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3 2009

倫敦第17天(9/19)的事: 你說謝謝,然後你說我很抱歉,然後給我走開

Published by at 6:38 am under Uncategorized

IMG_2764
所以在Emma的世紀婚禮當天傍晚,我和Åsa兩人吃到最後一道甜點就必須搭火車回倫敦。六點23分發的火車,九點多到。火車上有一個我很喜歡的家庭,四個小孩兩個大人外加一隻大狗,沿路上大家都輪流哄著剛出生的嬰兒和狗。狗本來堅持要躺在走道上,在我一覺醒來以後,狗已經睡在小孩的位子上。
我和Åsa都很累,有可能是為了Åsa前一天說:「既然我們來到這裡,就應該早一點起來吃早飯。」所以我們為了吃八點的早飯,六點半就起床梳妝打扮,又為了Åsa說:「既然我們來到這裡,不如就早上慢慢走去教堂。」(我們前一晚就在pub婉拒了emma大頭表妹和妹夫的載送好意,emma為我們畫了簡易地圖),所以當B&B老闆娘早上十點準時來叫我們退房的時候,我們已經穿好該穿該帶該扛的上路了,天氣好得不的了,野花野草清新空氣其實很不錯,一路上若有車經過,車中的人都會車裡揮手和我們打招呼(果然和倫敦人很不一樣),十點走到十一點,到了教堂,教堂頂上掛著英國國旗。爬上幾個階梯,教堂還沒開,Åsa說:「喔,還沒開。」教堂上面掛著牌子說十二點才會開。
旁邊景色安靜得不得了,我懷疑真的會有婚禮在這裡舉行,我說:「你確定真的是在這裡嗎?」Åsa對了一下教堂名,是這裡沒錯。
然後,Åsa又說:「那我們再去走一下吧。」所以我們又去走了半小時,不管往哪個方向走,感覺上路綿延不絕永無止盡(這讓我想起來十一年前,我也曾聽了她的建議,我們在emma家附近迷路了一段)。十二點回到教堂,終於來了一個人,Åsa有禮貌的去問了一下,教堂是這個沒錯,但發現婚禮開始是十二點半。所以Åsa又帶著我很有閒情逸致的,在滿是墓碑的草地上鋪上自己的外套,看起前天報紙。

所以應該就是上面這些林林總總加上後來婚禮的高興興奮全神貫注外加婚禮社交,在火車快到倫敦的時候,我們兩個人已經在打坐計程車的主意。倫敦黑色計程車,就我的常識所知,你只要跟他講你要去的地方,他會找好地圖安全的帶你抵達,你要付他小費,他也會在等你進門後才離開。

好,本來路邊可以叫計程車的,Åsa說到車站前叫排班的比較好。
所以我們去叫排班的了。一上車,我說:「請到寇本街19號。」
「那在哪裡?」司機說。
「芬斯波立公園那邊。」我說,「可以請你看一下地圖嗎?」
司機兩手一揮:「我沒有地圖,我可以載你到芬斯波立公園,如果到了以後你知道怎麼走的話。」
「我知道巴士怎麼走的,如果你可以帶我到芬斯波立公園地鐵站,我就應該知道怎麼走。」我說。
「巴士總繞是遠路。」他說,車開了。
我和Åsa都沒答腔,我心裡在想,如果他不知道路我也不是那麼確定,其實應該要下車的。
司機一下拿起他座位旁的一本不知是不是地圖的東西,看一下又往空中拋一下,我確定那本東西跌在他旁邊的座位上。
車一直開著,我和Åsa 沒交談累癱在後座。
我想,其實我們都不知道路,這樣開也不知是不是繞遠路。
開著開著開著,我忽然看到一個寫著“芬斯波立公園地鐵站“的指標,他開過指標並沒有問我要不要停或是方向,他就是一直開著。
我和Åsa戶看一下彼此,然後,Åsa問我了:「Chinlun,已經到了芬斯波立公園了,你知道怎麼走嗎?」我坐起來,望著窗外景色正想要試圖辨認的時候,司機說話了:「對啊,現在怎麼走?這裡是芬斯波立公園了。」(雖然他現在開很慢,但拜託他還是在開)
我看窗外,我說:「如果你可以載我到芬斯波公園地鐵站,我應該會知道怎麼走。」他老兄兩手一攤,責備我說:「地鐵站已經過了,你說你會走的。」
我說:「我說如果你可以帶我們到芬斯波立地、鐵、站,我就應該知道怎麼走。」他似乎很不高興,竟然說:「那你只好走回去了,你說你知道路的,現在你又不知道,沒有車子可以開進地鐵站前的。」
Åsa說:「Chinlun,我們走回去好了,我看不會很遠。」
計程車老兄在前座,啥事也不做,就看我們要不要下車。

我好不高興,計程跳表顯示25鎊多,我們花這個錢卻坐不到目的地,他應該要有倫敦地圖A-Z的,他應該先說他無法到達地鐵站的,他應該在經過地鐵站時就詢問我們接下來要怎麼開而不是一直開。
我非常不愉快的一言不發從小窗口給他兩張20鎊鈔票後先下車然後到前座窗口外等他找錢。

他找給我15鎊,我想也沒想就把錢拿過來要走人的時候,他在車裡很不客氣的說:「喂!你等一下,你知道你應該給我小費的嗎?我沒拿你小費又找你15鎊,實際上你還欠我40分錢,現在,你要跟我說謝謝,然後你要說對不起。」(對不起,以你這樣超不專業的載客我並不想給你小費)

「對不起什麼?」我說。
「你的態度。」他說。
「什麼態度?」我說。
Åsa這時小心翼翼地探頭問他了:「抱歉,你說什麼對不起?」
「不是你!」他用手指著我:「是她!」
「現在你(用手指著我)說謝謝,然後說對不起,然後走開!」
「我給你40鎊,你就找你該找的,對不起,我並沒有求你不要算那40分錢,你該找我多少就找我多少,我沒必要跟你說謝謝。」我也很生氣。

他又說一遍:「現在,你,說謝謝,再說我很抱歉,然後給我走開。」
「為什麼?!」我很生氣盯著他(我看你是沒零錢找我吧)。
司機看起來好像很想下車打我(我承認,我又在思考接下來要講什麼比較安全),而Åsa在旁邊微微蹙眉希望能理解和幫忙這兩個人現在狀況(Åsa,世界上不講理的人比較多啦)。

然後司機瞪我一眼,開走了。

我和Åsa背著行李,我在路邊把秀氣的婚禮鞋脫掉換上勃肯,一路氣呼呼的走回地鐵站又走回Deirdre家,又已過半小時。

首先,他沒A-Z不應該出來開車。
再來,他知道我只知道巴士的路而他不可能開進的話應該讓我知道。
然後,他應該在到了芬斯波立公園地鐵站就先停下來,要問我接下來麼走。
他應早在我們一上車就叫我們下車然後道歉,因為他不知道路。

首先再來然後它應該。

Åsa說:「我覺你們的問題應該是出於他沒弄清楚你一定要跟公車的路徑,而你不知道他會就這樣開過地鐵站。」她又說:「唉,如果我有事情不愉快,我會試著忘記它,等過幾天就好了。」

我只不過是不講話直接拿走15塊找零而已,那老兄應該是自己心虛,先責備我為強。

兩天後,Dee從愛爾蘭回來,我講計程車的事給她聽。
她說:「計程車車號呢?你應該記他的計程車車號的,他會被撤銷執照,一個司機不能沒有地圖,任何一輛倫敦計程車都會送你到家門口!」

也許我也有錯失,這兩天我想,錯在我沒想到要馬上下車,覺得車子開到我就會知道了,但除這之外,兩個累得要命的外國人在倫敦的晚上十一點還在找路走回家,我真希望我知道他的車號。

Share

6 responses so far

6 Responses to “倫敦第17天(9/19)的事: 你說謝謝,然後你說我很抱歉,然後給我走開”

  1. 力豪on 23 Sep 2009 at 9:07 am

    給你拍拍手!~(啪啪啪啪…)

    對付外國人就是要這樣,因為他們都以為全世界繞著他們為中心在轉;而且他們真的很喜歡欺負東方人~(氣)!長大後外國人見多了,我不得不說東方人實在很可愛~。

    哎,有時我還真希望我的反應可以更快一點脾氣更利一點 :-(

  2. 西西里佛斯on 23 Sep 2009 at 5:53 pm

    我不會給你鼓掌的,我認為你應該一開始就不搭這部有那麼多問題的計程車。然後,就一點問題都沒有了。

    對,西西里佛斯,你的認為也是我的認為啦,但人站在台上和台下表現往往是完全兩種不同的狀況 :-)

  3. 花子on 24 Sep 2009 at 10:18 am

    瑾倫

    我可以理解妳的生氣

    但是我好想留言讚美那個驢子馬車…

    (我看是驢子…)

    哈哈哈,那驢子的頭好好摸(你會更喜歡那邊的野花野草的…)

  4. avaon 24 Sep 2009 at 10:21 am

    太可惡了! 你竟然遇到這種英國流氓, 應該找警察 還有你的朋友也不應保持沉默!
    這惡司機擺明就是要欺負外國人, 下次記的要拍下他的車號 公告天下
    旅行中的小X事影響整天的心情, 祝你 接下來的幾天都是遇到溫和有禮的人!

    所以結論就是反應要快啊 :-)

  5. liuhsiuon 24 Sep 2009 at 11:36 pm

    原本這麼愉快的朋友婚禮和教堂小鎮
    被這麼樣的司機搞砸了!
    妳的態度是對的!
    甚至可以更早反應
    不過我也經常這樣
    後來才想到叫自己該利一些!

    唉,對啊

  6. Elsieon 26 Sep 2009 at 5:18 pm

    很久以前, 我的同事到倫敦出差, 從機場搭計程車到飯店是40英磅, 司機竟向她要400英磅(多一個0), 因時差精神恍惚, 竟也糊塗給了. 等回過神來車已開走, 因是自己疏忽, 回來不敢跟公司報帳, 只好吃暗虧跟同事們吐苦水了~

    這真的太離譜也太痛了,她的時差也太嚴重,400英鎊差不多是兩萬多台幣了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