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真的,好恐怖 Category

for-fun

 

這本《真的,好恐怖》氣氛營造得非常有味道,讀著讀著好像身置於深夜的小房間裡,僅有搖曳的燭火提供微弱的照明,真的是令我手不釋卷。──藍色雷斯里的陰暗地下室

 

岩井志麻子在每篇小說中,先用大半篇幅鋪陳這些角色的悲慘遭遇,接著在利用短篇小說的特點,在最後的部分留下令人意想不到的結尾,讓哀傷、感人的氛圍襯托出恐懼的強度,使讀者瞬間感到不寒而慄的深層恐怖。──開到荼蘼花事了

 

我閱讀完後時常不經懷疑是否在背後隨時有個不知名的神祕事物在窺伺著我們的日常?或者在經過某些陰暗處時,容易心生被抓走的恐懼遐想,從這種後勁看來,我肯定作者對描寫未知事物的功力。──暨南大學推理同好會

 

《真的,好恐怖》小說整體所帶出來的,是一種投射的驚悚,從書名開始便把讀者帶入一種預設的氛圍裡頭,隨著說故事技巧,層層滲透入讀者心理層面,利用感官震撼彷若臨場實境動搖模糊了讀者與角色的界線。──山河的年歲

 

用「真的好恐怖」這樣的話語當書名,真的是勇氣十足。敢說「真的好恐怖」,那作品千萬要讓人覺得「好恐怖喔~~!」才行。而岩井女士果然沒讓人失望,四篇短篇小說各自散發出不同氣息的恐怖氛圍,尤其在深夜時分閱讀,效果更是十足。──合嫺嫺.閒閒愛看書

 

沒有殺人如麻、橫屍遍野的血腥場面,也沒有令人血脈賁張、心跳加速的虐殺情節,相反的,《真的,好恐怖》自始至終洋溢著搖籃曲般的寧靜與平和,溫柔地訴說著在那荒僻偏遠、窮山惡水的日本岡山地區,人們如何以歧視、猜忌、背叛、妒恨、排擠、冷漠餵養彼此內心的怪獸,直至某個月光漶漫的夜晚,終於犯下令人毛骨悚然、冷汗直冒的惡行,卻也只能噤聲不語,默然以對。──有喵真好

 

這本書薄歸薄,但後座力卻很強,看完之後你將會發現,其實有些時候只是人在嚇人,鬼怪反而沒有想像中的那麼恐怖。而輿論的力量更是不容忽略,人心一旦扭曲之後,終將帶來更可怕的後果。──兩男一女不孤單

(more…)

 

文◎開到荼蘼花事了

 

《真的,好恐怖》,一個直白的書名,毫不留給讀者任何想像空間,開門見山點出這就是一部恐怖小說,期望讀者在閱讀完後會發自內心說出:「真的,好恐怖!」書中共收錄四篇短篇小說,分別是同名作品〈真的,好恐怖〉、〈告密箱〉、〈海礁〉和〈那件事〉,岩井志麻子將故事舞台拉回明治、大正時代,並融合鄉野傳說,創造出一則則帶著古典氛圍、晦暗且霉味四溢的恐怖怪談。

 

弱者的恐怖

 

身為一位恐怖小說和恐怖片迷,長久以來我總有個疑問:「為什麼鬼多數是女性或小孩?」特別是東的恐怖片更是如此。或許散亂的長髮搭配白色長連身裙較為駭人,也符合多數人對鬼的既定印象,然而倘若深究其故事背景,從女鬼之所以為鬼的因素來看,相信能得到其他耐人尋味的答案。《真的,好恐怖》的四篇短篇中,故事內容取材各異,當中也沒有出現明確的女鬼形象,卻都是以女性或小孩作為敘事主體,藉以呈現出恐怖的效果。只是,在感到不寒而慄的同時,對於這些人物的遭遇,我還是不禁流露出憐憫之情。

 

(more…)

真的,好恐怖

 

文◎江欣悅 山河的年歲

 

由四個獨立的故事組成,以岡山地的民間傳說鋪局,《真的,好恐怖》傳遞出來的驚怖指數並非故事題材本身,乃在於岩井志麻子的敘事能力。先來談談作者的敘事技巧 (narrative method),這四篇小說彷若將讀者置入聽眾的角色,而說故事者卻從作者跳脫開,以故事裡的主角為說書者角色,這樣的技巧鋪陳是極為聰明的,一來讀者在感知不到作者存在的狀況下將自身放置在情節之中,彷彿是聽眾,也有極大的可能如實境般地將身為讀者的身分置空幻化為故事中角色,真切地感受到妓女的面容、早紀的美艷、阿富因妒而生的陰毒、鐵鏽的味道、月之輪的禁忌與利吉真實可怖的面目。

 

(more…)

恭喜以下三十名部落客:

 

小云的隨便亂記   

兩男一女不孤單   

黑色的遺跡   

有喵真好      

呱呱。白袍蛙       

山河的年歲   

美菇毒   

快雪 小說與推理閱讀 

皓雪的隨筆亂想   

月迷津渡       

牧風生活亂報       

LUNA的一字一句       

piggy的窩      

文月       

開到荼蘼花事了   

合嫺嫺.閒閒愛看書   

蠍子的私人空間   

藍色雷斯里的陰暗地下室   

暨南國際大學推理同好會   

廢墟之城影音藏書閱覽間   

旭日之丘       

美好世界       

試者生存       

StartOver.回到原點    

購家。構HomeGoHome   

嘎眯不搗蛋   

阿JANE的抒寫部落格   

再見王子/滿口永遠的孩子慢慢懂事  

Honey Eva 荒謬彩虹   

coccus的推理空間

文╱銀色快手

我曾做過這樣的夢。

 

一開始是聲音,從天花板傳來清脆的滴水聲,接著女人的尖叫聲穿刺耳膜。我努力睜開眼,卻發現有個雙眼失明的老婆婆從黑暗中隱現,她坐在搖椅上,用暗啞的嗓音說著我聽不懂的方言,似乎吩咐我把地上那堆黃紙燒化,於是我隨手撿起一紅瓦盆,火柴擦亮了幽暗空間,黃紙瞬間燒成灰燼,悼祭著無法安息的魂魄。

 

老婆婆起身向前一把抓住我的手,感覺有電流通過身體,彷彿自己附在另一個人的身上,脖子被緊緊勒住,快要不能呼吸了,對方還不停地把我的頭按入水中──冒著蒸氣的熱水,才驚覺自己躺在浴缸裡,我想喊救命,但是叫不出聲音來,像凶殺案的現場那樣,紊亂的血漬染紅了畫面,意識到自己就是一開始那位尖叫的女子,而我正經歷著她被男人虐殺的過程,記憶如同影像倒帶,從相識、爭吵到遇害,甚至記得男人的臉,這時老婆婆放開手,夢境如泡沫消逝,我不停狂哭直至醒來,背脊冷汗直流,連腳底板都是冰的。

 

我清楚記得夢中女子的悲慘境遇,彷彿她身上每一吋傷痛都伸手可觸,即便清醒,積壓在胸口難以言宣的窒悶感幾乎籠罩了一整天,回想起來,不愉快的烏雲好像又會飄過來似的……

 

真的,好恐怖!

 

岩井志麻子繪聲繪影的恐怖文字,無意間敲醒了我記憶深處沈睡已久的真實恐懼。她在這本書裡面特意使用家鄉的方言,也就是岡山腔日語,述說著「好像真有這麼回事」的鄉野傳奇,即使讀起來感覺很毛,又會忍不住繼續翻下一頁,這就是故事迷人的所在。

 

時間不知不覺倒退一百年,來到西方文明開化,幕府政治逐漸瓦解的明治、大正時代,科學技術突飛猛進,正急速近代化的同時,魑魅魍魎則在暗地猖獗,社會普遍瀰漫著不安的情緒,可說是怪事頻傳的黑暗時代。遠離城市的偏僻鄉間,仍存在著難以理解的迷信與禁忌,在農村地區發生小孩被人擄走,近親相姦,來不及絕育導致的墮胎,農作歉收引發的飢荒、掠奪,大規模流行的傳染病,加上階級制度的不平等,老百姓苦不堪言卻也習以為常。

 

看似一片榮景的明治時代,在妓院的房間裡,一個容貌醜怪的妓女向她的恩客,訴說著一生悲慘的際遇,如此娓娓道來的故事,彷彿真實發生過,岩井透過第一人稱或第三人稱的描述,栩栩如生地將故事中的登場人物帶出,就好像在讀者身邊喃喃私語,把讀者拉進事件現場,你不得不佩服那種親歷其境的恐怖,居然真的可以單憑文字的力量穿透紙面傳遞出來,創造出超立體的官能體驗。

 

唯有親身經歷的恐怖,才是真正的恐怖!因為是親身經歷的故事,肯定比透過他人的描述所感受到的更加深刻。他人不論是口述還是文字描述,甚至是電影畫面都能嚇人,但絕對比不上親身經歷來得恐怖。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