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06 2012

小時候我曾經想,靈魂裡面還會再藏一個靈魂嗎?

Published by at 12:10 am under Uncategorized

我有一個好朋友,我認識他因為在高雄開始生活後的有一天,我想修剪頭髮,大的說:「你可以找小朱,他很厲害,他是我的客人,養一隻哈士奇。」(關於這隻哈士奇,還另外一個故事) 從進他的美髮沙龍第一天到現在,細細數應該有十年了。這十年,我從來沒有去過別人那裡整修頭髮,每次去,只要說:「小朱,我想修修頭髮。」小朱會問我:「這次你想剪短或是留長?」,但從他的眼睛我知道他已有想法。我喜歡他給的任何建議,他剪髮的時候總是很專心,注視著頭髮似乎也是在注視著一個可敬的對手。
助手在旁邊戰戰兢兢,助手哪裡操作得得好或不好,他眼睛一瞄就知道。

大的都說那是小朱的「姐妹淘」,基本上我也是這麼認為,雖然我們聊天只有在他的髮廊裡。我們有很多話可以講,雖然講的都是與我工作的世界有點遠的東西,比如說他與我的星座、比如說去算塔羅、比如說感情; 我也喜歡看他穿的衣服、手臂上溫和的的刺青圖騰,我從他的眼裡看見另一個世界; 我想他也把我放在一格很特別的位子上(我自己偷偷這樣認為),他有一次問我要不要去參加寶格麗的開幕酒會,我說:「小朱,我看我怎麼可能可以參加那種時尚趴,因為我只有這種柏肯鞋和牛仔褲。」他會說:「瑾倫,你根本不需要啊,因為你這樣就夠了。」(我回家喜孜孜轉述給大的聽,大的說小朱真的是我的好朋友..)

小朱的爸爸在他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就過世了。當時他跟我講這個故事的時候,我幾乎都要哭出來,不是為爸爸過世這件事情哭,而是似乎一起經歷那種小孩子為爸爸過世這件事需要思索、不明白為什麼的泫然欲泣。他說那天中午回家吃飯卻發現媽媽不見了,舅媽跑來跟他說爸爸出事了,他覺得空氣裡有種悽涼。他和哥哥妹妹趕到鋸木現場,爸爸彎曲著的身子還埋在倒下的樹折與土裡,媽媽已經在旁邊昏倒了。

他說一直到當兵都還夢到爸爸。爸爸過世的時候其實還沒吃午飯,後來曾經媽媽(或舅媽)說「爸爸回家來動了飯」、小朱自己看見「爸爸到學校看他」、媽媽夢到一個日本人來找,說「你先生破壞了我們睡覺的地方」。聽說,樹倒下來的時候,天就暗了也吹起風。故事裡面最讓我難過的是小朱沒有任何一張爸爸的相片,因為「媽媽把所有的相片都燒掉了」,因為「留下相片爸爸的靈魂就不能安心走」了。

從來沒跟小朱說,每次看到他這個故事都會無來由的都會浮現我心裡,浮現一個孩子在一個中午望著爸爸夾困在樹間的身影。

今天下午我又去修了修頭髮,其實這篇文原本是要替小朱在FB上徵助手的,講徵人之前,卻先浮現了這些。

Share

9 responses so far

9 Responses to “小時候我曾經想,靈魂裡面還會再藏一個靈魂嗎?”

  1. PJon 06 Feb 2012 at 2:11 am

    常常覺得,每個人心裡難免帶著一些遺憾走著,某些時刻停下來,想著遺憾難過,然後再收起它,繼續走。那甩丟不掉的重量,早已成為身體的一部分,穩穩的引領我們走下去。

    遺憾帶著一起行走,我們其實也從遺憾當中一點點的、一點點的長大啊。

  2. 凱特on 06 Feb 2012 at 2:44 pm

    我的貓和狗走以後, 我把他們的骨灰放在家裏好幾年. 我不明白還有呼吸時他們是我們的寶貝, 為什麼停止呼吸後把他們放在家裏就會有什麼陰氣重啊, 他們不能投胎啊什麼的, 彷彿停止呼吸後變成某一種不好的東西, 我真的不明白. 難道他們離開後, 我就不能想他們嗎? 想念也是一種治療傷心的方式啊. 後來我把他們的骨灰放到家附近一條很小很小的河, 想念他們時就跟自己說他們就在那裏. 不是我相信陰氣云云的說法, 而是我怕我死了後身邊的人不知道如何處理他們的骨灰, 這個世上最愛他們的人只有我, 我相信只有我能做最好的處理. 對不起, 寫了一堆離題的東西.

    Paw、小苓、圓圓、小狗、小黑妹都還在我的工作室裡,撥撥和小小橘在樹下,大的動物醫院裡也有昏尼和咪咪; 牠們的小罐子回來的時候,我在書櫃中找適合地方放,有一天當我放好小狗的那次,忽然發現大家都在很合乎當初牠們個性的地方。比如說,Paw剛好和小苓就是「坐在一起],小黑妹怕生所以牠在比較高的地方,小狗有自己的世界,所以牠剛好也就在另一層工作室的一個可以看到剉冰(剉冰是對牠最好的‘家人’)的地方。
    我想牠們的時候並不想罐子裡的牠們,但我有時候會看看罐子,心裡有不捨。

    不管究竟是哪裡,牠們會在最自由的地方的。

  3. fengfengon 06 Feb 2012 at 7:07 pm

    陋室中有一棵树,想着大米将来要放到那里面,我们将来也放在里面,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和现在一样。

  4. Melodyon 07 Feb 2012 at 4:39 pm

    凱特,我跟妳的想法一樣~
    什麼陰氣重(我才不相信她們會害我家怎樣),
    什麼不能投胎(她們如果不想投胎、想在我家陪我,那很好啊)
    我覺得都不用信太多~
    因為,我們跟小寶貝之間的,只有愛,沒有那些怪力亂神。

  5. 建興on 16 Feb 2012 at 10:56 pm

    chinlun,我的四隻貓有三隻15歲以上,每天我出門都要親親摸摸他們,擔心回家會少了哪隻,深怕每天都是最後一次親親摸摸他們,希望那天真的到來時,我也能如同妳一樣,有那樣安靜的心靈…….

    建興,好久不見,這次我回覆得好慢….
    其實我沒有安靜的心靈,但是「結束」是不管我們當中的誰、人或是動物都會面臨的事,我們要(也能只好)努力和一起往前走去…..

  6. Le Petit Princeon 02 Mar 2012 at 12:50 pm

    看到上面各位的po文 心裡面很有感覺
    雖然我沒有養任何的小貓小狗 但是我能夠感受到與動物之間的感動
    其實,世界上最真摯純真的情感我們可以從小動物身上得到答案!!

  7. jellyon 19 Mar 2012 at 11:27 pm

    我們家以前有隻博美狗,叫波波
    他是我媽媽最小的兒子
    媽媽每天出門要確定他好好的
    每天回家打開門就害怕看不到他的影子
    某天,我們參加了親戚的訂婚宴後回家
    發現….波波走了,而那天也是媽媽罹癌的時候
    媽媽很難過的哭….
    波波知道媽媽不能在照顧他了,所以他貼心的走了
    媽媽知道他再怎樣不捨這個世界,他也得放手…….
    死亡,是身為動物的我們必修的最後一堂課
    但……..我們都常常會忽略掉它….

  8. kayon 09 May 2012 at 10:26 pm

    不小心看到這篇
    瑾倫,我的Devil剛好去年12月走了,陪了我12年多。
    我的處理就是交給合法業者火化後歸大地。
    有人問我,怎麼那麼灑脫,我想是我的信仰吧,
    之前和Devil說過,去天堂後在耶穌那裏等我,
    我一直是一個人,不想留下什麼讓人不知道怎麼去處理的事物。
    很喜歡高雄,以前住過一年多。只是妳也來來去去的,也許有緣會碰到妳吧。
    想看看妳現在的畫,和妳那些毛孩子。

  9. niravaon 03 Jun 2012 at 1:54 pm

    謝謝你的分享~~
    當一個人用愛去頃聽 , 我们是聽到靈魂的聲音!!

    也謝謝你。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