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北國白極限 |
魔幻芬蘭100天,Popil的探險書寫。
[6111NF030]
作者:糖果貓貓
17*23 cm 160頁 平裝
ISBN:978-986-684-181-1
CIP:747.69
978-986-684-181-1
初版日期:2016年12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00| 會員價: NT$255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糖果貓貓從海選中脫穎而出,成為全球5位探險者之一,參加由芬蘭旅遊局和芬蘭航空所辦的芬蘭極限運動之旅。5位陌生人將成為冒險之旅互補長短、互相信任的伙伴。
在這100天,糖果貓貓嘗試了十多種全新體驗和極限運動,從藝術家搖身成為冒險者、半個薩米人。挑戰了當地傳統工藝、雪地摩托車、拉力賽車、零下20幾度潛入冰川、攀爬冰瀑、雪地風箏、弓步滑雪等等。
在芬蘭糖果貓貓首次遇上「火狐」,在童話般的白森林裡享受難得的平靜;就在大自然魔幻時光中,她確切感受到自己體力和意志力的極限,與直面危險時的恐懼。然而,脆弱讓她更認清自己,有能力成為更好的人;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比逞強更體面。
100天的奇幻旅程,有極限運動的挑戰,有探險隊員之間的磨合,也有對大自然的贊嘆。糖果貓貓回到藝術家的敏銳角度,進行這次探險書寫。

「這本書以逗趣的方式串聯我們文化中的重要特色,絕妙地詮釋了芬蘭。不管讀者來自哪種文化背景,都能輕鬆融入。糖果貓貓在書中成功描繪了積雪盈盈的冬日、狂野奔放的自然、詭譎多變的文化,三者交融後如何給勇於冒險的旅人難忘的經驗。與一群朋友共同經歷這樣的生活,絕對是人生裡的一大亮點。」——Jan Wahlberg(芬蘭駐上海總領事館總領事)
「看完這書,我渴望我的生活能過得像糖果貓貓般。」——彭浩翔(電影導演)
「Popil勇於挑戰,完成了超越自己體能意志的一百日極致體驗,拉闊了個人的視野角度,激發出身體更大潛能,在創作上一定有莫大裨益。我想這也許是貌似柔弱的Popil,可以冒險犯難的一個原因。」——雷楚雄(電影美術總監)


雙手舉高時,不要放棄。我的Girl Power回來了!

「冷和恐懼占據了我所有的知覺,我知道自己在抖。我的心跳也在劇烈加快,在冰川湖裡,除了混沌的顏色,什麼都看不見;同時也很害怕,會看到些什麼。那種感覺只有寂寞,比死更冷漠。」極夜來臨時,太陽不再升起,但也不是完全地進入黑暗。取而代之的是火狐起舞與星河泛起的漣漪,伴隨霞月映照在白雪上,照亮了沿途堅定的探險者的腳印。
從藝術領域跨足極地探險,糖果貓貓在魔幻般的芬蘭潛入冰川,攀爬30公尺高的冰瀑,駕駛200碼速的雪地拉力車,在負20、30度的嚴寒氣候下露宿荒野⋯⋯從零開始,學習求生技能,沒有經驗亦無捷徑,全憑摸索和實踐,步步進階。
這才明白,原來極限是存在的,且有一個清晰的界點;當極限來臨,危險的信號直達感官,赫然發現,除了信仰你其實一無所有。

糖果貓貓POPIL(何卓茵)
1985年出生,籍貫中國廣州,現旅居美國,為獨立跨媒體插畫師兼藝術家。曾擔任設計總監、品牌策劃、策展人、動畫導演、環球馬拉松跑者、芬蘭Polar Night Magic探險者。其標誌性的作品風格,讓她成為中國極受矚目的插畫家,亦經常獲邀與國際品牌合作,包括:NIKE、Finnair、VisitFinland、Lufthansa、Ittleondine、Sephora、Toy2R、EVISU、Nivea、MTV、Swatch、NESCAFE、COACH、XO、HENNESSY等等。2011年入選由香港《透視》選出的「40 under 40」設計新星。
豐富的閱歷是她成長的養分和構成她筆下世界的因素,她永遠是那位行走在路上帶著好奇心的孩子;也是個不安於室、不在乎周遭困難,沉迷創作和延續奇異旅途的現代吉普賽少女。
個人插畫著作均曾於兩岸三地出版,包括:《印度行李箱》、《賣乜鶉》、《鶉心動》、《小時光》、《小國貨》。
網站:www.popil.net
臉書:www.facebook.com/hezhuoyin
微信:popilart
郵箱:popilcat@gmail.com
IG:popilart

推薦序 —— Jan Wahlberg
推薦序 —— 雷楚雄
自序 —— 糖果貓貓
探險團隊員介紹

I. What to Know About
在芬蘭,你需要知道的事

Where to go:芬蘭冬季冒險地圖
How to get there:從罌粟花A350開始
How to dress:穿衣大法
What to Equip:戶外裝備
Who to meet:原住民薩米人
How to shoot:如何拍攝極光
What to drink:「國寶級」啤酒
What to eat:主要食物:馴鹿肉與紅鮭魚
How to cook:莓果甜食
How many types of Sauna:桑拿狂熱
Where is Santa Claus:聖誕老人在哪裡?
What to see:我喜歡的美術館與博物館

II.The Making of an Arctic Explorer
百日極地極限探險

STAGE 01:冒險者入門
初級滑雪姬
打造生存者的必需品
狩獵「火狐」與創作的力量
極夜才是捕魚的好日子
不要溫和地走進良夜
森林裡的米其林晚餐
冰火洗禮,We are snow angel

STAGE 02:駕馭雪國的鐵獸
消失了的道路——Fat Bike亂闖
無涯之頂——駕駛重型雪地摩托
亡命車徒的拉力賽

STAGE 03:我是半個薩米人
魔幻白森林
黑屋金鷹
哈士奇騎士
馴鹿效應

STAGE 04:超越極限的雪國生存者
這是一封寄不出的信
弓步滑雪意外
僵硬的軀殼——攀爬冰瀑
破風風箏——Over the white fells by wind
終極挑戰——冰川美人魚

STAGE 05:從荒野回到美學
美好生活在赫爾辛基——我的HOT SPOTS
罌粟花工廠

III.The Exhibition
魔幻森林展覽

後記:告別與遺忘是最難的一件事
附錄:相關網站與聯絡資訊

推薦序 (雷楚雄)

2011年香港電影美術學會主辦一個為期三個月的課程:「香港電影美術全接觸」,講授如何由劇本文字轉化為實物實體的電影美術創作過程,何卓茵是其中一個報讀同學。我們將同學生分作六組,上課三個月,留下的印象並不深,但在期終結業功課上,我卻留意到何卓茵這組,在創意和繪圖表達上有較優異的表現。
課程完結後,導師們聯絡成績較佳的同學,作為自己助手或引薦給美術同業,經打聽才知道Popil已是位全職插畫師。初入電影美術工作,起薪低廉是令有能者卻步的主因,所以我們也沒再對Popil進一步查詢。
又一年過去,有同學告訴我,何卓茵就是微博上的「Popil糖果貓貓」。我早已留意到這個獨特的名字,不時會把一些繪畫作品發到微博上,筆觸圓潤帶著童趣,於是我們開始在微信互聯,對Popil才比較有多點認識。
在從事創作的行業上,我一直深信能駕馭多種媒體、可掌握不同技巧的人,會產生較獨特新穎的作品。Popil不僅是個插畫師,還是作家,工作涉及組織展覽會及營運博物館,且熱愛運動,更是個有廚藝的美食控。Popil生活豐富充滿姿采,我相信這些能力與興趣,讓Popil擊敗一眾參選者,成為中國唯一代表,前赴芬蘭的冰天雪地,體驗極致嚴寒的一百天。
Popil將旅途所見所想發至微信,現在更結集成書,圖文並茂地記錄了芬蘭的北地風光,內容充滿異國情趣,閱後彷彿親臨極地,遇到馴鹿與聖誕老人,看見北極光和午夜太陽。跟隨著Popil風箏滑雪,翱翔在雪原雲端,突破冰層下潛,看見一片晶瑩剔透的水底世界。於我而言,芬蘭再不是個毫不真實的遙遠國度,令我無限嚮往,有機會也要親臨到訪。
Popil勇於挑戰,完成了超越自己體能意志的一百日極致體驗,拉闊了個人的視野角度,激發出身體更大潛能,在創作上一定有莫大裨益。我想這也許是貌似柔弱的Popil,可以冒險犯難的一個原因。


自序(糖果貓貓)
「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約伯記〉第四十二章第五節

2015年底,命運推了我一把,把我帶到極地。
芬蘭旅遊局和芬蘭航空辦了一個「極夜•極夜魔幻•極致體驗100天」,我從海選勝出,成為中國唯一代表、五位國際探險者的其中一員。在芬蘭,度過了極夜的三個月,從現實進入魔幻的森林,挑戰從未嘗試過的極限運動。從此,人生多了一場歷險記。
整個探險旅程,宛如發生在北極圈裡的RPG角色扮演遊戲。把我過去的認知,和辛苦建立的個人領域推倒,猶如初生。拋棄乖僻後,曾引以為傲的社會角色:城市少女、插畫藝術家、作家、馬拉松跑者、KOL,在面對大自然和饑寒時,我什麼都不是。從零開始,學習求生技能,沒有經驗亦無捷徑,全憑摸索和實踐,步步進階,接近極限。
尤其是覺得自己撐不過去快要死的時候,更讓我後悔很多事情。後悔有時因為個性使然,經常和最親近的人吵架,比起我現在所經歷的根本不算什麼。不知不覺間,自己成了一個讓人有安全感、可依靠的人。如今能平安活著回來,成為真正的生存者,總覺得不可思議。
這才明白,原來極限是存在的,而且有一個清晰的界點。當極限來臨,你會明顯感覺到危險的信號,直達感官。你突然發現,除了信仰,你其實一無所有,因為信仰是唯一不會在危難時拋棄你;你所交託、祈禱的,神自然會指引你的路。
當王者歸來,再回首,誰不是從最低微的小角色開始呢?
但其實真正的迷失,是從魔幻回到現實,我得長時間消化適應嚴峻過後的平靜。同時,我對未來規劃產生了懷疑:到底要以原來藝術家的身分,奮鬥下去?還是,完全脫離現實,投入冒險者的身分,繼續在路上探險?
直至執筆,才發現冒險的血液,早就注入了我的創作。如沒有親身經歷過危難,我的稜角只是尖銳,而沒有輪廓。
我永遠都有一部分遺留在芬蘭。
How could I forget?


第一部分:在芬蘭,你要知道的事

〈芬蘭冬季冒險地圖〉

其實,我一直以為,芬蘭有北極熊。直至,跟隨Polar night magic 極夜探險隊,從首都赫爾辛基(Helsinki)出發,一路向北狩尋北極光,進入拉普蘭(Lapland)地區,經過童話般的聖誕村,到達芬蘭最北部的北極圈,才發現這裡只有哈士奇、馴鹿和沉睡的棕熊。

從地圖上看,上半部分是極夜探險隊探險的主要地方,途經十八個站、跨越不同城市。我們由淺至深,從戶外知識、技能學習,到挑戰極限運動,面對真正的荒野生存,並體驗當地薩米族人原始、純樸的生活,感受魔幻的極夜。冬季雖然寒冷,氣溫在零下二十至四十度之間,但這不妨礙冒險者蠢蠢欲動的心。熱愛戶外文化的探險者,都會來到位於芬蘭北部的拉普蘭,挑戰各種極限運動。這裡有遼闊的冰川、連綿的雪山、暗湧的冰瀑布,迷宮一樣的魔幻森林和等待發掘的國家自然公園。極夜來臨的時候,太陽不再升起,但其實也不是完全地進入黑暗。取而代之的是火狐起舞與星河泛起的漣漪,伴隨霞月映照在白雪上,照亮了沿途堅定的探險者的腳印。

再回首,我的一百日極夜冒險旅程,都只是淺嘗了皮毛。芬蘭的美好,永遠不止在看,而在於探索和體驗。


第二部分:百日極地極限探險

〈消失了的道路:Fat Bike亂闖〉

整個旅途最讓我感到遺憾的,應該是fat bike挑戰。眼看著隊員在前面一個個地倒下去,連我自己也陷入了雪坑裡。在厚雪挑戰fat bike,本身就是個錯誤的決定。連經驗豐富的領隊Pasi都連說了幾次:「So stupid!」想像中,穿插在森林的破風騎士形象,一次都沒出現過。為了靈活和便於排汗,Pasi建議我們只穿一件內衣、一件抓絨和一件衝鋒衣,但怎麼湊合,這些都是不足對抗零下二十度的裝備。

Fat bike雪地單車,有一對肥大的輪胎,和比山地車更為結實的支架。很多人以為fat bike是雪地代步的鐵馬,但其實在荒野fat bike更像一隻「鐵豬」,常常賴在原地不走,舉步難移。Fat bike就像登山車,是用來騎行崎嶇的山路,不是用來爬山的;而雪地車,只適合騎行在平而光滑的雪道,而不是陷入暴雪過後的冰川。

早就覺悟即使再艱巨的探險旅程,拍攝任務是不會因為惡劣的天氣而停止,因為我們的探險任務,就是要發掘不一樣的芬蘭,並真實地呈現給大家看!但連日來的暴雪,使道路覆蓋著比膝蓋還高的厚雪。原計畫騎行的雪道消失了。我們就知道,接下來冒險隊將要拖著這頭鐵豬,闖入冰川自然保護區,荒謬至極地挑戰極限。

第一日,6K的路程設在Pasi位於拉普蘭西北部海塔(Hetta)的哈士奇牧場附近。我們經過狗棚,經過雪地摩托車道和一座木橋,路面雖然不是最佳的平滑雪道,但至少還能騎行一段距離未至於完全失控,是初學fat bike的最佳訓練場。穿梭在牧場,我們認為是相對容易的。

第二日,從海塔順著冰川湖出發,往營地方向騎行。風韌像刀刮,身體自然往內縮,把圍脖扯到鼻子以上,未被覆蓋的皮膚隱約感到刺疼。在消失了的道路上由Pasi帶隊,全憑指南針指引方向,Sophie和我跟在後面,緊貼的是三位男冒險成員。才開始不久,隊形就東歪西倒,像在比賽誰先被困在雪坑裡。偶然得意騎了幾米,又連人帶車撲倒在凹凸不平的雪地上,爬起來一點也不容易,只能半推半騎地向前行。

一直到手套開始結冰霜,車把再也無法握緊,路程才熬過了三分之一。極夜已經迫不及待帶著黑暗來襲,我察覺到自己和其他隊員的距離越來越遠,遠遠落後了。我意識到自己和其他隊員失散了。暴雪層雲追壓著月亮,月光還是頭一次被完全覆蓋,伸手不見五指。轉眼間,前後不知那個方向撲湧來的雪塵,兇猛如雪獸,瞬間可以把我吞沒,連同fat bike一起消滅。對一切應變不及的我,並無任何求生裝備和準備,如同失散的孩子。疑惑自己到底是困在黑色的海洋,還是正在穿越無邊的黑洞。「苦」和「艱辛」也不足以形容當時全部的感覺,應該是「磨難」,覺得自己下一秒隨時會冷死掉或失蹤。我開始祈禱,「上帝,請保佑我,向前騎行,就是目的地!」

突然,前方冒出一束探索的亮燈,聽到Pasi的聲音喊:「Guys, headlamp!Open your headlamp!」原來Pasi從未走遠,只是雪塵把我們重重隔開了,提醒了我趕緊打開頭燈。當頭燈一盞盞亮起,幾位隊員終於再次認清了位置,找到彼此,繼續上路。光源原來是一種希望,可以用來救命,也可以是一個團結的信號。

突然意識到,我不可能一直依賴Pasi,以為跟隨著領隊性命便無虞,但其實總有一日,需要獨立面對真正的荒野生存——甚至要肩負照顧團隊的責任。在大自然面前,所有的科技都蒼白,需要切切實實的求生知識和本領;而我面臨的僅僅是一個真實冒險的開始。這一天我們在暴雪裡,騎行了十小時才到達營地,超過預計時間六小時以上⋯⋯

第三日,因為極夜和雪塵影響了fat bike的拍攝,Pasi和攝影師決定再增加一次騎行來補拍素材。他們選了營地附近的山頂滑雪場,計畫讓我們踩著fat bike沿著滑雪雪軌滑下去,應該能捕捉到衝刺的畫面。但fat bike在下坡時是完全沒法煞車的!而且,這是一個日久失修的滑雪場,只有疙瘩不平的雪坑,哪裡有所謂的雪軌呢?曾是女騎士的Sophie,不在乎跌撞,大無畏地帶頭往前衝:「Let's GO!」結果,才騎了幾米她就完全四腳朝天,墮入雪的懷抱了,大喊:「Help!」連同跟在後面的我,一直從山頂跌到山底。反覆好幾次,雪坑把人深深地吃進去,需要攝影師Mikko拉我一把才能爬起來。臉擦破了,感覺自己又吃了一口雪,留著鼻涕哭著笑。我覺得自己正在體驗一次可以盡情跌倒的機會!

雖然我無法理解,fat bike那麼蠢的戶外運動,為什麼還要拍攝呢?但可能,體驗失敗和堅持,也是冒險者需要學會承受的二三事吧。最後,所有人都從山頂下來,完成了fat bike的最後挑戰和拍攝。但只有韓國K.Chae選擇了半途而廢。印象中,無論做任何事情都像喜劇演員般懂得隨時調節氣氛的K.Chae,竟然一改常態,在鏡頭面前擺出一副「我已經很努力嘗試了,但是因為很艱巨,很遺憾」的表情。他意外地消沉,同時自嘲運動技術不如他人,甚至附加些戲分,故意把情緒放大,情願推著fat bike走下來,也不努力嘗試騎行。卻在最後拍攝的個人訪問,又換上另外一張自信的笑嘻嘻的面孔⋯⋯這到底是戲如人生,還是人生如戲?

一週後,看到fat bike的視頻在YouTube上發布。不出所料,真的收錄了K.Chae表現消極的片段。我與Sophie、Yuichi及Matthias都覺得特別難過。雖然fat bike的挑戰確實是覺得愚蠢和真的失敗了,但至少每個人都很堅持,努力地完成了這段旅程。為此,團隊之間產生爭議,到底在鏡頭面前,我們是需要扮演一個勇敢的冒險者角色,還是呈現真實情緒的自己?

始終希望影像上傳達的是積極和正面的訊息,而不是抱怨和消極,這不是我想分享的芬蘭啊!

團隊的矛盾,原來是從fat bike開始⋯⋯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