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2

Jul 26 2012

明天要加入新的毛毛小朋友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轉頭,忽然看到我旁邊的地上,巧虎大剌剌躺得像平常的Tony。

Tony最近有件好笑的事,就是牠學會開門,只要是左右推開的門牠都會努力開,開了以後就帶著小花花在屋內閒逛。

貓真的很想隱藏自己。
在很亂的地方,

或是很小的地方。

只差毛色不會變色。

但是如果有一天,我發現巧虎把自己在水槽裡這樣偽裝起來,我可能會嚇一跳……

感覺需要「解穴」。

站在柒號倉庫收銀區,這個下午被兒童攻佔,大家在收銀台錢一直掏錢數錢。
一直問多少錢,然後一直數著夠不夠錢?誰買了蘋果西打的那瞬間,忽然像一種傳染,接下來的五個小朋友都想喝蘋果西打;有個小朋友買得東西和大家很不一樣,只有他買橡皮和鉛筆,可能是個認真的孩子呢,特別多看他一眼。

請藝軒幫我拍下這個福利社盛況,心想這輩子有機會過足一次福利社老闆娘的癮,也是很幸運的事。

中午在沙發上午睡,小花花在我前方露出非常可愛微笑的表情。

嗨,我們回到部落格來了。

Share

6 responses so far

Jul 24 2012

試著放慢腳步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那一天在吃火鍋的那條街上,
黑夜裡看到大刀和狗皮貼藥的招牌圖覺得很有意思。

圖騰總是給我一些想像。

QQ也是有時倉庫商店吧台門邊的一個圖騰。
牠總是有禮的把腳擺得很好,今天我去聽到的是:「QQ,你今天來得好早。」

工地的大帆布總會盡責到最後一秒。
帆布卸任之後,做個包來讓它退休吧,我忽然想。

會用這個模樣先站一陣子。

之後會慢慢的像人裝扮自己一樣:打上領巾(植物與信箱)、鋪上光粉(玻璃)、別個髮夾(小招牌) 之類的。

回到吃火鍋那天晚上,吃完了我們站在火鍋店門口,忽然一隻黑白賓士貓在隔壁的騎樓與我們視線交會,牠毫不猶豫的直直、直直、直直的走過來一頭撞進我的腿上磨蹭,比起撥撥橘裡面的任何貓,牠完全撒嬌親人凌駕任何一隻貓之上。
問店裡老闆,老闆說喜歡可以帶走,我們說如果沒有人養只是想帶牠去結紮。
老闆說好啊,,不知道牠是什麼時候來的,你們帶去沒關係。
牠好命的,我們這幾間店都會餵牠。

是隻年輕的母貓,明天牠可以出院了。猶豫着是要放回那個火鍋店外的騎樓?
想著,將來灰灰是不是可以和牠一起在本東咖啡呢?

傍晚Happy全套西服枕著一袋瓶蓋睡得好可愛。

Share

3 responses so far

Jul 19 2012

這幾天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那天在撥撥橘外照得的這張相片,讓我覺得世界無比幸福。
這一秒像是永恆。

好久不見的卷卷。

卷卷的年紀是個謎,光我認識牠已經15年。

駁二附近人家養的QQ,經常到柒號倉庫裡「偵查」。

食物下來的那一秒也等於一種「美妙的永恆」吧。
但多半的時候我們都說:「QQ,你不要亂尿尿噢!」

有誰不喜歡小孩溫柔的手?

歐卡希望時間就停在這一秒上;
Tony則滿心期待可以跳到牠身上的那一秒。

灰灰香奈爾小姐,這些長凳你還滿意嗎?

最近本東經常在屋子的某個定點等著我,定定的、觀察的與一種「等著」的神情。
牠長大了,一種小貓毛毛躁躁衝去爬樹的性格好像消失了一點點。

以前不給抱的本東,現在可以讓我在屋子裡的許多「路上」,一把將牠「撈起」,像以前在巷子裡「載」巧虎一樣的載牠一程。

本東咖啡的屋頂玻璃上滑下雨滴。
今天裝一樓門框的鐵作師傅說:「我要來這裡看流星雨。」
我說:「那要流星雨可以經過才行。」
師傅說:「一定會的啦!」

其實,我真正擔心的是哪天鄰居的內衣掉下來掛在屋頂上永遠不走….

不鏽鋼烤漆上的鐳射切割已經做好也裝上了,期待的歐洲紅結果變成中國紅……。

可以天馬行空的本東畫材咖啡。
現在是七月要下旬了,裝潢與整理整頓的八月過後,是先前承諾的開始營業九月。
但九月上旬我們要專心把撥撥橘從柒號倉庫熄燈撤出,然後好想旅行和休息啊….。

知道你們會好失望,但是讓我們十月再容光煥發的開幕吧。
這個地方要慢慢走長長久久的。

Share

4 responses so far

Jul 13 2012

晚上,誰來咖啡呢?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有一天,Happy在花缸裡把自己擺成一個太極。

原本以為歐卡碎念的時候,Tony會發脾氣的,沒想到Tony竟然敬畏著歐卡,時常猶豫着要不要走進撥撥橘車庫辦公室。

總是微微側着頭注意着大人的動靜。

因為打架的傷口一直沒有好,所以我們送灰灰去大的那裡住豪華套房一個星期養傷。回來的時候,毛乾乾淨淨的整個都貴氣了。
我喜歡叫牠灰灰香奈爾。

去評審繪本比賽的時候,致元問我:「你想這個小孩他有沒有養狗?」

我想應該有,不然不會有這個角度、姿勢與一對仰望的眼睛。

畫小花花其實很省顏料。

本東咖啡今天拆架,抗紫外線的Low-E環保玻璃是不是真的可以抗掉90%以上的紫外線?

想邀請灰灰香奈爾小姐入住,不知牠願不願意賞光?
後面的迷你防火巷,應該夜夜都有貓的晚會吧。

Share

8 response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