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6 2013

我們都學著。

Published by at 6:48 pm under Uncategorized

IMG_0268

打開放著氧氣的籠門,巧虎很清亮的眼睛看著我。

「巧虎」我說。牠不動可是尾巴甩動了一下。

我又說:「巧虎。」

牠尾巴又甩動了一下。

我們很喜歡這樣一直回應著彼此;不只巧虎,工作室裡的每隻都喜歡這個一直呼叫的遊戲。

也許今天氧氣讓牠比較舒服,所以牠不再伏著,是躺了下來。用手摸摸牠的尾巴,牠順勢在「病房」裡伸展翻肚了一下下。我和牠,一直都可以這樣對望,很久很久;好像是我和牠之間的語言,可以看得很深。所有的孩子生病,只有巧虎讓我覺得,牠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並且能不能度過。

每天到的時候我都說:「巧虎!你這可愛的。」

離開的時候我說:「巧虎,你要加油喔,你知道我很喜歡和你一起。」走前,會再定定注視牠的眼睛(如同牠注視我的),確定牠知道我說的。

尢包那天也注視着我的眼睛。

IMG_0232

牠進駐本東倉庫商店變成大家的孩子之後,其實闖了禍:沒有預警的忽然跳起來咬住正想摸摸牠的倉庫商店的姐姐欣怡。右手除了大拇指之外的四根指頭齊咬,在欣怡尖叫後才鬆口,血流不止緊急送去阮綜合醫院急診,縫了一針、小指指甲掉落一半。欣怡不停的掉淚,從醫院回來也是,那應該是除了痛以外,混雜了傷心與驚嚇的眼淚。

打電話問「大的」尢包住院(兩個星期)期間,有沒有發現他任何特別的地方?助手們說「就是一隻應該有脾氣的狗,有些地方不能碰。」還有「拿著清潔工具在牠前面會生氣」。於是我試著解釋着尢包也許以為「手從前面來是一種攻擊」、「從收容所來的孩子應該都度過很可怕的一段時光」。

但很快的,牠闖了第二次禍。這次是在「好簡單」食堂的小黑姐姐:小黑姐姐帶著尢包開開心心的在外面散了好久的步回來(那天是週末倉庫商店人多,所以先安置尢包到「好簡單」),想鬆開尢包的牽繩再固定的時候,(聽說)連伸手都還沒,尢包一躍而上咬住手腕不放,直到小黑姐姐尖叫,牠才忽然醒來一樣鬆口;這次沒有流血,但是手腕淤青腫起來,很痛。

狗是我收容的,但照顧不是我,沒有顧慮到員工安全的是我,尢包有去留問題。無人可想的時候,先想到「大的」。

打電話給「大的」,不想說的話還是擠出來說:「是不是有可能誰那裡有地方需要像尢包這樣的狗狗顧家或是工廠?」「大的」聽原委後說:「你先把牠帶回來(醫院),不然怎辦?」打電話給cupid說:「那我去把牠帶回來動物醫院。」

「那牠要去哪裡?」cupid問。

我說我也不知道,說就是先在動物醫院,我可以天天去帶牠散步,再看怎樣好了。

那晚,倉庫商店的投票尢包去留,4比4,差cupid的票。誰也沒正式繼續追蹤這個投票究竟如何,尢包先在倉庫商店留下來。牠被限制在一個範圍內—不會接觸到客人,怕狗的同事也可以安全經過。

除了(曾經)咬人這件事,牠很乖,吃飽了就開心,安安靜靜在倉庫商店睡一整天,想上廁所或是肚子餓才歐~歐~的叫幾聲,於是大家就知道尢包可能想出去了。倉庫商店打烊後,牠(用長長的繩拴著)會嗚歐~~嗚歐的好像在講話。我對尢包同情的同時,也對倉庫商店怕狗的員工覺得很抱歉。牽著牠走在路上的時候(安慰自己)想「如果牠沒有在這裡,現在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比起離開這件事,也許被拴在倉庫商店裡並不會太差。」

牠的開心好像都帶著猶豫,很少看我們的眼睛(現在比較多了),走路的時候完全在自己的世界裡,大部分的時間走得很急像在趕路;駁二自行車道中段有一群在地狗平時像流氓,會對外來的下馬威。有一次藝軒忽然帶著尢包反過來去追「大黃頭目」跑,聽說跑到那群狗落荒逃;也有一次是我帶尢包出倉庫商店散步,一踏出去,外面草地上四隻狗像站崗哨一樣隔著一棵一棵樹的距離一字排開,我嚇了一跳拉短手邊的牽繩,怕牠們衝過來打架,但沒有。

後來cupid開玩笑說:「應該是在看老大什麼時候假釋出獄。」

有一天,cupid跟我說她覺得尢包應該是非常重感情的狗,因為「牠一直在找(主人)」,cupid牽牠散步經過一輛小貨車,牠竟然熟練的就要上車,猜「尢包的前主人應該是開貨車的」,猜「應該是個跑工地的(男)人」吧,猜「尢包走在路上看到塑膠袋裡的食物或是便當盒,都非常知道如何享用」,猜「應該是習慣找便當吃的狗狗」。

有兩次,我發現尢包都帶著我往港邊走,著急而且快腳步的,後來我想「那看你到底要去哪裡好了」。

牠一路小跑步帶我到岸邊,幾乎要躍進水中的程度渴望著岸邊的氣味。

IMG_0066

一邊牽著牠,一邊想萬一牠真的要跳水,要用什麼樣的力道把他拉回來。

牠一直聞着、找着聞着。

IMG_0069

沿著岸的邊緣。

IMG_0063

忽然我想,他尋找的應是柴油的氣味,一個與過去生命做連結的重要線索。

回到倉庫商店,這裡沒有柴油是食物與紙的氣味。

IMG_0244

曾經有的謎樣生命圖,也許永遠無法解開。

 

Share

7 responses so far

7 Responses to “我們都學著。”

  1. 是我on 16 Apr 2013 at 7:13 pm

    才剛讀過巧虎拔牙的文章,現在卻是生病中的巧虎~
    才剛慶幸尢包有了新家,現在卻闖了禍~
    心裏有些難過~但是~念頭一轉~相信事情會好轉~
    因為巧虎與尢包身邊~有真正關心與愛牠們的人~

  2. Flora Huon 17 Apr 2013 at 1:02 am

    ㄤ包 看著你一陣好心疼…還好你有媽媽….你加油 ~~

  3. paulineon 17 Apr 2013 at 3:45 am

    我之前也幫忙救了一隻流浪狗, 現在暫時住在朋友的家, 我和另一個女孩每天輪流帶他去散步. 然後前幾天, 我正想摸摸他的頭的時候, 不知道是動作太快或是怎樣, 他就突然咬了我的手一口. 流了一點血和腫了起來. 當時真的很傷心很生氣, 花了這麼多時間照顧, 還被咬了. 其實之前已經幫他找到家了, 也是因為咬人才被退了回來… 他和不少的狗也處得不好… 雖然內心也明白, 是因為他過往的經歷才會這樣, 但真的不知道怎麼辦好. :(

    Pauline,尢包咬人的那天我也很震驚,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狀況。但就是在我的概念裡,如果要做「救一隻狗」,就要「不在中途放手」,無論今天是不是尢包如何,無論牠可以住哪裡或是不可以住哪裡,都對自己說「這是自己選擇的所以就要養到底」。牠的「狗生經驗」也許都來自於人:人要牠、人又丟棄牠,人驅趕牠、也責罵牠、或是用殘忍的方法捕捉牠,接著又有人說要愛牠;在不信任狀態下如何讓一個毛孩子相信眼前的這些人將永遠不會傷害牠?

    對我而言這也是無解,我們都不會狗的語言。

    尢包看到我的第一個眼神都是先遲疑,聞了味道與觀察我的動作(基本上我不做任何動作,我蹲在地上等牠自己搖椅巴靠近過來、等牠把身體與我並行才拍拍牠的背)才會像忽然醒過來那樣開始開心。

    我也好想解答你的問題,但我也在學習。
    也許學習彼此的習慣、學習如何避開衝突(如同人與人的相處一樣)就會漸漸地好轉。
    對每一個毛孩子,我還是持續性的會對牠們講話,什麼都講,牠們會懂的,只是需要多一點點的時間。
    我們,都加油!

  4. fengfengon 17 Apr 2013 at 7:29 am

    巧虎,你一定能挺得过去的,你知道,我们都那么那么爱你!你晃在瑾伦身前的日子,瑾伦那些哭着对你讲的话。。。加油啊,巧虎,一定喔!

  5. on 17 Apr 2013 at 10:10 am

    對於狗的包容真難得,因為我也正遇著這種事,然後牠們實在需要一段時間與人相處及教導,巧虎加油!大家都好愛你!

  6. 吹吹on 22 Apr 2013 at 11:18 am

    我有一次半夜經過倉庫時聽見ㄤ包在裡面哭了幾聲
    (阿嗚)(阿嗚)
    真的好擔心牠,希望他可以適應新的環境………

  7. 承蓁on 06 May 2013 at 2:11 pm

    這幾天回高雄娘家,帶孩子去駁二一趟,本想去探探ㄤ包,可惜沒找到,但孩子很喜歡好簡單門口的胖臉兒,一直喊著小豬小豬ㄤㄅㄠㄧㄚ加油,早日安定下來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