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黑咖啡

這是一本極端冷冽寡情的犯罪小說,雖然是作者的長篇處女作,然而曾擔任犯罪影集的劇本經驗,讓全篇在緊張刺激的情節之餘,還充斥著令人無法承受的殘忍。顧名思義,本書即以一位以「收集孩子」為樂、並從虐殺孩童的過程中,滿足控制欲、獲致滿足感的變態兇手為主角,帶領讀者進入血腥殘暴的人性荒野,既為人格早已破碎的兇手屢次逃過追捕,還能不斷隨機奪走無邪兒童寶貴生命,而恨得牙癢癢的,同時更為那些失去摯愛的親人而心碎。

由於作者採取的是類似罪犯側寫的手法,試圖透過鉅細靡遺的細節描述,迫使讀者直視虐童者的內心世界,所以我們在一開始沒多久,就知道犯下橫跨德國、義大利兩國,並危害人間長達將近廿年,犯下六件殺童案的兇手就是艾弗雷。看著他視人命法律於無物,不停變換身份,甚至將孩子當作是個人禁臠,以戲弄警方為成就,甚至還和受害者家長成為好友,簡直一整個滿腹火起。

他就和所有變態殺人兇手一樣,享受犯罪所帶來的愉悅感,不快樂的童年生活,讓他在人生的路上,注定了坎坷難行、終究被黑暗吞噬的命運。然而,再怎樣悲苦的際遇,都無法讓人原諒他的罪行。為了不想處處受制於人,所以卑鄙的對最脆弱的男童下手,他的靈魂仿若是從地獄裡的惡鬼,寄居在人的軀殼中。

就和他所改造的廢墟一樣,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外表是溫和勤快的隱士,實際上卻是殺人不眨眼的狂魔。在他所構織的層層謊言下,沒有人知道在包裹在內的,會是多麼令人髮指的罪惡,就算是艾弗雷自己,也漸漸了失去了本性,因為他從來不肯正視自己的無能為力,只能在欺騙和虐童中,找到自以為是的自己。

同時,作者弱化了「警探」這個犯罪小說必備出場人物的角色,無論是女同志瑪萊珂或是硬漢卡斯騰,他們幾乎都對艾弗雷無能為力,束手無策,反而安排大量受害者家屬和艾弗雷的正面對決,顯示作者對警察的偵辦技巧與能力,有著或多或少的不信任和不滿,更反映了大多數兒童傷害事件的難以防範,兇手似乎無處不在,塑造了一個危機四伏的險境。

本書每一個細節都是邁向往後章節的關鍵,隨著書頁翻動,逐漸看清整幅犯罪拼圖的全貌,一方面佩服作者巧妙的佈局,將一個原可平鋪直述的虐童事件,捨棄大量鮮血的好萊塢式暴力劇情,專注在藉由現實事件的堆疊,使讀者產生感同身受的不寒而慄,另一方面則更驚懾於人性的醜惡,以及命運的捉弄。

如果你喜愛小孩,或許一開始會不忍心繼續閱讀,但是直到讀完全書,才能對作者的用心有所體悟。沒有人願意放任孩子暴露在危險的威脅之下,不過假如不能夠提高警覺,及早培養孩子的應變能力,同時強化社區的互助體系,隨時注意週遭環境的死角,類似艾弗雷的罪犯依然會像社會裡的寄生蟲一樣,在陰暗的角落裡慢慢滋長,然後趁你我不備時,瞬間奪走我們所珍視的一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