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3

Jul 02 2013

其實我們都不能選擇要或不要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IMG_1387

昨天晚上,巧虎離開了。

到最後一秒,牠都是努力的,昨天早上牠奮力用舔着舔着從我指尖吃完將近一罐肉泥,牠知道要吃才有奮戰的力氣吧。最後這星期,牠一直在工作室裡,哪裡都沒有去。這當中有一天只有牠讓我摸摸好久,那天我們都很開心;那個開心也是傷心嗎。情況越來越糟了;牠沒有糟,牠的眼睛一樣亮,是病很糟糕的一直打攪牠。

是不是當小天使了,我竟然不確定,我跟牠說:「你要去哪裡可以,你知道的,即使你想繼續在這裡都可以。」至少,你不痛了。

我們坐在落地玻璃前。一個用毅力在支撐的巧虎在我左邊,眼前透過玻璃窗,我彷彿看到這個喜歡四處晃蕩的孩子正自己走到對面社區下水道喝水溝水、看到牠躺在人家高高的冷氣機上,一臉倔強的不願跟我回家,看到牠落寞的自己躺在外面的矮牆上,只因為不再有師傅來上工了。我第一次看到牠談戀愛,成天臉鼓得澎澎的跟在剉冰附近,我看到牠堅持不讓一直愛慕牠的Happy靠近而扭打成一團,我看到牠喜歡我理牠的時候「啊」的一聲緩步晃過來。

「你知道的,」昨天我一直跟牠說,「我最喜歡你在巷口出現讓我的手托你載過來載過去」;我說「幸好那個時候打球的小男孩跟我說有隻小貓躺在樹上睡覺,不然我就遇不到你了」,「我說你吃飯的樣子好神氣,到現在都會翹腳」。

這一星期,我很想陪伴牠,所以盡量與牠坐很近,但牠於是挪動位子離我遠了一點;有時候,我就是與牠隔一段距離靜靜的坐著。很遲鈍的我到昨天才忽然明白也許牠想自己很專心地奮戰。

於是我說:「好,我讓你自己,你知道我都在這裡的」。

前天,我蹲在牠不遠的前方,忍不住大聲哭了起來,哭完抬頭牠竟然轉頭用一樣堅定的眼神看我,然後牠站起來,用牠獨特的嗓音「啊」了一聲,我忘記要傷心,看牠走到落地窗邊繼續挺坐著撐著。牠比我聰明吧,知道面對的是什麼,我天真想「牠這麼努力,也許真的有奇蹟」。

在最後的這個晚上,我跟牠說好多我心事,因為我知道牠會是最理解我的貓。

我每離開工作室一次再回來的第一件事都是搜尋,我等待牠轉頭堅定看我的那一眼。

於是漸漸的,牠要對抗的力氣需要更多,能看我的眼神就少了。

我知道時間不多。

這一段時光,許多時間都在「要不要治療?」「要不要灌食?」「要不要回動物醫院?」「如果尾聲的結果都一樣是這條路,要不要順其自然走到最後一刻?」

真正分別的最後那一秒,我沒有看見,那秒我離開為了去取一盞燈。

抱牠起來的時後身體軟綿綿的,比我想像的重,比我想像得更大隻,是隻好棒的小豹。所以其實我們也無法選擇了是不是?抱起牠的那一刻我忽然這樣跟巧虎說著。

清晨做了一個夢,巧虎一分為三隻在我抱牠的時候掙扎要逃出,在夢裡牠爬出了箱子。下午繼續做了另一個夢,夢到我開車撞到人,夢裡的人卻邀我一起去吃麵,吃麵的時候發現周圍的人彼此認識,她們為了讓我忘記傷心,講好笑的話。

IMG_1424

小小的骨灰罐大的幫我帶回來。

牠的身軀留在這裡,靈魂自由了。

IMG_1008

Share

8 response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