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他人事 Category

破報書評

文/陳佩甄

這是本閱讀時會直覺拼命想將文字敘述在腦中影像化的書,過程中我不斷搜尋電影《奪魂鋸》、《Live殺人網站》或麥可漢內克(Michael Haneke)一系列作品中的肢解、驚駭、恐懼、模糊血肉等心理與生理情境;但此書終究不能以感官經驗來閱讀。如Elaine Scarry 在《苦痛中的肉體》所言之「切膚之痛」基本上是一種不可能的投射或同理心。我好奇此書是否激起其他讀者對暴力的深惡痛絕,還是滿足於窺視趣味?但就如同生活中的網路、電視、週刊、手機充斥的虐殺、不倫、自殘等真實(或說是再現了)的事件,每一次的觀看都更削弱了同理、拉開了思考感受的距離,所以如果懷抱著看驚悚血腥片的趣味閱讀此書,最終將在14則短篇中遺失一開始的趣味。作者在各篇一貫夾藏著對眼前悲劇若無其事、冷感、麻木的敘述,這反倒提醒了我們滋潤恐怖的活水就是每個人內在對他人事的漠視。

誠品網路書店〈編輯推薦〉
文/瑪塞林

想要閱讀這本書,請先拋開一切希望……
因為這本書將會為你帶來的,豈止是失望,根本是絕望……

小編向來是個相信儒家荀子所推崇人性本惡主張的人,雖然我認為透過教育或是後天環境的差異還是能養成優秀良善的人格,但基本上,我仍堅持,人性之初都是由黑暗開始。你知道嗎?經醫生證明,剛出生不久近4個月大的嬰兒就已經懂得在不順心或得不到玩具時利用哭鬧好讓自己呈現窒息狀態,以用來博取爸媽的注意。
 
基於種種對人性的懷疑,所以諸如驚悚駭人電影〈奪魂鋸〉系列或是類似乙一這派擅於營造各種殘酷氛圍的作品都能立刻吸引我的注意,但這些系列在與《他人事》相比之下,泯滅人性指數似乎只能說是略遜一籌。

何謂「他人事」?以這本書的定義說來,無非就是「是死是活都是你家的事,干我屁事!」這裡的他人或許是在街上偶遇的陌生人,或是不算太熟的新進鄰居,總之是我們每天總會遇上幾個的無關痛癢人物。但如今,這些陌生人的臉孔卻一個個的透過平山的文字而令人恐懼顫慄了起來。
 
此書由14個短篇組成,小編首推第一章的〈他人事〉。一場車禍發生,一家三口陷入垂死邊緣,突然有個陌生男子經過,本應可以成為這家人活命的生機,但該男子只是用看好戲的心態在四周閒逛甚至是說些風涼話,不斷的摧毀這家人的求生意志,最後在男主人苦苦哀求下,才悠哉的丟下一條線鋸給傷者要其自行鋸斷腿脫困。
 
這名路過的陌生男子不過將傷者視為嘲諷、玩弄的對象。從某些角度看來,他其實也許沒做任何殺人犯法的事,也根本不是個十惡不赦的大罪人,他說穿了也不過是在緊要關頭時袖手旁觀。但是不是在某些時候,什麼都不做反而是一種最冷漠的暴行?當我們看到陌生人出了車禍,是會立刻報警,還是暗想,算了,不要多事,反正總會出現下一個人好心人來幫他吧!
 
另外還推薦〈雷薩雷很可怕〉與〈人間失格〉兩個篇章,我想閱讀後,你將對自己的判斷能力失去信心,至於人性,可能再也沒辦法輕易相信!平山在書中的每一章,都用了不同的形式,或暴力,或血腥,甚至不惜殘酷支解,並用一種冷靜、戲謔口吻道出一個個不可思議的故事,每一個視人命如草芥的陌生人都是主角,透過他們踐踏人性,並無視他人脆弱、痛苦的心態做為故事主軸,在讀完有種欲振乏力感之時,也提醒了自己是否該檢視過去是如何的對週遭事物漠不關心!
 
平山夢明被視為是「現代最狂放的重血腥作家」,他將社會人群中那份日益嚴重的疏離感用誇張血腥手法表達,或許尺度超越限制級範疇,但無疑已在很多讀者心中烙上一塊重重印記。在一邊覺得小說誇大、不可思議的同時,我十分相信當人與人之間若只剩下冷漠的溫度,那本書中的所有荒謬駭人情節總有一天終將成真。

《他人事》封面的插畫家Trevor Brown把台灣版封面貼到自己的部落格上,上面還提到他自認為這張插圖的小女孩長得有點像口袋餅乾的千秋(雖然不是刻意照她的臉蛋畫),說老實話,還真的有點像。

自從《他人事》出版後,有些人被嚇到了,如果是因為封面營造的氣氛的話,我無法辯解(或許還心裡竊笑),但如果是因為其血腥程度的話,我真的要跟你們說,請看仔細,明明是一個蘿莉塔式的小女孩吃覆盆子吃得滿嘴都是啊,真是淘氣啊,哪個小孩不是這樣!(裝無辜)

給《他人事》的一句話(留存)

文◎大腸

讀書心得-他人事

 

這次的試讀很特別,因為種種原因我沒收到試讀本,在連絡活動單位後,但因為考量書也快出版了,所以活動單位便決定直接給新書,說起來還真是一次令人愉快的經驗。

 

收到書之後,我在辦公室打開紙袋,一旁的同事看到書的封面,馬上發出一聲驚呼,被封面上的小女孩嚇了一跳…..XD。拿到書之後,因為快要下班了,所以我便利用一點時間看完第一篇。看完之後馬上被嚇了一跳,說真的,這樣的故事還真是少見,但是若我們仔細的想一下,故事裏那個看似無情的人,事實上也不見得就是錯了,相反的,我們似乎沒想過,為何我們會認為同情心會是一種普世價值,為何我們會以為只要是人就有同情心?

 

很多人可能會覺得這是一種相當特別的恐怖故事,因為所有的故事場景都是發生在可見的、我們所熟悉的生活空間。製造恐怖,令劇中人感到恐懼發狂的,並不是什麼超乎人類想像的妖魔鬼怪,相反的,真正恐怖的,其實是那些隨時存在我們身邊的人,他們在故事所設定的場景中,一一變成了恐怖的來源。

(more…)

會識得平山夢明的名號,是從二○○六年的第五十九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開始的。當屆的短篇推理得獎作品,是平山在「異形蒐集系列」中《魔地圖》所刊錄的〈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註:橫麥卡托投影是一種地圖繪製法)。其後,收錄了這篇作品的同名短篇集,更獲得隔年「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的首位。

「異形蒐集系列」由著名恐怖小說作家井上雅彥編纂,內容是蒐集國內外作家的恐怖、奇想、懸疑、驚悚短篇小說,除了向當紅小說家邀稿,也接受讀者投稿,題材包羅萬象,可說是短篇怪誕文學的大奇觀。

誠然,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並非從未將獎項頒給廣義、甚至極為邊緣,推理元素非常淡薄的作品–例如,東野圭吾的《祕密》,是混雜戀愛、親情成分的幻想小說–所以就算得獎作品是怪奇幻想小說,也並非特例。但頒給平山,仍然令我有些意外。畢竟,他的出道方式,與一般路線「正統」的作家差距甚大。

在日本,有志創作者想要進入文壇,絕大部分必須從新人獎的競爭中勝出。經過編輯、作家們的層層把關,作品在出版前,早經過不知多少專業人士檢驗,對讀者而言,可說是一種品質的保證。

不過,相反的,經過太多人審核,最後選擇出來的也可能是四平八穩、想討好所有人口味的保守作品。後來,一些出版社也推出「企劃型新人」,塑造鮮明、強烈的風格感,也得到了讀者的支持。一直到近年來,手機小說的熱潮,動搖了日本文壇「耐勞實幹」的傳統基石,出版社才驚覺讀者的組成已經與以往不同。

然而,平山夢明都不是藉著以上的方式出道。他早期在雜誌上寫恐怖電影評論,後來執筆恐怖極短篇、都市傳說、鬼話實錄一類的連載,全是標題聳動、篇幅輕薄、內容嗜奇的短文–若以文壇的金字塔結構來看,幾乎是屬於最底層的寫手了。不過,在持續不輟的創作下,平山的書愈出愈多,居然也逐漸建立了個人風格,並且在多次參加了「異形蒐集系列」投稿後,獲得重要推理獎項的肯定,終於躍升一線作家之列。

(more…)

  

博客來網路書店〈編輯推薦〉

文/人嚴

 

一看書封,就知道這不會是本讓人愉快的書。標榜著恐怖小說,但非充滿鬼怪與神秘難解現象的靈異故事,《他人事》描寫的是現實世界中的暴行,殺人、凌虐、支解、食人肉……等等瘋狂、扭曲、殘忍的畫面,在作者毫無節制的筆下,血淋淋地展現在讀者眼前,噁心的程度讓人忍不住大罵變態。此書或許該被歸為限制級,更不可輕忽編輯的警語……心臟不夠堅強的人,真的不要看!

 

全書由14個短篇的集結而成,每個故事都是對人性與感官的最大挑戰。書名為「他人事」,有「死活都是別人家的事,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之意,點出了全書所表達的主題。作者平山夢明說到:「我思考著,何謂恐怖。找不到正確答案。就在我茫然佇立在迷途之時,突然注意到,最恐怖的意外,總是出現在新聞報導上,這個世間包藏的虛無與冷漠,正是恐怖最豐潤的來源。」作者用14個故事做例子,呈現人性冷漠的可怕。

 

以第一篇〈他人事〉為代表:故事描述在崎嶇的山路間發生車禍,車子衝破護欄掉下了懸崖,小孩子摔出車外肚破血流,前座的男女意識清醒,被卡在扭曲的車中動彈不得,看不見外面的情況。他們從車底的空隙中察覺有路人經過,呼聲求救,但經過的這名男子卻像看熱鬧似的在四周閒晃,不叫救護車,也不打算幫忙,一下子嫌搬動傷者會弄髒手,一下子怪受傷的男女主角態度不好,眼看人都快死了,卻只在一旁說著風涼話。在對話之中,男主角想起了中途休息站裡被他無禮對待的男子,此時他才懊悔地道歉。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女主人和孩子死了,最後,男子「好心」給了主角一把鋸子,讓他自斷左腿以脫身。當他終於鋸掉了腿從車子出來,卻發現這名男子是個從未見過的陌生人,且此刻身子懸空,在他眼前上吊自殺……

 

一個殘酷且荒謬的故事。讀者會罵陌生男子喪盡天良,但實際上,他沒有害人,只是袖手旁觀而已,眼睜睜看著兩個人死掉。對應我們的現實社會,也處處充滿這種無情。像是車禍與火災現場圍觀的人群,其實跟這位陌生男子沒什麼兩樣,同樣對災難感到好奇,雖未必幸災樂禍,但都沒打算伸出援手。書裡還有其他故事,如〈支解吾兒〉裡父親想盡辦法殺死親生兒子,帶出日本社會繭居族的問題;〈退休日大逃殺〉從一場殺戮中重新檢視職場的人際關係;〈雷薩雷很可怕〉講述校園霸凌事件以及偏見的可怕;〈人間失格〉拿別人的自殺開玩笑,「死亡」似乎成了微不足道的小事……這些都是發生在日常生活中的事, 充滿社會隱藏的冷漠與疏離,將小小的惡意放大來看,就成了一個個殘酷瘋狂的事件。

 

平山夢明用誇張的手法探討人性,將「他人事」發揮得淋漓盡致。我們的法律沒有「見死不救」這條罪狀來約束行為,人們一向倚靠道德感自我規範。 或許是現在社會中太多幫助他人反受害的慘痛例子,漸漸地,大家不再當好人,選擇當個沉默的旁觀者。然而,一旦冷漠習以為常,是否有一天我們也會成為書裡那些沒良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