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塊Online電子報

彙整電子報於 December 4th, 2012

大塊2012年十二月新書特報

without comments

《並不很久很久以前》《如果我可以許一個願望》:幾米:不知為何,我年紀愈大就愈喜歡小孩。
《交換日記15》:更好笑的衝突、更寬容的友情,歷經15年而更上一層樓。
《潛進世界中心的我》:想要更快樂的話,就往一個自己想像中的現實前進吧。


徹底解密-開啟2013新視野!
 360°飆出最高速=>讓『薪』福~擴散蔓延吧…

  

《如果我可以許一個願望》(精裝/平裝)  《並不很久很久以前》(精裝)
幾米 著

幾米,一個身體裡面藏著小孩的繪本作家,有時候很安靜,有時候很內向,有時候很活潑,有時候又很神經兮兮。他做喜歡的事情是畫畫,所以把畫畫當做工作,是他覺得內心深處被實現的願望。
二十幾年前幾米開始畫插畫,十多年前開始創作繪本。插畫和繪本是兩個看起來很像但卻是本質不同的創作領域,幾米很享受這種在兩種領域間跳來跳去的感覺,也在兩種領域中彼此練習。他現在希望可以畫更多不同領域的畫,充滿挑戰,也充滿樂趣。
幾米出版過四十多本作品,大部分是給成年讀者看的繪本,也有筆記書,也有跟國外出版社合作的兒童繪本。他的作品有些被拍成電影,改編成動畫,唱成音樂劇,也變成捷運站的壁畫。幾米的書被翻譯到很多不同的國家出版,如果到國外旅遊時,說不定就會在當地書店看到講著不同語言的幾米作品。如果有外星人,幾米希望外星人也會喜歡他的作品。
如果可以許一個願望,幾米希望全世界所有的核電廠都好好休息吧。。
更多訊息

《如果我可以許一個願望》(平裝)定價 : NT$ 280
特價 : NT$ 221


《如果我可以許一個願望》(精裝)定價 : NT$ 380
特價 : NT$ 300
《並不很久很久以前》(精裝)定價 : NT$ 450特價 : NT$ 356

更好笑的衝突、更寬容的友情,歷經15年而更上一層樓。
交換日記15
張妙如 & 徐玫怡  著
千萬別得罪老婆,老婆的反擊總在意想不到的致命處。
這集兩位主婦不但大爆不為人知的老公秘辛,更將婚姻生活的種種難處,以兩人十五年培養的超強默契無接縫闡釋。
從老公的破內褲,寫到自己的維多莉亞的祕密;從可愛的小孩,講到老公的醜髮型……想看看什麼是友情、親情與「真敢講」?千萬不可錯過今年的《交換日記》。….more

定價:250元79折特價:198元

國寶級攝影大師柯錫杰前所未見的影像回憶錄

印象未曾見

柯錫杰  著
打開心靈視窗,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浩瀚的、磅礡的、雄渾的、荒涼的、幽暗的、纖細的、微小的,
不論是聚焦的絕美風景,抑或被遺忘的角落,
在我眼裡,都是同樣蘊含生命與哲理,具有相同的感情溫度;
無國界的旅行,跨越文化藝術的藩籬,
滋育人生的養分,不止於表相的事物和景色,還有我心底最深邃之悸動…more

定價:240元79折特價:190元

請盛裝打扮赴童年的約,在字裡行間裡散步,兩側的句子縷縷散發出時間的芬芳……
舊日時光
陳柔縉 著
陳柔縉的文章,像一冊既厚重又輕盈的老相簿。
當你走進她細心佈局的文字,彷彿踱入歷史的幽巷曲弄,
每一篇文章,都像一幅品相良好的黑白照片,
各自講談一則迷人的典故,一則讓人津津有味的昏黃敘事。
這些鮮明的歷史快照,有被解凍的古老記憶,和被釋放的親切生活……

路寒袖、 黃哲斌 專文推薦….more

定價:280元79折特價:221元

和傳統真的大大不一樣!
不一樣時代,職場新手媽咪要的不一樣
蔡佩樺  著
這不是一本育兒的書,也不是嬰兒用品的書。
這是1982年出生,作者蔡佩樺的親身經歷,一本專門寫給新手媽咪們的心得分享,從懷孕生產到產後重回職場的書。在蔡佩樺開始有這個構想之前,就像一般的職業婦女一樣,每天的生活重心就是上班,直到懷孕了,小寶寶進入了生活,才赫然發現,不一樣的時代,職場的新手媽咪,要的真的不一樣!….more

定價:250元79折特價:198元

萬一生病了,要怎樣幫自己和家人,尋求好的、持續性完善的醫療品質呢?
誰?是你的第一線醫師
邱泰源  著
你知道「健康家庭會員」嗎?只要有健保卡,當你家成為就近社區的「健康家庭會員」,可以享受到不少的便利與好處。台灣各地目前正有365個社區醫療群在積極運作「健康家庭會員」,各社區醫療群健康家庭會員的滿意度也相當高。
聯合推薦:謝博生 / 台大醫學院前院長。
李明濱 / 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
陳慶餘 / 台大醫學院家庭醫學科 教授 ….more

定價:250元79折特價:198元

集鄭問二十年功力之大成!
始皇
鄭問 著
本書共六話,接續《東周英雄傳》中對嬴政早期難堪出身和即位初期權力鬥爭的描繪,鄭問進一步透過思想家韓非及趙國名將李牧和始皇交手的過程,以及始皇麾下如李斯、姚賈、王翦、王賁等秦國一流文武將官的烘托,以充滿張力的戲劇性畫面和情節,呈現這位「少恩而虎狼心」的千古一帝,在統一六國初期最華麗壯烈、風雲詭譎的一幕。….more

定價:320元79折特價:253元

想要更快樂的話,就往一個自己想像中的現實前進吧。
潛進世界中心的我
莎賓娜‧貝爾曼  著

李維菁/李瑾倫/張妙如/陳雪/廖玉蕙 感性推薦

墨西哥得獎劇作家、記者和詩人莎賓娜‧貝爾曼令人驚艷的初試啼聲之作,全書帶著淡淡的、海水般的鹹味,每讀一段,嚥一口口水,你的內心裡將湧起一種難以言語的氛圍,彷彿整顆心溫暖了起來。請細細的品味。

第一章
……大海……
……白色沙灘……

大海波光粼粼,延綿到地平線盡頭。
接著是白色沙灘,撲上來的海浪,碎成一地的泡沫。然後,高掛天際的太陽,發出熠熠的白色光輝,模糊了輪廓。
我渴了。
我放下筆,起身去喝杯水。

然後,忽然有一天,有個小女孩坐在白色沙灘的一塊紅布上,膝蓋屈在胸前,銬著腳鐐,穿著涼鞋,這個乾瘦的小女孩,前後搖擺身體,嘴裡喃喃唸著:

「我。」
一次又一次:
「我。」
「我。」

這個瘦巴巴的小女孩穿著寬大的白色T恤,風一吹衣服就鼓起來,她屈著兩條腿,膝蓋靠著前胸。小女孩對著風跟大海喃喃唸著:

「我。」
「我。」

這時,一個浪濤拋得好高,跌落,發出澎湃巨響,小女孩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她消失了,不見了。「我」上哪兒去了呢?這個字眼的脆弱結構已經消失無蹤,剛才的位置上只剩下偌大的「不是我」,只剩大海。

我起身,再去喝杯水。
有個人迎著風,牽著她的手,牽著這個乾瘦的小女孩,她的白色T恤蓋到大腿,這個人在沙灘上鋪了紅色的布,讓小女孩坐下來,然後要她唸東西。重複地唸。

「我。」
「我。」

每到下午,這個情景都會上演好幾次。情景上演時,她坐在沙灘上不停搖擺身體,嘴裡唸著「我」,聲音一出口,就被摔落、化為泡沫,在沙灘上快速滑動的浪潮聲中掩去。
後來我的伊莎貝阿姨告訴我,她遠從加州柏克萊,來到墨西哥錫那羅亞州的馬薩特蘭市,是要繼承遺產,那是一間名叫「安慰」的工廠。「安慰鮪魚工廠」,是全世界跟漁業最格格不入的名字,正如多年後一名行銷專家告訴我們的事實。

某天的馬薩特蘭小機場降落跑道上,我的伊莎貝阿姨步下了一架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飛機,她一身白色裝扮,穿著白褲子和白色亞麻襯衫,戴著寬邊草帽以及大墨鏡,穿過跑道時,她伸出右手按住脖子後面,以免風吹走了帽子。

接著,她從飛機場直奔鮪魚工廠。她繼承的財產價值好幾百萬美金。工廠面積足足有兩個社區大,包括兩棟水泥建築、一棟玻璃帷幕大樓,從大街可直通專屬的碼頭,二十艘鮪釣漁船停泊在四座碼頭邊的水面上,搖啊晃的。

我的阿姨討厭工廠,嫌它空氣裡瀰漫著一股鹹腥氣味,還混合死魚的腐臭味。

她一襲純白的亞麻衣裳,就這麼踏進了第一棟沒有窗戶的水泥建築,她走到工作桌旁,停下了腳步,頭頂上有一片烏雲似的蒼蠅嗡嗡作響,女工們圍著這八張桌子,有條不紊地清理鮪魚的內臟。
她寧願抬高頭,望著那堆蒼蠅,然後開口問道:

「真該死,為什麼不噴些殺蟲劑?」
「女士,」帶著她參觀的員工回答。「因為殺蟲劑的化學物質會污染鮪魚。」

於是,她才低下了頭。
女工們圍著桌子清理鮪魚內臟,她們的動作整齊畫一。一個拿刀將魚腹剖開,那樣子就像從側面拉開一條拉鍊。接著,她把魚遞過去,下一個戴著粉紅乳膠長手套的人將內臟一次清乾淨,然後扔到桌子前地上的紅色、粉色以及紫色內臟堆。第三個人則一刀剁斷魚頭,將魚丟到身旁的鐵桶裡。
我的伊莎貝阿姨作嘔不已,先是摀住了嘴巴,然後踩著白色的木頭高跟涼鞋,匆匆走過滿地的血水跟粉紅色的海水泡沫,衝進一間上百隻蒼蠅飛舞的廁所,一股死魚臭味和剛如廁完的糞便味撲鼻而來,還沒走到馬桶,她就已經吐在洗手檯上了。

還有更糟的事正等著我高雅的伊莎貝阿姨。

她搭了一輛計程車,車子開進一座矗立水泥小屋、柏油路面到處坑坑疤疤的村莊,陽光將柏油路照得像鋼板那樣發亮,然後停在她從祖父那兒繼承來的房屋前。也就是說,我的曾祖父。

屋前有座庭院,草地又乾又黃,巨大的棕櫚樹垂著乾枯、缺少生氣的長葉子。屋子是一棟頹圮的白色小別墅,法式風格,兩層樓高,屋簷裝飾著飛揚的城垛。小別墅地板鋪著棋盤似的黑白兩色大理石,屋內的空氣冷冽,屋頂已經毀壞,鋼梁垂吊在半空,落地窗不是缺了玻璃,就是已經龜裂,小門的木頭腐朽不堪。這棟法式小別墅是我的曾祖父在十九世紀蓋的,他就是安慰鮪魚工廠的創始元老。

她來到一間有面海落地窗的臥室,裡面有一張雙人大床,床上擺著兩個霉爛的枕頭,其中一個中間破了洞,就像個火山口,成了紅螞蟻的窩,一列列的螞蟻爬下床的四隻腳,通過四扇門下面的縫隙,爬向二樓通向十二個房間的四條走廊。

所以第一晚,我的阿姨睡在客廳裡找到的一張吊床裡,床綁在兩根陶立克式柱子之間,不遠處還有一扇面海的落地窗,一樣少了玻璃。

聽我阿姨說,半夢半醒之間,她聽到了腳步聲,然後感覺鼻子附近有股呼氣。

她嚇得半死,睜開了眼,乍見披頭散髮、半張臉被遮住的身影。那抹黑暗的影子光溜溜的,躲在亂髮後的一雙大眼,正打量著她。一個野東西正盯著她不放。

「妳是誰?」伊莎貝阿姨喃喃問道。

那東西往後退了兩步。
伊莎貝阿姨立刻從吊床下來,那個東西又往後退了兩步。
伊莎貝阿姨往前踏了兩步,那個東西馬上拔腿狂奔,比起伊莎貝阿姨怕她,她還更怕伊莎貝阿姨。
伊莎貝阿姨看到那個東西在一片暗藍裡,像抹影子般奔下樓梯,衝向地窖,她聽見了關上木門,拉上門閂,還有地窖裡東西砸向牆壁的悶響,依我的伊莎貝阿姨推估,響聲持續了二到三個小時,還不時夾雜可怕的哀嚎聲,她神經繃緊,從行李箱裡拿出一瓶威士忌,躺回吊床,大口大口豪氣地喝掉半瓶,可是就算如此,那響聲還是驅走了所有睡意,直到破曉的最後一聲哀嚎和碰撞聲後,才終於恢復了安靜。
當她睜開雙眼,正午的陽光已經映照在大理石地板和白色牆壁上,廚房傳來忙進忙出的聲音。

那是家裡的幫傭肥嬸,她正在用研磨罐磨咖啡豆。兩個女人打過招呼後,肥嬸將咖啡粉倒進裝滿沸水的咖啡壺裡,再將壺裡的咖啡倒進裝濾網的咖啡杯,接著再倒一杯,一切安靜地進行,雖然她們互不認識,僅僅聽過其他人介紹,但她們坐在桌邊,立刻擬好了清單,列出家裡所需的物品。

包括急需的食品、清潔工具,和一張雇人清單。全職雇用一名園丁、一名男幫傭和一名司機,以及每星期來一次的除蟻清潔員,一個月來一次的大理石地板打蠟工,兩個月短期雇用的十二名水泥匠,工作包括整修牆壁、更換窗戶玻璃,等卡車到來時,將送達的家具搬進屋內。

忽然間,阿姨從桌子站起來,點根菸,靠著爐子,告訴肥嬸她前一晚遇到的東西。

「喔,是小女孩。」肥嬸說,輕輕地笑了出來。
「小女孩?」
「沒人告訴您,她住在這裡嗎?」
「誰會告訴我?」
「令姊啊。」肥嬸仍輕輕笑著:「令姊當真忘記告訴您小女孩的事?」
「我姊姊過世前,我都沒跟她說過話。」我的阿姨說。「我們很疏離。」
「喔,是哦。」
「那個小女孩為什麼住在這裡?」

肥嬸想了一會兒才回答:

「我想,大概是可憐她吧。」

廚房牆壁的一根鐵釘上掛著一把刀。我的伊莎貝阿姨拿著刀,跟肥嬸步下樓梯到地窖,打開門後,看到的是一間臭氣沖天的恐怖酒窖,遍地的破木塊、家具殘塊、碎酒瓶。不遠的牆上有個窟窿,光線透了進來,照亮了整個地方,外面是木柵欄圍起的海洋浴場,那個東西就呆站在較遠的一角,海水淹到她的腰際,乾瘦的模樣,就像是一根黑色竹竿插在土耳其藍的海水裡。

那個東西噗通一聲鑽進水裡,然後又冒出水面,手裡捉著活跳跳的紅色東西,那條紅魚滑出她的手,掉進海裡。還聽得到她哈哈大笑的聲音。

「她似乎很開心。」我的阿姨說。
「喔,對啊。不是開心的話,就是鬧脾氣,再不然就一副傻樣。沒有其他表情。要不要我喊她過來?」
「喊她過來吧。」

肥嬸伸出兩根手指到嘴邊,像個腳夫吹出哨音。
小女孩轉過頭來看著她們倆。她慢慢地朝她們走過來。但每走三步,就停下來,一副擔心受怕的模樣。

「她不會說話。」肥嬸說。「頂多嗚嗚地叫。她不知道怎麼用餐具吃飯,人家給什麼,她都用手抓來吃,不然就抓濕答答的沙子來吃。白天,她就躲在像山洞的地窖,或是圍起來的海水浴場裡,她老是不穿衣服。除了我之外,不管誰出現,她都會嚇得魂飛魄散,她看到我倒是溫馴的。」
肥嬸說話時,不禁露出笑容:

「像隻狗崽那樣溫馴。」
伊莎貝阿姨一聲令下,肥嬸將小女孩帶到主臥房的大理石浴缸裡刷洗一番。她拿著洗地板的刷子和洗雜物的肥皂,努力刷她,直到刷掉外面那層污垢,露出原本的粉色肌膚。至於那頭厚重的頭髮,髮絲硬邦邦地糾結在一塊,我的阿姨索性放棄想要剪的髮型,下令不管怎樣,只要剪掉就好,接著她甚至拿剃刀剃光她的頭,浴室瀰漫熱水的氤氳,那個東西呆呆地坐在浴缸裡流口水。

她們將剃掉頭髮、赤條條的她拎出浴缸,擦掉她嘴巴的口水,讓她坐在板凳上。她的大腿和膝蓋一樣細瘦,瘦到皮包骨,連胸腔的肋骨都一根根清晰可見,雙手雙腳的指甲,像是蝸牛殼的紋路那樣地捲曲。

她們得拿水泥匠剪銅線的鉗子,才剪得掉指甲。

我阿姨打量著那個此刻光頭、乾淨、發出洗雜物肥皂味,和眼神呆滯的東西,這才發現她的後背有道傷疤。那個傷疤從右邊的肩膀延伸到左邊腰際。阿姨發現,左大腿還有一道長長的疤痕。左右兩隻手臂都有好幾道清楚的傷疤。

她驚駭不已。

她的眼神遇上了小女孩呆滯的眼神。那是雙綠色的眼睛。碧綠色的。
跟我阿姨的眼睛一模一樣。
阿姨點燃一根菸,將肥嬸叫來主臥房裡。

更多關於本書

定價:320元79折特價:253元

訂閱∕取消電子報請按此

December 4th, 2012 at 3:21 pm

Posted in 新書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