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12

Dec 28 2012

新的一年,讓樹來守護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聽說今天要開始連假了。
兩天前甚至更早一點點一前,阿興師傅就一直來問我:「瑾倫老師,你什麼時候要開(幕)?」我躊躇回答,我問:「什麼時候和我們裝潢(工事)有什麼關聯?」
「如果要早點開,那師傅要加班。」阿興師傅說。
我想了一下:「那請師傅加班好了(趕快一氣呵成吧,這一年好多工事都拖得好長)(不過不是阿興你的關係啦)」
所以,昨天開始,師傅開始加班了。

希望大家都可以儘快開始投入期待的倉庫商店營運。

Cupid說:「你好像越來越快了。」
「什麼意思?」我問。
她說:「因為你以前都要想很久(怎麼裝潢),現在你好像啪啪啪節拍很快就可以做決定。」
這就很像練習,一個個很大的裝潢工地實演實練。在這裡面我學到的是:如果我失掉了時間也就是失掉了工作室大家的薪水;時間投資在自己的猶豫裡,要付出的是更多師傅的工資和(大家的)精神耗損。

工作一多、人一多,人的相處好壞也是一種當下決定。常常覺得負面的情緒在空間中漂移,要一直很清楚自己的位置與方向,才不會莫名的被擊到(中)。
這就是當人的辛苦吧。
有時候我會想,人一輩子的目標,就是一定要努力開心的過到最後一天而已。後悔也是不需要的,因為所以屬於「後悔」階段的事,都是過去式。

像貼色紙一樣,園藝師傅把草皮貼起來。

這是第一次看貼草皮。
草皮厚厚的很可愛,師傅說這是台中的草皮,因為土壤(與高雄)不同的關係,台中的草皮可以植得很密,但高雄的就不行。
(但現在台中的草皮移民到高雄……?)
「後來就沒關係啦。」師傅說,「重要的是一開始養的時候。不過草皮要維護喔,這種草長得很快,不修剪也很快就會壞掉了。」

坐在遠遠地對面想招牌。
駁二的工務大哥說:「啊,有棵大樹(擋)在你(大門)前面。」

呵,沒關係的,我喜歡樹,這樣很好。

Share

5 responses so far

Dec 26 2012

倒數。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要設計用在本東倉庫商店的物流箱終於來了,好多顏色。

本東是第一個試用者,那對「偽眉毛」好好笑。

小花花也在,這幾天牠咳的比較少,昨天晚上我們又可以一起出去散步。

「小花花,我們來照個相。」我跟牠說;牠小小的腦袋裡,會不會對不舒服困惑着呢?

牠們應該有交換一下對這些彩色物流箱的看法。

植栽師傅在駁二倉庫前種花,我請他也把對門開神壇的阿嬤的植物都想辦法種進去。有一種我們都不知名的花(阿嬤的),師傅摘了兩小朵,說:「你看,多可愛,像兩隻鳥。」

另一個植栽阿嬤幫忙種花,邊種邊說:「隨便種也好看。」

結果阿嬤的好看和我想的好看有一點點不一樣。
種花阿嬤對「自然感」與「好看」應該與我看小花花的眼光相同,有感情怎樣都可愛。
但明天,我還是想請師傅幫我改一改(種)。

倉庫。

從灰階進到彩色。

我們將在這裡過些日子。

不由自主的,


現實與夢境依舊交錯、交錯、交錯。

Share

2 responses so far

Dec 21 2012

謝謝撥撥橘的夥伴們,also for 太田康介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小花」進來本東咖啡當孩子後,我們才真的確定三明治的名字。

這是「喵福」(moffle),本東咖啡的熱烤三明治。

名字真的很難取,但是想出了喵福兩個字覺得很開心。
喵喵~福~喵喵~福~。

有了貓以後似乎很少說狗的事,真的不是偏心而是貓的表情(心思)真的比狗多很多(光是「沒有表情」的這種表情就比狗多很多種),也因為有貓所以我可以更確定狗很老實。
我開始賣朋友冰拿鐵親手烘製的雞肉條,每一分錢冰拿鐵都拿來幫助毛孩子的雞肉條,小花花每次都吃到一直來用手推我。
下面畫的狗不是Tony,是冰拿鐵的「饅頭」,眉頭上有可以表現出心事的兩個印點。我從來沒見過牠卻也是牠的粉絲,因為在這裡可以看到牠一直賣力的幫馬麻賣點心。這些點心有時候會送到新屋收容所。

你看到的袋子都已經賣掉了,一包大約60元上下可以滿足一頓(狗狗)下午茶的小包裝來本東咖啡(永遠)都買得到;
你也可以直接這裡買

夥伴Cupid住的公寓樓下都有固定的貓在依賴她,每天晚上不管多晚,大小貓們只要只要聽到摩托車的聲音以及鑰匙鐺鐺鐺的聲音就知道誰來了。聽說大頭小頭紛紛從旁邊的大宅院花園內探出等著吃飯。大部分的貓都結紮了,但有一隻母貓一直捉不到,也聽說最近又生了一堆小貓,小貓有一次從宅院花園中跌出來爬不回去,母貓跑出來啣小貓回去。

「小花」就是在這個公寓樓下生活的,很親人卻經常自己一個沒有貓朋友,也常常擠不到飯吃(所以這是把小花帶回來的原因)。然後天氣冷了,Cupid說還有一隻小貓,也是很親人,Cupid每天餵牠們吃的時侯,只顧著用頭來磨蹭都忘記吃飯,「因為天氣冷了,這隻又這麼容易讓人接近,擔心會有危險」,所以前天Cupid帶牠回本東。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牠,才一下子,牠就一頭「撞」進腳邊磨蹭。

小花給牠睡西瓜床。
牠從此叫「喵福」。

前幾天也是找資料,看到舊相片,是小小橘。

只要瀏海換成暖灰色,就是灰灰了耶。

一隻像極「工地主任」的大貓最近也是在撥撥橘前出現,牠的牙齦變形臉腫起來了,是很症狀明顯的愛滋貓。「工地主任」已經在天堂裡不用再擔心搶食了。

「御飯糰」這幾個月也是差不多的症狀。
這些孩子的路能走多久我們不知道,但是希望不管能一起走多久,大家肚子都要飽飽的。

巧虎喜歡一路走桌過來滿頭頂住我的臂彎。

有「媽媽」的孩子好幸福。

快要說聖誕快樂了。

不是每個毛孩子都可以這樣安安穩穩穩暖的睡着。

每一天好多毛孩子被放棄著

福島核災後一年許多動物繼續被遺忘。
寄相片與寫些字給為這些動物努力的人加油吧!
無論在照顧這些毛孩子的過程中,是不是有好多挫折或是遭受好多委屈,請記得我們都在一起的。

喵福~喵福~
汪旺!汪旺!讓毛孩子的運氣來!

Share

4 response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