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2

May 29 2012

這次我們是「柒號海水浴場」旁的「撥撥橘商店」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海水浴場旁的商店應該有剉冰吧。

吃了冰以後應該會肚子餓又突然想吃飯、喝熱熱的濃湯吧?

在海水浴場一定要穿拖鞋。

平日的銀行員送新鮮的椰子來。

躺在海邊讀書、畫畫、寫字;體格黝黑強壯的救生員什麼時候會出現?

可以提著去沖水的Ga-Gi-Ya不可缺少。

海水浴場裡的商店也還一定要有氣泡水、咖啡、零食和泡麵。


還有不可缺一位大總管指揮全場。

技術好的油漆師傅踩著梯子幫忙畫微微波動的海水,搔着頭說刷又快又直的他會、這種要「剉」的他還真的不知道怎麼刷。

年輕的師傅在下頭好像總是心情好的說:「老師,等我們吃完飯你要改還可以改。」

澎湖長大的木作師傅幫我們架設起漁網。

並且仔細教我如何好看的寫浮球。

我們是本東嶼,撥撥橘號。


(船by林藝軒)

「魚網上,一定要備有補網器」師傅說。

忽然,我們都是網裡的魚。

1997年畫的西瓜,竟然就出現在即將展開的夏天。


而我去年也的確多了一隻愛吃水果的烏龜胖胖。

Tony在這張圖裡出現後的第五年真的被一位老師撿到動物醫院裡。
到現在,睡姿和笑容仍然一模一樣。

客滿了。

我們在月光的海灘上擠得滿滿。

一起來吧,永遠都有你的位子!

(救生圈與男孩 by Macaca)

2012.5/25-9/16
「柒號海水浴場」,撥撥橘商店
高雄市鹽埕區堀江街7號,駁二藝術特區

星期一~星期四 10.00-18.00
星期五~日與國定假日 10.00-20.00

Share

2 responses so far

May 19 2012

下星期三(5/23)再告訴你們柒號倉庫這次的主題是什麼 :)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我一直記不起來這樣的啦啦隊形叫做什麼(我已經問過很多次了),若榆在撥撥橘柒號倉庫拿著「撥撥橘外帶窗口」的瓦愣紙牌登到頂上。
想如果我在現場,應該會哭吧。

撥撥橘柒號倉庫的工作很忙、很忙、很忙。
工作時間很長、很長、很長。
情緒爆發的時候大家都很緊繃。
從十二月到三月,再從三月到五月中,現在要從五月底再到九月中。
「誠徵短期員工」裡的、可以一路相挺到現在柒號倉庫的若榆、昕翎、石一、撥撥橘基地的惠嵐,中間進來加足馬力的瑪姬,能有她們是工作室的幸運。

若榆要離開去念研究所了,昕翎要回到她的會計工作,石一要一邊當漆藝藝術家一邊繼續在柒號倉庫與商品奮鬥,惠嵐與瑪姬則比我更像媽媽的在撥撥橘基地當後援與毛孩子的保母。

柒號倉庫正為下個季節變身,除了1400支的二手木料與幾張圖像線索,其他的我想先賣關子。



本東也在為未來變身,除了「光線極好」之外,其他的我也想賣關子。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要做這些(商品與工作室)?」
我說:「因為我單純只想做墊板(偏遠小學講故事可以送小孩)和我很喜歡明信片。」
也有人說:「這些事情讓你沒辦法專心在創作(書)上。」
我承認這是一個事實。
但(好強拼命的)上個月出了書《那些胖臉兒教我的事》,只是至今無法有時間(像以前一樣的)寫任何有關這本書出版的一些心情;創作(尤其是圖),總是大約在進行半小時或是一小時左右思緒就會被許多不同的外務打斷。
但我也撐著在邊緣時間畫繪本。

總是想這個階段經過了就會好一點。
閒適小店背後原來有像海浪推擠而來的事務與不得不去擔起的責任;原來真正的社會是這麼一回事,有時也對自己這麼說。
昨天罐罐吐了之後忽然在撥撥橘裡昏倒,幸好有惠嵐和瑪姬在,馬上送罐罐去「大的」那裡;不敢想像如果罐罐昏倒卻沒有人在牠的身邊。
是年紀與心臟的問題。

罐罐的昏倒讓我昨天想了一下最近疏於講話照顧的毛孩子們;小花花最近一直在治療咳嗽,X光顯示肺裡面有一點點陰影,「大的」警告大家都要減肥;Banban牙齦發炎的問題會一直跟著牠,所以一個月都要去治療一次;Happy背部打架的傷口這兩天看終於癒合起來;本東現在很少在小店出現因為牠喜歡忙工作室內其他「現在讓牠覺得更有趣的事」;剉冰和巧虎似乎成了我畫畫時的固定陪伴。

Tony最近很喜歡在「大的」出門上班後就溜上床,通常不大敢動,我猜應該是怕聽到:「Tony,你下去啦!」

可以留在床上,牠一整個開心!

還是要「盡量記住每一個時刻」,尤其現在可以與牠們從容相處的時刻少了那麼多。

因為若榆,所以撥撥橘與往回大學時光靠近了一點。
在九月要進研究所之前,六月要先回東海為有深深感情的東海啦啦隊Hunters籌募經費與招啦啦隊人才。她認真畫了許多啦啦隊的小插畫,惠嵐幫忙做設計,撥撥橘要一起在下星期到東海路思義教堂旁咖啡傳情。

5/21(一)~6/1(五)
8:30 – 17:30 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旁邊紅林餐廳廣場

未來,加油!!

Share

3 responses so far

May 14 2012

計畫趕不上變化的撥撥橘柒號倉庫商店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Oero去了新家的第二天,「大的」動物醫院的助手婉妮幫我們送飼料去給Oreo新主人泳教阿伯後回來問「大的」:「Oreo在撥撥橘有睡床嗎?」「大的」說:「沒有。」原來Oreo這孩子去人家那裡第一天就大剌剌的上人家的床去睡了。
又過一天,又聽說阿伯替Oreo買了兒童用的塑膠游泳池。
再過一天,聽說游泳池被Oreo咬破了,阿伯說:「那現在要來訂做一個鐵的了。」
於是我們開始想像也許有一天「歐少爺」在蓮池潭戴泳鏡游泳、有司機接送的樣子。

撥撥橘柒號倉庫商店最早是要在二月底隨高雄設計節要告一個段落的,但因文化局計劃的改變,短短休息幾天候我們繼續從二月底奮戰到五月的現在。
以為五月要說再見的,在我們賣完所有現場桌椅、軸子的昨天,一個毫無心裡防備的下午,我們再收到「希望可以營業到九月」的消息。
面對一個場子的桌椅完全賣清、貨品也要全盤點退回的撥撥局柒號倉庫商店,我們只有個小時可以思考「要」或是「不要」。

後來我們決定了「要」,從5/25(五)再續四個月的商店檔期。
有一種好強,其實。
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玩、最盡興。

本東咖啡正在整修中,經過水電師傅的車子覺得有親切感。

相信它們都在應該的位置上。
腦袋裡的東西可以一直組裝拆解組裝拆解到「能力所及的最完美」。

慶幸著桌椅都賣掉了,因為如果太早知道這消息,也許我就會捨不得賣掉以至於它們到後來被用得太蒼老。
因為所有東西一件不留,所以我們有機會再從零想起。

昨天覺得自己累趴了,躺在工作室的斜坡上想著也許腦汁也有用盡的一天;今天卻想如果衝過一個是一個(挑戰)。


柒號倉庫的吧台前每天下午又自己來了一位新朋友,繼Oreo和托托之後。
也許商店的必要存在,也是我與牠們之間的緣分。

Share

5 responses so far

May 09 2012

駁二柒號倉庫的大樹桌椅這星期拍賣,可以現場標記預定

Published by under Uncategorized

這兩個孩子都有新家了。

面對新環境忽然兩個貼在一起走路的黑色Oreo和米色托托。


先是托托去了台北風和日麗唱片行,這樣一路信任的睡上了台北。
很快的就學會上下樓梯,台北的獸醫叔叔說他還有點瘦、有點便秘要多運動。

至少不用再擔心這個溫和隨性的孩子,傻呼呼的忽然有一天也許莫名的被「處理」。

接著是Oreo,住在左營的一位六十幾歲的游泳教練伯伯可以認養牠。
這個孩子長大了。

牠精力充沛,工作室全場飛檐走壁沒有什麼可以阻止牠去。
工作忙的時候不得已,我們不是命令牠待在門外就是要拴著牠。

去往新家的路上,牠的大腳掌一直站在我的腿上,有時整個身體和我貼得好緊。

聽說新主人帶牠去蓮池潭散步,一直被我以為有用不完體力的好小子竟然會到後來「有點走不動」,也聽說牠的新生活課程還包含游泳….。

這個星期日,駁二柒號倉庫商店終於要劃上終點。
走進商店的Oreo和托托是我們這瘋狂忙碌半年裡心上最溫暖的兩小點。

Share

6 response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