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6 2010

這是她要的還是我要的?

Published by at 10:01 pm under Uncategorized

我和Lucy Ingrams認識十年,第一次見面是在Walker Books的「面試」上,所謂面試就是那年當Deirdre Mcdermott和Louise Power兩個人到RCA看過學生作品之後,她們發了一封正式邀請函到系上請幾個「被選中」的學生拎著作品到Walker辦公室做「自我推廣」(應該很像熱賣農產品)。在那個「自產自銷農產品推廣會」上,我記得Lucy是個會照顧「不知所措者」心情的一個人。她會端來一杯飲料說:「要不要再喝一杯?」,她會站在作品前面說:「Chinlun,你要不要說說看你這些作品?」

我們很快的開始合作,第一本書是一百隻狗。這本書的起源只是一幅我畫滿狗狗坐在山坡上的圖,圖邊寫著一小段文字:有一位非常溫柔善良有錢的太太收養了上百隻狗,他們都住在山坡上的一棟大房子裡。

我把這張圖掃進電腦裡做了許多分割分頁,用上面那段句子替故事書起了頭,也黏成一本小書。
在這個新的合作關係的開始,我有非常困擾的一段時期,不知道Lucy究竟要我做什麼怎麼做。因為所有新作的想做的已做的在討論之後,常常會遇到一些安靜沒有回音的日子,然後一個星期又過一個星期,我才恍然大悟,「喔,她要的應該不是這個。」

「現在我在做的是她要的還是我要的?」時常,我丟給自己這個問號。
然後書在這樣一個恍然大悟又一個恍然大悟,一點點修正一點點修正中中慢慢前進。

關於一百隻狗這本書,我曾經想做「關懷流浪狗」這樣的方向,想畫一位溫柔善良有錢的太太在大開高級轎車門後下車收留一隻小狗」情節,想藉由狗狗在畫面上的編排表現非常設計感的畫面,想了很多很多。

Lucy想著我說的流浪狗的事微微蹙著眉頭,因為她「不明白街上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流浪狗」;我眉飛色舞描述著「有錢太太看小狗很可憐下車收留一隻小狗」的情節後說了「但是」,因為「這不是一個養狗的好方法」;她讀著我精心設計的「很有設計感」的畫面,婉轉的表示「不大容易閱讀」。

我們把流浪狗的所有哩哩雜雜最後只剩下「流浪狗」三個字;跳過收養的動作流浪狗都已經在有錢善良的太太家裡了;把每一隻小狗按照特性取了名字;把「很有設計感」的頁面編得 比較容易讀

我們再把當初寫在圖畫邊上的第一句話直接拿出來做了書名,她笑稱「這是史上有最長書名的一本圖畫書」,我們把想表現「愛」的重點放在每一隻狗狗的名字上,沒有一隻漏掉,沒有一隻會被忽略,有錢的太太在書裡不用吃飯不用喝水只有一套衣服。

當一百隻狗一起出現的時候,就是一百隻(你可以數數看),叫做大饅頭的狗到書的最後並不會含混帶過變成另一隻(你也可以比比看)。

我曾坐在Walker的辦公室裡,沮喪的跟Lucy說:「Lucy,我覺得這好像不是我自己做出來的書。」Lucy很驚訝,她問為什麼,我說:「因為大家都參與了,並不是靠自己的能力。」我對於這樣「完全隱身於我背後引導創作」的模式覺得不好意思,認為因為能力不足所以需要別人不停「提醒」。但是Lucy很認真的回答我:「不,chinlun,這些都是你的,我們只是幫助你。」

上星期,Lucy打電話來,因為現在我們又在進行著一本書,是我和她合作的第三本。我們逐頁討論著細節,現在的我已經知道如何把她要給我的養分「消化吸收」,在每個階段的討論結束前,她都會說:「不過當然,這一切都需要你覺得舒服和滿意才行。」

是的,我覺得很舒服。
每樣工作是個無價的課程,而出版社就像學校,
這是個讓人舒服的「創作學校」。

Lucy穿著綠色的衣服:
創作路上的伴行者

Share

9 responses so far

9 Responses to “這是她要的還是我要的?”

  1. Erinon 16 Mar 2010 at 10:25 pm

    這是你要的,不然故事不會這麼溫馨不會這麼觸動人

    哈,Erin,我倒是想,你現在開始經手的每隻「美容狗」如果有「before」和「after」的記錄,有一天說不定也是一本書的種籽..

  2. alumion 16 Mar 2010 at 11:48 pm

    你好,我只是想告訴你,我真的好愛好愛「一位溫柔善良有錢的太太和她的100隻狗」這本繪本,我永遠記得第一次念給小姪兒聽時,他那興奮發光的眼睛。

    我也同意樓上說的,不管企畫溝通過程怎樣,這還是你的作品,因為這是你呈現的故事。

    :) 謝謝你!

  3. liuhsiuon 17 Mar 2010 at 9:56 am

    每畫完一稿子,就會來看看妳的文章..感覺”心”就很有收穫
    很棒的創作分享, 如此謙虛 ,如此真誠,也如此珍貴

    哈哈,因為我們都是「一人公司」,所以互通經驗有無很重要哩。

  4. 花子on 17 Mar 2010 at 10:07 am

    妳得自己有出版公司啊瑾倫。

    我想要有自己的銀行….

  5. 胡皮皮on 17 Mar 2010 at 11:14 am

    有沒有計畫幫每一個狗狗都來一本生平紀錄阿?比方說小花花從媽媽肚子出生開始..小狗從進門兒的那一刻開始?? its just an idea…^_^

    已經來不及啦,小花花已經出生十年了…

  6. 維尼月on 17 Mar 2010 at 3:34 pm

    瑾倫
    我是明月啦
    這是我第一次看你的部落格
    讀起了這一篇
    覺得很感動
    也很心驚~
    做編輯這麼多年
    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像你walker的編輯那樣做到給作者適當的幫助
    合作過程中是否讓作者感到舒服
    做出來的書作者是否滿意
    彼此都可以學習成長
    也能成為互相支持與分享的朋友

    我覺得很幸運也很開心可以看到你的這篇文章
    讓我在最近逐漸感到無力的工作中
    提醒自己可以做的事
    不足的事
    以及我想和作者一起努力的事

    我就常常在想,編輯(無論美術或文字)與創作者的關係應該是非常惺惺相惜和緊密的,但有時候那又很像交朋友,磁場有合和不合的。如果有一個編輯會比我跑得遠一點、周密一點、不停的停下來等我跟上、扶我一把的話,我是非常感激的。也有時候,我看著那個Walker Books進進出出的各個創作人,聽著看著這個出版社對待我們的方式,都會讓我覺得每個創作者都是呵護在她們手心的嬰兒,呵護著引導著讓我們可以慢慢照著自己的方式走得更穩一點。

    沒有一本書是「做好再拿來」的,也沒有書是畫完了「這裡不行,你再改一下」的,沒有書是在一個匆忙的狀況下出版與宣傳販賣的,因為所有的作業都在討論與樣本書的製作與朗讀之後才開始進行。大環境也許造成許多無力感,但我總是還有許多期待。

    所以,我會想,編輯的工作(無論美術或文字)都比當一個創作者更難,需要比創作者游得更穩更寬--其實,也就是說你們(編輯)應該是我們(創作者)創作汪洋裡出現的浮木/救生圈。

    請溫和的、適時的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呵。

    ps. 她們也有讓我心裡掙扎和不舒服的時候啦,但是整體來說是還不錯的。

  7. HBon 17 Mar 2010 at 5:43 pm

    這也許不是在出版上才會遇到的情況,這是所有「需要融入社會」的創作者都會遇上的吧!我也常常對最後出來的設計感到心虛,好像總是需要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協助,他們才能順利的誕生…
    不知道為什麼眼睛一直focus在「這些都是你的,我們只是幫助你」這句話上~
    讀過這篇文讓我有點放寬了心~好像找到那麼一點點價值了。haha~

    HB,我想你focus在「這些都是你的,我們只是幫助你」這句話上的原因,應該是因為我們較常聽到、或是我們擔心「我會做(創作)出這些都是因為她/他的幫助」,以致於我們對周遭的意見總有抗拒…。
    所以當Lucy那樣說的時後我很釋懷並且感激。 :)

  8. Erinon 24 Mar 2010 at 12:53 am

    我們開始有默契了嗎?
    最近是有幫我的模特兒們拍”Before”和”After”,不過沒想到那麼遠大,只是想要記錄一下剪前剪後的差別,還有自己進步的速度

    可以想遠大一點,世事難料哩。

  9. 馬來貘on 28 Jul 2011 at 4:38 pm

    妳的作品很棒,每個都很會說話,每本都代表了妳,因為你是獨一無二的

    我也要努力,讓自己也獨一無二,遇到好夥伴一起完成有意義的作品^^

    :)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