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塊Online電子報

彙整電子報於 December, 2011

大塊新書報:201112

without comments

《白虎之咒2:尋找風的聖物》:你必須學著退開一步,看清大局。
《喜之客》::Super阿嬤的超級教養術
《無敵》::除了聖經,美國總統歐巴馬最想帶進白宮的書
光影與記憶中的動人故事:幾米《時光電影院》新書分享
2005年春天,幾米決定畫一本書向他所熱愛的電影致敬。
他精心編織了這個溫暖的長篇故事──《時光電影院》。
在幾米覺得人生無處可去的時候,電影帶給他短暫的躲藏和無盡的力量。
你也喜歡電影嗎?屬於你的光影記憶是什麼?
歡迎喜愛幾米與電影的朋友們,一起來聆聽他娓娓訴說,這個溫柔且動人的故事。

時間:2012年1月8日(日)14:00-16:00
地點:台北市立圖書館B2(臺北市建國南路二段125號B2)

白虎之咒2:尋找風的聖物

柯琳.霍克 著∕

你必須學著退開一步,看清大局。

榮獲家長評選金牌獎(Parents’ Choice Awards)
邦諾書店強力推薦

那已經超過激情與慾念了,他的吻充滿渴求與愛,並含概了承諾與誓約,甜蜜溫柔與危險刺激並濟。阿嵐擄獲了我,佔據了我。他像捕獲獵物的老虎般箝住我,令我無處遁逃。我是他的,阿嵐讓我非常清楚這點。我從不曾像此刻這般篤定,我們彼此相屬。

你願付出多少,讓心愛的人獲得自由?

凱西回到老家奧瑞岡,極力想忘掉遠方的戀人。她用學業、新朋友,甚至約會來填滿時間,心思卻不時飄回遙遠的叢林、波光粼粼的瀑布和白虎湛藍的雙眼上。凱西的理智要她放下一切,但她的情感卻不容許她遺忘。不久,印度再次對凱西發出呼喚,愛情越洋追尋而來。凱西被捲土重來的邪惡勢力追殺,在紛擾的危難中,被迫與阿嵐狂放不羈的弟弟季山共赴印度尋寶,展開命運的探尋之旅。阿嵐的性命懸繫於二人之手──凱西的真心亦然。



大塊on line 新書特惠價79折221元(加贈白虎別針乙只,數量有限贈完為止)

Team of Rivals: The Political
Genius of Abraham Lincoln

無敵
桃莉絲‧基恩斯‧古德溫 著

王丹 清華大學客座助理教授/邵玉銘 行政院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主任委員/胡忠信 歷史學者/湯京平 政治大學政治系教授兼系主任/黑幼龍 大中華地區卡內基訓練負責人/趙少康 中廣董事長/劉必榮 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鄭弘儀 媒體人/蕭萬長 副總統/錢復 國泰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蘇貞昌 前行政院長/聯合推薦(依姓氏筆劃排列)
如何讓敵人變戰友
除了聖經,美國總統歐巴馬最想帶進白宮的書
在政治冷感的台灣,人民心底其實更盼望能出現「林肯型領導者」──他同時具備高尚人品和領導才能,為正義和真理而奮鬥。對領導人而言,閱讀本書,猶如親炙偉大政治家與領導者的信念和做法,是自我超越的最佳指引。對大眾讀者來說,林肯化敵為友的智慧與突破逆境的故事,更激勵人心!。….more

定價:599元79折特價:473元

Super阿嬤的超級教養術
喜之客
李金娥◎文/邱勝旺◎攝影

Super阿嬤半世紀育兒經驗結晶——
教養不必花大錢讀名校、請名師、買教材,在家中和孩子一起洗米煮飯、摺衣疊被,就能培育出一生受惠無窮的好品格、好習慣、好教養。
◎全書搭配圖解示範,清晰易懂,讀者能立即掌握阿嬤的智慧,輕鬆實行在每個育兒生活情境中。

林良(兒童文學作家)
孫越(終身義工)
夏瑞紅(作家)
張杏如(信誼基金會執行長)
黃迺毓(台灣師範大學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教授‧《親子天下雜誌》專欄作者)
賴清德(台南市長)
鄧懿貞(媽媽寶寶、Bobo小天才雜誌社社長)
感動推薦!(依姓氏筆畫排列)…more



定價:280元79折特價:221元

也無風雨也無晴
沈昌文 著  

他本是老上海一個社會底層的小人物,卻因仰慕文化、仰慕出版、仰慕三聯書店,不斷努力,幾經周折,終於進入出版業。他就是大陸著名出版人、前三聯書店總經理沈昌文。
一九四九年後的大陸,風雲變幻,波譎雲詭,出版生態惡劣異常,他既是大陸一九六○年出版事業的親歷者,更曾擔任主事三聯書店出版業務,本書作為他的個人傳記,不單是他個人成長史的記錄,也是一個資深出版人對往昔出版事業發展史的回顧。從中,我們對大陸一九四九年後的政治氣候變幻,及其對出版業、文化業的影響做一生動深入的瞭解。….more

定價:380元79折特價:300元

演化心理學家教你如何過更有意義的生活
性、謀殺,以及生命的意義
道格拉斯‧肯瑞克 著

我們愛誰、恨誰,
又為什麼會殺人、救人,
以及,為什麼人需要意義而非混沌。

王道還 生物人類學者
伊格言 小說家,《噬夢人》作者
康古力 FHM總編輯
黃子佼 資深媒體人
聯合推薦(依姓氏筆畫排列)

如果你想了解人類天性何以產生哲學家、慈善家以及詩人,那你更要瞭解我們與豺狼、猿猴以及陰溝裡老鼠之間的若干關係。
….more


定價:300元79折特價:237元

林肯不以任何人為敵人,並創造連政敵都同心效力的團隊
無敵
桃莉絲‧基恩斯‧古德溫 著

11 「現在我是人民的公僕」

在華府遭分離運動引發的混亂與動盪席捲之際,林肯一家為離開春田市前往首都進行著最後的準備。一八六一年的一月初,瑪麗前往紐約,一方面與一年前來到東岸、讓她「想念到發狂」的兒子羅伯特相聚,一方面為自己添購一些與第一夫人身分相稱的行頭。她下榻艾斯特飯店,受到商人們的款待,因為他們熱切想賣給她各式花俏的帽子、質地豐華的披肩、精緻軟皮手套,以及搭配時尚華服的精美絲織品。店家樂意提高她的信用額度,鼓勵她大手筆揮霍。歷經多年阮囊羞澀的婚姻生活後,出身富裕家庭的瑪麗非常愉快地採買一切想要的東西,花費甚至超過比她更有錢的姊妹們。
瑪麗的傳記作者露絲.藍道(Ruth Randall)指出:「她開始沉醉於購物,甚至變得全然不理性,己經到了著迷的地步。」然而,瑪麗對高雅服飾的渴求,並非出於愛慕虛榮。她很清楚人們對她的素樸服裝以及林肯的卑微出身竊竊私語。她在一家雅緻的餐廳,無意中聽到一名顧客說:「他具有足以坐上總統大位的任何尊榮嗎?這個笨拙無禮的西部人會不會讓國家有失體面?」這話激發了她的鬥志,她決心要讓世人見識一下,西部人的禮儀比東部人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因為紐約的生活令人著迷,瑪麗沒有通知林肯,就在那裡多停留了三天。而林肯接連三天晚上冒著雨和雪到車站等瑪麗,卻都撲空而返。瑪麗回到春田市後,顯得神采奕奕,與她一起回來的英俊兒子也衣著光鮮,據稱「他的外表與他的總統父親那漫不經心、馬虎難看的服裝,形成鮮明的對比」。
林肯一家決定出租坐落於第八街的住宅,他們也賣掉了一些家具,並把留下的家具放進儲藏室。而在打包個人行李之前,林肯與家人在連間的客廳舉辦了告別會。瑪麗樂在其中,優雅地接待七百位春田市好友。維勒評論說,「這是我多年來在本地所見過最光輝燦爛的一場聚會」。
眾賓客的矚目讓瑪麗雀躍不已,求官職者大方的贈禮更讓她心花怒放。雖然如此,她越來越憂慮林肯的安危。在前往紐約前不久,她收到了一份來自南卡羅萊納州的討厭禮物,是一幅林肯的畫像,但「脖子處套著繩索,雙腳被腳鐐鍊住,身體沾滿了焦油和羽毛」。瑪麗向來畏懼雷雨又擔心生病喪命,看到這幅讓人毛骨悚然的畫,想必會對未來產生寒徹心扉的不祥預感。
對林肯來說,在春田市的最後幾天,時間顯然不夠用。川流不息的求官人群,以及收拾行囊的繁重工作,使他沒有太多時間或空間來處理最重要的工作,也就是撰寫就職演說稿。由於在自宅或在州長辦公廳都無法專心做事,他找了一些可以獨處又不會被打擾的地方。每天早晨他會撥出幾個小時的寶貴時間,字斟句酌地草擬講稿。主和派與不妥協派正焦急地等著他的演說。
隨著啟程日期逐漸迫近,林肯因為「即將離開他度過三十年悲歡歲月的地方,以及眾多舊識和摯友」,而「顯得非常嚴肅且心事重重」。他去了一趟法明頓(Farmington),百感交集地與深愛的繼母莎拉道別,同時也探視了他父親安息的墓園。回到家後,他又去拜訪了十六年的執業律師夥伴威廉.荷登,他向荷登保證,出任總統唯一會中斷的,只有他們在律師事務所的夥伴關係:「我有生之年終將回來,那時我們再繼續合夥,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二月十一日,林肯由家人和朋友陪同,前往西部鐵路車站,當天天氣潮溼,寒風刺骨。林肯的華府行將以十二天的時間迂迴各地,以接觸成千上萬的民眾。他打包了一箱自己的行李,用繩子繫緊,上面只簡單地註記著「A.林肯,白宮,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林肯的長子羅伯特將陪他走完全程,而瑪麗和另兩名較年輕的兒子則將於隔天與他們會合。
林肯來到車站時,已有上千民眾等候著,要向他告別。他在候車室裡,站著與每位朋友一一握手。《紐約前鋒報》一名記者指出:「他的臉色蒼白,因情緒極為激動,以致幾乎無法說出一言半語。」將近上午八點的時刻,眾人護送林肯來到私人車廂停靠的月台。林肯脫下帽子,要求大家安靜,然後說:「我的朋友們,我的離別悲情,除非設身處地著想,否則沒有人可以體會。這個地方和本地善良的人們給了我一切。我在這裡生活了四分之一個世紀,從年輕人變成了老年人。我的孩子們在這裡出生,還有一個在此安息。我此刻離去,肩負著比華盛頓所扛更艱巨的重任,不知道何時,或有沒有可能再回到這裡……期望我的努力能獲得諸位未來在祈禱時給予認可。在此離情依依地向各位告別了。」
林肯發表這簡短卻扣人心弦的談話時,他自己和許多人眼中都泛著淚光。《紐約前鋒報》記者寫說:「當他轉身進入車廂,大家接連三輪喝采相送,幾秒鐘後,列車緩緩開動,最終駛出了默默送行的人群視線之外。」林肯後來從未再回到春田市。
奢華的總統車廂,擺設有黑色的家具,掛著深紅色的窗簾,並鋪設質地華美的織錦地毯,車外的裝飾板上懸掛著迎風飄揚的各色彩旗與彩帶,然而這一切都無法使林肯放鬆嚴肅的心情。維勒注意到,林肯在抵達第一個大站印地安納波里斯之前,泰半時間都獨自坐在私人車廂裡,顯得悒鬱不樂,昔日喜愛歡鬧的高昂心情已不復見。
林肯了解,國家當前的處境危機四伏,也許正陷於有史以來最險惡的境地。同一天早晨,傑佛森.戴維斯也展開了他自己的旅程,告別妻兒與奴僕,啟程前往南方聯盟位於阿拉巴馬州的新首都蒙哥馬利。他將在此接受數千群眾的歡呼,於「馬賽曲」的激昂樂聲中就任新南方聯盟總統,而林肯在國會的老同事亞歷山大.史帝芬將宣誓成為戴維斯的副總統。
林肯見到沿途友善的群眾列隊守候,「以喝采和禮砲盛情相迎」。受此鼓舞,他的心情開始撥雲見日。抵達印地安納波里斯時,該市鳴放了三十四響禮砲,接著,林肯迎向超過兩萬名熱情洋溢的民眾,精神為之一振。在前往下榻的貝茲飯店(Bates House)途中,也有市民夾道揮舞著旗幟與歡迎布條。林肯將在這個城市發表當選總統後首次的公開演說,而他在離開春田市之前,就已深思孰慮地擬好了講稿。
林肯在貝茲飯店的陽台,發表了直率且強勢的演說,除此之外,林肯在這趟漫長旅程中的實質性談話並不多。他一開場就描述「脅迫」這個概念。他說,假如有軍隊未事先徵得南卡羅萊納州民的同意逕自進入州境,這就構成公認的「脅迫」。他接著問說,「如果政府只是單純地堅守轄下的軍事堡壘,或奪回原屬其管轄的軍事要塞,這是否構成脅迫呢?」他表示,假如這被認為是脅迫的話,「那麼建立聯邦就完全不是像締造家庭那樣的婚姻關係,而只是某種自由戀愛的安排」。聽眾對他的演說報以響徹雲霄的喝采、不絕於耳的掌聲,並不時傳來會心的笑聲。各界普遍認為這是一場極成功的演講。
約翰.海伊發現,隔天列車開往辛辛那提市的時候,林肯已經「完全擺脫前一天的沮喪心情,就如他的朋友所言,恢復了原先給人的印象和說話的方式。熟悉他的朋友,講起他總會聯想到幽默、機智與親切,而見到他愁眉苦臉的樣子,難免覺得像是看到了瑞夫(Reeve)或李斯頓(Liston)出現在悲劇之中(瑞夫與李斯頓是著名的莎士比亞喜劇演員)」。有趣的是,海伊認為林肯黯然神傷是失常的表現,而不是常態。
翌日,林肯在俄亥俄州首府哥倫布市受到熱情款待時,收到一封電報,通知他說總統選舉人團已在華府開會計完票,正式選舉他為總統。幾個星期以來,蘇爾德和史坦頓一直擔心分離主義分子會選在這天包圍華府,以阻撓總統選舉人團召開會議。結果,林肯得知,華府和平地度過了這一天。蘇爾德的兒子費德向他的太太安娜表示:「計票結束了,首都並沒有遭受攻擊。史考特將軍的部隊全員武裝,在我們見不到的地方備好了上膛的槍砲、裝上鞍轡的馬,並點燃薪柴,只待一聲令下便奔赴沙場,但敵人沒有現身。」
蘇爾德本人對「安然度過十三號這天」感到如釋重負,他寫給家人的信說,他相信「人民顯然日漸趨近我揭示的和解語調、處理問題的方式,甚至於相關政策……我終於可以卸下直接肩負的重責大任。我已將船開出沙灘,並準備把船舵交給人民選出的船長。」儘管蘇爾德這樣表明心意,但最後他又嘗試了一次,企圖重新掌舵。
在哥倫布市,當地為林肯正式被選為總統舉辦了盛大的慶祝活動。林肯出席了丹尼森州長宅邸的州議會議員盛裝晚會,晚宴結束後,他又參加了軍方辦的大型舞會,據稱他和蔡斯漂亮的女兒凱特共舞,惹得瑪麗醋勁大發。多年以後,林肯與二十歲身材高佻迷人的美女翩翩起舞這段往事,仍不斷成為人們竊竊私語的話題。而事實上,這位魅力十足的年輕貌美女子,當晚並不在哥倫布市,根本不可能和林肯一起跳舞。凱特於三十多年後接受一名記者採訪時堅稱:「林肯夫人因為我當天沒留在哥倫布市會見她而生氣,我始終覺得這是她在華府時一直不喜歡我的主要原因。」
林肯接下來的旅程,乘著火車穿越賓夕法尼亞州、紐約州、紐澤西州,一路幾乎沒有再進一步闡明他的立場。林肯被迫在沿途數十個車站臨時發表談話,但他一向不習慣這種急就章的即席演講。他決心不讓就職演說蒙上陰影,也不想攪亂當前看來脆弱不堪的平靜局面。他因而選擇盡量少說話或根本不發言,以使嚴重的情勢投射出樂觀的基調。林肯一再忽視他所說的「分裂的家」與蘇爾德所稱「難以壓抑的衝突」兩者間的矛盾,他向聽眾保證,「除了人為營造的危機之外,並沒有真正的危機……我再次強調,除了精心算計的政客隨時可以操弄的危機之外,並沒有危機。我建議,在這樣的境況中,保持冷靜是最上策。只要兩陣營的偉大民眾冷靜以對,麻煩就會迎刃而解。」
林肯全程都努力避免在接掌政權之前,做出任何可能引發紛亂,或被人利用以顛覆國家的建議。他僅單純地接受民眾的喝采,並憑藉幽默感轉移人們對嚴肅政治話題的關注。在俄亥俄州的艾許塔布拉,當眾人要求林肯夫人上台時,林肯語帶玩笑地說,「想讓她現身,幾乎如水中撈月。他總是發現,要讓她做不想做的事,比登天還難」。而在紐約州的威斯特菲爾(Westfield),他親吻了鼓勵他留鬍子的小女孩葛瑞絲.柏黛爾。
對於瑪麗和她的兒子們來說,這趟旅程是「不間斷的嘉年華會,不絕於耳的喝采和禮砲齊鳴聲,如海一般起伏的旗幟、布條和手帕,以及熱情如火的群眾,簡而言之,盛大民眾聚會的要素一應俱全」。只要人們從窗戶窺見瑪麗或她的兒子,就會報以熱烈的掌聲。而在踏上紐約市之前,瑪麗為林肯梳整亂髮並親吻他,更贏得如萬馬奔騰的掌聲。
林肯所到之處,民眾都專注地聆聽他的發言,期望他能揭示即將上任的政府的意向,然而大家都失望而歸。查爾斯.法蘭西絲.亞當斯在日記中慨嘆說,林肯前往華府沿途發表的談話,「迅速地降低了人們對他的評價。我很擔心,我們在這次樂透彩摃龜了……這顯示他沒有認清自己的地位以及身處的賽局的本質。他稟性良善、仁慈、誠懇,但見識短淺又優柔寡斷」。
事實上,林肯深知自己處境維艱,而不是渾然不察。約翰.海伊指出,「林肯謹言慎行,從他戒慎小心地選用的字句便足以看出,他對於新政府面臨的考驗與險境,有多麼了然於胸」。比如說,在川頓(Trenton)時,他聲稱「當今在世的人沒有誰比我更企求和平」,他也承認,為此「必須堅決地、強勢地要求對方適可而止」。海伊留意到,林肯說這話時,「輕輕地舉起他的腳,並快速但未使勁地踩在地板上」。聽眾席隨之響起持續數分鐘的掌聲,以致林肯必須暫時中斷他的演說。
林肯接著又在紐約市艾斯特飯店發表簡短談話,再次展現他的強大意志。他以和解的語調開頭,承諾「除非是聯邦咎由自取,否則絕對不會允許毀掉聯邦」。兩天後,林肯在費城的獨立廳,釐清了他這些帶不祥預兆話語的用意。林肯敏銳意識到自己是在通過獨立宣言的地方發言,他堅稱「從未有任何悖離獨立宣言的政治想法……重要的不是單純的殖民地脫離母國而獨立,而是宣言為全球未來世代揭示的希望。宣言承諾,在時機成熟時,所有人都將卸下肩頭的重擔,每個人都會享有平等的機會」。 而假如聯邦「得以在此基礎上獲救」,他將會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但如果「只有放棄此一原則才能保全聯邦」,那麼他「寧願在此遭人暗殺,也不願背棄原則」。

定價:599元79折特價:473元

(本文節自《無敵》——11 「現在我是人民的公僕」)

訂閱∕取消電子報請按此

December 29th, 2011 at 4:30 pm

Posted in 新書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