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 Category

《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像是八幅以橫飛血肉塗抹而成的人性抽象畫,縱使破壞了一般世界所遵從的道德常理,卻又有種貨真價實、屬於人性黑暗面中的異常瑰麗,令人在驚駭中不免慶幸,得以見到虐殺總算不再只是虐殺而已的面相了。─劉韋廷樂多專欄

 

這本《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簡直就像一小碟朝天椒,看似小巧可愛容易入口的模樣,嘗下去才知道又辣又嗆,但是又一邊止不住的邊喊著暫停猛灌冰水後,又馬上繼續觀看,看得時候直呼過癮,看完後意猶未盡……─夏天走過義大利

 

平山夢明的文字有股神奇的氈黏感,透過對故事鏡頭的描寫就好如觀賞一齣齣恐怖鏡頭的特寫播映,教人實在難以忘卻這股無可言喻的感受。─補夢人

 

一個令人感到恐怖的開頭最後竟可以往完全無法預期的奇怪的方向發展去,把各種平常時候根本不搭軋的詞兒連在一起,完完全全就形了一種不協調的怪誕莫名的風格,可說是無人能出其右了……太陽能發電的小辣椒

 

摸不著頭緒的被吸引,偶爾有點想吐,看完後又忍不住張嘴的驚嘆!!─流動瓶子的行腳紀錄

 

啪啪啪啪啪…………不絕於耳的鼓掌聲是我認為最適合這本書的讚美……因為讀完之後它還會持續不斷的影響大腦讓人想很多,恐怖喔!好恐怖!─鳳梨冰亂亂講

 

平山夢明這傢伙是怎樣?真想頗開他的腦袋看看,怎麼可以將如此詭譎怪誕的設定,寫得如此理所當然、栩栩如生……─啊~梅子嗑戲劇

 

平山夢明將電影鏡頭轉化為文字,在這篇短篇小說中,融合了上述各種你想像得到、想像不到的可怕極刑,令人讀來不得不數度放下書本,稍作喘息一番。─開到荼蘼花事了

 

市面上也有不少相類似的驚慄小說或恐怖小說,卻沒有平山大師那樣般熟練地玩弄人性的控訴,卻又充滿無奈的求饒心酸,彷彿有一支支細小的針尖猛然刺向心房,我們逃也逃不了……─黑海中的璀璨

 

這本過癮極了啊!─旭日之丘

 

在平山的每一個短篇裡,他總是不遺餘力的挖掘著人類所能擁有的最驚人的惡行,不斷證明著這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能力,真的,真的,讀過之後你才會知道原來自己也擁有這麼邪惡的根本。─苦悶中年男的情緒出口

 

平山夢明以各種不同的角色、奇幻的情境書寫出各式各樣令人噁心、不適的可能,令人難以想像的「邪惡」跟「恐怖」,這就是平山夢明在遊樂園親手打造的紙上地獄鬼屋,逛完一遍絕對讓人寒毛直豎,嚇得心中連打冷噤。─Forever Fish

 

(more…)

編輯恐怕是最愛買書的一群了,而且只要一想到翻譯書有期限,過幾年可能絕版買不到時,就算房間堆著多少尚未寵幸的書,也要趕快買,免得到時後悔不已。

 

自從《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出版後,很多朋友或朋友的朋友跟我說,他們看到成書後是多麼的驚喜,非買下去不可。可說《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是一本就算你不敢讀恐怖小說、也一定要買來收藏的書。

 

這本書可說是到目前為止,我做過最輕鬆的小說。原因如下:

 

1. 翻譯優(編輯為求好的譯稿是會到燒香拜佛的地步。)

2. 內容太有fu(因為太對我的胃,所以文案早早就完成。)

3. 與設計者合作愉快(修過一次就定案!)

4. 審查速度破記錄

(日文翻譯書需經過日方審查,常常有時間拖得很長的情況,可是這次在一星期內回覆,讓原本就給了充足時間的我,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

5. 推薦序文超加分!

(當初《他人事》出版後,有許多讀者來信詢問內容某些看似不合理的地方,他們試圖在平山夢明充滿異色的想像中找出邏輯。問題在哪呢?就是不應該以讀推理小說的方式,來讀平山夢明的著作。因此請既晴以同是推理及恐怖作家的身分,來談這兩者中間微妙的部分。)

 

除了內容之外,封面應該是最讓人驚訝的地方了。有別於日文版沉穩低調的作法,中文版採取爆發力強的作法,搭配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書名,試圖呈現出瘋狂的氛圍。

 

monologues-cover

 

日文版的封面使用的是義大利藝術家Edoardo Belinci 2002年的作品,雖然先有圖後有封面,但名為「Water meter」的這張圖,恰好讓人聯想到〈操作制約的肖像〉裡那名赤身露體,不斷拉著拉桿的墮術者。

 

universaltransversemercator     water_meter

(日文版封面)

 

2008年,英國的T.O Entertainment推出了改編自《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之〈蛋男〉的3D動畫。

 

進去官方網頁

欣賞部分3D動畫短片

 

egg-man-1

 

egg-man-2

(引自苦悶中年男的情緒出口)

 

才剛開始閱讀這本書就知道這下慘了,光憑著自己僅有的「恐怖、噁心、變態」這麼貧乏的詞彙,怎麼能對平山夢明那「恐怖、噁心、變態」的故事做出什麼精彩的描述,完全詞窮的情況下,真的很難對於這一本《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作到最基本的描述,可以想見這本書的過激之處。

 

距離上一次閱讀平山夢明的作品《他人事》接近一年,感覺是作者根本就是在迅速「進化」中,我猜想每一個夏日炎炎的午後,平山大叔是否關在自家的地下室裡,點著一盞昏黃的燈泡,傷痕累累的厚重木桌上擺滿了他試驗用的各種工具以及幾支泛黃的骸骨,頭頂上還參差不齊的吊掛著不斷滴著血水的不知道是哪種野獸的殘肢,旁邊的櫃子裡整整齊齊貼著標籤的是每一次實驗所錄下來的影片,讓他可以藉著影片思考下一次如何做的更好。若不是這樣,怎麼會有人有著這麼多令人吃驚又無法想像的創意來找出潛藏在每個人內心深處最黑暗恐怖的一面。

 

跟《他人事》一樣,《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也是由許多短篇構成,這一次共有八篇,類型十分的多樣化,像是我很喜歡的〈Ω的聖餐〉講的是黑道處理對手的黑暗故事,〈操作制約的肖像〉則是帶著科幻味道的小點心(對啦,沒見到什麼血肉的正常餐),書名〈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則是一本地圖集的喃喃自語,平山大師果然高明,現代、古代、現實、科幻、有生命、無生命在他筆下統統都能化為讓你心上癢癢的那隻小蟲,有時候噁心到很想把它丟到一邊,但是,最後還是忍不住會把它撿回來,喘口氣繼續往下看,沒錯,前面說了嘛,你的陰暗面劣根性變態狂的性格統統被喚醒了,急著想要一口接一口把書裡的血腥之氣吞進去啊。

 

類似《他人事》中的故事一樣,這本書描寫的許多還是人類心類潛藏的「壞」部份,原本規規矩矩、行事端正的人卻只因為一件小事而性格忽然轉變,做出無法想像的恐怖行為。比起一般恐怖小說更特別的是,如果仔細去閱讀這些故事,你會發現其實每個故事都像是會在其他小說中出現的故事一樣,不同的是,其他的書裡只是表面的述說著故事,黑道殺害敵人後不過是毀屍滅跡,但在平山的故事裡,如何毀的漂亮毀的精彩毀的讓人嘖嘖稱奇才是了不起的功力,在平山的每一個短篇裡,他總是不遺餘力的挖掘著人類所能擁有的最驚人的惡行,不斷證明著這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能力,真的,真的,讀過之後你才會知道原來自己也擁有這麼邪惡的根本。

 

不過,雖然《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又再次讓我們體驗到平山魅力,我相信在那昏黃燈下的地下工作室裡,平山夢明正在努力驗證著新的想像與手法,期望下一次能帶給讀者再度超越他自己的故事,人的潛能總是無限的,不是嗎?

e5ae9ae6a188-smll  monologues-coverbelt

去年,當我收到出版社寄來平山夢明《他人事》(二○○七)譯稿時,我不僅為這位日本近年崛起的恐怖小說怪才的作品,終於得以在台問世感到十分高興,私底下我更想像著,平山另一部更精采的得獎力作《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二○○六),未來也必有與讀者見面的一天。

在《他人事》的中譯本出版後,我曾經聽到不少關於這部作品的兩極化評價。有人認為讀過《他人事》寫出了人間最恐怖、最深沉的絕望感;也有人認為此作只會賣弄廉價、裸露的殘虐,實質上一無可取。

目前在台灣,即使是以大眾文學的範圍來看,恐怖小說還未達到與其他類型小說同樣被認可、被重視的地位。也許是長年來保守、限制的出版與創作風氣所影響,恐怖小說真正得到比較適切的待遇,應該是在媒體解禁、國外恐怖電影傑作大舉輸入之後的事情了。在此之前,除了幾位無法迴避的殿堂級大師,例如德格.愛倫.坡(Edgar Allan Poe)或史蒂芬.金(Stephen King)外,台灣對恐怖小說的瞭解其實非常有限。

在學習對象稀少、閉門造車的狀態下,台灣的恐怖小說創作,不僅作者的取材範圍、表現技巧較為單調貧乏;另一方面,外國譯作的引介非常遲緩、不足,令讀者易於墜入「缺乏好的恐怖小說」的主觀感受中。

正如同推理小說早已從傳統的解謎派延伸出冷硬派、警察小說、犯罪小說等各種支流,殺人詭計與猜測真兇已不再是推理小說裡唯一的書寫路線,對發展成熟、完備的現代恐怖小說而言,「如何引起讀者更恐怖、更戰慄的震撼感」,也並非恐怖小說一味追求的絕對目標,我們反而更常在現代的恐怖小說中看到,作家們不斷設法運用各種技巧來描寫、刻畫「人類在面對恐懼事物時的極端反應」,並進一步利用故事裡所營造出來的特異情緒,與讀者的現實生活、心理狀態產生聯繫。

於是,故事舞台是真實社會或架空世界、登場人物是幽靈或連續殺人魔,其實是根植於作家們的創作選擇,以及他們潛藏在字裡行間的創作企圖。至於讀者是否真的獲得恐怖的刺激感受,固然仍是作家的書寫重點,但更多的比重則應是取決於讀者過去的閱讀經驗與心理預期。

若以此種角度來觀察平山夢明的《他人事》,我們不難發現平山運用了簡潔明快、輕薄短小的文字描述,以及多樣化的故事設定,期使其戲劇效果在手機小說的平台上得到有力發揮;再加上讀者年齡層較為年輕,多採取漫畫或影像式表現也為一大特徵。

相對的,儘管都是屬於短篇集,這部《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的表現手法,則與《他人事》截然不同。雖然平山維持了一貫的多樣化取材設定,但因為其中絕大部分的作品都曾經收錄於以「恐怖怪奇」為主題的企劃型文庫本,不僅篇幅較長、布局鋪陳也較細膩,更充分地展露了他獨有的表現技巧。

更重要的是,對平山夢明而言,《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也是使他從一位接受出版企劃約稿的尋常作家,一躍成為日本當紅作家的關鍵里程碑。因此,在剖析平山此作的特色之前,先讓我們回顧當年此作集結出版的時刻。

當時的日本推理文壇,尚且瀰漫在「嫌疑犯X本格論戰」落幕不久、仍然餘波盪漾的意見分歧氣氛中。所謂的「嫌疑犯X本格論戰」,起因是東野圭吾的《嫌疑犯X的獻身》(二○○五)。它在發表之後,立即席捲了整個日本文壇,戰無不勝、攻無不克,除一舉囊括當年年度推理票選三大排行榜──寶島社「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原書房「年度十大本格推理」、文藝春秋「週刊文春年度十大推理」首位,其後更榮獲第一百三十四屆直木獎與第六屆本格推理大獎的肯定,光芒盡露,是當時推理小說的最大贏家。

然而,另一位專精本格推理創作的作家二階堂黎人,卻在其個人網站「黑犬黑貓館」中,提出「即使此作是有趣的小說,也是優秀的推理小說,但並非本格推理」的論點,甚至還認為東野「沒有將事實的真相寫在結局裡」。

很快地,從推理作家我孫子武丸、笠井潔、評論家巽昌章等人為導火線,日本推理文壇多位知名人士、推理小說研究團體紛紛加入(或是被捲入)這場「到底什麼是本格推理小說?」的定義論戰,從網路上延燒到雜誌去,久久未能平息。

就在本格推理的定義已經爭得面紅耳赤之際,二○○六年的「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跌破眾人眼鏡,平山夢明的恐怖小說《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居然大爆冷門,以些微票數領先佐佐木讓的警察小說《制服搜查》(二○○六)與道尾秀介的本格推理《影子》(二○○六),獲得當年年度冠軍。但,當年的其他兩個排行榜,別說名列前茅,甚至連這部作品的影子都沒看到。

無論從格式或訴求來看,這部作品都很難被視為經驗認知上的推理小說,遑論擊敗群雄奪下「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的首位。尤其與《嫌疑犯X的獻身》的「純愛動機」、「本格詭計」的訴求有著極為巨大的反差,恐怕連「到底什麼是推理小說?」都會被提出來重新檢討了。

平山夢明曾在寶島社的訪談中表示,他從未想過自己的恐怖小說會是票選冠軍,沒有解謎要素、也沒有抓兇手的故事,連自己都不覺得算是推理小說。

然而,其實一切能夠刺激讀者「求知好奇心」的故事,充滿「為何會有這樣的事?」、「接下來究竟會怎樣?」的元素,只要有令人不斷追讀的離奇布局,並且給予充滿說服力的結尾,從評論者的角度來看,即可歸類為廣義的推理小說。

因此,也許我們可以從這樣的角度出發,來品味本作中的各個短篇。

(more…)

我猜,讀過《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活動內容的人,在心裡都會OS說:幹嘛這麼不乾脆啊!出了一道這麼難回答的題目。有些對小異,以及小異品牌底下的SM恐怖小說系列,恐怕也不怎麼熟,畢竟這小傢伙才要滿一歲,目前才正要出版第八本小說,要人回答對這系列有什麼觀感,或許實在難了些。為什麼要這麼顧人怨呢?我只能回答一句:我爽!(被拖去後台毆~)(哀號中~)(慢慢爬回來、身體出現類似咒怨伽耶子的科科聲~ 

其實原因很簡單,(含著血繼續說~)就是因為SM系列才成立一年,才需要傾聽讀者們的聲音,給我們更多的意見及鼓勵。SM還有很多成長的空間,未來也充滿著期許與夢想,我們希望不論是初入恐怖的新手,或是在恐怖圈裡悠遊很久的老手,都可以找到自己所喜愛的書。

 

回到試讀活動!

這次的人選是抽籤決定的,沒這麼幸運的朋友,也不要難過,《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725日就會上市了,不需要等太久喔~

 

幸運的朋友如下:

 

Waiting,or Not Waiting    

把記憶封存,在文字與現實之間的平行世界。       

Forever Fish    

小云的隨便亂記   

piggy的窩      

苦悶中年男的情緒出口       

補夢人   

太陽能發電的小辣椒   

開到荼蘼花事了   

elish的蘇哈地

蒼白皮膚的美感   

啊~梅子嗑戲劇   

夏天走過義大利   

試者生存       

旭日之丘       

失語症候群   

蠍子的私人空間   

瘋狂人生的謬思!       

烏秋的部落格       

流動瓶子的行腳紀錄   

鳳梨冰亂亂講       

單人遊戲       

黑海中的璀璨       

kuomama’s blog       

愛上妍   

D 調部落格協奏曲      

不思議花園   

∞A。M★I★T。Y∞   

通行證   

奇想空間       

如果部落格不支援 javascript
請用以下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