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05 2013

瓦楞紙箱板的狩獵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IMG_9123

自從開始拿瓦楞紙箱板來裝訂筆記本後,不管走到哪裡,「要紙箱強迫症」上身,動不動就開口:「這個紙箱可以給我嗎?」無論是宅配到家的小農果物、糖果廠商清出來的紙盒、動物醫院的X光底片盒、廠商文具到貨的外箱,毛孩子吃完的零食袋….,現在看到紙箱每個人都就化身獵人,不管用不用得到、一個箭步、第一句話就是「這紙箱幫我留起來」。

開始狩獵紙箱。

焦糖餅。

IMG_0515

海苔醬。

IMG_0516

氣泡水。

IMG_0520

森永煉乳箱上有一頭牛。

IMG_0529

金門高粱箱上的中華民國國國旗(連封箱膠袋都印有國旗!)。

IMG_0537

可遇不可求One Piece。

IMG_0526

取扱注意。

IMG_0525

開始整理紙箱,不知不覺就出現了有趣的分類:餅乾(紙箱)、飲料(紙箱)、糖果(紙箱)、文具(紙箱)、酒水(紙箱)和其他。

拿一本裝訂好的紙箱筆記本還有明信片給餅乾廠商的理貨阿姨們看,大家紛紛湊過來相認圖中筆記本究竟是哪一家品牌,邊看邊笑覺得好不可思議。

一本一本放到牆上,可以看很久。

IMG_0644

誰都不知道這面牆上可以「獵」到什麼?

(超級筆記本超級市場 )第一天,看著有人很專心在紙箱前像找唱片一樣的一一翻找喜歡的紙箱板,看他們拿去裝訂很開心(有喜歡的紙箱板)卻也有點緊張(裝訂不如人意)。

IMG_0576

「自選紙筆記本裝訂」提供方法與選擇,讓使用人展現創意。

IMG_0602

學習在視覺的世界裡,當一名有精準眼光的獵人;

踩進筆記本世界裡,看看這個世界究竟有多寬多廣。

※<自選紙筆記本裝訂>在本東倉庫商店與本東畫材咖啡都有

 

 

 

 

 

 

 

Share

One response so far

May 18 2013

閑雜唸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巧虎長回了一點點肉。

現在除了灌食,每天早上牠很幫忙的狼吞虎嚥兩條臭得像鹹魚的零食,吞完零食,我就帶牠又回動物醫院去。有時候會偷偷想,不知道是不是希望不要再回動物醫院所以在回去之前都吃得特別起勁給我看?所以我每天總是補一句:「你如果很會吃飯,我們就不用再回去了。」

 

IMG_0002

前天在倉庫商店見到熊爸(有眼不識泰山,只知道可以問動物問題)。

於是問了ㄤ包咬人這件事。關於牠的害怕、反擊與眼神總是落在地上。然後我更加確定貓並不是獨立的,牠依賴人不輸給狗,只是不表現出來,「記恨的貓」想表達情緒的時候自然有「很難纏的招數」出現;小孩或大人遇到狗狗,結果被凶追,該怎麼辦?總之,就是不能跑,要告訴對象狗狗「我不怕!」,眼神要堅定讓狗狗知道「我比你大」,不要轉身背對狗狗。

聽說熊爸去年在高雄的講課成效不好,因為去受訓的主人到作後還是口口聲聲說自己的狗好可愛(專家做法連學費一起還是留給專家),沒有人真心要認真教。我就是這種的。

捲捲越來越依賴,時常看不到我就叫,開始有困擾;但是一隻16歲上下的老狗,我是真的不大想要求什麼(不過我也不想常常半夜三點還要去對牠講道理)。

IMG_0010

南寶已經開始在倉庫自由活動,那天我放牠出來,牠忙不迭的就跳進傳說中的秘密樑後空間。

IMG_1367

圖畫裡,現在多了逗點;新商品,南非國寶茶的茶包明信片,沒有咖啡因的。

IMG_1225

 

上山講故事卻遇到大雨,到達小學前的五分鐘,遇到落石封路。

泥水看起還好猙獰,所以是惡水。我其實很害怕。

IMG_1412

可以夾很厚資料三交迴紋針攤放在白紙上。要這樣形容有點抽象,不過就是我的人際關係。

IMG_1419

Tony到晚上就不會笑呵呵的了,牠一直在觀望我有沒有宵夜以及什麼時候去睡覺。

IMG_0004

有一天在動物醫院看見一個美國飼料廠商提供的狗狗年輪對照表,Tony的大型狗12歲竟然已經超過百歲,難道外國狗真的那麼容易老?

 

 

Share

4 responses so far

May 13 2013

每天要進步一點點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IMG_1304

從來沒有像這陣子一樣很專心的撫摸一隻貓。但是巧虎讓我學會;專心讓時間過得好快也好飽滿。傍晚請假早上回院,抱巧虎進提籠的時候,牠不抵抗,眼神還是清亮有點悲傷(也許是我自己的想像),身體軟軟輕飄飄的。

在廚房料理着簡單食物的時候,我背後桌上地上都是大大小小毛茸茸的孩子,姊開門進來說:「你這樣很像那個有一百隻的媽媽內。」想要就這樣在房子裡不用跟人說話過日子。

那日載ㄤ包去洗澡,意外的發現這孩子已經可以安心將下巴靠在車窗上看風景。

IMG_1218

一個已經漸漸知道如何表情俏皮的老孩子。

IMG_1206

發現牠的下排牙其實已經掉光,靠兩顆大犬齒打天下…..

工作中途起身,低頭望見剉冰。

IMG_1223

這樣被箱子「圈」起來的感覺應該很安全吧。

朋友憂心著關於「經營商店」與「名聲失去」的可能性;我想人不需要靠名聲養活,需要的是很誠實地面對自己而已。

 

 

Share

6 responses so far

Apr 16 2013

我們都學著。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IMG_0268

打開放著氧氣的籠門,巧虎很清亮的眼睛看著我。

「巧虎」我說。牠不動可是尾巴甩動了一下。

我又說:「巧虎。」

牠尾巴又甩動了一下。

我們很喜歡這樣一直回應著彼此;不只巧虎,工作室裡的每隻都喜歡這個一直呼叫的遊戲。

也許今天氧氣讓牠比較舒服,所以牠不再伏著,是躺了下來。用手摸摸牠的尾巴,牠順勢在「病房」裡伸展翻肚了一下下。我和牠,一直都可以這樣對望,很久很久;好像是我和牠之間的語言,可以看得很深。所有的孩子生病,只有巧虎讓我覺得,牠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並且能不能度過。

每天到的時候我都說:「巧虎!你這可愛的。」

離開的時候我說:「巧虎,你要加油喔,你知道我很喜歡和你一起。」走前,會再定定注視牠的眼睛(如同牠注視我的),確定牠知道我說的。

尢包那天也注視着我的眼睛。

IMG_0232

牠進駐本東倉庫商店變成大家的孩子之後,其實闖了禍:沒有預警的忽然跳起來咬住正想摸摸牠的倉庫商店的姐姐欣怡。右手除了大拇指之外的四根指頭齊咬,在欣怡尖叫後才鬆口,血流不止緊急送去阮綜合醫院急診,縫了一針、小指指甲掉落一半。欣怡不停的掉淚,從醫院回來也是,那應該是除了痛以外,混雜了傷心與驚嚇的眼淚。

打電話問「大的」尢包住院(兩個星期)期間,有沒有發現他任何特別的地方?助手們說「就是一隻應該有脾氣的狗,有些地方不能碰。」還有「拿著清潔工具在牠前面會生氣」。於是我試著解釋着尢包也許以為「手從前面來是一種攻擊」、「從收容所來的孩子應該都度過很可怕的一段時光」。

但很快的,牠闖了第二次禍。這次是在「好簡單」食堂的小黑姐姐:小黑姐姐帶著尢包開開心心的在外面散了好久的步回來(那天是週末倉庫商店人多,所以先安置尢包到「好簡單」),想鬆開尢包的牽繩再固定的時候,(聽說)連伸手都還沒,尢包一躍而上咬住手腕不放,直到小黑姐姐尖叫,牠才忽然醒來一樣鬆口;這次沒有流血,但是手腕淤青腫起來,很痛。

狗是我收容的,但照顧不是我,沒有顧慮到員工安全的是我,尢包有去留問題。無人可想的時候,先想到「大的」。

打電話給「大的」,不想說的話還是擠出來說:「是不是有可能誰那裡有地方需要像尢包這樣的狗狗顧家或是工廠?」「大的」聽原委後說:「你先把牠帶回來(醫院),不然怎辦?」打電話給cupid說:「那我去把牠帶回來動物醫院。」

「那牠要去哪裡?」cupid問。

我說我也不知道,說就是先在動物醫院,我可以天天去帶牠散步,再看怎樣好了。

那晚,倉庫商店的投票尢包去留,4比4,差cupid的票。誰也沒正式繼續追蹤這個投票究竟如何,尢包先在倉庫商店留下來。牠被限制在一個範圍內—不會接觸到客人,怕狗的同事也可以安全經過。

除了(曾經)咬人這件事,牠很乖,吃飽了就開心,安安靜靜在倉庫商店睡一整天,想上廁所或是肚子餓才歐~歐~的叫幾聲,於是大家就知道尢包可能想出去了。倉庫商店打烊後,牠(用長長的繩拴著)會嗚歐~~嗚歐的好像在講話。我對尢包同情的同時,也對倉庫商店怕狗的員工覺得很抱歉。牽著牠走在路上的時候(安慰自己)想「如果牠沒有在這裡,現在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比起離開這件事,也許被拴在倉庫商店裡並不會太差。」

牠的開心好像都帶著猶豫,很少看我們的眼睛(現在比較多了),走路的時候完全在自己的世界裡,大部分的時間走得很急像在趕路;駁二自行車道中段有一群在地狗平時像流氓,會對外來的下馬威。有一次藝軒忽然帶著尢包反過來去追「大黃頭目」跑,聽說跑到那群狗落荒逃;也有一次是我帶尢包出倉庫商店散步,一踏出去,外面草地上四隻狗像站崗哨一樣隔著一棵一棵樹的距離一字排開,我嚇了一跳拉短手邊的牽繩,怕牠們衝過來打架,但沒有。

後來cupid開玩笑說:「應該是在看老大什麼時候假釋出獄。」

有一天,cupid跟我說她覺得尢包應該是非常重感情的狗,因為「牠一直在找(主人)」,cupid牽牠散步經過一輛小貨車,牠竟然熟練的就要上車,猜「尢包的前主人應該是開貨車的」,猜「應該是個跑工地的(男)人」吧,猜「尢包走在路上看到塑膠袋裡的食物或是便當盒,都非常知道如何享用」,猜「應該是習慣找便當吃的狗狗」。

有兩次,我發現尢包都帶著我往港邊走,著急而且快腳步的,後來我想「那看你到底要去哪裡好了」。

牠一路小跑步帶我到岸邊,幾乎要躍進水中的程度渴望著岸邊的氣味。

IMG_0066

一邊牽著牠,一邊想萬一牠真的要跳水,要用什麼樣的力道把他拉回來。

牠一直聞着、找着聞着。

IMG_0069

沿著岸的邊緣。

IMG_0063

忽然我想,他尋找的應是柴油的氣味,一個與過去生命做連結的重要線索。

回到倉庫商店,這裡沒有柴油是食物與紙的氣味。

IMG_0244

曾經有的謎樣生命圖,也許永遠無法解開。

 

Share

7 responses so far

Mar 11 2013

ㄤ包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那天在FB上看見項圈上掛著一個紅包的時候,就一直想著牠。

星期六那天請冰拿鐵幫我從壽山帶牠出來,在「大的」那裡做了健康檢查,沒有心絲蟲其它也都正常,做了結紮。

「大的」在電話裡簡短說著:「有一點年紀了噢,你知道那個項圈多舊了嗎?我看找到牠媽媽的機會應該不高吧,養牠的人一定是阿公或阿桑。」

要讓牠在本東倉庫商店與好簡單(都在駁二)的兩家店生活,這裡的大哥哥大姐姐都會照顧(我也會)。大家很快決定要叫牠「ㄤ包」,是紅包的台語發音。

人來人往的駁二自行車道旁,如果牠遇不到媽媽也可以遇到媽媽的朋友吧,我心裡想。阿桑也沒關係,很多阿嬤也喜歡和孫子一起到駁二走走散步。

好想幫這個戴著紅包袋的孩子再找到原來的媽媽。如果「媽媽」都沒有辦法再相遇,至少這裡還有一個家。

IMG_9129

星期日那天才有時間去動物醫院帶牠出來散步,用牽繩散步,牠熟練的會調整腳與牽繩的牽牽絆絆。是一隻很會散步的狗,但好像都在自己的世界裡走著。

IMG_9132

只有停在撥撥橘門前喝水的時候,抬頭看我一次。

棕色的眼睛,眉頭會靈活的動;平均分佈的發亮的巧克力色毛,70% dark 的那種;一只耳朵垂下來另一只耳朵立着;腳掌小彎走路感覺拖著拖著讓我想起圓圓;Tony的身長,卷卷的身高,我猜測應該是爸爸或媽媽有一方很高。

整個很溫和下巴和臉頰都軟軟的。

IMG_9141

很安靜,整個散步過程沒有聲音。

(我跟冰拿鐵描述牠很安靜的時候,冰似乎很疑惑,因為「我在收容所門口幫牠拍照,順便跟獸醫聊天,牠有一直吠耶」;我哈哈哈續問:「問什麼」,冰接了一句:「可能催我快走吧!」)

想著Tony不知道會不會跟牠打架?

今天下午再去帶牠散步,他今天的步伐比昨天快了一些也好像有自信一些,會拉著我前走,我想停的時候牠也不堅持,紅燈停綠燈走,玻璃店的小黃狗率領一枚朋友出來馬路上叫囂,牠也鎮定前走(該不會這樣放開牠就帶我一直走回原來的家吧)。停下來的時候我會拍拍牠,但牠也不看我的。

然後我們停在郵局門口,我蹲下來說:「嘿,尢包。」

IMG_9187

然後我又說:「嘿~ㄤ包。」

IMG_9188

牠怕相機。

IMG_9183-2

閃避相機的時候,露出可愛的眼白(卻也不看我)。

再散步回動物醫院。

明天牠就可以去駁二的好簡單了。

「大的」坐在我的電腦旁說:「牠長什麼樣子?我到現在都還沒有機會仔細看到牠」,他好奇「到底是哪一張相片(FB)」,於是我翻給他看,說了一遍這兩次散步的經過。

我又說:「牠走路的時候真的很安靜。」

「大的」(好像忽然想起來)說:「不過你今天送牠回來以後,牠後來有在裡面叫了幾聲。」

我有一點點開心,牠不說話但牠知道的。

牠安全了。

 

 

 

Share

2 responses so far

Mar 06 2013

巧虎不會牙痛了,除非有新蛀牙。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IMG_8918

今天去阿興的工廠看倉庫商店要新增的小櫃子做得對不對,回程有點迷路,但循著85大樓的目標開回來好安心。

撥撥橘的車庫工作間裡增加了這來增加小紙品倉儲空間。

IMG_8878

巧虎爆瘦,後來檢查發現是牙痛,拔三顆牙之前牠努力的吃著搗碎的罐頭魚肉(我從玻璃裡偷偷看見Tony也很想吃)。

IMG_8952

也是本東倉庫員工餐廳的好簡單,那天坐滿了來大港開唱的人們。對於人,現在的我並不大有信心。

IMG_8956

啤酒浸在碎冰裡,好好看。

IMG_8959

在微雨中閑晃,靠近前台時心臟因為音樂節奏在心裡碰碰碰撞擊起來。

IMG_8969

每天眼睛睜開喜歡搜尋「第一眼的Tony」。

IMG_8947

這是很久以前某個清晨「第一眼的小花花」

IMG_0571

無論什麼時候看到御飯糰總是有驚喜感。

IMG_9020

撥撥橘的牆也終於作了比較妥善的櫃子,這個星期用龜速整理着,今天應該可以真的都佈置好吧。

IMG_9057

昨晚整理告一段落的時候,和捲捲一起坐在地上,牠剛剛理頭髮了。

有世界上最深情眼睛的狗狗是捲捲,我心裡想。

IMG_9065

沒有什麼會讓我想哭的,除了這些孩子們。

Paw

 

 

 

 

 

Share

5 responses so far

Feb 19 2013

春天來了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本東倉庫商店開幕前朋友寄來的一大箱煙火,昨晚都燃放了。

服務業,是今年最想認真做的一件事情。當在倉庫商店裡仔細解釋筆記本設計的用意同時,顧客回我一句:「So what?!」之後,我想,對於未知的世界,我不了解的還是太多。

IMG_8701

毛孩子在心上最重要的位置,我要在熟悉不熟悉的世界裡笨拙穿梭,期待失落的一角以及大圓滿。

 

 

Share

One response so far

Jan 01 2013

小花花 1999.12.25-2012.12.31 因為肺部腫瘤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所以人生的每一場每一景,都像是置入photoshop裡的layer。
layer可以暫時被「隱形」,隱形的時候本來在的就看不見了。
但,是存在的。

有一天,等時候到了,我們會把這些看不見的layer都點開。

我愛你。

Share

10 responses so far

Dec 28 2012

新的一年,讓樹來守護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聽說今天要開始連假了。
兩天前甚至更早一點點一前,阿興師傅就一直來問我:「瑾倫老師,你什麼時候要開(幕)?」我躊躇回答,我問:「什麼時候和我們裝潢(工事)有什麼關聯?」
「如果要早點開,那師傅要加班。」阿興師傅說。
我想了一下:「那請師傅加班好了(趕快一氣呵成吧,這一年好多工事都拖得好長)(不過不是阿興你的關係啦)」
所以,昨天開始,師傅開始加班了。

希望大家都可以儘快開始投入期待的倉庫商店營運。

Cupid說:「你好像越來越快了。」
「什麼意思?」我問。
她說:「因為你以前都要想很久(怎麼裝潢),現在你好像啪啪啪節拍很快就可以做決定。」
這就很像練習,一個個很大的裝潢工地實演實練。在這裡面我學到的是:如果我失掉了時間也就是失掉了工作室大家的薪水;時間投資在自己的猶豫裡,要付出的是更多師傅的工資和(大家的)精神耗損。

工作一多、人一多,人的相處好壞也是一種當下決定。常常覺得負面的情緒在空間中漂移,要一直很清楚自己的位置與方向,才不會莫名的被擊到(中)。
這就是當人的辛苦吧。
有時候我會想,人一輩子的目標,就是一定要努力開心的過到最後一天而已。後悔也是不需要的,因為所以屬於「後悔」階段的事,都是過去式。

像貼色紙一樣,園藝師傅把草皮貼起來。

這是第一次看貼草皮。
草皮厚厚的很可愛,師傅說這是台中的草皮,因為土壤(與高雄)不同的關係,台中的草皮可以植得很密,但高雄的就不行。
(但現在台中的草皮移民到高雄……?)
「後來就沒關係啦。」師傅說,「重要的是一開始養的時候。不過草皮要維護喔,這種草長得很快,不修剪也很快就會壞掉了。」

坐在遠遠地對面想招牌。
駁二的工務大哥說:「啊,有棵大樹(擋)在你(大門)前面。」

呵,沒關係的,我喜歡樹,這樣很好。

Share

5 responses so far

Dec 26 2012

倒數。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要設計用在本東倉庫商店的物流箱終於來了,好多顏色。

本東是第一個試用者,那對「偽眉毛」好好笑。

小花花也在,這幾天牠咳的比較少,昨天晚上我們又可以一起出去散步。

「小花花,我們來照個相。」我跟牠說;牠小小的腦袋裡,會不會對不舒服困惑着呢?

牠們應該有交換一下對這些彩色物流箱的看法。

植栽師傅在駁二倉庫前種花,我請他也把對門開神壇的阿嬤的植物都想辦法種進去。有一種我們都不知名的花(阿嬤的),師傅摘了兩小朵,說:「你看,多可愛,像兩隻鳥。」

另一個植栽阿嬤幫忙種花,邊種邊說:「隨便種也好看。」

結果阿嬤的好看和我想的好看有一點點不一樣。
種花阿嬤對「自然感」與「好看」應該與我看小花花的眼光相同,有感情怎樣都可愛。
但明天,我還是想請師傅幫我改一改(種)。

倉庫。

從灰階進到彩色。

我們將在這裡過些日子。

不由自主的,


現實與夢境依舊交錯、交錯、交錯。

Share

2 responses so far

« Prev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