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編輯內幕 Category

newyear

親愛的小異讀者:

我們都知道2012的末日預言。面對這樣一個特殊的日子,小異是絕對不會讓它就這麼默默的度過的。

為此,我們準備了各式各樣的大餐,來滿足各位渴望黑暗的味蕾。

首推世界恐怖小說大師獎2011年得主、暢銷小說《鄰家女孩》作者傑克.凱堔(Jack Ketchum)

驚世駭俗的第一本小說(未刪節版)《淡季》(OFF SEASON)。

敬請期待。

陸續的餐點也一定會讓大家滿意的,請繼續支持小異。

e785a7e78987

(編輯為了書,已將靈魂獻給了惡魔。)

 

以下這份徵人啟事是無限期的,任何時候都歡迎有意者與我聯絡,縱使不合適或目前不需要時,我也會一一回覆。曾經與我聯絡過的朋友,如果仍有興趣,歡迎再來轟炸我的信箱,我的目標是建立一個完整的編輯幫手資料庫,太舊的資訊或許已被淘汰,因此請不要害羞,直接與我聯絡吧!(需附履歷等資料)

 

補充:書種包括大塊文化,以及小異的出版品。

 

聯絡信箱:trans@locuspublishing.com

 

1.      外包編輯

    有翻譯書編輯經驗(英文居多,但不限英文)

    (必要時)能夠逐字對稿、修稿

    每份稿件依困難度論稿酬

 

2.      審書者

    能夠快速閱讀一本外文書(英文居多,但不限英文)

    完成詳細的閱讀報告

    (必要時)搜尋國外評論等訊息

    無需相關經驗,只要是重讀閱讀者

 

3.      譯者

    英文居多,但不限英文

    有經驗的為優先考量

    無經驗者仍可與我聯絡,但建議在履歷及自傳上盡量發揮出個人專長所在

    請注明喜歡翻譯的類型,以及排斥翻譯的類型

小異SM恐怖小說系列推出一整年了呢!

 

我不禁歪頭,真的只有一年嗎?因為從策劃、選書、製作等許多過程,對我來說,是一連串的嘗試、不斷再嘗試,戰鬥、一道道難關,挫折、突如其來的意外,當然,也有許多的快樂與滿足。回顧這一年來五味雜陳、刻苦銘心的回憶,感覺上真的不只短短的一年。

 

在推出SM系列之前,先以小異部落格做先鋒,打出口號:「瘋狂。迷戀。直到致命毀滅」,測試看看讀者對於以嚇人為宗旨的書籍系列,會有怎麼樣的反應。那時SM系列尚未出書,所以寫了好幾篇電影的推薦文,像是改編自美國恐怖漫畫的《惡夜30》(用高腳杯喝血的娘娘腔吸血鬼已經不流行了)、中文片名很特殊的《黯陰羊》(恐怖片,羊咩咩也要來插一角)、末日恐怖片《我是傳奇》(之所以成為了LEGEND…)、溫馨的殭屍片《FIDO》(殭屍也可以當上家庭溫馨片的主角?)、帥哥強尼‧戴普演的《瘋狂理髮師》(瘋狂理髮師:倫敦首席惡魔剃刀手)、頗有氣質的鬼片《靈異孤兒院》(古老的孤兒院注定有許多靈異故事)、個人非常愛的法國殺人片《À l’intérieur》(好痛的一部片:À l’intérieur(Inside))、主題很特殊的《陰牙人》(讓男人縮起來的恐怖片─Teeth)等等。另外還推出不負責任的心理測驗,玩了許多跟恐怖有關的遊戲:測試你對恐怖的敏感度你是不是個會將內心邪惡的想法付諸行動的人?測試:你的恐怖體質指數!測試:你是否擁有吸引命案發生的異常體質?測試:你是否可以控制自己內心深處的瘋狂?。亂七八糟、毫無專業背景的自創解答,竟然也沒人來跟我抗議,可見大家都沒把我說的話當一回事。

 

在這期間,也忍不住吐露了一些SM製作過程的幕後密辛,那時隱約可以看出我愛賣關子又愛爆料的惡習(欲知詳情,請加入噗浪):小異要出小說了!施虐與受虐之把戲正大光明的嗜恐怖歡迎來到小異的SM俱樂部!沒完沒了的倒數器你是說:一次要給兩本?沒錯!。終於在20088月推出了《禁入廢墟》及《趕屍傳奇》,當時不但隨書送巫毒娃娃,還玩了不少遊戲,也開始了我跟試讀網友們愛恨糾葛的關係(爆)。之後出版了《他人事》、《收集孩子的人》、《惡搞研習營》、《魔女之子》、《血色童話》、《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小花招也玩了不少,不曉得讀者們有沒有印象,像是《惡搞研習營》的兩段式的試讀活動、《血色童話》的櫥窗設計,等等。

 

我想大家記憶最深刻的應該就是SM系列的封面吧。我們來回顧一下:

 

    

   

   

   

 

禁入廢墟》(設計者:聶永真

趕屍傳奇》(繪圖:滿腦袋,設計者:張士勇)

他人事》(繪圖:Trevor Brown,設計者:井十二)

收集孩子的人》(設計者:聶永真

惡搞研習營》(設計者:聶永真

魔女之子》(設計者:Bianco

血色童話》(攝影者:Malou Bergman,設計者:蔡南昇)

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設計者:蔡南昇)

 

回顧這些,我想我要講的是,如果沒有所有人的努力、幫忙、鞭策,甚至給予殘酷但中肯的意見的話,是不會有如此壯觀的成績的。感謝大家,雖然很想給每個人一個大大的擁抱,但既然是小異,我們就不要來這彆扭的一套了。

 

以下是讀者的鼓勵,感謝大家!(想要對SM系列說聲Happy Birthday的人,請在下面留言喔~

(more…)

如同前一篇文章所述,看到瑞典當地的櫥窗布置,讓人羨慕不已,因此我們也不禁想嘗試看看。由於製作團隊本身過於忙碌,只好由我這個只會在旁邊出爛主意的編輯,來貼一下製作過程的照片。

《血色童話》是有關吸血鬼的故事,自然與血脫不了關係,但以「血」這種液體來布置,可不容易,還必須呈現北歐極簡冷感的風格,更考驗了製作團隊的腦細胞。於是,將血適當的「收納」成了首要的條件,雖然很可惜無法做出如波拉克潑灑畫般的壯觀。既然要收得乾淨,當然就是利用「血袋」。

blood-1

我知道直接用人血比較有誠意吧!這個我們當然想過囉,而且還半誘騙半威脅的招募了幾名義工,但是考慮到之後的營養餐,可能超出製作預算,只好作罷,改以液狀血漿(stage blood)代替,色澤與鮮血十分相近,還帶有一點薄荷味(本人有嘗過,並不難吃)。

blood-2

但液狀血漿過於濃稠,於是加水稀釋,減少裝袋的時間。成品看起來還頗像那麼一回事。

blood-3 blood-4 blood-5

為了搭配血袋,將書包上繃帶,並滴上幾滴血,加重整體的融合感。(在這階段,我曾經想過要加上幾滴人血,混入其中,並唸上幾句促銷的咒語。不過當然,沒人理我。)

哇啦!

blood

其實製作的過程並不困難(因為我只是在旁邊看,哈哈),真正困難的是,找地方擺!如何說服書店做此異類的布置可不簡單,因為有太多元素要考慮了,像是會有人投訴說受到驚嚇,或是容易被勾到拉扯,等等。當初在建立小異的SM系列時,「把恐怖做大」是我對這系列的期許,讓大家知道「恐怖」也是一種美學,是極富娛樂性的文化,而非是種道德淪喪。但畢竟以目前的市場來看,還是有太多的限制,還是得不斷的妥協。無法單純的以「恐怖」來做行銷,是我覺得相當遺憾的一件事。

無論如何,小異還是會努力朝這目標前進,也希望讀者繼續給我們鼓勵,讓我們有足夠的銀兩來把「恐怖做大」。

書店照片:

e8a180e889b2e7aba5e8a9b1-e4bd95e59889e4bb81e58c97e68a952

e8a180e889b2e7aba5e8a9b1-e4bd95e59889e4bb81e6b091e6ac8a3

我差點錯過這本書了。

每次想到這裡,彷彿就要嚇出一身冷汗。

 

我是個很任性的編輯,只挑選自己有興趣的書,這樣在編輯的過程中,我可以一古腦的,把熱情全灌在書本上,這種感覺――很棒。但事情總是很多,每個月的書訊總是排山倒海而來,彷彿只能像個靈能者一樣,把手放在書上感應,若有一陣冷感襲來,那就對了!但我畢竟不是個靈能者,所以這種把戲只能偶一為之,不然就像這本書的情況一樣,「差點」可能成為「永遠」。

 

那天我收到封書訊,作者名字讓我幾乎無法發音,但卻十分熟悉,「我一定在哪看過他。」怎麼想也想不出來後,我開始看信的內容,那是一本描述2002年瑞典斯德哥爾摩經歷了有始以來最炎熱的夏天,熱氣不但令人難耐,奇怪的事情也陸續發生,所有的電器一但打開就永遠關不了,空氣中彷彿瀰漫著陣陣電流,每個人都開始持續頭痛,整個城市混亂了起來。然後事情發生了。一名退休的記者接到一通來自醫院的電話,告訴他停屍間裡的死人活了起來,使他不禁思考剛埋葬在地底的子,是否也能從墳墓裡活起來?一名剛死了丈夫的婦女,喪禮將於兩天後舉辦之時,一天夜裡,有人來敲門了。一個喜劇演員的妻子出了一場車禍死亡,當他趕去醫院見妻子最後一面時,破碎不堪的屍體卻從床上坐了起來,雖然心跳不動、毫無脈搏,她仍然到處行走。

 

哇塞!二話不說,趕快去信要求看全書稿。過沒多久,收到了回信,信中瑞典的代理商強力推薦作者的第一本書,強調這是本令人難以忘懷的小說。這時我才想起來為何對作者的名字如此熟悉,原來就是那第一本小說,《血色童話》。我曾在某個網站上看到這本書的介紹,當時的簡介只有二、三句,說明一個遭受霸凌的男孩與吸血鬼女孩的戀愛故事。恩,羅曼史不是我的菜,我必須承認,於是我任性的手指一敲,把那張網頁點掉。沒想到它注定與我有難分難捨的糾葛。因為看上了作者的新歡,連帶舊愛也跟著跑來。而既然它進了我的門,我就把它帶回家了。所以一個星期五的夜晚,我捧著它,過了一個孤寂、難過,內心卻又充滿激動情緒的長夜。那整個周末,我都陷在它的魔咒裡,反覆在網路搜尋更多它的消息。看到它被拍成了電影,看了預告片,我的心臟已經膨脹到一個臨界點。我真感謝它跟我的磁場如此接近,以至於它終舊回到了我身邊。

 

現在重新回想當時的情況,我那已不算是年輕的心,卻有著初戀般的感覺,苦澀的甜蜜,濃濃的化不開。說我愛上了它,不如說它讓我著迷。但不要誤會,它真的不是一本羅曼史小說;如果你期待看一本刻劃著深刻情感的吸血鬼小說的話,選這本就對了!

 

另一個陷入《血色童話》魔咒的人,就是譯者郭寶蓮了,她提供一則翻譯時發生的小故事:

 

「在翻譯這本書時,我十歲的姪女剛好來我家,看到我電腦上的譯稿,自己就捲動螢幕看了起來,然後央求我把整個故事說給她聽。她還說這本書出了一定要送一本給她看。我說,吸血鬼,很恐怖耶,妳敢看嗎。她竟然說,不會,我覺得這故事很感人,我很想看。

 

「我想,我十歲的姪女之所以覺得這故事很感動,是因為她能體會主角在學校生活的種種,還有那種有點青澀模糊的愛情與友情的感覺吧。我們成人離那種感覺有點遠了,所以看這本書時反而只容易看到黑暗的部分。而小孩子看到的比較不是成人世界的黑暗部分,而是兩個孩子之間的種種單純原始的情愫。」

 

SM系列新書《血色童話》五月底正式上市!

「小異」是個很特別的出版社,只要與「未知領域」相關的主題皆涉獵,因此出版小說,也出版非小說。恐怖小說的讀者年齡群較低,但非小說的知識類讀者年齡偏高,所以可以說「小異」是個胃口很好的出版社(大小通吃)。再加上「小異」有兩種人格:黑小異及白小異,身為編輯的我,一手拿著斧頭劈出斑斑血跡、殘忍的畫面,另一手捧著毛毯、溫柔撫慰疲憊受傷的人心。

我並非每種角色都能扮得恰到好處,相反的在表演的過程中,常絆倒、滾倒、跌個狗吃屎。有時用黑小異的腦去思考白小異的文字,搞得一本溫馨動人的故事,成了連續殺人的命案現場,處處可見利銳刀痕。或者,用寫惡搞恐怖的手,去撰寫以科學研究不知思議之事的審書心得,成了一篇絲毫無法使人信服的文章,字字充滿非科學的爆笑口吻。

在這些角色轉換的過程中,常常讓我陷入精神分裂的狀態,但有時又呈現極高的平衡感。當我為一本既恐怖又殘酷的小說膽顫心驚時,可以拿出另一本幽默溫馨的人生小品來朗誦;當我滿腦子充斥著血腥淋漓的殘暴動作畫面時,另一本教我靜下心來習得修身養性的智慧人生。

所以,我何嘗不是幸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