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迦陵學詩筆記(下冊詞曲)(不單賣) |
葉嘉瑩作品集19
[6111YE019]
作者:葉嘉瑩
17x23cm 534頁 平裝
ISBN:978-986-213-487-0
CIP:823.886
978-986-213-487-0
初版日期:2013年12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500| 會員價: NT$425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電子書購買注意事項
因台灣iBooks Store尚未提供電子書銷售,所以需有其他國家的(例如;美國、加拿大)的Apple ID才能購買。

本書是葉嘉瑩四○年代聆聽顧隨先生詩詞講課的記錄。
羨季先生會通詩經以降之千年韻文,細說詞曲一如說詩,
夾敘夾議,風格靈動,不僅是授業的人師,更是解惑傳道的經師,
讀者可自其睿智的說詞說曲中得到極大的啓發。


本書為葉嘉瑩聆聽顧隨先生講授詞曲的筆記,將其博學深思的銳感作了最細膩的傳達。
羨季先生的才學、興趣極廣,兼具中國古典與西方文學的學識與修養。大二時,葉嘉瑩在北平輔仁大學聆聽顧隨先生講授「唐宋詩詞」,讓她開了眼界深深著迷。葉嘉瑩自小雖在家裡誦讀古詩詞,卻從未聽過這樣生動又深入的講解,被這種不拘泥的、靈動的跑野馬風格所吸引;不僅掌握詩詞中的妙義精華,也將立身處事並論而行。葉嘉瑩深受啟發,甚至大學畢業已在中學任教時,仍然持續旁聽顧隨先生的課。
葉嘉瑩半生艱苦,在生活重擔以及接踵而來的苦難中,是這些平日讀誦與熱愛的詩詞,給予她安慰、支持她走過憂患的。這些如煙往事,和顧隨先生的教誨、期許一直深植心中,對於葉嘉瑩的教學、研究和創作影響深遠,至今仍然以此惕勵,希望在文化傳承的長流中,讓更多人了解、欣賞與體會中國詩詞的美好和深遠意境。這是她受用一生的智慧。

葉嘉瑩
1924年生。1945年畢業於北京輔仁大學國文系。自1945年開始,任教生涯長達六十五年以上。曾在台灣大學、淡江大學、輔仁大學任教十五年之久,1969年赴加拿大,被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聘為終身教授,並曾先後被美國、馬來西亞、日本、新加坡、香港等地多所大學以及大陸數十所大學聘為客座教授及訪問教授。1990年被授予「加拿大皇家學會院士」,是加拿大皇家學會有史以來唯一的中國古典文學院士。此外,還受聘為中國社科院文學所名譽研究員及中華詩詞學會顧問,並獲得香港嶺南大學榮譽博士、臺灣輔仁大學傑出校友獎與斐陶斐傑出成就獎。2012年被中國中央文史館聘為終身館員。
1993年葉嘉瑩教授在天津南開大學創辦了「中華古典文化研究所」,並捐獻出自己退休金的一半(10萬美金)設立了「駝庵獎學金」和「永言學術基金」,用以吸引和培養優秀人才,從事中國古典文學方面的普及和研究工作。
著作有:Studies in Chinese Poetry、《王國維及其文學批評》、《中國詞學的現代觀》、《唐宋詞十七講》等多種著作。

《葉嘉瑩作品集》序言
詞之三宗
閒敘《樵歌》
稼軒詞心解
一、健筆與柔情
二、文辭與感情
三、「通」與「不通」
四、才氣與思想
五、性情與境界
六、英雄的手段與詩人的感覺
七、含笑而談真理
八、餘論
說竹山詞
一、傷感
二、情致
三、紀事
四、貧與瘟
五、感覺與印象
宋詞短說
一、少游詞好語言
二、從程垓《小桃紅》說到詠夏
三、姜白石之「乾淨」
談元曲
一、元劇中之悲劇
二、說《西廂》
三、《東堂老》
四、曲少文字障
論王靜安
一、「境界」說我見
二、《人間詞話》評點
三、說《靜安詞》
附錄一
一、駝庵詩話
二、駝庵詩話補編
三、論涅克拉索夫
附錄二
一、《論語》六講
二、說解《中庸》
三、《文賦》十一講
四、《文選》講論
五、文章短說
六、駝庵文話
附錄三
顧隨先生百年誕辰紀念會致張恩芑學長信
紀念我的老師清河顧隨羨季先生

紀念我的老師清河顧隨羨季先生

顧師羨季先生本名顧寶隨,河北省清河縣人,生於一八九七年二月十三日(即農曆丁酉年之正月十二日)。父金墀公為前清秀才,課子甚嚴。先生幼承庭訓,自童年即誦習唐人絕句以代兒歌,五歲入家塾,金墀公自為塾師,每日為先生及塾中諸兒講授「四書」、「五經」、唐宋八家文、唐宋詩及先秦諸子中之寓言故事。一九○七年先生十一歲始入清河縣城之高等小學堂,三年後考入廣平府(即永年縣)之中學堂,一九一五年先生十八歲時至天津求學,考入北洋大學,兩年後赴北平轉入北京大學之英文系,改用顧隨為名,取字羨季,蓋因《論語‧微子》篇曾云「周有八士」中有名「季隨」者也。又自號為苦水,則取其發音與英文拼音中顧隨二字聲音之相近也。一九二○年先生自北大之英文系畢業後,即投身於教育工作。其初在河北及山東各地之中學擔任英語及國文等課,未幾,應聘赴天津,在河北女師學院任教。其後又轉赴北平,曾先後在燕京大學及輔仁大學任教,並曾在北平師範大學、北平大學、女子文理學院、中法大學及中國大學等校兼課。一九四九年後,一度擔任輔仁大學中文系系主任。並轉赴天津,在天津師範學院中文系任教,於一九六○年九月六日在天津病逝,享年僅六十四歲而已。先生終身盡瘁於教學工作,一九四九年以前在各校所曾開設之課程,計有《詩經》、《楚辭》、《昭明文選》、唐宋詩、詞選、曲選、文賦、《論語》、《中庸》及中國文學批評等多種科目。一九四九年後,在天津任教時又曾開有中國古典戲曲、中國小說史及佛典翻譯文學等課。先生所遺留之著作,就嘉瑩今日所搜集保存者言之,計共有詞集八種共收詞五百餘首、劇集二種共收雜劇五本、詩集一種共收古近體詩八十四首、詞說三種、佛典翻譯文學講義一冊、講演稿二篇、看書劄記二篇、未收入劇集之雜劇一種,及其他零散之雜文、講義、講稿等多篇,此外尚有短篇小說多篇曾發表於二十年代中期之《淺草》及《沉鍾》等刊物中,又有《揣龠錄》一種曾連載於《世間解》雜誌中,及未經發表刊印之手稿多篇分別保存於先生之友人及學生手中。
我之從先生受業,蓋開始於一九四二年之秋季,當時甫升入輔大中文系二年級,先生來擔任唐宋詩一課之教學。先生對於詩歌具有極敏銳之感受與極深刻之理解,更加之先生又兼有中國古典與西方文學兩方面之學識及修養,所以先生之講課往往旁徵博引興會淋漓,觸緒發揮皆具妙義,可以予聽者極深之感受與啟迪。我自己雖自幼即在家中誦讀古典詩歌,然而卻從來未曾聆聽過像先生這樣生動而深入的講解,因此自上過先生之課以後,恍如一隻被困在暗室之內的飛蠅,驀見門窗之開啟,始脫然得睹明朗之天光,辨萬物之形態。於是自此以後,凡先生所開授之課程,我都無不選修,甚至在畢業以後,我已經在中學任教之時,仍經常趕往輔大及中國大學旁聽先生之課程。如此直至一九四八年春我離北平南下結婚時為止,在此一段期間內,我從先生所獲得的啟發、勉勵和教導是述說不盡的。
先生的才學和興趣方面甚廣,無論是詩、詞、曲、散文、小說、詩歌評論,甚至佛教禪學,先生都曾留下了值得人們重視的著作,足供後人之研讀景仰。但作為一個曾經聽過先生講課有五年以上之久的學生而言,我以為先生生平最大之成就,實在還並不在其各方面之著述,而更在其對古典詩歌之教學講授。因為先生在其他方面之成就,尚有蹤跡及規範可資尋繹,而惟有先生之講課則是純以感發為主,全任神行,一空依傍,是我生平所見到的講授詩歌最能得其神髓,而且最富於啟發性的一位非常難得的好教師。先生的講詩重在感發而不在拘狹死板的解釋和說明,所以有時在一小時的教學中,往往竟然連一句詩也不講,自表面看來也許有人會以為先生所講者,都是閒話,然而事實上先生所講的卻原來正是最具啟迪性的詩歌中之精論妙義。昔禪宗說法有所謂「不立文字,見性成佛」之言,詩人論詩亦有所謂「不涉理路,不落言筌」之語。先生之說詩,其風格亦頗有類於是。所以凡是在書本中可以查考到的屬於所謂記問之學的知識,先生一向都極少講到,先生所講授的乃是他自己以其博學、銳感、深思,以及其豐富的閱讀和創作之經驗所體會和掌握到的詩歌中真正精華妙義之所在,並且更能將之用多種之譬解,做最為細緻和最為深入的傳達。除此以外,先生講詩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先生常把學生與學道以及作詩與做人相並立論。先生一向都主張修辭當以立誠為本,以為不誠則無物。所以凡是從先生受業的學生往往不僅在學文作詩方面可以得到很大的啟發,而且在立身為人方面也可以得到很大的激勵。
凡是上過先生課的同學一定都會記得,每次先生步上講台,常是先拈舉一個他當時有所感發的話頭,然後就此而引申發揮,有時層層深入,可以接連講授好幾個小時甚至好幾週而不止。舉例來說,有一次先生來上課,步上講檯後便轉身在黑板上寫了三行字:「自覺,覺人;自利,利他;自渡,渡人。」初看起來,這三句話好像與學詩並無重要之關係,而只是講為人與學道之方,但先生卻由此而引發出了不少論詩的妙義。先生所首先闡明的,就是詩歌之主要作用,是在於使人感動,所以寫詩之人便首先須要有推己及人與推己及物之心。先生以為必先具有民胞物與之同心,然後方能具有多情銳感之詩心。於是先生便又提出說,偉大的詩人必須有將小我化而為大我之精神,而自我擴大之途徑或方法則有二端:一則是對廣大的人世的關懷,另一則是對大自然的融入。於是先生遂又舉引出杜甫《登樓》一詩之「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臨」為前者之代表,陶淵明《飲酒》詩中之「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為後者之代表;而先生由此遂又推論及杜甫與陸游及辛棄疾之比較,以及陶淵明與謝靈運及王國維之比較;而由於論及諸詩人之風格意境的差別,遂又論及詩歌中之用字、遣詞和造句與傳達之效果的種種關係,甚且將中國文字之特色與西洋文字之特色做相互之比較,更由此而論及於詩歌之中所謂「錘煉」和「醞釀」的種種工夫,如此可以層層深入地帶領同學們對於詩歌中最細微的差別做最深入的探討,而且絕不憑藉或襲取任何人云亦云之既有的成說,先生總是以他自己多年來親自研讀和創作之心得與體驗,為同學們委婉深曲地做多方之譬說。昔元遺山論詩絕句曾有句云:「奇外無奇更出奇,一波才動萬波隨。」先生在講課時,其聯想及引喻之豐富生動,也正有類乎是。所以先生之講課,真可說是飛揚變化、一片神行。先生曾經把自己之講詩比作談禪,寫過兩句詩說:「禪機說到無言處,空裡游絲百尺長。」這種講授方法,如果就一般淺識者而言,也許會以為沒有世俗常法可以依循,未免難於把握,然而正是這種深造自得、左右逢源之富於啟發性的講詩的方法,才使得跟隨先生學詩的人學到了最可珍貴的評賞詩歌的妙理。而且當學生們學而有得以後,再一回顧先生所講的話,便會發現先生對於詩歌之評析實在是根源深厚、脈絡分明。仍以前面所舉過的三句話頭而言,先生從此而發揮引申出來的內容,實在相當廣泛,其中既有涉及詩歌本質的本體論,也有涉及詩歌創作之方法論,更有涉及詩歌之品評的鑑賞論。因此談到先生之教學,如果只如淺見者之以為其無途徑可以依循,固然是一種錯誤,而如果只欣賞其當時講課之生動活潑之情趣,或者也還不免有買櫝還珠之憾。先生所講的有關詩歌之精微妙理是要既有能入的深心體會,又有能出的通觀妙解,才能真正有所證悟的。我自己既自慚愚拙,又加以本文體例及字數之限制,因此現在所寫下來的實在僅是極粗淺、極概略的一點介紹而已。關於先生講課之詳細內容,我多年來曾保存有筆記多冊,現已請先生之幼女顧之京君代為謄錄整理,編入先生之遺集,可供讀者研讀參考之用。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