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自苦悶中年男的情緒出口)

 

才剛開始閱讀這本書就知道這下慘了,光憑著自己僅有的「恐怖、噁心、變態」這麼貧乏的詞彙,怎麼能對平山夢明那「恐怖、噁心、變態」的故事做出什麼精彩的描述,完全詞窮的情況下,真的很難對於這一本《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作到最基本的描述,可以想見這本書的過激之處。

 

距離上一次閱讀平山夢明的作品《他人事》接近一年,感覺是作者根本就是在迅速「進化」中,我猜想每一個夏日炎炎的午後,平山大叔是否關在自家的地下室裡,點著一盞昏黃的燈泡,傷痕累累的厚重木桌上擺滿了他試驗用的各種工具以及幾支泛黃的骸骨,頭頂上還參差不齊的吊掛著不斷滴著血水的不知道是哪種野獸的殘肢,旁邊的櫃子裡整整齊齊貼著標籤的是每一次實驗所錄下來的影片,讓他可以藉著影片思考下一次如何做的更好。若不是這樣,怎麼會有人有著這麼多令人吃驚又無法想像的創意來找出潛藏在每個人內心深處最黑暗恐怖的一面。

 

跟《他人事》一樣,《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也是由許多短篇構成,這一次共有八篇,類型十分的多樣化,像是我很喜歡的〈Ω的聖餐〉講的是黑道處理對手的黑暗故事,〈操作制約的肖像〉則是帶著科幻味道的小點心(對啦,沒見到什麼血肉的正常餐),書名〈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則是一本地圖集的喃喃自語,平山大師果然高明,現代、古代、現實、科幻、有生命、無生命在他筆下統統都能化為讓你心上癢癢的那隻小蟲,有時候噁心到很想把它丟到一邊,但是,最後還是忍不住會把它撿回來,喘口氣繼續往下看,沒錯,前面說了嘛,你的陰暗面劣根性變態狂的性格統統被喚醒了,急著想要一口接一口把書裡的血腥之氣吞進去啊。

 

類似《他人事》中的故事一樣,這本書描寫的許多還是人類心類潛藏的「壞」部份,原本規規矩矩、行事端正的人卻只因為一件小事而性格忽然轉變,做出無法想像的恐怖行為。比起一般恐怖小說更特別的是,如果仔細去閱讀這些故事,你會發現其實每個故事都像是會在其他小說中出現的故事一樣,不同的是,其他的書裡只是表面的述說著故事,黑道殺害敵人後不過是毀屍滅跡,但在平山的故事裡,如何毀的漂亮毀的精彩毀的讓人嘖嘖稱奇才是了不起的功力,在平山的每一個短篇裡,他總是不遺餘力的挖掘著人類所能擁有的最驚人的惡行,不斷證明著這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能力,真的,真的,讀過之後你才會知道原來自己也擁有這麼邪惡的根本。

 

不過,雖然《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又再次讓我們體驗到平山魅力,我相信在那昏黃燈下的地下工作室裡,平山夢明正在努力驗證著新的想像與手法,期望下一次能帶給讀者再度超越他自己的故事,人的潛能總是無限的,不是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