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4 2008

笑開

Published by at 11:38 pm under Uncategorized

像我這樣好奇的人,最後一定討人厭吧,但是今天又跟隔壁的高材生聊起來了。

今天我糾正他,我說:「你不能比喻色弱/色盲如同文盲,因為文盲是完全不懂字的意思,但你不是,你是看得懂的,那是一種只有你知道的顏色,只是知道你那種顏色的人比較少,所以沒有定出名字來。」

因為力豪說“基本上色弱只有特定顏色分不清楚 (像我是藍vs紫,綠vs咖啡)“,所以我就(很厚臉皮的)說:「我朋友說基本上色弱只有特定顏色分不清楚,像他是藍和紫、綠和咖啡,那你是這樣嗎?」

他想了一下,有點好笑的表情,好像從沒想過這個問題所以沒辦法回答,老師這時站在臺前(其實他一直在偷聽,我們的位子實在離他太近了),老師今天穿條紋襯衫,「像老師那件是淡粉紅色。」他說。

老師穿的是淡藍色。

老師看到我們兩個盯著他的襯衫,他說:「什麼?什麼問題?」我嗯嗯啊啊答不出來,他倒是很直接的說:「是我色盲,她在問我顏色的問題。」(當時我覺很羞愧,像做錯事,為自己的好奇,逼他要在課堂上回答老師)

「什麼色盲?」老師說。

「對,我是色盲。」他說。

「色盲?真的?是會怎樣」老師又說。

「色盲就是三原色無法辨別,色弱是對一些顏色的分辨力很差。」一個不是我也不是隔壁也不是老師的聲音回答…是坐在隔壁隔壁的同學;接著他對老師和我們又說了很多專有和我現在背不出來寫給你們看的解釋名詞。

「他怎麼知道那麼多啊?」我很小聲的跟我隔壁的高材生說。

「我也不知道。」他聳聳肩笑。

「我也是色弱。」那個今天才在我生活中出現的「新同學」說。

真的,我又驚訝一次。看那同學的臉,他講這些事時嘴巴笑得很開很誠懇很溫暖很接受。

突然教室前面這區變得好熱鬧,大家開始討論起健康檢查、考駕照、當兵什麼的。

「所以,色弱的人應該很多,只是我不知道。」我半自言自語。

「嗯。」高材生笑,沒有回答。

想想,人的眼睛有好多問題,隨便講就有基本的近視閃光遠視老花亂視青光白內障…..,眼睛應該是一個消耗品…。

不管什麼眼,在眼睛還可以用的時候就要好好珍惜好好用,這是我今天的得到。

上面是一本繪本試做的第一張草圖。繪本文字一年半以前就拿到了,今天決心要畫,不過這個決心和上面倒是沒太大的關係,只是剛好都今天。

Share

3 responses so far

3 Responses to “笑開”

  1. lkksamon 15 Nov 2008 at 10:02 pm

    1.我還以為是玻璃採光牆^^
    2.有以為是測試色彩敏感度….

    拿以前我一個同學講的話來用(當別人問他作品的事,他很樂見不同的看法,雙手還要往兩邊一攤~):「你們是自由的!」

  2. 玲慧on 15 Nov 2008 at 11:44 pm

    曾經思考過一個問題
    假如視覺、聽覺和說話能力勢必得失去一種的話
    會作何決定
    我想,我會選擇失去說話能力
    因為會捨不得看不到或聽不到心愛的人事物
    很幸運我所有的能力都還健康的存在著

  3. Peion 10 Mar 2009 at 10:43 am

    我一直很想知道~寶貝跟卡卡他們看到的世界…
    聽說
    他們的世界事黑白的
    只看的到紅色…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