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血色童話》譯者〈引自Miso的心情生活域

這本書(血色童話)在翻譯期間,我就有好多話想說。現在書出了,卻一時很難說出口。種種閱讀、翻譯時的感動、想法好似仍波濤洶湧,並未隨著定書成型而沉澱。

去年金馬影展,編輯來信告知由本書改編的瑞典電影[血色入侵]是影展片之一。

自從數年前幫新聞局接待應邀來台的義大利導演而進金馬影展後,我已經好久沒擠影展了。一方面是不再年輕熱血,二方面是現在影展的影片日後仍常有機會見到。不過既然是快開工的書(可以趁機先瞭解大概情節),又是影展片,說什麼也要去看。

不料,劃位第一天這部片子竟然就大爆滿。去票券交換網站一看,天啊,已經有十幾個人指明要跟人換這部片。看來只能利誘。我留言說明自己願意用高價(比單場票價多個近100元)請人割愛。

一個多禮拜後終於有人來信願意將票賣我。電影院裡坐得滿滿,可是整場氣氛卻因著銀幕那蒼涼畫面而冷冽不已。我心想,在今年濕冷的台北天空下,我就要浸在這樣的情緒近三個月。

第一天開工,我就因著主角奧斯卡在校被霸凌的劇情而鼻酸哭泣。只知道書中傳出一股寂寞孤獨的年少無力和苦悶淹沒了我,但不知道那是他的還是我的。

有天小外甥女來我家,看到電腦螢幕上的譯稿自己捲動看了起來,然後要我把完整情節說給她聽。聽完後她說很好看,我說有吸血鬼難道她不怕。她說,不怕,很感動。

數個月後她突然問我,”阿姨,妳那本吸血鬼的書翻譯好了嗎?書出了我想看”。我好驚訝,原來數月前她的感動不是隨口說說,而是真的烙印在她十歲的心靈裡。

和編輯無意間聊起這故事,我說:「我想,我十歲的外甥女之所以覺得這故事很感動,是因為她能體會主角在學校生活的種種,還有那種有點青澀模糊的愛情與友情的感覺吧。我們成人離那種感覺有點遠了,所以看這本書時反而只容易看到黑暗的部分。而小孩子看到的比較不是成人世界的黑暗部分,而是兩個孩子之間的種種單純原始的情愫。」

我從來不是吸血鬼迷,對於近一年興起的吸血鬼熱潮也沒特別的興趣。

所以我不知道該如何從吸血鬼小說的角度來談這本書,不過這位讀者冥王星男爵倒有挺趣味的詮釋。還有作家洪凌從酷兒(同性戀)的角度來剖析。見到他們精采的書評,我突然覺得自己對這本書的了解過於淺薄。

但,即使淺薄,即使我的感動只像我十歲的外甥女的深度,那種感動仍滿溢到開工交稿迄今半年多,依舊會讓我突然莫名跌進故事的情節或氛圍裡。

就連上月自己一人旅行在荷蘭,火車駛經郊區一棟棟集合式建築,我想到的是,主角奧斯卡應該就住在像這樣的房子裡。見到樹林,我想像裡面有個小男孩奧斯卡以樹當人發洩憤恨。行經超市,想到薇吉妮雅就是在這樣的地方工作嗎……

因為入戲太深,所以寫不出什麼好的譯後感,先就雜事扯扯,或許改天跳脫了些,再來寫寫我那非吸血鬼角度、非酷兒角度的淺薄書評。

4 Responses to “在翻譯期間,我就有好多話想說。”

  1. #1 光頭容 says:

  2. #2 Mai says:

    呵~你要抱譯者嗎?

  3. #3 says:

    這本書引起我的好奇了…
    看到譯者跟讀者的大力推薦,
    真的讓人心癢癢滴…
    這星期回台北的採購書單馬上就把它加上去!!!

  4. #4 Mai says:

    (給你一個大姆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