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洞舞廳

跟曖昧中國一起跳舞

作者:周成林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22-08-01

條碼:9786267118658

ISBN/ISSN:9786267118658

系列名稱:A01

定價:400元 |79特價:316

優惠期限:2022-09-30止

數量 + -

描寫流行在中國社會底層的情色產業「砂舞」舞廳文化

從旁觀的第三者到個人親歷的視角轉換,挑戰禁忌的第一手考察與描寫

本書不僅僅是新聞記者的報導,更是親身考察後的再創作

沒有批判,只有從身體延伸到筆端的人物面貌與撫觸

內容簡介

什麼是「砂舞」?跟交際舞有何不同?

哪些舞女可稱「孃孃」?哪些是「女神」?

洞洞舞廳的文化又是從何演變而來?

不論舞女舞客,會不會跳舞不要緊,

重要的是,微明之中,隨著音樂共舞或挪動腳步,

不關精神,無視身家,或許讓你暫時忘掉絕望孤獨和荒誕人生。

「男人心知肚明但沒幾個作家敢沉浸道破的公開的屏蔽題材。」

──陳冠中,作家

 

內容簡介

 

「不依附建制的獨立作家靠自己的文字謀生,只依附恩客的獨立舞女靠自己的身體吃飯,我們是同類。」

 

  本書從旁觀者的角度,深入四川成都一帶發展已久、依附於情色產業的「洞洞舞廳」文化。作者與不同年齡、出身的舞女對話,塑造出不同的小人物容貌。

 

  那些生活經歷與背景,或許經過作者刻意的重組與變形,但基調不離發生在這個西南省城聲色場所的大小事。這些舞女各有各的辛酸,更帶出一個時代立體的橫切面──縱然整體經濟成長,但仍不乏被迫在夾縫中求生存的人們。

 

  一如周成林所言:「這本書,不是學者的社會學與人類學田野調查,也不是新聞記者的暗訪報導內幕揭祕,只是一個舞客嫖客兼作家的非虛構書寫。我關注的首先是人,男人、女人,包括跳出自我、關注執筆的這位舞客嫖客兼作家。我想讓這本十萬字的書,盡量靠近非虛構的文學寫作。」

 

  作者從第三人稱的敘事觀點,漸漸轉換到第一人稱的參與者,挑戰社會邊緣的禁忌題材,凸顯在地下經濟蓬勃之下,盡是有血肉的小人物的徬徨無奈與奮力掙扎。

 

  周成林是獨立作家,也是資深譯者、旅行者、報導者,人文學養深厚,觀察角度犀利,筆鋒有如雕刻刀之精準,在《跟緬甸火車一起跳舞》這本南亞人文旅行散記中,展露無遺。

 

本書特色
 
少有人著墨的庶民題材:本書深入四川、成都一帶發展已久,長年流行並依附於情色產業的「洞洞舞廳」,挑戰社會邊緣的禁忌題材,凸顯在蓬勃的地下經濟之下,各式人物的徬徨無奈與奮力掙扎。
 
觀點獨到,筆鋒犀利:周成林是獨立作家,也是資深譯者、旅行者、報導者,人文學養深厚,觀察角度犀利,筆鋒有如雕刻刀之精準,將洞洞舞廳的親身經歷及人物描寫得活靈活現。
 
深入特種行業職人的生活與面容:這部作品與不同年齡、出身的舞女舞客對話,最後塑造出層次豐富的人物容貌。其生活經歷與背景或許經過刻意的重組與變形,但基調不離發生在這個西南省城聲色場所的大小事,帶出一個立體的時代切面。
 
打破階級,以及書寫與被書寫的主客之分:書寫、創作是主觀的,被描寫的人事物經過書寫者的消化與詮釋,進而被讀者判斷、解讀。作家的細膩觀察與個人視角,將不說即隱沒在成都街坊中的相遇與對話,折射出一個個綺麗魔幻的有機場景。
 
打破虛實界限的心理描寫:這本非虛構創作中,作者試圖跨越虛實的分野,最後將觀察的「鏡頭」轉向自己──「周眼鏡」,用筆對著自己一刀剖下。從那一刻起,一件描述他者的敘事工具也把自己變成作品的一部分,進入另一層次的敘事觀點。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周成林

 

獨立作家、譯者、旅行者。一九六六年出生於四川成都。早年做過工人、眼鏡店驗光師、省政府賓館客房服務生和培訓幹事。後在澳門和深圳工作和居住十年。

 

2001年開始寫作和翻譯,作品發表於《萬象》、《南方都市報》、《財新週刊》、《民主中國》、《騰訊大家》等海內外報刊或網路媒體。著有非虛構文集《考工記》、《愛與希望的小街》、《就當童話讀吧》、《跟緬甸火車一起跳舞》,譯作有毛姆《客廳裡的紳士》、《時光中的時光:塔可夫斯基日記》和《奈波爾傳》等。

 

2013年,因為《考工記》一書,周成林入選《南方都市報》主辦的第十一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散文家」五人提名(其他入選者為:劉亮程、李娟、梁鴻、野夫),提名理由為:「《考工記》是周成林第一部結集出版的散文……篇幅不長,卻帶給人一種真實的沉重,這是上世紀八○年代普通人生命中的沉重,充滿了家庭關係的殘酷、瑣屑生活的不堪和受命運擺布的無奈,就是看不到一個光明的結局。作者冷峻的筆調讓人很難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態來閱讀本書,但這種沉重亦會讓人安心,即使天地不仁,也要在這世間求生。」

好評推薦

名人推薦

王盛弘

李桐豪

阿潑

陳冠中

盧郁佳(導讀)

作家們不曖昧推薦

 
目錄規格

導讀 夢裡不知身是客,別時容易見時難/盧郁佳

 

自序

這兩年多,除了透過一位朋友認識的二三舞女,我從未告訴洞洞的娘娘和小姐姐自己是個寫作者,情願她們把我當成舞客甚至嫖客。

 

愛與希望的舞廳

我第一次走進省城的舞廳,不是跳舞(當年學的三步舞早忘了),而是看看「傳說中」的舞廳。是在西門內,門票不到十元。燈光昏暗,客人不少,舞池深處就像黑洞,神祕誘人。

 

五元舞女德陽娘娘

時間久了,我去得最多的,還是五元一曲的舞廳。原由有二,一是所有消費相對便宜,很適合沒興趣也無財力獵豔的窮作家流連。二是在這類舞廳謀生的,多為最「低端」的舞女。

 

老舞客林彪大爺

四千多元退休金,一個月耍四次。每次不超過兩百塊,總共也不到一千塊。老頭很會安排,內外兼顧,他對人生應該沒啥怨言,只要這個小祕密好好保守,他可以耍到耍不動的那一天。

 

蒲公英與淡抹煙燻妝

蒲公英和淡抹煙燻妝,都是三十來歲,前者是五元舞女,後者是十元舞女。她倆是老鄉,來自重慶某地。兩人生的都是女兒。蒲公英離婚了,女兒五歲;淡抹煙燻妝形同離婚,女兒小學二年級。

 

深深愛你

她的第二個睡前故事,終於說到自己。她結婚早,生小孩也早,總共生了三個孩子,就沒怎麼上過班。第一胎是男孩,現在都十一、二歲了。第二胎是雙胞胎,超生,都是女孩。
 

在舞廳過年

今晚,吃完團年飯,她本來想看春晚,但是,現在的春晚又不好看。七點鐘,還得等一個小時,她三心二意。還是出來跳舞吧,就騙孫女,說她接了一個電話,要跟幾個朋友打麻將。

 

跟舞廳的娘娘們聊天

周眼鏡想,等到哪天,他也成了沒有愛情之水流出來的老頭,射一次精等於要了他的老命,他不知道自己會不會也對女人這樣粗暴。也許不會。但他不敢高估自己。

 

跟舞廳的娘娘們繼續聊天

在敬老角,周眼鏡最喜歡看一位中年按摩師給舞客和舞女按摩。他有些瘦小,有些禿頂,不知省內哪裡人。他的手勢,很像交響樂團的金牌指揮,或像一個胸有成竹的魔術師。

 

在撒旦的燈光下

「一鍵燈光,就是這些舞廳都要裝白熾燈,亮得要跟寫字樓一樣,燈不能暗,而且只能有一個開關,不像以前,警察來的時候調亮,警察一走又調暗……」老頭說。

 

最黑暗的地方

娘娘伸出兩手給周眼鏡看,她的十指有些彎曲。風濕,她說,膝蓋也有,這麼些年,吃藥都吃了十多萬了。不像其他娘娘,她一個月只能跳十來天,每天可以掙個七、八十或八、九十。

 

洞洞政治學

因為這個國家並無合法的性交易和性場所(不論何種檔次),跳舞,尤其砂舞,就成了草根階層在外尋歡的性交(還有口交和手淫)前戲。舞池雖然漆黑一團,或者燈光朦朧,但這的確也是「公開的性交」,就像一位五元舞女告訴周眼鏡的:「他們在直播。」

 

附記 洞洞舞廳與街頭茶館

至少,對於草根市民,這裡還有五元一杯茶的街頭茶館與五元一曲舞的洞洞舞廳,比起大熊貓、川劇變臉、杜甫草堂、寬窄巷子和米其林川菜館,它們是真正的人間煙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