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上帝沒什麼了不起 Category

god-bookstore

希鈞斯:當代最特出的峭拔尖音!(文◎南方朔)    

儘管這本精彩的書的作者克里斯多福.希鈞斯(Christopher Hitchens)早已享譽英美世界,大他一輩的主要知識分子如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愛德華.薩伊德(Edward W. Said)等也都不吝惜的推崇他是近代已難得再見到的才子型公共知識分子。但他的著作被譯成中文,這還是首次,也就是說,我們錯失這位當代主要的叛逆型知識分子領袖已太久了。

 

我是在一九九三年讀他的文章選集《為爭而爭》(For the Sake of Argument)起,開始接觸到他的著作。那是一本涵蓋了大約二十年主要國際事務、文化和重要人物的批判集。書中即指出,目前這個時代,太多的真實都已被包裹在優雅的修辭及模糊中,這已使得在批判中探究真實成了一種不能停止的志業。而他所踐履的,即是這樣的志業。他知識淵博、學術修養極高,加上勤力用功,因而總是能發人之所不能。我至今仍印象深刻的,乃是他有〈加爾各答的食屍鬼〉(Ghoul of Calcutta)一文,對泰瑞莎修女那欺妄的生平,就做了極其尖銳的揭發。

 

再舉例而言,他原本是英國人,一九八一年移民美國並住在華盛頓特區。由於他是名流作家,因此移民美國之初,他很快就成了民主黨上層黨政圈聚會的寵兒。但一九九二年他察覺當時有意問鼎白宮的阿肯色州州長柯林頓做了「非常下流的事」,從此以後他即成了柯林頓最主要的批評者。他有關的文章都集在一九九九年所出的《沒人好騙了》(No One Left to Lie To)裡。為了批評,他原本與柯林頓的顧問布魯門薩(Sidney Blumenthal)是好友,這段友情也鬧翻。華府的民主黨人也公開放話,「將永不邀請他參加民主黨要人們的聚會」。做為一個永遠的批評者,就必須懂得「捨」,要「捨」掉許多黨派與幫派的人情,要「捨」掉許多宗教上的慣性。二○○一年他模仿大詩人里爾克的《給青年詩人的信》,也寫了一本《給青年反對者的信》(Letters to a Young Contrarian),他即指出要做一個無休止的現狀挑戰者,必須嚴格的人格完整,必須能聰明的談問題,更要有社會進步的觀念。他以「不服從任何黨派」(Maverick)自期,他要做的就是他希望的那種老式的激進主義者,也是他所欽佩的以前那種「高貴的異議分子」。

 

而克里斯多福.希鈞斯的確做到了。

 

(more…)

文◎灰鷹

 

或許你害怕與某些信徒同桌吃飯,因為他們開動前要禱告感謝上帝賜給他們豐盛的一餐,而你心裡想的是,明明應該感謝的是自己每天忍氣吞聲忍辱負重才換到這餐飯。或許你害怕熱中傳教的人開口閉口「信耶穌得永生」,因為你一點都不希罕成為教徒後的永生。或許你害怕有些人在得志時說一切榮耀歸於上帝,也害怕他們在逆境時說這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因為你只相信你外婆告訴你媽媽再告訴你的「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或者是你知道這一切只是機率與排列組合的問題。然後你也害怕他們談到地球與生命的起源,因為你認為外星人建造金字塔比上帝創世的可能性還高,你也害怕跟他們討論性別平等,因為女人是男人的一根肋骨這種說詞令你想要確認一下現在是不是二十一世紀。

 

「上帝沒什麼了不起。」如果你說出這種大不敬的話,他們可能會說你是撒旦的信徒,也可能說你在末日審判時會下地獄。(當然,他們也有可能依然慈愛地傳達上帝旨意:「神愛世人」或「耶穌還是愛你」。)

 

被英國觀察家報譽為當代最傑出記者的克里斯多福.希鈞斯,發揮了優秀記者追根究柢、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精神,寫了整整一部麻辣著作告訴你,上帝不優,上帝沒沒啥了不起!以後你再也不必害怕與教徒相處,也不必費盡唇舌解釋是「人類創造上帝」而非「上帝創造人類」。

 

(more…)

為什麼有這本書?以及,為何選在現在?

 

當我(希鈞斯)還相當年輕時,我就得出一個並不令人意外的結論,世上並無建立未知宇宙及已知世界的神,更別說有一個神會對我或任何其他人的所做所為感興趣。我猜想,可能會有人問我,我怎麼知道這些?我的第一個回答將會是,我是從那些做出幾百億年也不可能有一絲機會可證明其荒謬主張,夸夸其言的傢伙身上知道的。我的第二個回覆將會是,我們現在對於所有知道的事情有比「神」更好的解釋,而對那些我們根本無從得知的無數事情,也沒有比「神」更愚蠢的解釋了。那些聲稱「知道」此一難以確定的存有意向的人,因此在定義上就錯了,並且還傲慢地認定有一個人類不敢輕攖其鋒的權威存在。

 

儘管這兩有多麼的不平衡,一主張理性及證據,而另一則堅持「信仰」,而這應該是兩種不同想法的人之間的一場私人爭論。而且我本人亦在這一點上度過了許多有趣的夜晚。對於神的辯論是所有知性論證的起點:一個人理解如何去思考,而這總是比一個人在思考些什麼要重要多了。我希望在書中能夠顯示,我確實了解隱於信仰之下的意向為何。

 

然而,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宗教試圖再度打破私領域,並且去拯救那些根本不需要,也不想要被「拯救」的人,宗教還試著去強迫那些對於神神鬼鬼主張根本不感興趣人士的時代。因此,對我而言,試著去寫一些可以協助抵抗神權政治恃強凌弱行為的東西,是急不可待之事。對那些「冒犯」,或是褻瀆他們的人,那些忠貞的信徒不斷發出可怕及驕傲自負的威脅。必須要讓他們了解,許多文明人士對於假上帝之名行暗殺之威脅及進行宗教恐嚇與審查制度的行為格外反感。太多的界線被跨越:試圖在美國的學校教導偽科學;強迫婦女們戴著面紗的運動;從巴勒斯坦的彌賽亞拓荒者的瘋狂事業到伊斯蘭聖戰的法西斯狂熱,而這一種狂熱是從屠殺回教徒開始,並因此而強迫我們了解,一旦有機會,它會對無信仰的人做些什麼事。當某些神職人員喋喋不休地在布道時,就可以看出對天啟的渴望實在不健康,但是拼命對外擴展,緊緊抓住天啟的武器,並且還使用恐怖分子的法,那事情就遠遠超過不健康了。

 

所以現在這成了眾人之事,以及足供我們在餘生中可以努力作為的主題。我想這是重申傳統及辛苦所獲得的理性時候了,人類依此從中世紀老舊的規則中自我解放,並且帶來了科學的勝利和進步,以及啟蒙時代。我也認為,這是顯示宗教的所有主張是人為的、假的,並且是除了藐視與嘲笑外其實貧瘠無比的一個良好時刻。我希望,這本書將成為早該付諸實行,反擊迷信、性壓抑、政治狂熱,以及所有其他「依據宗教信仰」而選擇自我呈現式的一部分。

god is not great

上帝沒什麼了不起
─揭露宗教中的邪惡力量
GOD IS NOT GREAT: How Religion Poisons Everything
作者:克里斯多福.希鈞斯 Christopher Hitchens
譯者:劉永毅
系列:不在

好評如潮,惡評如山!
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第一名
榮獲美國國家書卷獎提名
銷售逼近500,000冊,售出23國版權

蘇珊‧桑塔格、愛德華.薩伊德極為推崇的叛逆型知識分子;
當代最聰慧的新聞人「克里斯多福.希鈞斯」最大膽的一部作品

hitchens
我希望,這本書將成為早該付諸實行,反擊迷信、性壓抑、政治狂熱,以及所有其他「依據宗教信仰」而選擇自我呈現方式的一部分。─克里斯多福.希鈞斯

被譽為「當代最聰慧的新聞人之一」的克里斯多福.希鈞斯,以本書重新定義有關宗教在公眾生活中的爭論。作者以獨特的博學與機智談到當代最迫切的議題:世界宗教中的邪惡力量。在他與信徒的滔滔雄辯中,希鈞斯靠著對主要宗教經典廣泛且徹底的閱讀,揮出了對宗教(以及對於生命更世俗的一種態度)的終極一擊。

希鈞斯敘述了自己與宗教危險遭遇的種種故事,並且描述他如何以科學及理性為基礎,終而獲得對生命現世觀點的知性之旅,其中天堂被哈伯望遠鏡裡令人敬畏的宇宙景觀取代,而摩西和燃燒的荊棘叢則讓位給美麗及對稱的雙螺旋體。「上帝並未創造我們,」他寫到,「我們創造了上帝。」他解釋,宗教是對我們的起源、本質及宇宙的一種扭曲;宗教是人類發展過程中應該切割掉的盲腸!我們向孩童灌輸宗教思想,不但傷害了他們,更傷害了這個世界。

不論你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信徒、虔誠的無神論者,或是對於宗教在我們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依然無法確定的人,你都會想要思考及參與本書中的辯論。

《上帝沒什麼了不起》一上市,迅速席捲全美所有暢銷排行榜,並且始終保持在前十名。在邦諾書店、獨立書商協會、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今日美國報、出版者週刊、舊金山記事報等十餘個主流排行榜名列前茅。英國版推出後,同樣勢如破竹,在亞馬遜總排行榜躍居前十名。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