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塊Online電子報

彙整電子報於 June 4th, 2010

別讓自己和「真正對的」好醫師,擦身而過!

without comments

對一個無助的病人來說,在醫生面前,只想卑微的知道兩件事:

請告訴我,為什麼我這麼痛?

請幫助我,讓我不要這麼痛!

生病不是一件浪漫的事,身為三十年的資深病人,五次的手術,長年累月擺盪在中醫西醫之間,原本,二泉印月也是把中醫學很多古早流傳下來的典籍、醫案,當「科幻小說」看看……。
二泉印月有一些奇特的「醫緣」,總是能遇到重量級的知名中醫,並且能發展出亦師亦友的關係,這些中醫的言教身教,視病猶親的態度,令作者感動不已,於是他將自己的親身經歷寫成書,希望:

當生病的時候,病人和家屬,該知道如何選擇一種治療方式,是降低副作用殺傷力、是對恢復健康更好的!而不是病人和家屬,面對麻煩疾病,在驚慌失措下,只能以「肉身」去試,試這家醫院的這個醫生行不行啊?這藥對不對症啊?這種治療方法可不可以啊?試問、一個重症病人,不是絕症病人喔,是一個還有救的重症病人,但他的體能狀況可以經得起幾次反覆不定的人體醫藥測試呢?

二泉印月年紀輕輕時,一場車禍導致的脊椎手術過後,想找到「真正對的」醫師接續療傷,遍訪高深莫測之中醫、西醫、各門各派;病急亂投醫有之、被庸醫唬弄有之、萬念具灰有之……。
好在,夜路走多了沒撞鬼;倒是台灣有句俚語說得真傳神:「先生緣,主人福!」所以,生病了雖然倒楣,但若是命不該絕,貴人醫生,老天爺還是冥冥中會讓人遇得到,問題是,別讓自己和「真正對的」好醫師,擦身而過!
且看二泉印月「談笑用兵」和醫師過招三十年!

二泉印月大營紮在:http://blog.sina.com.tw/hihihi/
友善邦交國在:http://blog.udn.com/liulinghuei



時間:6月20日(週日)下午2:00-4:00
地點
:金石堂信義店
(台北市信義路二段196號)

時間:6月26日(週六)下午2:00-4:00
地點
:何嘉仁民權店
(台北市民權東路二段107號1樓)

時間:6月27日(週日)下午2:00-4:00
地點
:金石堂高雄成功店
(高雄市前鎮區中華五路789號B1及B2-統一夢時代)

講師:二泉印月

參加辦法:現場自由入座,歡迎讀者一起來愛上中醫。

跟中醫。談戀愛

二泉印月 著

定價: NT$200
特價: NT$158 (新書79折)

和腰椎、左腳繼續年年纏鬥,兩軍對陣,可歎啊,我還真沒贏過半次。最痛的抽筋,不是小腿,而是在腰椎。只要姿勢讓腰椎不爽,毫無預警可商量,腰椎的抽筋,簡直像被高手點穴,霎那間停止呼吸、動彈不得,整個人,就僵在那裡不能碰、不能扶,要淺淺的吸氣、緩緩的吐氣、慢慢的,讓腰椎自己決定遊戲要多久結束。

- 傳人 -

有次剛好開完冗長的會議,才一起身又被點穴,慘狀驚動副總,於是當場寫了張條子:「這是桃園埔心的一個女中醫,總管理處有不少人都給她看過,年紀很大了,脾氣挺古怪的,應答要小心,她怎麼說、妳怎麼聽就是了,別意見太多,有人就被當場轟出去,但這老婆婆聽說醫術極好,找時間去給她看看吧!」

下了高速公路埔心交流道,沿路一問再問,終於在一條偏僻的路旁找到地址,卻是間有些陰暗的小雜貨店。顧店顧到半睡半醒的老伯伯問明來意,招呼在一旁板凳上坐下,入內去叫他太太,也就是傳說中的這位女中醫。

乍見老婆婆,就是有說不出的怪,滿頭白髮雖然梳了髻,卻兩鬢髮絲披散,瘦瘦小小個子屈僂著身子,腳上踩著傳統黑布功夫鞋,穿著深色唐裝大掛,衣襟上沾黏著灰白的粉末和細絲,走路速度很快,睛光四射,說起話來帶著鄉音,一樣又快又抖擻,讓人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是妳要看喔?」老婆婆一把抓起我的手放桌上脈枕,邊聽我說深受痙攣之苦,望聞問切之後:「拖了幾年有吧?落下病根嘍。」既然婆婆說了,只好嚅囁著坦白告訴她:「是有一直在看醫生、找醫生、換醫生,總是時好時壞,是不是已經很難去斷病根了呢?」

「陽氣者,精則養神,柔則養筋。」老婆婆看著我:「黃帝內經聽過嗎?」《黃帝內經》?學紫微斗數時,曾經耳聞,該是本古老的醫書吧?詳細內容就搞不清楚了。「中醫看病,抓主證、識病機,是很關鍵的。」婆婆邊換手把脈:「內經上岐伯說,厥陰司天,其化以風;少陰司天,其化以熱;太陰司天,其化以濕;少陽司天,其化以火;陽明司天,其化以燥;太陽司天,其化以寒。所以說,治病吶,必明六化分治,五味五色所生,五臟所宜,乃以言盈虛病生之緒也。」

這段話寫成文字,或者比較能從字義上看懂,當時老婆婆一串說下來,當真有如唸咒語般,婆婆一付威嚴自成,盡管疑惑,但因副總交待醫生脾氣很古怪、她怎麼說妳怎麼聽就是了,也不敢造次提問。老婆婆或許讀出我滿臉疑惑:「人的四肢關節,能靈活伸縮自如,靠的就是筋。」這我懂,所以點頭如搗蒜。「這厥陰肝啊,在天為風,在地為木,在體為筋,在臟為肝,說的就是這回事。」真不好意思啊婆婆,我還是有聽沒有懂,風是風,木是木,怎麼會跟肝一表三千里呢?

「年紀輕輕就這身子病,往後日子還長的喱!」老婆婆眼神一亮:「想學中醫嗎?」嘎?是我的表情很求知若渴嗎?還是對婆婆說的流露出「不懂裝懂」的超崇拜?出乎意料的問題,不知道怎麼回答?老婆婆上下細細打量著我,混身被看得毛起來的不自在。

「妳跟我來!」以為老婆婆要看一下我的腰椎舊傷,忙起身就跟了進去,她帶我穿過幽暗長廊,走到後面一間房門口,掏出鑰匙開了門亮了燈,中藥房的味道撲鼻而來,不同的是,房裡堆著的一麻袋一麻袋裡,藥材或已碾成細絲、或已碎成小片兒,或一塑膠袋一塑膠袋的粉末交錯堆疊著。

老婆婆順手拿個小缽,東一抓西一抓,邊配藥邊說:「我的外公,在海南島,可是人稱海南神醫,很了不得的!行醫是世代家傳,原本是傳子不傳女,可是我外公說,可惜啊,兒孫輩男子,無一人有習醫的天份,唯獨我不一樣,所以從我四歲起,就把我帶在身邊,他把一身家學醫術,都盡傳給我。」猛一聽,竟有些恍神:好像碰到武俠小說裡,活生生跳出來的人物。

「這幾帖藥吃完,妳一定會回頭再來找我!」老婆婆把藥分三帖:「我的藥材配方和別人不一樣,是祖傳方,不外流,所以先都碎了。」婆婆裂嘴一笑,指著碾藥器具:「別看我七老八十了,這些活我都還可以自己一個人處理!」原來婆婆身上的灰白粉末細絲,是這麼來的。臨走前,老婆婆斬釘截鐵的交代:「一定要再回頭找我!」如果藥真很有效的話,我心裡OS著:就算不交待,也一定會再來找婆婆看病的啊!

三天後,還真乖乖的回去找老婆婆。
「如何?」一把完脈,老婆婆胸有成竹,嘴角眉梢笑得好篤定。
「舒服多了,謝謝您啊!」

「信我嘍?」
我用力點點頭。
「特別是妳啊,中醫講天人合一,所以要懂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的調養,五臟應四時的各有所收受,五行間的相生相克,是有一定道理存在的……。」這天下午只有我一個病人,老婆婆興起吧?給我上起課來,前一個小時,真的有很用心在聽,後面越講越深,聽起來越糊塗,想問又有無從問起之感,點頭點到後來,還真怕瞌睡蟲上身。

「中醫,是很有意思的。」老婆婆突然神色一轉、目光凌厲嚴肅,我心一驚,暗想完了,她一定發現我沒在努力聽她說話,還閉著嘴猛打哈欠。「我想要妳日夜跟在我身邊三年,要老老實實跟三年,我傳妳醫術,做我的嫡傳弟子!」

日夜跟在老婆婆身邊?老老實實跟三年?要怎麼老實法?跟老婆婆習醫?當老婆婆嫡傳弟子?霎那間、完全被驚嚇而清醒!要怎麼婉轉和婆婆說?在我的生涯規劃裡,雖然長年在跟中西醫打交道,可是,我壓根沒想過,就算作夢好了,也從沒夢過要當醫生啊?而且,我還滿喜歡我當時的工作,而且,我才結婚不到兩年,怎麼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三年,雖然說長不長,可是日夜跟三年,對我來說,錯愕之至,當場就無言發傻了。

「畢竟是老嘍……」老婆婆歎息著:「我真心想傳妳醫術,不要什麼束脩學費的,是希望家學後繼有人,放心包我身上,我一定可以醫好妳。我的眼光、不會錯看一個人資質的!」要走前,老婆婆刻意送我出雜貨店,在我發動車子時,婆婆彎腰趴在車窗上叮嚀著:「回去要仔細考慮、想清楚啊,下次回診答覆我,能當我嫡傳弟子,是妳有我的緣,不但能保妳病好斷根,還會讓妳一生,受用不盡啊!」

- 機發 -

儘管老婆婆的兩次藥,真的讓我有段時間,不再受腰椎、左腿的痠痛痙攣之苦,可是,我終就沒再去過埔心。一來是不敢,真不知道怎麼去面對婆婆的「慧眼識徒弟」心意;二來、就是「皮」嘛,很多病人都不也一樣?不痛就OK天下太平了,至於是不是真正痊癒了?哪管那麼多啊,先逍遙一陣子再說嘍!

但也實在好奇不解,老婆婆從哪看出什麼端倪?為什麼我有慧根可以學中醫?還可以當她嫡傳弟子?以她的個性,不像會隨便開口要收弟子的吧?不過在虛榮心作祟下,還是不免偷偷沾沾自喜了好一陣子。衝著婆婆說我有學中醫的資質份上,當真去書店買了《黃帝內經素問譯解》和《中醫學概論》,準備好好研讀一下,尤其是《黃帝內經》,這部兩千多年來,歷代醫家,奉為圭臬的必讀必背經典鉅作。

只是,這兩部書,翻閱之後,挫折感不斷,可歎古文深誨難讀難懂,譯文又簡而略之。比方說,在《內經‧素問》的「調經論篇」,談到針刺補瀉的原理手法,光是身上最基本的手腳十二條主要經脈、再加上任督二脈、奇經八脈,它們的走法與穴位,沒有老師傳授點撥,要想循經取穴,單靠書面文字表述,就是沒法子理得通透。

西醫的解剖學、生理學,對經絡毫無記載,使得中醫的經絡,成了大多數西醫眼中的嗤之以鼻。可是兩千多年前的《黃帝內經》,雖然就把經絡的循行描述得靈活靈現,把經絡的行血氣、營陰陽、調虛實、處百病、決死生的功能記錄下來,可我就是雲裡霧裡辛苦摸索。看來,正統中醫學,沒想像中的簡單入門,埔心老婆婆難道只因年紀大了,為急於收徒而哄我嗎?

後來當舊傷復發,又不敢回去找老婆婆,再度成為「四處流浪」的病人。每逢變天痠痛來襲,徹夜輾轉難眠,不時捫心自問:會後悔沒追隨老婆婆習醫嗎?幾次深思,坦白說,倒也不會,當時太年輕,心性不定,形同三年的「閉關修行」,難度太高了。再則只怕熱情一時、莽撞興起,冒然去了,到頭來,辜負了老婆婆傳承心意,成為逃兵一名,也是大有可能的。

車禍之後,看過很多中醫,針也罷、灸也罷、燻也罷、拔罐放血、按摩推拿,無一不試,但唯獨埔心老婆婆的用藥,讓我第一次體會到中醫所謂的「一劑知、二劑已」的用藥如神。老婆婆提過的五臟六腑彼此間的五行生克,「春生、夏長、秋收、冬藏」之養,與我病相關的「風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為痺」,雖然聽來似懂非懂,卻又好像自有道理存在。中醫學對我,充滿稀奇古怪的神秘與好奇,可是這層層疊疊、但也矇矓可視其間物的紗罩,卻是我翻不開的。

在這段日子,也曾陸陸續續回西醫門診,但是西藥的副作用,開始出現,讓我警覺到,中醫,似乎成了我面對疾病長期抗戰的唯一選擇。可是,《黃帝內經》裡所說的「醫學」,為什麼和我看過的中醫,除埔心老婆婆之外,兜不太不起來呢?中醫不是要「識病機」?要「辨證施治」嗎?為什麼有些中醫,是尋著西醫的模式在看診?就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只是差別在西醫開西藥,中醫開中藥?要是多問兩句,有些中醫還會嗆幾句古文言文,讓你知難而退。

如果,疾病像鍋滾燙的沸水,燒得讓人不舒服,該怎麼處理它?一鍋沸水,讓它滾個不停的,是溫度?還是火?長時期不斷的服藥壓抑,那不就像持續加冷水,用降溫、來緩衝控制不舒服嗎?還是該像埔心老婆婆說的,採釜底抽薪「辨因治證」,找出讓水沸騰的原因,然後,將這把火徹底給熄滅掉?

- 懵懂 -

在慢慢摸索閱讀中醫學之後,疑問如炊煙,日復一日裊裊升起,中醫,到底應該是什麼?

中醫,雖然古老,但似乎、不該是什麼、有所劃地自限的「祖傳秘方」格局,或是隨便一個號稱「專家」、「達人」都可以三言兩語說說帶過的進補養生吧?中醫的望者、觀氣色也;聞者、聽聲音也;問者、問病情也;切者、切六脈也。湯、飲、丸、散、丹、膏各式藥方子、針灸推拿、氣功按摩,手法門派各有不同,但應該也是「萬法歸一宗」的吧?那個一宗,那個根、那個本,是什麼?一部《黃帝內經》,不就已經對天候地理;對人的生理、病理、診斷、治療幾乎全說全包了嗎?撇開其它經典先不說,翻閱了《黃帝內經》,方知中醫學何其浩瀚、令人敬畏!

西醫明明白白的X光片、斷層掃瞄、核磁共震、檢驗數據報告,證據充份的告訴你:「捉賊捉?,這病,就這樣一回事!」中醫呢?如果某些中醫師的「三指神功」把脈,是宛如醫療儀器般一目瞭然,為什麼自他嘴裡說出的話,總是文言文灌頂?是很難翻成病人聽得懂的白話文嗎?表達不出個所以然來的含糊其詞,怎麼去贏得病人的信服呢?

什麼是「風邪襲絡」?風邪是什麼?是細菌嗎?還是病毒?什麼又是「風氣內動」?照字面上看來,問題不都是出在「風」上頭,為什麼同一個「風」字,解釋起來,天差地遠?時代不同了,中醫醫理不能汰粕存精、簡單扼要、通俗能懂的說說嗎?雖然很多中醫在網路上開部落格或論壇,但瀏覽和點閱率不足以教化普及,少了實體訴求的溝通理解「互動表達」,中醫難道真要淪為比密醫能上檯面的「民俗療法」之一嗎?中醫再好,不是也要讓病人能親身有所體驗嗎?中醫為什麼就不能如同西醫般,懂得如何教育病人?

再寶貴的東西,也要有人去教導、播種、灌溉、讓它欣欣向榮、扎根茁壯、開枝散葉,贏得賞識和廣泛運用。日本的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在推出隨身聽的時候,市場打不開,這樣的一種新產品,大大不同、甚至顛覆當時人們的收聽習慣,怎麼辦?「教育消費者!」松下幸之助說。教育消費者,何其浩大工程的人力物力投注,尤其若不帶商業色彩與氣息,等同百年樹人大計!

為什麼西醫在疾病教育、用藥指南上,就能遙遙領先中醫?為什麼民眾就醫,大多數人捨中醫於不顧?很大的原因,在於根本不了解中醫能幹嘛?媒體鏡頭前,中醫談病,老是籠籠統統的,有理為什麼就不能提綱契領的說個清楚?能講來講去的,難道就像淺碟上的那一丁點可有可無的東西:「要預防XXX呀,你如果是XX體質,就別吃……要多吃…..。」坦白說,叫任何一家賣保健食品的廠商,借中醫藥理論來幫襯說說他家產品,都還比醫生沒頭沒尾說的、更頭頭是道,更能吸引民眾、打動民眾的心、心甘情願的掏錢出來購買產品。

在一個專門討論健康的談話性節目中,一位中醫師條列表卡大談「陰虛」、「陽虛」、「氣虛」、「血虛」的問題,連主持人都聽得一頭霧水,在坐的一位名西醫,實在按耐不住,跳出來開砲:「妳講得這麼玄,人家怎麼聽得懂?如果把妳說的,用西醫觀點來解釋,大家也才知道妳在說什麼,例如妳說的……」很叫人傻眼啊,中醫不旦被打槍了,這西醫觀點所註解的中醫「陰虛」、「陽虛」、「氣虛」、「血虛」,只能說、難為了這位西醫的努力幫腔,可惜聽來、還是隔靴搔癢!

不禁想起一位任教醫學院的教授說:「我會提醒同學,從醫,一定要清楚自己的性向,如果你是埋頭苦讀、不善言詞的人,建議你走學術研究的路子;如果你善於溝通表達、察言觀色,那你當個門診醫生是OK的。一個和病人溝通不來的醫生,對醫病雙方都很麻煩,有些不必要的醫療糾紛,會因此而起的。」在醫生的養成教育裡,不知道這些從小被捧在手掌心的天之驕子資優生們,可曾想到他們日後面對病人、家屬,講解病情時、也是一門極需親和溝通的學問,和「放下身段」的藝術?

同行相忌,中西醫藥界一樣都存在,國際各大西藥廠,各為其同質性的上櫃藥或處方藥一樣激烈競爭,在市場上捉對廝殺也很正常,但遇上名為「世界XX病日」的貼近民眾衛教宣導,就可以看見各大藥廠暫且休兵、化干戈為玉帛的共襄盛舉。而中醫藥界,從來不會這麼做,兄弟爬山、各憑本事。西醫作衛教講疾病也挺複雜的呀,原文生硬翻譯過來的專有名詞,一樣常把民眾聽得一愣一愣的,為什麼民眾就算不甚其解,生病了還是信西醫,第一優先選擇西醫?

溝通與說服,重點在中醫環境、拿什麼讓民眾因了解而信服?生病了,你也可以選則信賴中醫!中醫不是那麼浮面的傳說:治病拖拖拉拉不好不壞、養生進補、針灸推拿、拉筋按摩之外,面對疾病,小自感冒大到重症,中醫也一樣是可以藥到病除做治療的。民間亦有極為頂尖傑出的有執業證照中醫師,堪稱之為岐黃醫寶!可惜卻低調的奉行「大隱隱於市」,還真是得有「先生緣」的病人,才得機緣求診。

在摸索走過三十年,擺盪中西醫間的求診歲月,中西醫雖各有所長,但相較之下,中醫不該再如此保守的自掃門前雪、各自為政,為什麼不跟上時代腳步,有謀有略的教育民眾:中醫是怎樣從日常生活中,簡單順勢的做到預防醫學?中醫治病不玄虛,是可理解、有憑有證有根據的!中醫在治療疾病的方法上,是「面面俱到」調兵遣將的!在凡事講求策略願景的行銷年代,連西醫西藥都不例外,中醫界怎可還被動有如姜太公釣魚,坐等病人「不得已了」再上門試試呢?

June 4th, 2010 at 12:00 am

Posted in 商品活動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