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昨夜三弦

 

        知道楊標這個人的時候,是在很久以前。有一個朋友聽說我偶爾會愛好一點寫字,也只知道我只不過一個門外漢而已。便說,如果你特別喜歡文字,不妨去找他請教請教。

 

        但是我並不認得他,我這個人本性是非常內向的,莫說去找一個陌生的人交流,便是找一個熟悉的人交流什麼文字,於我都是一件挺羞於開口的事。然而我于文學上也沒有大理想,故而不認得也沒覺得什麼損失。

 

        有緣是一定會認得的。朋友對我說到他的時候,應該是在2001年。六年以後的2007年前,卻因為另一個朋友的指引,不是作家的自己,卻去到湖南作家網舉辦的一個文學論壇中,楊作家去哪裡原本也是極少,偶爾的去了一次說是為自己主編的雜誌徵稿,被我發現。好奇心一時興起,我留了一個言過去,說向他投稿。

 

        他並沒有用我投的稿,卻好奇的看了我的另外一些文字。也許覺得我的文字還不是十分不堪,便留了一言,互加了QQ

 

        QQ上,我裝作遠方的人調戲了他一大半天。最後方告訴他,我就住在他的隔壁。讓他吃驚不小;這是事實,小城本來就小,他的單位與我的單位僅僅是一牆之隔,不過,也是真的很難遇見。

 

        於是,就此熟悉。

 

        沒想到他人很好。雖說自己小有成就,卻是十分和氣,沒有一點架子,我是很怕與人談論文學,生怕自己一不小心便成了別人的笑柄,他倒也是沒有如何談文學,即使談論文學的時候,也談得別有技巧,一點都不會打擊我這個葉公好龍者的面子,很是感謝他。再後來,便終於讀到他的很多小說,其中有一篇叫《佈滿白色黴斑的苕片》,讓我感觸深深,簡直有點歎為觀止。不長篇幅,卻說了一個讓人把思想、意緒、情感都完全沉入進去的故事。佩服他用詞的簡練優美,深刻獨到,思想的別有洞天。

 

        再後來,便聽說他構思長篇小說,他自嘲的說自己編的是鬼故事。

 

        後來才知道現在網上正時興一門新的類型文學,便是懸疑,驚悚靈異奇幻小說。

 

        說實話,聽說編鬼故事的時候,我是不大感冒的。我以為,所謂的鬼故事,只不過是瞎扯談而已,怎麼可以與講求宏大敍事的所謂純文學相提並論呢?

 

        然而在網上一貼出來的時候,看了他的第一章,我便被他的文字深深折服,看起來是如此樸素卻又靈動的文字,緩緩的向我們揭示了那個大山深處的透著鬼魅又驚悚的一幕:黑黑的夜色,紅紅的火苗,狂歡的人群,身著一身紅的女郎,白色至灰至暗的布條,雞皮瘦骨的乾瘦老者……它瞬間把我們帶到了一個迷亂的蠻荒時代。

 

        故事似乎從此展開,懸念似乎從此開始,而他,卻又不慌不忙的,從另一個寨子,引出了更多的懸念:白茫茫的大霧之下,一聲又一聲沉悶的鐵炮聲,預告著一個又一個人的離去,他們的年齡相仿佛,他們的出生地都相同,都指向著同一個地方:靈鴉寨!

 

        這些以各種各樣非正常死亡的人死因是什麼?他為什麼又引起了和藹可親的商會會長的歎息?商會會長是為自己的族人考慮還是為了自己考慮?他為什麼會離奇失蹤?

 

        懸念懸而未決的時候,另一些線索卻同時展開,不知道自己親身父母是誰的趕屍人,人與鬼之間的親情交流與生死怨恨,那些隱藏在湘西這片神奇土地上的神祕傳說,遠在烘江的教書先生的疑問與恐慌,下一代的被父母堅決拒絕的純真情愛,流淌在這一土地上的商賈繁華,那個時代的時代特徵與靈異傳說,諸多的疑團一一湧現,讓你懸念叢生,有無數種的猜測,卻又慢慢的被一一否定,讓你隨著故事中人物的行走,為他擔心,為他害怕,卻又為它求證,為它祈禱,又及力的想知道後果……

 

        楊作家的文筆一貫的簡潔,清通而優美,單看每一節的文字,可以算得是優美的散文,卻又在每一節的結尾,在最關鍵的地方,給你留下深深的懸念,讓你有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的功效。所以在網上剛貼出不久,便受到各大網站的重磅推出與重點推薦與讀者的大力追捧,我也一樣,一段時間,上網的目的就是為了看他的下回分解。可是很快就有出版社與他洽談出版事宜,他的更新速度便越來越慢,後來幾乎是停止更新,雖然我與其他讀者一樣,極想把故事結果一下子搞個水落石出,卻也體諒他的難處,為他這麼快便在汗牛充棟的網上文章裡脫潁而出,得到出版社賞識暗暗高興,自己也悄悄的得意自己的眼光,自己覺得身邊作家的文章不錯,果真就是不錯,哈……

 

        當知道他的小說出版時,第一時間在當當網上就定購了一本想一睹為快。可是我的書因為大雪封路直到現在還遲遲沒來,他知道我很想讀此書時,便從編輯給他的樣書中下蠻的給我留了一本出來,滿足我的好奇之心,使我得以在有雪的日子,在安靜的炭火爐邊,靜靜的看完這一片大山深處的神祕故事,從而也更加驚異於他的策劃故事的能力,怎麼可能是這樣一種大家都嘗試著猜測了許久都沒有猜測到的結局。

 

        本書是一本懸疑驚悚的書,懸念叢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讓人有不追著看完便似乎把心懸在半空落不下去有感覺。然而掩卷思之,卻又不僅僅只是一個懸疑驚悚的故事。書頁裡潛藏了他對位於湘西大山深處這個民族的熱愛,通過大膽的想像,奇妙的構思,有深厚的文化功底的文筆,把神祕的傳說與神奇的山水,人性的美好與醜惡,高尚與卑微,堅強與脆弱,人鬼之間情感的互通及互殘,以步步設疑,驚心動魄的方式,一一呈現在讀者眼前。蠻荒的陋習讓人壓抑,卑劣的行徑讓人氣憤,殘忍的手段讓人恐怖,脆弱的逃離讓人悲哀,而人性中的至真至純又讓人感動。

 

        那些情節與故事久久的在腦海裡徘徊不去。從文字的表像上看來,作者似乎書寫的只是一本恐怖驚悚懸疑故事,而讀過之後,又覺得得他所寫的不僅僅是恐怖驚悚懸疑故事。從某一方面,他似乎描繪了從古至今的一種集體無意識狀態對人生命與尊嚴的摧殘,權力欲望對人生命與尊嚴的漠然。而在一種集體無意識的社會狀態裡,要想回歸這種生命與尊嚴的任務卻是任重而道遠。舒小節是一個受過新時代教育的青年,卻在這兩種觀念更新與衝撞之中被附上了魔鬼的精神,成為殘害光明與美好的一個化身。也許只有許許多多個如趕屍人吳侗一樣,充滿了人性關懷與世間大愛的新一代青年的身上,尊敬生命與重尋生命的尊嚴,人類才會有和諧發展的希望。

3 Responses to “讀者說◎恐怖情結中的人性關懷《趕屍傳奇》”

  1. #1 我有不同的意見 says:

    說實話讀此書是因其標題及封面的吸引,畢竟趕屍這件事可不是台灣看的見的。加上它的封面註明要揭開湘西趕屍的秘密,我的好奇心更是被激起。
    作者楊標的說故事功力其實並不差,他一開始就使用「暗示」的手法給讀者一些線索去猜測二十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慘劇,因此讀者會一直往下翻來求證自己猜測是否正確。這樣的手法大概愛看推理小說的人都不陌生。故事本身也很精采好看。然而,隨著故事的發展,作者所揭露的所謂真相卻是漏洞百出、前後矛盾。舉幾個例子來說,
    1. 舒小節在湖邊遇見的鬼魂明明是母子兩人,照理說真相該是母子雙亡,但結果怎會趕屍匠就是那名嬰孩呢?
    2. 田老師親眼見到自己的愛人遭全村所有二十歲以上男人輪暴,勢單力薄無法英雄救美可以理解,但是事後怎會不聞不問,任憑自己的愛人流落荒野、獨自生子、投湖自盡?難道這是湘西人的一貫作風嗎?違反人情常理吧。
    3. 舒要根既然志在當寨老,執行為無數女子開處的職責,顯見他是極好女色之人,這樣的人怎會連自己老婆都不想碰,二十年來不近女色?作者對角色性格的設定和劇情矛盾。

    其他劇情交代不清的地方還有很多。若非如此,此書該是很有可看性的。若有再版的打算,我覺得請作者再重讀自己的作品將不合理處做修正或交代清楚才不枉讀者掏腰包花時間在其大作上吧。

  2. #2 我有不同的意見 says:

    還有,我覺得它的結局還蠻容易猜的,我讀到吳桐是被撿來的棄嬰時就猜到了。
    昨夜三弦寫道「怎麼可能是這樣一種大家都嘗試著猜測了許久都沒有猜測到的結局。」我想會不會太誇大其詞了。

  3. #3 Mai says:

    你所提的例子,老實說,我不覺得那是漏洞,也不覺得有不合理的地方。

    每個人看小說的角度都不同,不能說你天性聰穎,別人就是誇大其詞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