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葉嘉瑩作詩吟詞套書(不分售) |
迦陵詩詞稿&中國古典詩歌的美感特質與吟誦
[6111YE016-017]
作者:葉嘉瑩
17x23cm 356頁 平裝
ISBN:
CIP:
999-102-112-501-2
初版日期:2013年12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460| 會員價: NT$391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迦陵詩詞稿》
本書是葉嘉瑩先生詩詞創作的完整結集,也是她一生飽經憂患的真實記錄。
雖然人生坎坷,葉先生藉由詩詞的意蘊興託和詩情的馳騁想像,
將飄蓬的際遇和人生的感悟內化昇華。

葉嘉瑩幼承家學愛上中國古典詩詞,大學時期在顧隨先生的引領下,步入古典詩詞的殿堂。大學畢業後曾在台灣、香港、星馬、美國、加拿大等著名大學任教,除了講授詩選詞選,對於西方的文學理論亦有其獨到見解。葉嘉瑩講授詩詞賞析,上下縱橫、中西並用,成一家之言,每每談及詩詞作品的由來、句法語法、意象風格,常以西方的思辨方法分析說明,讓人心領神會,馳騁想像。
作為中國古典詩詞研究的專家,雖然高齡九十卻仍教學、筆耕不輟。本書是她一生的集大成,詩詞作品涵括年少時的觸物興感,以及近年重拾筆墨,歌詠故國鄉情的最新之作。

《中國古典詩歌的美感特質與吟誦》
葉嘉瑩自幼啟蒙開始接觸中國詩詞,不只被詩詞中的興發感動所吸引,
也透過吟誦傳達出聲音的美感,她不僅讀詩寫詩也吟詩,
書中賞析詩作也教授聲律平仄,傳達出聲韻的美感與特質。

葉嘉瑩出生在一個傳統舊家庭,因為伯父的啟蒙教導,培養了對於中國古典詩詞的愛好。當時因為年紀小生活經驗少,多半是以生長的四合院作為寫詩的題材。大學畢業後,葉嘉瑩曾在多所大學教授詩選、詞選和詩詞習作,雖然有許多人生歷練可以作為素材,卻從未在課堂上吟誦過。她說「因為那時年輕害羞,覺得吟出這些既不像唱歌也不像朗誦的稀奇古怪的調子,會很不好意思,學生們恐怕也很難接受。」現在她卻常常帶著學生一起吟誦,或許是因為年歲大了,不像年輕時那麼地羞怯;另方面則是體認到這些詩詞都是伴隨著聲音而寫出來的,因而結合了吟誦來介紹中國古典詩詞的美感與特質。

葉嘉瑩
1924年生。1945年畢業於北京輔仁大學國文系。自1945年開始,任教生涯長達六十五年以上。曾在台灣大學、淡江大學、輔仁大學任教十五年之久,1969年赴加拿大,被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聘為終身教授,並曾先後被美國、馬來西亞、日本、新加坡、香港等地多所大學以及大陸數十所大學聘為客座教授及訪問教授。1990年被授予「加拿大皇家學會院士」,是加拿大皇家學會有史以來唯一的中國古典文學院士。此外,還受聘為中國社科院文學所名譽研究員及中華詩詞學會顧問,並獲得香港嶺南大學榮譽博士、臺灣輔仁大學傑出校友獎與斐陶斐傑出成就獎。2012年被中國中央文史館聘為終身館員。
1993年葉嘉瑩教授在天津南開大學創辦了「中華古典文化研究所」,並捐獻出自己退休金的一半(10萬美金)設立了「駝庵獎學金」和「永言學術基金」,用以吸引和培養優秀人才,從事中國古典文學方面的普及和研究工作。
中英文著作有:Studies in Chinese Poetry、《王國維及其文學批評》、《中國詞學的現代觀》、《唐宋詞十七講》等多種著作。

《迦陵詩詞稿》

《葉嘉瑩作品集》序言
序╲繆鉞
學詞自述︱代序╲葉嘉瑩

初集
詩稿


秋蝶 
對窗前秋竹有感
小紫菊
詠蓮 
詠菊 
秋曉 
蝴蝶
高中畢業聚餐會後口占三絕
入伏苦雨晚窗風入寒氣襲人秋意極濃因走筆漫成一律
挽繆金源先生
讀皖峰夫子詩後
哭母詩八首
母亡後接父書
悼皖峰夫子
空山
銅盤
過什剎海偶占
晚秋偶占
秋興
短歌行
思君
楊柳枝八首
春日感懷
聞蟋蟀
昨夜
歸雁
秋草
坐對
寒蟬
冬柳
晚歸
折窗前雪竹寄嘉富姊
寒假讀詩偶得
枉自
歲暮偶占
除夕守歲
不接父書已將半載深宵不寐百感叢集燈下泫然賦此
六朝
瀟湘
故都懷古十詠有序
瀛臺
太液池
文丞相祠
于少保祠
頤和園
三忠祠
蒯文通墳
將臺
黃金臺
盧溝橋
早春雜詩四首
故都春遊雜詠
昨夜東風來
生涯
聆羨季師講唐宋詩有感
讀羨季師載輦詩有感
初夏雜詠四絕
夏至
擬採蓮曲
夜來風雨作
夜坐偶感
秋宵聽雨二首
詠懷
登樓
園中杏花為風雪所襲
題羨季師手寫詩稿冊子
搖落
晚秋雜詩五首
冬至日與在昭等後海踏雪作 
歲暮雜詩三首 
得鳳敏學姊書以詩代簡 
轉蓬 
郊遊野柳偶成四絕 
海雲 
讀莊子逍遙遊偶成二絕 
讀義山詩 
南溟 
一九六八年春張充和女士應趙如蘭女士之邀攜其及門高弟李卉來哈佛大 學演出崑曲思凡遊園二齣諸友人相 繼有作因亦勉成一章
一九六八年秋留別哈佛三首
 附一 吉川幸次郎(善之)和詩
 附二 周策縱教授和作 
 附三 顧毓琇教授和詩
水雲謠
附錄 熊佛西原辭

詞稿

如夢令
醉公子
三字令
臨江仙 
浣溪沙 
憶蘿月 送母殯歸來
浣溪沙 
明月棹孤舟 
浣溪沙 
菩薩蠻 母歿半年後作
荷葉盃
南鄉子
浣溪沙
如夢令 殘柳
踏莎行 
臨江仙 
浣溪沙四首 
浣溪沙
臨江仙 題秀蘊學姊紀念冊
踏莎行 次羨季師韻
踏莎行 用羨季師句試勉學其作風苦未能似
鷓鴣天 廣濟寺聽法後作
鷓鴣天 
臨江仙 聞羨季師譜聊齋連瑣事有感
臨江仙 連日不樂夜讀秋明集有作
鷓鴣天 
南歌子 
破陣子二首 詠榴花
水龍吟 詠榴花用東坡詠楊花韻代友人作
臨江仙 
鷓鴣天二首 
南歌子 
醉太平 
蝶戀花 
菩薩蠻 
賀新郎 夜讀羨季師稼軒詞說感賦
浣溪沙 五首用韋莊浣花詞韻
採桑子 
破陣子 
採桑子 
破陣子 
浣溪沙 
蝶戀花 
菩薩蠻 
鷓鴣天

曲稿
小令

撥不斷
寄生草
落梅風
慶東原
紅繡鞋
叨叨令
水仙子
朝天子
醉高歌
塞鴻秋
山坡羊
折桂令
清江引

套數


般涉調耍孩兒 
大石調六國朝
正宮端正好
仙呂點絳唇
仙呂賞花時 
中呂粉蝶兒 
越調鬥鵪鶉 
南仙呂入雙調步步嬌 
雙調新水令

二集
詩稿


異國 
鵬飛 
父歿 
庭前煙樹為雪所壓持竿擊去樹上積 雪以救折枝口占絕句二首
夢中得句雜用義山詩足成絕句三首
感事二首
髮留過長剪而短之又病其零亂不整 因梳為髻或見而訝之戲賦此詩
歐遊紀事八律作於途中火車上
秋日絕句六首
春日絕句四首 
許詩英先生挽詩
祖國行長歌
一九七六年三月廿四日長女言言與婿永廷以車禍同時罹難日日哭之陸續成詩十首
天壤
大慶油田行
旅遊開封紀事一首
西安紀遊絕句十二首
奉和姚武慕
附 武慕姚先生原作
向晚二首 一三一
再吟二絕
絕句三首 
喜得重謁周祖謨師
遊圓明園絕句四首
觀劇
贈友人趙瑞蕻、陳貽焮、陳得芝諸先生絕句四首
贈故都師友絕句十二首
天津紀事絕句二十四首
西安紀遊絕句九首
五律三章奉酬周汝昌先生
霧中有作七絕二首
一九八一年春自溫哥華乘機赴草堂參加杜詩學會機上口占
賦呈繆彥威前輩教授
歸加拿大後寄繆彥威教授
 附 繆彥威教授贈詩二章
贈俞平伯教授 
員嶠 
律詩一首
為加拿大郵政罷工作
繆彥威前輩教授以手書汪容甫贈黃仲則詩見貽賦此為謝
贈北京大學陳貽焮教授公子薊莊絕句二首
為內侄孫女詩詩作
昆明旅遊絕句十二首
山泉
旅遊有懷詩聖賦五律六章
高枝
樊城秋晚風雨中喜見早梅
春歸有作
河橋二首寄梅子台灣 
秋晚懷故國友人 
為茶花作
秋花
寄懷梅子臺灣
初夏絕句(詠梔子花)
詠荷花
挽夏承燾先生二絕 
祝哈爾濱國際紅學研討會開幕
謝友人贈菊
《靈谿詞說》書成,口占一絕 
論詞絕句五十首
朱絃
七絕三首
戒煙歌
西北紀行詩十五首
月牙泉口占寄梅子臺灣
楊振寧教授七十華誕口占絕句四章為祝
賀繆彥威先生九旬初度
紀夢
金暉
端木留學長挽詩二首
絕句四首
癸酉冬日中華詩詞學會友人邀宴糊塗樓,
 樓以葫蘆為記,偶占三絕
繆鉞彥威先生挽詩三首
一九九六年九月中旬赴烏魯木齊參加中國社科院文研所與新疆師範大學聯合舉辦之「世紀之交中國古典文學及絲綢之路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並赴西北各地作學術考察,沿途口占絕句六首
梅子壽辰將近,口占二絕為祝
溫哥華花期將屆,而我即將遠行,頗以為憾。然此去東部亦應正值花開,因占二絕自解
一九九七年春明尼蘇達州立大學陳教授幼石女士約我至明大短期講學,並邀至其府上 同住,歷時三月。別離在即,因賦紀事絕 句十二首以為紀念
一九九七年春,在美國明州大學訪問,得與廿餘年前舊識劉教授君若女士重逢,蒙其 相邀至西郊植物園遊春賞花,餘寒雖厲,而吾二人遊興頗濃,口占絕句六首
悼念吳大任先生五律三首 
七絕一首
七絕三首
七絕一首
七絕三首
妥芬諾(Tofino)度假紀事絕句十首 
《泛梗集》題辭二絕句
陳省身先生悼詩二首
隨席慕蓉女士至內蒙作原鄉之旅口占絕句十首
溫哥華島阿萊休閒區登臨偶占
二○○六年三月在臺灣講學曾蒙陳箛金、唐喜娟二位友人熱誠接待一個月之久,
 臨行以水晶蓮花二朵贈別
贈別朱曉海教授
小病漸痊,沈秉和先生以《口號葉嘉瑩先生病愈》一詩相贈,步韻奉和
 附 沈秉和先生 原作《口號葉嘉瑩先生病愈》
范曾大畫師七旬初度之慶
連日愁煩以詩自解,口占絕句二首,首章用 李義山《東下三旬苦於風土馬上戲作》詩韻而反其意;次章用舊作《鷓鴣天》詞韻 而廣其情
夢窗詞夙所深愛,尤喜其寫晚霞之句,如其《鶯啼序》之「藍霞遼海沉過雁,漫
 相思彈入哀箏柱」,及《玉樓春》之「海煙沉處倒殘霞,一杼鮫?睿?」等句,
 皆所愛賞。近歲既已暮年多病,更困於家事愁煩忙碌之中,讀之更增感喟,因
 占絕句一首
謝琰先生今年暑期在溫哥華舉行書法義賣展覽,其中有一小條幅,所寫為《浮生
 六記》中芸娘製作荷花茶之事,余性喜荷花,深感芸娘之靈思慧想,因寫小詩
 一首以美之
悼史樹青學長
戊子仲夏感事抒懷絕句三首
奉酬霍松林教授
陳洪先生近日惠贈絕句三章及荷花攝影三幅,高情雅誼,心感無已,因賦二絕為謝 
讀《談詩憶往》重有感二首
昨日津門大雪,深宵罷讀熄燈後,見窗外雪光瑩然,因念古有囊螢映雪之故實,成小詩絕句一首
病中答友人問行程
讀《雙照樓詩詞稿》有感,口占一絕
題納蘭《飲水詞》絕句三首
紀峰先生熱愛雕塑,以真樸之心、誠摯之 力,對於藝事追求不已。其成就乃有日
 進日新之妙。兩年來往返京津兩地多次晤談,並親到講堂聽我講課,近期塑成
 我之銅像雕塑一座以相饋贈。睹者莫不稱歎,以為其真能得形神之妙,因賦七
 絕二首以致感謝之意
七絕二首
梅子自臺來訪,晚間與諸生共話一世紀來兩岸滄桑,因得此絕
連日塵霾,今朝大雪,口占絕句一首
雪後塵霾不散,再占一絕
悼郝世峰先生七絕二首
喜聞雲高華市《華章》創刊,友人以電郵
 索稿,口占二絕
奉和一首
為南開大學首屆荷花節作
為橫山書院五週年作
攝影家葉榕湋先生最喜拍攝荷花,其取景採光皆別具眼界迥出流俗。近以其所作
一幅荷花相惠贈,意境尤為敻絕,因題小詩一首以為答謝

詞稿


採桑子二首
金縷曲
水龍吟
水調歌頭
踏莎行 
西江月
臨江仙
浣溪沙
金縷曲 有懷梅子臺灣
水龍吟
鷓鴣天
水龍吟 紅樓夢研究會紀事
西江月三首
水龍吟
八聲甘州
水調歌頭 題友人梁恩佐先生繪國殤圖
水龍吟
水龍吟 題嵇康鼓琴圖
沁園春 題友人贈仕女圖
沁園春 題曹孟德東臨碣石圖
踏莎行
鵲踏枝
水龍吟 友人來書寫黃山之勝
鵲踏枝
鵲踏枝
西江月 陽平關下作
鵲踏枝
點絳唇
蝶戀花
浣溪沙
減字木蘭花
鷓鴣天
水龍吟 壬戌中秋前夕有懷故人
水龍吟 題范曾先生繪孟浩然畫像
滿庭芳
蝶戀花 
浣溪沙
木蘭花慢 詠荷
水調歌頭 賀周士心教授八秩壽慶畫展
浣溪沙
生查子
瑤華
水調歌頭
木蘭花令
浣溪沙
虞美人三首
鷓鴣天
鷓鴣天
鷓鴣天
浣溪沙
浣溪沙
浣溪沙
金縷曲
金縷曲
水調歌頭
玉堂春
金縷曲 為二○一三年西府海棠雅集作

附錄一 應酬文字
附錄二 迦陵存稿原序及跋文
附錄三 迦陵年表




《中國古典詩歌的美感特質與吟誦》

《葉嘉瑩作品集》序言

南開大學第一講
我是一個中國古典詩詞的愛好者,幸運地出生在一個古老的舊傳統家庭,也因生長的環境從小培養了我對中國古典詩詞的愛好。我們中國古典詩歌中的吟誦傳統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已經斷絕了,以致現在很多人聽到吟誦的聲音都覺得很奇怪。我曾在台灣幾個大學裡教過詩選、詞選和詩詞習作,但我從來沒有在課堂上吟誦過。因為那時候年輕害羞,覺得如果我吟出這些既不像唱歌也不像朗誦的稀奇古怪的調子,會很不好意思,學生們恐怕也很難接受。後來我到了美國,又到了加拿大,都是英語國家,他們的語言跟我們的漢語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在那裡講古典詩詞要把它們翻譯成英文,當然就更沒有辦法給學生講吟誦。我現在常常帶學生們吟誦,一方面是因為年歲大了,不再像年輕時那麼羞怯;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我從理性上越來越覺得吟誦關係到中國文化的傳統,它給中國文化帶來的影響是很微妙而且很重要的,不應該讓它從我們這一代斷絕。

南開大學第二講
其實我並沒有一直在提倡吟誦,只是每年利用假期或者是休假的時候回來教書,那都是短暫的,我也沒有什麼辦法提倡吟誦,可是我雖然沒有提倡吟誦,但在多年來的教學中,我越來越感覺到吟誦是綿延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應該保存的、非常重要的方式,所以就想要加以提倡。那個時候,我給南開大學幼稚園的小朋友講過課,也給南開的小學講過課,我給加拿大的幼稚園的小朋友講過課,也給台灣的小學生講過課,我也在美國的西部和美國的東部給小孩子講過課。我講課一定會受當時時間空間的限制,我偶然的講一次,對他們不可能產生重大的影響和效果,而我的精力有限,我又越來越老了,這件事情由我來做,一定是勞而少功……。

南開大學第三講
我要介紹中國古典詩歌的美感特質,而且要結合吟誦來介紹,主要注重在體式的演變與聲音的節拍。我們已經講過了《詩經》,也講過了《楚辭》,我想同學們,還有諸位在座的朋友們,是不是已經發現,詩歌的吟誦,除了平仄的聲調以外,它中間有一種循回的呼應,比如我們說,「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四個字一個段落,它有一個循回的節奏。當我們吟誦時,也是有一個循回的節奏,這種循回的節奏,要多吟幾次才能夠體會。

《迦陵詩詞稿》
學詞自述 代序/葉嘉瑩

嘉瑩於一九二四年生於燕京之舊家。初識字時,父母即授以四聲之辨識。學齡時,又延姨母為師,課以四書。十歲以後即從伯父習作舊詩。然未嘗學為詞,而性頗好之,暇輒自取唐五代及北宋初期諸小令誦讀,亦彷彿若有所得,而不能自言其好惡。年十一,以同等學力考入初中後,母親為購得《詞學小叢書》一部,始得讀其中所附錄之王國維《人間詞話》,深感其見解精微,思想睿智,每一讀之則心中常有戚戚之感。於是對詞之愛好益深。間亦嘗試寫作,然以未習詞之格律,但能寫《浣溪沙》、《鷓鴣天》等與詩律相近之小令而已。

一九四一年,考入輔仁大學國文系,次年始從清河顧隨羨季先生受讀唐宋詩,繼又旁聽其詞選諸課。羨季先生原畢業於北京大學之英文系,然幼承家學,對古典詩歌有深厚之素養,而尤長於詞曲。講課時出入於古今中外之名著與理論之間,旁徵博引,意興風發,論說入微,喻想豐富,予嘉瑩之啟迪昭示極多。嘉瑩每以習作之詩、詞、曲呈先生批閱,先生輒對之獎勉備至。一日,擬取嘉瑩習作之小令數闋交報刊發表,因問嘉瑩亦有筆名或別號否?而嘉瑩性情簡率,素無別號。適方讀佛書,見《楞嚴經》中有鳥名迦陵者,其仙音遍十方界,而「迦陵」與「嘉瑩」之音,頗為相近,因取為筆名焉,是為第一次詞作之發表。其後繼有作品發表,無論為創作或論著,遂一直沿用此別號迄今,而與清代詞人陳維崧之號「迦陵」者,固不相涉也。
一九四五年大學畢業後,曾在當時北平之數所私立中學任教。一九四八年三月,赴南京結婚,是年秋,隨外子職務之遷移轉往台灣。其後一年,甫生一女,即遭遇憂患,除一直未斷教學之工作,藉以勉強餬口撫養幼嬰之外,蓋嘗拋棄筆墨不事研讀寫作者,有數年之久。
一九五三年,自台南轉往台北,得舊日輔仁大學教師之介紹至台灣大學任教。一九六六年應聘赴美,曾先後在密西根州立大學及哈佛大學任客座教授。一九六九年,應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之聘,至該校任亞洲研究系教授迄今。一生從事教學工作,雖在流離艱苦中,未嘗間斷,今日計之,蓋已有三十八年之久矣。

主要著作已刊行者,有《迦陵談詩》、《迦陵談詞》、《杜甫秋興八首集說》、《迦陵存稿》、《王國維及其文學批評》、《中國古典詩歌評論集》、《迦陵論詞叢稿》等(前四種在台灣刊印,第五、第六種原在香港中華書局刊印,後由廣東人民出版社再版,最後一種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刊印)。此外,尚有發表於國內外各大學學報之中英文論著多篇,又有《迦陵論詩叢稿》一種,現正由北京中華書局刊印中。至於詩詞曲之創作,則舊日在家居求學時期,雖有所作,而其後為生活所累,憂患之餘,遂不復從事吟詠。直至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後期,因多次返國,為故國鄉情所動,始再從事詩詞之創作,而不復為曲矣。部分詩詞稿曾在國內外報刊發表,其中刊印或有脫誤,或有經編者因編排需要而加以改動者,均尚未加以整理。

平生論詞,早年曾受王國維《人間詞話》及顧羨季先生教學之影響,喜讀五代及北宋之作,至於南宋諸家,則除辛棄疾一人外,對其他詞人賞愛者甚少。其後因在各大學任教,講授詞選多年,識見及興趣日益開拓,又因在國外任教之故,對西方之文學理論亦有所接觸,於是對詩歌之評賞,遂逐漸形成一己之見解。對舊傳統之詞論,漸能識其要旨及短長之所在,且能以西方之思辨方法加以研析及說明。所寫《常州詞派比興寄託之說的新檢討》及《〈人間詞話〉中批評之理論與實踐》諸文,皆可見出對評詞之理論方面所持之見解。至於從《溫韋馮李四家詞之風格》、《夢窗詞之現代觀》及《碧山詞析論》諸文中,則可以分別見出對不同風格之作者,在評說時所採取之不同途徑。要而言之,則對詞之看法,蓋以為詞與詩二者,既同屬廣義之詩歌,是以在性質上既有其相同之處,亦有其相異之點。若就其同者言之,則詩歌之創作首在其能有「情動於中」之一種感發之動機。此種感發既可以得之於「物色之動,心亦搖焉」的大自然界之現象;亦可以得之於離合悲歡撫時感事的人事界之現象。既有此感發之動機以後,還須要具有一種能將其「形之於言」的表達之能力,然後方能將其寫之為詩,故「能感之」與「能寫之」實當為詩與詞之創作所同需具備之兩種重要質素。然而詩人之處境不同,稟賦各異,其能感與能寫之質素,自亦有千差萬別之區分。故詩歌之評賞,便首須對此二種質素能做出精密正確之衡量。同是能感之,而其所感是否有深淺厚薄之不同;同是能寫之,而其所寫是否有優劣高下之軒輊。此實為詩與詞之評賞所同需具備之兩項衡量標準。是則詩與詞無論就其創作之質素而言,或就其評賞之標準而言,二者在基本上固原有其相同之處也。然而詩與詞又畢竟為兩種不同之韻文體式,是以二者間遂又存在有許多相異之點。而造成此多種相異之點者,則主要由於形式之不同與性質之不同兩種重要因素。先就形式之不同言之:詞之篇幅短小,雖有長調,亦不能與詩中之五七言長古相比,而且每句之字數不同,音律亦曲折多變,故爾如詩中杜甫《北征》質樸宏偉,白居易《長恨歌》之委曲詳盡,便皆非詞中之所能有。然而如詞中馮延巳《鵲踏枝》之盤旋頓挫,秦觀《八六子》之清麗芊綿,則又非詩中之所能有矣。再就性質之不同言之,則詩在傳統中一向即重視「言志」之用意,而詞在文人詩客眼中,則不過為歌筵酒席之艷曲而已。是以五代及北宋初期之小令,其內容所寫皆不過為傷春怨別之情,閨閣園亭之景,以視詩中陶、謝、李、杜之情思襟抱,則自有所弗及矣。然而詞之特色卻正在於能以其幽微婉約之情景,予讀者心魂深處一種窈眇難言之觸動,而此種觸動則可以引人生無窮之感發與聯想,此實當為詞之一大特質。王國維《人間詞話》曾以「深美閎約」四字稱美馮延巳之小詞,又往往以豐美之聯想說晏、歐諸家之詞,便皆可視為自此種特質以讀詞之表現。然而此種特質,在作者而言,亦有得有不得也。是以作詩與說詩固重感發,而作詞與說詞之人則尤貴其能有善於感發之資質也。其後蘇、辛二家出而詞之意境一變,遂能以詞之體式敘寫志意,抒發襟懷,一洗綺羅香澤之態,於剪紅刻翠之外,屹然別立一宗,此固為詞之發展史上之一大盛事。蓋五代北宋之小令,在當時士大夫之觀感中,原不過為遣興之歌曲,自蘇、辛出而後能使詞與詩在文學上獲得同等之地位,意境既得以擴大,地位亦得以提高,此豐功偉績固有足資稱述者在也。然而既以詩境入詞,而詞遂竟同於詩,則又安貴乎其有詞也?是以蘇、辛二人之佳作,皆不僅在其能以詩境入詞而已,而尤在其既能以詩境入詞,而又能具有詞之特質,如此者乃為其真正佳處之所在也。夫詩之意境何?能寫襟抱志意也。詞之特質何?則善於感發也。是以杜甫在詩中之寫其襟抱志意也,乃可以有「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窮年憂黎元,嘆息腸內熱」之句,直寫胸懷,古樸質拙,自足以感人肺腑,此原為五言古詩之一種特質。然而如以長短句之形式寫為此種質拙之句,則不免有率露之譏矣。此蓋由形式不同,故其風格亦不能盡同也。是以蘇東坡之寫其高遠之懷,則以「瓊樓玉宇」為言,寫其幽人之抱,則以「縹緲孤鴻」為喻。至於辛稼軒之豪放健舉,慷慨縱橫,然而觀其《水龍吟》詞之「楚天千里清秋」,《沁園春》詞之「嶂西馳,萬馬回旋」諸作,其滿腔忠憤鬱鬱不平之氣,乃全以鮮明之形象,情景之相生,及用辭遣句之盤鬱頓挫表出之,無一語明涉時事,無一言直陳忠愛,而其感發動人之力則雖歷千古而常新。後之人不明此理,而誤以叫囂為豪放,若此者既不足以知婉約,而又安知所謂豪放哉!至於蘇、辛而後,又有專以雕琢功力取勝者,如南宋後期諸家,此固亦為各種文學體式發展至晚期以後之自然現象。若欲論其優劣,則如果以詞之特質言之,固仍當以其中感發之質素之深淺厚薄為衡量之標準。夢窗、碧山縱不免晦澀沉滯之譏,然而有足觀者,便因此二家之作品,仍並皆蘊含有深遠幽微之感發之質素。至若草窗、玉田諸人,則縱使極力求工,而其感發之力則未免有所不足矣。昔周濟在其《宋四家詞選序論》中,即曾云:「草窗鏤冰刻楮,精妙絕倫,但立意不高,取徑不遠,當與玉田抗行,未可方駕王、吳也。」所論實深為有見。而其所謂「立意不高,取徑不遠」者,固當正由於其「能感之」之質素既有所不足,「能寫之」之質素亦有所不足,是以既不能具有感發之力,亦不能傳達感發之力故也。平生論詞之見約略如此,至其詳說,則有《迦陵論詞叢稿》諸書可供參考焉。

至於對詞之寫作,則少年時雖往往觸物興感,時有嘗試,然未嘗專力為之。其後又飽經憂患,絕筆不事吟詠者有多年之久。近歲以來,雖因故國鄉情之感,重拾吟筆,而功力荒疏,縱有感發之真,而殊乏琢煉之巧。前歲返國,與舊日同門諸友,在京聚首,回思昔年在淪陷區中從羨季先生讀詞之日,羨季先生往往寫為寓興深微之作,以寄託其國家民族之悲慨。而今則國家重振,百業方興,欣喜之餘,曾寫有絕句一首,云:「讀書曾值亂離年,學寫新詞比興先。歷盡艱辛愁句在,老來思詠中興篇。」故近年之詞,每多關懷家國之作,此則平生為詞之大略經過也。友人或有詢其論詞之作中曾對夢窗、碧山二家剖析精微,而所自作諸詞則與二家殊不相類,其故何在?此或者一則由於生性簡易與二家繁麗精工之詞風不甚相近,再則亦由於時代不同,不須更以隱晦之筆寫淒楚之音也歟?

又昔日所寫論詞之作,往往多為單篇獨立之論說,雖在理論方面亦曾逐漸形成一系統之概念,然而所說諸家之詞,則並未嘗有意做系統之安排也。自一九八二年返國在四川大學講授唐宋詞選,猥蒙前輩學者繆鉞教授之知賞,相約共同撰述論詞之專著《靈谿詞說》,以七言絕句撮述要旨而附以散文之說明,喜其體制有簡便靈活之妙用,遂商定共同合作,擬以此種體制對歷代之詞人、詞作及詞論,做較具系統之介紹。其中由嘉瑩撰寫之部分,已寫得溫、韋、馮、南唐二主及北宋初期之大晏與歐陽諸家,曾在《四川大學學報》先後發表,現仍在繼續撰寫中。至於關於撰寫《靈谿詞說》之動機,體例之詳細說明,對於論詞絕句、詞話、詞論諸體長短得失之衡量評述,以及此書所以取名「靈谿」之故,凡此一切,均詳於拙稿《靈谿詞說‧前言》中。茲不具述。



《中國古典詩歌的美感特質與吟誦》

我小時候是怎樣學會吟誦的呢?我從很小就喜歡詩,從不會寫字的時候就背詩。「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啼時驚妾夢,不得到遼西」(金昌緒《春怨》),「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李白《靜夜思》),就這個樣子背。至於吟誦,也沒有人特意教過我,那是環境造成的。我說過,我生在一個古老的家庭,我伯父吟詩,我父親吟詩,甚至我伯母和我母親沒事時也小聲地在那裡吟詩。小時候我聽慣了也看慣了,所以等到稍微長大一點的時候,我自己讀詩就也拖長聲音吟誦起來了。可是我們家每個人吟誦的調子都不大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調子。所以說,吟詩不是唱歌,沒有固定的樂譜。小孩子剛開始學的時候你教他模仿一個簡單的調子是可以的,但是主要的是叫他們多聽,可以聽那些用各種不同的調子吟詩的錄音。聽多了以後,就能夠自己創造出自己的調子來。吟得對不對好不好,首先在於聲音的節奏,在於節拍的快慢高低。而對這些因素的掌握,其實也並不是很複雜的一件事情,只要多聽,自然就會對音調節奏慢慢熟悉起來了。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詩是「言志」的,是「情動於中而形於言」。那麼,你的情怎樣就「動於中」了呢?是什麼使你的感情活動起來的?鍾嶸的《詩品‧序》裡邊是這樣說的:

氣之動物,物之感人,故搖蕩性情,形諸舞詠。
若乃春風春鳥,秋月秋蟬,夏雲暑雨,冬月祁寒,斯四候之感諸詩者也。……嘉會寄詩以親,離群託詩以怨。……凡斯種種,感蕩心靈,非陳詩何以展其義?非長歌何以騁其情?


古人認為,能夠使外物有所變化,從而引起你內心感動的,那是宇宙之間的陰陽二氣,是它們的運行才產生了天地萬物和四時晨昏。夏天陽氣最旺盛,但從夏至日開始陽氣就盛極而衰,陰氣漸漸增生,慢慢地就天氣寒冷草木凋零了。到了冬至日,陰氣盛極而衰,陽氣又慢慢增生,於是天氣逐漸變暖,草木逐漸茂盛。由於四季冷暖不同,所以大自然中的各種景象和草木鳥獸的形態也各不相同。而人的內心,也就隨著外物的變化而受到各種感動。例如現在的南開校園,樹上都沒有葉子,樹枝都很堅硬枯乾,可是過些日子你再看,隨著春天的到來,柳條就柔軟起來了,慢慢地就有了一片朦朧的柳色,它使你聯想到青春生命的美好。而秋天和冬天的到來呢,常常就使你聯想到生命的衰老和終結。再進一步說,如果春夏秋冬四季景物的變化都能使你內心產生感動,那麼人世間的悲歡離合,豈不是更能使你感動嗎?所以當你和好朋友們聚會的時候,你可以寫一首詩,把你的歡喜寄託在詩裡邊;當你和親人離別的時候,你也可以寫一首詩,把你的悲哀寄託在裡邊。就像王維那首《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說:「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還記得我剛才講的嗎?「節」字和「插」字都是入聲字,讀的時候不要讀成平聲而要讀成仄聲,才能讀出聲音的美感。

心中的感情產生了感動就要「形於言」,就想要作一首詩來表達,這本是一種自然的要求。古人對此有些什麼論述呢?最古老的理論就是《詩經》的「六義」了。「六義」,就是「風、雅、頌」和「賦、比、興」。空洞地講「詩六義」,給人的感覺是很遙遠很抽象的事情;而如果結合具體的例證來講,其實還是很容易理解的。「風雅頌」是《詩經》的分類:國風是從民間採集的歌謠,代表了各地的風俗教化;雅是士大夫所作,反映了士大夫的生活和情意,其中反映朝廷大事的是大雅,反映普通小事的是小雅;頌是禮儀所用,是宗廟祭祀和歌頌祖德的。另外還有一說認為,雅代表著一種音樂的聲音,頌代表著一種舞蹈的形態。至於「賦比興」,則是詩歌的三種作法。我們先看一首屬於「興」的作品: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詩 "周南 "關雎》


這首詩大家都很熟悉。「雎鳩」是鳥的名字,「關關」是鳥的叫聲,有一對雎鳩鳥在沙洲上一唱一和地叫,這外界的景物就使人內心產生感動,聯想到鳥都有這樣好的伴侶,我們人不是更應該有一個好的伴侶嗎?有人認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是苗條的女子男人都喜歡追求,這是完全不對的。現在大家都瘦身,所以認為苗條的就是美女,但《詩經》上說的不是「苗條」而是「窈窕」。這「窈窕」兩個字都有個穴字頭,有穴字頭的字常常有一種幽深的意思。就是說,那是一種內在的德行之美,有這種美的女子才是君子的好配偶。所以這個「好逑」的「好」字念ㄏˇㄠ,不念ㄏˊㄠ,它是形容詞而不是動詞。在這首詩裡,作者是先看到外界的景物然後引起內心產生了一種感情,他感發的途徑是「由物及心」的,這種寫詩的方法就叫做「興」的方法。下面我們再看一首屬於「比」的作品: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詩 "魏風 "碩鼠》


這首詩的作者是內心先有了一種對剝削他的人不滿的感情,然後找了一個大老鼠的形象來做比喻,說我種出來的糧食都被你吃掉了,我侍奉你這麼多年你一點兒也不顧念我,所以我現在要離開你去尋找自己的樂土了。這個就是「比」的方法,其感發的途徑是「由心及物」的。那什麼是「賦」呢?「賦」的方法是直言其事,「即物即心」。就是說,它不需要憑藉雎鳩鳥或者大老鼠這些外物,直接地把內心的感情就表達出來了。這個我們也舉一首《詩經》裡的詩例:

將仲子兮,無踰我里,無折我樹杞。豈敢愛之,畏我父母。仲可懷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詩 "鄭風 "將仲子》


「將」是一個發聲的語助詞,讀ㄑ0窗A不讀ㄐㄧㄤ;「仲子」是老二,古人排行伯仲叔季,這女孩子的男朋友排行老二,所以叫仲子。「將仲子兮」這四個字的句子裡邊就有兩個字是語助詞,這是有道理的。如果只叫:「仲子!」那很可能是他爸爸喊他,用不到什麼語助詞。而這「將仲子兮」,有人就翻譯了,說「哎呀我那小二哥呀」。這是直接透過女孩子的口氣來傳達她對仲子的感情。這女孩子說:「仲子啊,你不要越過我家的範圍,你不要碰斷我家的杞樹。」又說:「難道我愛這棵杞樹勝過愛你嗎?不是的,我是怕我父母責備我呀。可是難道因為怕父母責備我就不愛你了嗎?我還是愛你的,可是父母的責備我也很害怕呀。」你看這女孩子說話的口氣:「將仲子」是呼喚,「無踰我里,無折我樹杞」是接連兩個否定;但她趕快拉回來說,「豈敢愛之」,然後又推出去說「畏我父母」;接著又拉回來說「仲可懷也」,然後又推出去說「父母之言亦可畏也」。一個戀愛中的女孩子的矛盾心理,就生動地表達出來了。直言其事而不借助外界的景物,透過說話的口吻來表現內心的感情,這就是「賦」的方法。

我這次講的「賦比興」的例子,都是些《詩經》裡的例子,下一次我將講一些陶淵明、謝靈運、李白、杜甫等大詩人的詩中賦比興的例子。

最後我們回到吟誦,我來做一個示範(葉先生吟誦《關雎》第一章)。像《詩經》裡邊這些四言的句子,我用的是最簡單的調子,但吟誦也可以有很多變化,可以有不同的調子,只要能夠在變化中保持那基本的音節就可以了。現在我們請南開中學的程濱老師來給我們吟誦幾首《詩經》的詩(程濱示範吟誦《關雎》、《黍離》;播放文懷沙吟誦《黍離》的錄音)。
教小朋友吟誦,如果一開始就教文懷沙先生的調子,他們一定難以學會。要先教比較簡單的調子,但可以給他們聽各種變化的調子。吟誦不是唱歌,要符合中國古典詩歌的那些節奏及聲音的緩急、音調的高低,掌握詩歌的節奏聲律,要表現出中國語言文字的美感特質。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