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迦陵雜文集(不單賣) |
葉嘉瑩作品集15
[6111YE015]
作者:葉嘉瑩
17x23cm 554頁 平裝
ISBN:978-986-213-471-9
CIP:855
978-986-213-471-9
初版日期:2013年11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550| 會員價: NT$468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電子書購買注意事項
因台灣iBooks Store尚未提供電子書銷售,所以需有其他國家的(例如;美國、加拿大)的Apple ID才能購買。

本書匯集作者多年來所寫的各類散文、包括生活憶往、序言後記等文;
這些隨筆記錄雖然無學術方面之高論,
但葉嘉瑩在每篇文字的字裡行間都流露出真摯的情感、體現了她的精神樣貌。
本書從尋根之旅回溯探源,印證葉先生對於古典詩詞之深刻體會,
感受其生活交遊、為人治學的生命情懷,開闊讀者的心靈視野。


「我對詩詞的愛好和體悟,可以說全是出於自己生命中的一種本能。無論是寫作也好,講授也好,我所要傳達的,都是我所體悟到的詩歌中的一種生命,一種生生不已的感發的力量。……透過這些作品,將這些詩人詞人的生命心魂,得到再生的機會。使講者與聽者、作者與讀者,都得到一種生生不已的力量。」
學養深厚、融貫中西的葉嘉瑩,對於中國詩詞的研究與推廣不遺餘力。她自謙是個不斷辛勤工作的詩詞愛好者,詩詞的研讀並非追求的目標,而是支持她走過憂患的一種力量。葉嘉瑩雖然高齡九十,仍舊腰桿筆直的站著授課,這不僅是對於教職的一種尊重,她更希望在文化傳承的長流中,讓更多人了解、欣賞與體會中國古典詩詞的美和其中蘊含的深遠意境。

葉嘉瑩
1924年生。1945年畢業於北京輔仁大學國文系。自1945年開始,任教生涯長達六十五年以上。曾在台灣大學、淡江大學、輔仁大學任教十五年之久,1969年赴加拿大,被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聘為終身教授,並曾先後被美國、馬來西亞、日本、新加坡、香港等地多所大學以及大陸數十所大學聘為客座教授及訪問教授。1990年被授予「加拿大皇家學會院士」,是加拿大皇家學會有史以來唯一的中國古典文學院士。此外,還受聘為中國社科院文學所名譽研究員及中華詩詞學會顧問,並獲得香港嶺南大學榮譽博士、臺灣輔仁大學傑出校友獎與斐陶斐傑出成就獎。2012年被中國中央文史館聘為終身館員。
1993年葉嘉瑩教授在天津南開大學創辦了「中華古典文化研究所」,並捐獻出自己退休金的一半(10萬美金)設立了「駝庵獎學金」和「永言學術基金」,用以吸引和培養優秀人才,從事中國古典文學方面的普及和研究工作。
著作有:Studies in Chinese Poetry、《王國維及其文學批評》、《中國詞學的現代觀》、《唐宋詞十七講》等多種著作。

《葉嘉瑩作品集》序言
什剎海的懷思
我與我家的大四合院
詩歌譜寫的情誼:我與南開二十年
懷舊憶往
悼念馬英林學長
悼念端木留學長
論繆鉞先生在詩詞評賞與詩詞創作兩方面之成就
悼念文史學家繆鉞先生
陝西人民出版社重印繆鉞《詩詞散論》序言
我與唐圭璋先生的兩次會晤
紀念影響我後半生教學生涯的一位前輩學者李霽野先生
悼念趙樸初先生
數學家的詩情
妙理推知不守恆
顧隨先生百年誕辰紀念會致張恩芑學長信
《艷陽天》中蕭長春與焦淑紅的愛情故事
《艷陽天》重版感言
紀念我的老師清河顧隨羨季先生
《顧隨先生臨帖四種》序
顧隨先生《詩文叢論》序言
《顧隨全集》序言
《臺靜農先生詩稿》序言
《臺靜農先生詩稿‧序言》後記
序《還魂草》
朱維之先生《中國文藝思潮史稿》再版序言
《唐詩的魅力》序
《荔尾詞存》序
范曾先生畫冊序言
《唐宋詞選讀百首》序言
《考調論詞—兩宋二十二名家詞選》序言
《百年詞選》序
題黛文女士畫展
寫在王人鈞畫展之前
劉波畫展序
《論語百則》前言
《與古詩交朋友》序言
《唐宋詞十七講》自序
《唐宋名家詞賞析》敘論
《中國詞學的現代觀》大陸版序言
《中國詞學的現代觀》增訂再版序言
《詩馨篇》序說
《詞學古今談》前言
《清詞名家論集》序
《清詞選講》序言
《阮籍詠懷詩講錄》前言
《迦陵文集》總序
《我的詩詞道路》前言
《迦陵談詞》新版序
《葉嘉瑩作品集》總序
《葉嘉瑩作品集‧詩詞講錄》序言
《葉嘉瑩作品集‧詩詞論叢》序言
《葉嘉瑩作品集‧詩詞專著》序言
《葉嘉瑩作品集‧創作集》序言
《中國詩歌論集》英文版後記
《歷代名家詞新釋輯評叢書》總序
《浩氣長存—歷代歌詠文天祥詩鈔》閱後小言
獨陪明月看荷花
《迦陵講演集》序言
蔡章閣樓記
《常州詞派與晚清詞風》序言
《詞之美感特質的形成與演進》序言
一幅珍藏
《歐行三記》序
題津門胡志明先生所藏羨季師自印舊刻本《荒原詞》集
《魏晉詩人與政治》修訂本序言
喜看詩域拓新疆
《葉嘉瑩詩歌講演集六種》序言
《末代遺民陳曾壽及其詠花詞》序言
附錄
月與鏡的談話
《中國古代經典詩詞文賦選講》序言
《迦陵詩詞稿》中的鄉情
「紅樓竟親歷」
我的自述
葉赫尋根

葉赫尋根

大家都知道我姓葉,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姓的這個葉,是由葉赫那拉姓簡化來的稱呼。提到葉赫那拉,大家都知道西太后,西太后是滿族人,所以總是說我是滿族人。其實這個說法不是完全正確的。
歷史上,以那拉為姓氏的有四個部落:輝發那拉、烏拉那拉、哈達那拉,還有葉赫那拉,統稱為戶倫四部。努爾哈赤是建州女真,戶倫四部中有三個那拉部落都是海西女真人,只有葉赫那拉這一部落跟他們不是同族。葉赫那拉這一部落本姓土默特,是蒙古人而不是女真人。後來土默特占領了那拉的地方,於是就也以那拉為姓了。這四個以那拉為姓的部落各自取他們所住的地方附近的一條河的名字加在前面,以示區別。土默特改姓那拉的這一部落住在葉赫河畔,所以就叫做葉赫那拉。
根據史料記載,葉赫那拉部落最早的始祖叫星根達爾罕,原居今黑龍江省松花江北岸巴彥縣東北四十五里的蒙古山寨。十六世紀初,葉赫部首領祝孔革率眾南遷至葉赫河畔。到十六世紀中葉,祝孔革的孫子清佳砮、揚吉砮兄弟時,勢力強大起來。他們在葉赫河畔修了兩座城,清佳砮駐西城,揚吉砮駐東城。到葉赫那拉氏最後一代部落酋長金台石、布揚古的時候,建州女真努爾哈赤漸漸強大起來。努爾哈赤先後滅掉了那拉其他三個部落,一六一九年九月興兵攻打葉赫城。儘管葉赫部英勇抵抗,但終沒能抵擋住努爾哈赤的進攻。金台石守在東城不肯投降,與努爾哈赤講條件,說叫你的兒子上來,我要認一認是不是我的外甥。因為努爾哈赤的兒子皇太極,是金台石妹妹孟古格格所生,金台石是皇太極的舅舅。皇太極要上城去見金台石,努爾哈赤卻說什麼也不讓他去。在他們的交惡中,還有一件事:努爾哈赤的皇后孟古格格,她美麗賢慧,希望能把丈夫、娘家都保全,可男人並不在乎女人的這一份感情。當她病重時,提出要見見她的母親,金台石不讓她母親去,就是擔心被努爾哈赤當做人質。後來孟古格格死了,努爾哈赤很憤怒,所以帶兵來攻打金台石。現在金台石讓皇太極上去,努爾哈赤不讓去,也是怕被金台石據為人質。金台石誓死不投降,引火自焚。但當時沒有燒死,跌下城來,被捉住縊死了。守西城的布揚古見大勢已去,開門乞降,因布揚古見努爾哈赤不拜,也被努爾哈赤命部下絞殺。葉赫部從此被滅掉,努爾哈赤將葉赫部兵民全部帶到建州女真,入籍編旗,成為滿族成員。葉赫那拉氏編入滿籍的後裔,人才輩出,康熙朝大學士明珠,清初著名詞人納蘭性德(明珠之子)等,都是金台石的後人。
講這些是為了說明我實際上是蒙古裔的滿族人,但我並沒有狹隘的種族觀念。清人入關後,很快就接受了漢文化,像前面提到的納蘭性德,就是葉赫那拉氏,因為納蘭、那拉在滿文中是同一個字,只是譯成漢字的寫法不同而已。清初入關時,我們家這一支被編在鑲黃旗,納蘭性德那一支被編在了正黃旗。納蘭性德被漢文化所吸引,非常喜歡漢文化,他交往的很多朋友都是漢族的文學家、詞人。他不但詞寫得很好,還整理了漢族的古典經書,著有《通志堂經解》。我們這個家族也同樣是喜歡漢文化的,我小時在家念書,開蒙讀的就是《論語》,不但請了專門的老師,還拜了寫著「大成至聖先師孔子之位」的牌位,我是給孔子磕過頭的。我伯父、我父親常常說我家信的就是儒教。所以我們是一個非常漢化的家族,沒有狹隘的種族觀念。
這次去尋根,是受到了另外一個蒙古族人的影響,就是台灣著名的文學家席慕蓉女士。席慕蓉是蒙古族人,她的父輩一代還生活在蒙古草原,所以她的族群故土觀念還很強。今年春天我到台灣客座講學,本來是輔仁大學請我去的,因為我從前在台大教過十幾年書,所以台大也要請我去講。輔仁大學在郊區,但台大在市中心,所以去的人特別多。席慕蓉也去了,席慕蓉成名是在我離開台灣以後,所以我不認識她。她專程到南港中央研究院我的住處來看我,還送給我一本書,不巧我不在家,沒有見到她。我覺得應該謝謝她,就和我以前的學生施淑女、汪其楣商量送一本我的書給席慕蓉。施淑女、汪其楣與席慕蓉都很熟,她們說席慕蓉一直仰慕您,還不如見個面。於是施、汪二位就安排我們一起吃飯。席慕蓉送給我的書講了很多蒙古的事,對故鄉有很深的感情。所以吃飯的時候,我就告訴了她我也是蒙古人,並給她講述了前面的故事。席慕蓉聽了很興奮,她問我有沒有去葉赫尋過根,因為她曾經回到她父母生活過的草原。她說我一定要回去尋根,她那邊有很多朋友,她來幫我聯繫,她也要陪我去尋根。
席慕蓉真的是非常熱心,她找她的蒙古朋友打聽到葉赫鎮在吉林長春附近的梨樹縣,她聯絡了朋友,要陪我去葉赫。有一天我侄子葉言材從日本打來電話,我告訴了他要去長春葉赫尋根的事,他也要去。他說長春吉林大學多年以前與他所在的北九州大學有來往,那時吉林大學的校長曾對他說:什麼時候請你姑姑到吉大講學。他看我太忙,就沒有答應他們。這回我們去長春,如果不告訴吉大,恐怕不大合適。所以我侄子就告訴了吉大我要去葉赫尋根的事。吉大聽了很高興,他們請我先到吉林大學講學,然後負責帶我們去葉赫尋根。恰巧我以前為了辦理我家祖居的事,結識了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喜愛古典文學的友人,他是吉林大學校友。聽說我要去吉林和長春,他對我說,他認識的一些在那邊統戰部和宣傳部工作的人一定會歡迎我們去。於是我們這次到長春,就有了三個接待的單位。此次尋根之旅得能如此順利,在此我首先要對這三個接待單位表示深切的感謝之意。
我們是二○○五年九月二十四日去的,我是上午十點從南開出發的,十二點到北京老家。我侄子葉言材已經在家等著我。席慕蓉也已經到北京,我們約好下午一點多在北京機場見面,乘同一架飛機前往。下午五點多到長春。一下飛機,正趕上西天的落日,也許是地理、氣候的原因,呈現一派「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景象。那太陽又大、又圓,很紅、很美。下面雖然不是黃河,但東北的大漠也很壯觀。席慕蓉說按蒙古文的意思,葉赫那拉就是大太陽的意思,葉赫就是大,那拉就是太陽。所以席慕蓉一看見紅紅的大太陽就很興奮,對我說,葉先生,您看好美的大太陽啊!這次席慕蓉去長春對吉大是個意外的收穫,起初他們只知道葉嘉瑩和侄子去尋根,沒想到陪著一起來的是這麼有名的大作家,他們很興奮,就要請席慕蓉也講一次,席慕蓉為人很熱情,她立即就答應了。
第二天也就是九月二十五日,吉大上午安排我們參觀偽滿皇宮和辦事處,下午講演。因為我年歲大,下午他們讓我先休息,讓席慕蓉二點鐘講,四點鐘我再講。可我這個人不但好為人師,也好為人弟子。我不但喜歡講,也喜歡聽別人講。所以我說我不休息,我也要聽席慕蓉講演。席慕蓉的讀者真的是很多,因為是臨時安排,教室不是很大,所以到處都站滿了人,真的是人山人海。席慕蓉說,多年以前,她的一本書在這裡發行,她來簽名,一直簽到上飛機還沒有簽完。這回她對大家說,今天講演後,我一定給你們簽名,但你們一定要排隊。席慕蓉講演的題目是「原鄉」,講她對蒙古的特殊感情,極為真切感人。最後她提到我昨天晚上說的一段話,原來頭一天吃飯的時候,有人問我學古典詩詞有什麼用處,我說古典詩詞所寫的是古代的詩人對他們生活的經驗,對他們生命的反思。我們在讀古典詩詞時,使我們的心靈與古人有一種交會。在這種交會之中,我們除了體驗古人的生命和生活,我們自己也有感動和興發。在我們與古人的交會中感受我們自己當下的存在。席慕蓉說這話說得很好,所以她在講演最後就說葉先生你昨天晚上說的話我已經說不清了,你給大家說說吧,我就把這些話說了一遍。席慕蓉下午的講演結束後,吉大本來的安排,席慕蓉講完就是我講,可是找席慕蓉簽名的人很多,她是欲罷不能。我就說,不如先休息,等一下早點兒吃飯,然後我再講演,吉大同意了。
我講的題目是「從雙重性別與雙重語境看詞的美感特質」,學生們感到很新鮮,提出許多有意思的問題。因為時間關係,主持人限制了學生,我沒有能完全回答,以後有機會也許會有人把我的講演整理發表。
九月二十六日,我們才去尋訪葉赫。從長春一路開車過去,進到葉赫鎮時就看到,不管什麼單位,像加油站、小飯館等等,都寫著葉赫的字樣。負責接待我們的人把我們帶到一座嶄新的葉赫城,我們都很詫異,一問才知道原來不久以前,為了拍電視劇《葉赫那拉的公主們》,新建了這座新城。來到這座新城,發現城裡都是四合院,有的規模大一些,有上下兩層,樓上還有欄杆,據說是公主住的地方。其他旁邊的房子裡,有很多塑像,其中就有葉赫第七代首領清佳砮和揚吉砮的塑像。席慕蓉和我侄子就慫恿我與清佳砮的塑像合影留念。這裡也有金台石的塑像、葉赫那拉的公主們的塑像等等。葉赫那拉的婦女都是能征善戰的,電視劇《葉赫那拉的公主們》表現的就是這些婦女為葉赫那拉部族所做出的貢獻。在部落內部,她們參與決定家族的事務,到了戰場上也是主力。遇到對外交涉需要和親時,她們又很委屈地被送去和親。
吃過午飯,我們去看葉赫古城遺址。葉赫古城坐落在葉赫河畔,東、西二城隔河相望,西城在葉赫河西,依山而築;東城地處葉赫河東山旁水畔之間的台地,夯土而築,三面環水,一面靠山。葉赫河是很漂亮的,她從很遠的地方流過來,到這裡拐了一個彎,形成了一個環山湖。在東山找到這樣一個有山有水的地方是很不錯的,這裡的自然條件好,物產也很豐富。除了玉米、高粱等傳統的北方作物以外,還可以種水稻。因為有河,魚也很多,我們吃午飯時,他們就做了好多種魚。我這才理解,我們的祖先為什麼要移居到葉赫河畔。據說這裡的風水也非常好,是一塊鳳地。龍地出傑出的男性,鳳地出傑出的女性。
葉赫古城的遺址就像我以前去新疆經過的陽關古長城遺址,是一個高出來的土堆。我既然到了這裡,當然要上去。因為路不好走,他們怕我這麼大歲數摔著,就前邊一個人牽著我的手,後邊一個人牽著我的手。把我拉了上去。這是一座四百多年前的古城遺跡,在上邊我看到有許多磚頭瓦塊,我帶回來一塊磚頭、一塊瓦片。瓦片的底面有細細的布紋,叫布紋瓦,布紋瓦是葉赫城建築的特色。我們來到的是葉赫的東城,就是金台石戰死的地方。在這裡我們隔河向西遙望,遠遠的還有一個高高的土堆,那應該就是西城的遺址了。此時正是黃昏時分,葉赫西城遺址在落日的餘暉下給人一種禾黍蒼涼的感覺。雖然我說過我沒有族群的觀念,但找到了葉赫,我還是很興奮、很激動的,所以還搬了這古老的磚頭瓦塊來做紀念。我侄子葉言材還帶了一瓶葉赫河水回來。
因為葉赫部曾經在伊通居住過,我在訪問了葉赫的第二天,又去訪問了伊通。在伊通,我參觀了滿族民俗博物館。這裡陳列著許多滿族的服飾、家具和擺設。雖然說我的祖上從清初就入關了,在我的記憶裡已經是完全漢化的家庭,但我家畢竟是滿族的血統,所以生活習慣上依然保留了一些滿族的習俗。我個人對滿族也有著潛在的感情。當我看到這些滿族特色的陳列時,就想起了我在北京西城察院胡同的老家。像滿族婦女穿的鞋子,我小時在家裡就見過兩種,一種鞋的鞋底像花盆一樣,底下粗一點,中間細一點,上邊又粗一點托住鞋子,我們管它叫花盆底,這是年輕婦女穿的。還有一種是老年婦女穿的,沒有那麼高,鞋底前後都向上翹一點,我們管它叫元寶底。我曾和兒時的玩伴一起穿著玩過。像滿族婦女梳的兩板兒頭我在祖母的照片上看到過。像屋裡擺的條案、帽筒,和我家裡用的一樣。我父親那一代還保留滿族的稱呼,我父親、我伯父管我祖父叫阿瑪。我家行禮也是滿族式的,男女不一樣,男的是一條腿在前,右手向下一伸;女的是雙手扶著膝蓋向下一蹲,這些我小時都學過。因為以前滿族的女孩子都有被選到宮裡的可能,所以滿族家裡對女孩是相當好的,女孩子在家裡地位還是很高的。我從小讀書跟我的兄弟都是一樣的。家裡也告訴我我家的葉不是漢姓,是葉赫那拉的簡稱。
西方心理學講,人總要有個認同、有個歸屬,才感到心安。我是一個四海為家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我除了認同北京察院胡同老家是家以外,到了任何一個地方,我都覺得是臨時的、是宿舍,現在我所認同的北京老家很快就要被拆掉了,我很快就要失去我最親切的、伴隨我成長的根。但這次葉赫之行,我找到了祖先生活的地方,尋到了更遙遠的葉赫的根。這次的葉赫尋根之旅對我是有極大意義的。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