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6 2010

永無島

Published by at 12:21 am under Uncategorized

也不知是哪根筋想到的,在出發到上海之前,我先在facebook上很厚臉皮的跟朝露說:「朝露我八月十五日要帶一個朋友到你家玩。」我沒見過朝露,但是我們講過電話,我寄亨利家的咖啡麻布袋讓她想辦法「做點什麼」(這些袋子讓她有幾日洗到手殘…),她是我臉書上的朋友。

我盤算著這樣去她家是因為我想帶Deirdre這個我必需八月全程從上海照顧回來台灣的外國朋友兼工作夥伴可以看一些「很接近真正生活」的東西(我承認我經常生活在一種不大真實的創作情境中);我想看看朝露的工作室,我嚮往因為接近別的創作者的工作室以致於更說服自己的「生命力(亂)得有道理」;我知道她家裡有許多「拾荒品」;我想遇見朝露孩子,因為這些在臉書上我都遇過;再來就是我很想知道這個世界裡的「非我的世界」以外的生活。

以都市人不知從哪來莫名的客氣,在出發到上海前,幾乎要跟朝露反悔,我把行程排得似乎很有規劃,就是一大早先去九份(趁氣溫還沒飆到很熱遊客不是很多),然後再到朝露家蜻蜓點水一下,接著離開台北往南開,要一路載著「外賓」東停西停回高雄。

但是朝露打來了電話,說「那天在我家吃中飯吧」「哪有人到我家裡不吃飯的」,說「(外國人)應該沒吃過鳳梨酥,應該要買一盒給她」,我說:「朝露,她不會吃鳳梨酥的啦(我這一路上遇到吃的時間就挫折重重)」,我一直說「不要、不要啦」、「不要、不要啦」、「外國人很麻煩的,她們很多東西不吃」……。拒絕了。
坐下來一會兒。
然後我又打了電話,我說:「朝露,我反悔了,那天我們要在你家吃中飯,不過,就是簡單的吃,不要太多東西喔,像平常一樣的吃….。」

到了前一天晚上,電話中我又說:「朝露,真的要煮很簡單喔。」
朝露說:「我知道啦。我媽都煮好了!」

所以,就是這樣了。
八月十五日,直接殺到朝露家,先是在二樓Happy伸出一個大頭迎接;完全忘記當時一直要注意的禮貌、我、Deirdre和587像失控的客人,不但東稀奇西稀奇著東西,又大剌剌的說要參觀房子、要看工作室,赤著腳在人家屋內亂走亂看亂拿亂碰,然後才坐下對朝露家各種有已擺滿一個桌子的伙食:舅舅做的雞捲、鄰居小學同學做的豆干、媽媽做的叉燒、阿姨做的….吃個不停。
我喜歡朝露的媽媽,聽說那天她並沒有真的展現實力!

我如願的遇到小孩和狗,還撿到一個做包的朋友Kelly。


看見朝露的創作。

還有她的拾荒戰利品。

所以我的「不要、不要」,完全變成「好多、好多」的一天。

這天和該天晚上去台中的Simone Cafe’,是我灰塵僕僕八月的最暖一日。

Share

6 responses so far

6 Responses to “永無島”

  1. 生命树on 26 Aug 2010 at 9:34 am

    O(∩_∩)O哈哈~大沙发!

    聲音震過來啦!

  2. 生命树on 26 Aug 2010 at 9:43 am

    恩,很尽兴哦 :)
    人生本该如此,就像“奇珍”大大拥抱,投缘何须问天涯

    :O

  3. shawnon 26 Aug 2010 at 10:01 am

    豐盛滿載的一天, 讚!

    :)

  4. Wei Lee.on 27 Aug 2010 at 2:27 am

    好棒:D

  5. liuhsiuon 31 Aug 2010 at 12:15 pm

    好喜歡那個小孩(他的表情和笑容)原住民小孩?及他手上的Paw
    有種paw在紙上畫裡”看我們”的感覺, 那個橘色條配的真好看!

    哈哈,他不是原住民小孩,他只是晒得比較黑 XD

  6. 朝露on 16 Sep 2010 at 9:53 pm

    他常被當成原住民小孩,因為我們都是黑肉底的啊

    哈哈,連Happy也是黑肉底的哩!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