愉快,甚至連「榮星花園」四個字,在記憶上也成了一種負擔。
令我不愉快的,並非眼鏡仔這孩子,相反的我很喜歡他,但想起眼鏡仔,就無可避免地,必須同時面對在眼鏡仔背後,那些我無力去處理的人事。
眼鏡仔的媽媽,不妨稱小圓媽好了。她給人的印象就是圓滾滾的,臉圓手圓,身材也圓。第一次見面,我就見識到小圓媽強勢的作風。她語速很快,連珠砲地朝我射來,說話時手腕的擺動幅度也非常大:「老師,我跟妳說,我這孩子就是笨,做什麼事情就是慢,怎麼教都教不會,之前的老師都放棄了。」小圓媽抬眼,扳指一算:「妳是他第十個、還第十一個家教老師。我跟他說,這次再沒效,我就一個老師也不給他請了,放他自生自滅!」
我尚未接腔,她又急著開口:「老師,我兒子如果不乖,或者題目寫錯,妳就用力給他打下去,孩子有錯,就是要教育,我不是那種小孩子被打就反應過度的父母。」
聞言,我知道我不能再保持沉默了:「但是,阿姨,我不打學生的。」
小圓媽的動作慢了下來,她從上到下,仔細掃視我一次:「我看妳的資料,妳才大學一年級,十八、十九歲對吧? 妳們這一代的年輕人,聽到體罰就皺眉,好像體罰是多殘忍的一件事!」小圓媽哼了一聲,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會這樣想,是因為你們欠缺教小孩的經驗,以為輕聲細語,愛的鼓勵,小孩子就能乖乖向學,順利進步了。事情絕對沒有你們所想的這麼簡單,我提醒在先,妳教過我兒子之後,我們再來討論打不打小孩的問題。」
在小圓媽唇片翻動、口沫橫飛的時候,我注意到一個詭異的景象——
從頭到尾,眼鏡仔只是靜靜地坐在一旁,彎腰駝背,近乎無聲地呼吸著。他的四肢不長,又佝僂著身軀,整個人看起來變得更小隻了。他直盯著自家木桌上的紋理,始終沒有抬起頭來看我們一眼。
他的反應,彷彿這場對話與他無關,他是局外人。

結束與小圓媽的初步接觸,我跟眼鏡仔來到他的房間。
在我們打開試題本五分鐘之後,眼鏡仔走入我的內心最柔軟的角落:我指出一個錯誤,那只是個非常細小、無關緊要的小瑕疵,眼鏡仔的反應卻非常劇烈,他的肩膀很快地拱起來,背部連動地微彎成弓形,他的臉側向與我背反的方向。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近乎反射。
我緊張地問:「怎麼了嗎?」
「我以為妳會打我。」
「我為什麼要打你?」眼鏡仔的問題令我震懾不已。
「媽媽不是允許妳了嗎?」
「但我不也告訴過你媽媽,我不會打你嗎?」
眼鏡仔不置可否地抿了抿嘴,低頭,右手捏著試題本,指甲陷了進去。
「媽媽跟之前每一個家教建議,只要我犯錯,就打下去;我再犯錯,就再打下去。打多次一點,我就會記得不要再犯相同的錯了。」好像在說給自己聽似的,眼鏡仔的聲音越來越小:「不過??我好像真的很笨,我被打這麼多次,還是很常犯一樣的錯。上一個家教是男的,打人很用力,我很怕他。他最後還是辭職了,他跟我媽抱怨:『我打妳兒子打得都累了』。」
眼鏡仔似乎想到什麼,抖了一下,又說了下去:「那個家教走了之後,媽媽對我發飆了很久,她說我很笨、很沒用,沒人願意教我,害她必須一直找老師。」
眼鏡仔沒再說話,他把手放在膝蓋上,上半身小小的。
「我不會打你。不管你錯再多題。」
「真的嗎?」眼鏡仔很淡漠,不怎麼相信的樣子。「之前有個女家教,好像跟妳一樣大,還是比妳大一點點,她也是跟我說:『我不會打你』,但是到了最後??她還是氣到忍不住了。她說:『你真的很笨,我沒遇過像你這麼不受教的學生』。老師,我跟妳說,我媽是對的,我真的很笨,又遲緩。有一天,妳也會受不了,想要打我的。」
他的頭仍舊低垂著,我聽見他的呼吸有些亂了。
我遲疑了一會,決定重申立場:「我是真的、真的不會打你。」
「為什麼?」
「我也是接受體罰長大的學生。」
聽到這句話,眼鏡仔微微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視線又急忙轉向桌上的橡皮擦。
「我國中念前段班,理化老師是個一天到晚嚷嚷著要退休的老頭,他基本上沒在教書了,只立下一個規矩,八十分,少一分就打一下。我有個單元真的搞不懂,考了六十一分,被打得死去活來。之後,我狂寫、狂算題目,基測時我理化一題也沒錯。」
「妳好強。」
「不,一點也不。上了高中之後,我的理化很爛。我很困惑,想了一段時間才明白,在過去,我讀書是怕被老頭打,自己本身其實沒有讀理化的樂趣,等到升上高中,沒人打我了,我反而不曉得怎麼讀書。又因為老頭的關係,我很討厭理化這一科,一點也不想碰。」
看眼鏡仔似懂非懂的模樣,我補充道:「用成績來決定體罰,我覺得這是最不負責任的方法,當下或許呈現出不錯的成果,但之後也可能會製造出更多問題。」
眼鏡仔默默地聽著,沒有應聲。
「所以,假設你考差了,我們就換個方法,你如果再考差了,我們就再換個方法。我不想打學生,打學生也代表我沒有解決問題的誠意跟耐心。我想解決問題。」
「真的嗎?」眼鏡仔看著我,我們的眼神有了交會。
我終於看清楚。藏在厚厚的鏡片後頭,眼鏡仔的眼睛其實又圓又亮。

在沒有體罰的前提下,我得正視一個事實:眼鏡仔教起來確實令人有些情緒。
一模一樣的題型,也許上個分秒才耐心敘說,眼鏡仔仍無法正確作答。更多時候,我已經極盡暗示之能事,只差沒直接伸手指出答案了,眼鏡仔的思路,卻像是有誰猝然設了個路障,沒辦法再前進了。我看得更久一點,發現眼鏡仔對於「寫下答案」這動作特別有心魔。
每一次,握著筆,要寫下答案了,他的眼睛開始骨碌碌地轉,在空調恆溫二十五度的室內,他的汗水大肆奔流。見他這麼難過,我也跟著屏息,空氣稀薄了起來,不由得抬手搧了搧。
也有幾次,眼鏡仔的筆尖抵在紙面上,緊張不安的眼神頻頻對我送來。那眼神,像是在默讀我心底的念頭,也像是在預防我下一秒鐘的動作。
幾次心理的攻防,我忍不住開口了,請眼鏡仔放過自己,也放過我。我告訴他:「你不用緊張,你寫錯了,大不了我重新說一次,我不會打你。」
眼睛仔吞了吞口水:「之前的老師,都會盯著我看,一題一題跟,只要我寫錯了,他就馬上巴我頭,好幾次,我的眼鏡都被拍掉在桌子上。」
「是你先前提過,那個『打你打得都累了』的老師嗎?」我在腦海搜尋可疑人物。
「嗯。」眼鏡仔維持一貫的淡然,點了點頭:「他是媽媽請的家教裡面最貴的,補習班名師。他跟媽媽保證,沒有他救不起來的學生,媽媽於是給他很高的時薪。一小時,好像是一千二百塊吧,還常常加課,一個禮拜,可以上到六小時。可是,我的成績還是時好時壞,媽媽有時候受不了,會怪老師,老師跟著急起來,就一題一題盯我,如果我寫錯,他會馬上巴我頭,或者拿熱熔棒打我的手心。」
「每一題?」
「對,那個老師坐得很近,這麼近啊——」眼鏡仔用手比畫出距離:「他的視線會黏在我的考卷,等我作答,只要我寫錯,完了、死定了。有一次,段考前一天,他拿一張他自己出的題目給我寫,我錯超過一半以上,他非常、非常生氣,卯起來打,拚命用熱熔棒打我小腿,我很痛,可是我不敢哭。」
「你媽媽知道,那個老師,打你打得這麼兇嗎?」
眼鏡仔搖搖頭。
「為什麼不告訴你媽? 那個老師叫你不能說嗎?」
「不是。」
「那到底是為什麼?」
「因為,」眼鏡仔有點不自在:「老師打我,是我的錯,我沒有把題目寫好。我跟媽媽說,媽媽只會更生氣,搞不好也會打我一頓。」

我不禁懷疑:眼鏡仔不是笨,也不是遲緩。
眼鏡仔不過是個嚇壞的孩子。 【更多關於本書

定價: NT$ 300| 79折特價: NT$237

訂閱∕取消電子報請按此

October 29th, 2014 at 4:25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