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7 2012

還沒還沒。

Published by at 1:48 am under Uncategorized

比起護衛主人,本東天兵與巧虎天將每天玩耍睡覺的時間比較多。

但再怎麼日日美好也有傷風感冒的一天。

過慣天上生活的小貓,下到凡塵打針,這是必備的陣仗……

想起那日幸運的從天上的角度看到還沒積雪的富士山。

誤闖空軍機場高網被救援來的翎角鴞,去天上的那日像睡著了一樣在我的掌中。

亮晶晶的眼睛現在應該還在宇宙的某處閃亮。

日本人好客氣,在電捲門上也彬彬有禮。
賣紙氣球的商家,一直跟我感謝著台灣幫忙賑災。

在開計程車的阿公跟我說「不用繫安全帶因為警察不會看」之後,
我對日本人的想法不再那麼死板。

想保留的本東2F長條形全景天窗。

安裝電動窗帘時才真的驚覺連續玻璃景觀,將被橫貫的馬達切為一半。

懊惱著沒有考慮周到,又沒有確實探詢各種施作可能性。
懊惱完整天際的被分割。

一直到窗帘拉起室內陽光頓時柔和舒服大家表情都舒緩下來,才覺得沒有什麼好堅持的。

右邊那位少年師傅,最近一個眼睛有狀況,忘記就是是什麼眼睛的病,就只記得他說:「因為小時候在海邊(澎湖)玩得太兇,紫外線讓白眼球吃掉黑眼球了。」他工作的時候總打著赤膊,一個紅色的護身符總是甩在背上。

關於房子的遺憾事的並不是很多。
房子增高了50公分,留了局部新舊磚交接的牆面。

房子細微的一點點震動,都會讓磚縫中的泥漿細碎再掉落,隔著玻璃看著落在裡面已被保護起來的細紗與小泥塊,覺得很有趣。
那些小事物似乎可以無止盡的看下去。

離聖誕節還有一段時間,但小花花已經在後台準備了。

Share

One response so far

One Response to “還沒還沒。”

  1. on 04 Dec 2012 at 3:25 am

    星期六去本東畫材咖啡,在櫃檯和喜歡的作家眼睛對眼睛覺得好緊張,沒能鼓起勇氣跟老師說”每一本書我都喜歡,文字暖暖的,跟棉花糖拿鐵一樣,好舒服”

    我喜歡二樓的天窗,研究了好一會兒怎麼拉窗簾.
    也喜歡紅磚被露出來的小區域,有種老房子沒有被忘記的感覺
    男孩好喜歡嵌進牆上掛布用的鐵框,我們討論著未來的家也想這樣裝潢

    好多好多小巧思,我們說”這就是藝術家的家吧”

    好喜歡,從杯子到轉角的貓咪窩
    暖暖的氛圍

    我想了一下,「掛布用的鐵框」應該是「掛畫用的軌道」(拿來掛布了) :)
    謝謝你們來。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