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女人一生的12個禮物(絕版) | Presents

[5111WM001]
作者:角田光代‧著∕松尾泰子‧繪
Author:角田光代
譯者:韓明怡
20*14cm 204頁 平裝
ISBN:986-691-600-6
CIP:861.57
978-986-691-600-7
初版日期:2006年10月3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280| 會員價: NT$238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日本書店店員票選,2005年最有營養的一本書,獲頒「活著感覺幸福獎」
獲選2006年誠品書店十一月選書

王浩威、朱衛茵、林書煒感動推薦

就像書名一樣,這是本述說收禮送禮的短篇小說集。雖然這樣,出現在這本書裡的禮物,卻不是戒指、玫瑰之類的禮物。名字、海膽煎餅、眼淚--這些被贈予的東西,透過一篇篇故事,變成了特別有質感的禮物。書中所描繪送禮收禮的細緻過程,令人心中升起暖意。
讀著讀著,我不禁感覺,贈予禮物本身,就是祝福那個東西的「存在」吧。海膽煎餅是這樣,眼淚也是這樣,讓人感受到作者積極的意圖。
讀完這本書,讀者一定也從作者那兒得到什麼禮物吧。你,一定也要送自己一份禮物喔。
--2006直木賞得主森繪都


◎人死了,能留下什麼?或許只剩下別人贈送的禮物吧。生命中,我們送給別人的任何東西,大概什麼時候就會不見吧。然而,別人送我們的東西,即使早已不見蹤影,卻感覺它還殘留在這世界上,受贈瞬間的含羞、贈送者當下的笑容,像殘火般幽然跳動在我們心底。
◎送禮本身,就是對於受贈者的一種祝福。透過一篇篇女人的生命故事,角田光代把祝福的內部肌理,以及纖細、強而有力的過程,溫暖熱切地傳送給每一位讀者。
◎許許多多人生中有形和無形的禮物,讓我們了解到,即使今天失去了一切的東西,但是那曾經擁有的美好,會一直伴隨著你,直到生命畫下終點的那一刻。
◎交到手中的分明只是一個東西而已,卻讓人感受到一種澎湃的心情,像是掌握了一把秘密錀匙,可以開啟迎向世界的大門,平凡的物件所蘊含的喜悅,深深地敲打我們的心扉。
◎幸福本身未必是一種理想的狀態。即使是零亂的風景,也有它的存在意義。因為知道它如此珍貴且無可取代,即使將來各自離散,我們一定會想起,幸福不必他求,它老早已在這裡了。


讀者迴響
*口語風敘述風格,精確描繪了我們似曾相似的情感。有時悸動、有時淚眼、有時憤慨、有時心暖暖的……這些時刻所收到的禮物,都是最美好的回憶。

*『套鍋』、『眼淚』令我印象深刻。我們從出生那一刻,便收到『名字』的最大禮物。但我認為,在還沒來到人世前,我們已經從父母那兒得到最珍貴的禮物了,那就是「生命」。

*有形的東西,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不見了,但是禮物的記憶和對那人的思念,卻在心中綿長。看到『套鍋』、『布娃娃』這兩篇,我油然而生這種感動。這是一本描述美麗情感的一本書。

*看了這本書才知道,原來自己失落了這麼多東西。在人生不確定時、在堅固自我信念時,受贈禮物者打開心防的瞬間心情,深深地打動我。希望自己不再錯過任何珍貴的事物。

*溫暖感人之作。在通勤時讀這本書,看到感人之處,我的眼淚停不下來,真是傷腦筋。

*若無其事地描述日常,卻包裹著溫暖的回憶,所收到的東西絕對不是物品而已,它令人重新思索,什麼才是重要的事。『套鍋』所描述的感情,讓我掉了不少眼淚。

角田光代
1967年生於日本神奈川縣。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畢業。1990年以『幸福遊戲』海燕新人文學獎、1996年『打瞌睡之夜的幽浮』獲頒野間文藝新人獎、1998年『我是你的哥哥』得到坪田讓治文學獎、『綁架之旅』獲頒1999年產經兒童出版文化獎富士電視台獎、2000年路傍之石文學獎。2003年『空中庭園』獲婦人公論文藝獎、2005年『對岸的她』獲直木獎。其他小說有『人生best 10』『這本書,存在這世界上』等。『經常在旅程中』『幸福的價格』等紀行散文、隨筆地有一定的評價。

Presents # 6  情人鑰匙

被甩了,難以置信,我真的被甩了。
我和森本博明交往了八年。當時,我二十歲,博明二十一歲。
八年之間,發生了許多事情。
(我)從大學畢業,(博明)留級一年;(我)任職於小型廣告公司,(博明)到旅行社工作;(我)在廣告公司倒閉、歷經三個月失業後進入編輯製作公司、而後工作忙得不可開交,(博明)放棄旅行社進入唱片公司工作、所負責的女性歌手唱片大賣;(我)工作太忙而疲勞過度住院三天,(博明)工作照理應該是得心應手,但卻突然想學攝影而開始去上專科學校、漸漸成爲自稱是自由攝影工作者、最近開始零星地從事攝影工作;(我)比起從前更能以自己的步調來工作了。
雖然不知道其他人怎樣,但在這變化多端的八年裡,我們倆一起度過了許多事情。
例如窮困。三個月失業期間,我窮到冰箱只剩下過期調味料,身穿學生時代跟不上流行且滿是毛球的外套過冬。當時博明已在旅行社工作,所以他經常請我到居酒屋吃飯。如此窮困時期,能去看電影,也是他在票券商店幫我買門票。
博明辭去唱片公司工作、成為專科學校學生時也一樣,幾乎變得窮到無法打扮外在。因為忽然學起攝影,必須一一備齊器材,為此,博明緊縮生活費用,甚至接下兩份兼差。儘管約會突然變得簡約,我卻不以為意。就像他在我失業時對我的協助,我也主動伸出援手。週末時,我為他煮豐盛的菜餚,替他準備換洗衣物,偶爾也慷慨請他吃大餐,或買相機零件送他。
然後,是一連串忙碌。初入編輯製作公司任職的我,當時還抓不到工作竅門,別人一小時可完成的工作,我必須花費三小時。回家往往已是半夜一、兩點。有時,星期六也不得不待在辦公室。
博明負責的歌手唱片大賣時也很慘。他的睡眠時間平均三小時,薪水雖然增加了,卻沒時間買東西,身上所穿的衣服縐巴巴的,臉頰則因為沒有好好吃飯而憔悴,一副窮忙樣。
即使如此,我們仍然會在百忙中抽空聯絡。雖然行動電話還不普及,但我們經常相互聯繫,三十分鐘也好,一個小時也罷,只要能見面,我們會相約一起吃飯、喝酒、機關槍似地搶著說話。如果連續一星期都無法見面,我們會到其中一人家裡,即使對方在睡覺也沒關係。邊看沉睡中的容顏邊小睡片刻,天亮後,留張紙條便去上班。
也有生病的時候。我住院的三天裡,從旁照顧的人既非家人也非女性朋友,而是博明。他把我的內衣、睡衣帶回去,清洗乾淨隔天再帶過來,而且還拚命買冰淇淋、漫畫書、哈密瓜,一個勁地塞給我。

博明雖然沒生大病,扁桃腺卻很脆弱,經常發燒。只要得知他發燒,不論多忙多累,我總是飛奔而去,在商店街張羅碎冰、數種藥品、鍋燒烏龍套餐或雞蛋粥套餐,雙手拎著趕到他的公寓。
也有爭執的時候。當然,交往不可能一直順利,其間我們也曾小吵過數回。他撇下和我一週前的約定,與學生時代的朋友一起玩麻將;我把他初次攝影沖洗的照片當成垃圾丟了;對結識前交往的對象吃飛醋,懷疑對方花心,結果卻是誤會一場。
這些種種,我們全都走過來了。沒有宣誓婚禮上牧師唸的「不論生病或貧困時」那些詞句,我們卻一起攜手實踐了那些話。
我們的交往理應持續下去。克服貧困、忙碌、生病、爭吵的我們,未來不管發生任何事,理應都可以不在乎。然而,這竟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
上個星期日,博明把我找了出去,說是有話要說。最近,與成為自由工作者有空閒時間的博明相反,被拔擢為新企劃執行小組副主任的我,不知經歷過好幾回的忙碌期,我們已有兩星期沒碰面了。難得的假日,我本來打算睡到傍晚,但因為博明的聲音太急切了,過了中午我便起床沖澡。
他的聲音如此急切,大概是很想見我吧,這麼認為的我,真是不折不扣的笨蛋。既然他如此想見我,仔細畫好妝還邊吹口哨、東挑西揀衣服的我,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傻瓜。
博明指定見面的地方,是園內種有數百棵櫻花樹而聞名的公園。我和博明曾數度去那裡賞花。有時,只有我倆在櫻花樹下散步,或者和學生時代友人及彼此朋友在那裡舉行盛大的賞花宴。
然而,櫻花已凋謝了,現在正是淺綠新葉恣意伸展的時期。這麼說來,今年並沒有去賞花。他所謂的有話要說,是不是故作風雅地邀我去觀賞這些勉強殘留的櫻花遺緒呢。我邊想這些悠閒的事,邊快步走向公園。
公園入口處有間可供休憩的茶館。店門前排列了幾張鋪上大紅毯子的椅子。博明已先到,坐在椅子上喝著罐裝咖啡。我買了茶館賣的關東煮,在他身旁坐下。我把蘿蔔和竹輪分成兩半,問他要不要吃?博明一語不發地搖搖頭。我再問要不要喝日本酒?他依然搖搖頭,面無笑容地繃著一張臉。
即使如此,我並不知道博明接下來要說什麼。我揣想他不高興,大概是怪我怠於聯絡吧。為了哄他開心,我把關東煮的整顆蛋讓給他。博明雖然說不要,但我強行塞過去,他一副很勉強的樣子,一口把蛋給吃了。
博明起身,開口說:「去走走吧。」不等我把關東煮的紙盤丟掉,就匆匆走開了。我急急忙忙從後追趕。翠綠葉片盛大地簇擁著殘櫻。公園裡擠滿了攜家帶眷的遊人和情侶,抬頭望向櫻樹葉片前方,可看見蔚藍白淨的天空。
接著,博明冷不防地對挨近的我說了句:「我有了喜歡的人。」
有了喜歡的人、有了喜歡的人、有了喜歡的人、喜歡的人。腦海裡螺絲鬆掉似的,我在心裡一直重複這句話。然後,得出一個結論,這大概是沒結尾的玩笑話吧!
「所以呢?」我問。
「所以,我想要分手。」博明回應。臉上毫無笑意,甚至不看我一眼。
博明所喜歡的人,是個和他同屬自由業、以攝影為生的三十一歲女性。他似乎是去看那女人的個展而相識的。在春日煦照、遍植數百棵櫻花樹的公園裡,博明淡淡地說。
那個展所展示的照片,全部都是人住的房間,沒有人聲氣息的房間。只有電燈泡、窗戶、窗邊裝飾的人偶、馬桶座、蓮蓬頭、空空如也的鍋子,以及脫下來丟棄一旁的拖鞋、頭形凹陷的枕頭。
博明讚嘆,真了不起!雖然見過別人拍攝無人的房間,但看來還是有人住的感覺,她的作品卻徹底排除了人的動靜。它所呈現的生活一部分,明明極端無機質,卻又如此怪誕。是那種看了之後,會感覺人的生活是非常詭異、怪誕的照片。
唯有述說那女人的照片時,博明才語帶熱情。我不敢望向走在身旁的博明那張臉,因為害怕看清楚他的目光。
博明又恢復淡然的語氣繼續說,「所以我覺得一定要和那位攝影師見見面,於是厚著臉皮邀請她一起喝酒,雖然初次見面,我們在居酒屋竟然聊了七小時。」
八年時間就是這麼一回事吶,我邊跟上他的步伐,邊呆呆地想。如果是交往時間較短的人,對於即將分手的對方,不會熱心訴說新交往的某人之事,也不會鉅細靡遺地報告與新人相遇的興奮。他現在一一向我說明,並非想要傷害我,而是確信我一定可以了解他;了解他因何而迷惑,心情因何而雀躍,想開始追求著什麼。
七小時後走出居酒屋,博明就決定要和我分手了。只有說到這兒時,他才略感歉意般用微弱的聲音說。
「可是,我們分得開嗎?」
不明白將發生什麼事的情況下,我反射性地喃喃自語。
於是,博明俯身凝視我,接著平靜地說,「我們兩個沒有交集。」
「這一年,我一直在考慮。我喜歡妳,我們在一起時真的很快樂。妳曾經幫助我,也曾經救過我。但是,我們總是朝向不同的方向,要跨步向前的時候,每次一定是不同的方向。那條線沒有交集。我想,我們只會繼續漸行漸遠吧。」
非常不可思議地,我很清楚博明所說的事,感到悲傷是一回事,但我真的很明白。
「可是,前進方向不同的彼此,還是可以聲援的。」我開口說。其實一直以來我們就是這麼做。不論生病的時候,或是貧困的時候。
然而,我們眼前所浮現的總是不同的情景。我們沒辦法建構任何東西。這幾年來,我們所做的,只是將自己所見到而對方看不到的景象,拚命地對彼此說明而已。現在的我對於那種狀況,已經覺得非常疲倦了。
我們身旁走過一對手牽手的情侶。年紀和八年前的我們相仿。女孩踮起腳尖,撥掉男孩頭髮上沾到的櫻花樹葉。彷彿有一種錯覺,擦身而過的他們就像當年的我們似的。
「那,也就是說,那女攝影師和你看的方向相同囉。」
明明是挖苦的話,博明卻一本正經地回答:「嗯,我是這麼覺得。」
「那我也來學攝影看看。」
只是一句玩笑話,博明卻又一本正經地回應,才不是那樣的!
「如果已經決定,那就沒辦法了。」
我試著笑笑地說。心裡也一邊暗想著,如果現在馬上有外星人從天而降,全面征服地球就好了。
「對不起!」彷彿自己被傷害般博明回應。
回頭一看,混雜在攜家帶眷的遊人和正在散步的大型犬之中、八年前我倆的身影不見了。綻放的葉櫻,在徐徐和風中輕輕地搖曳。
神啊,我對著從不信奉的某位神祇在心中低語。神啊,雖然今後幾天我會詛咒祢,但有一件事我仍然感激祢。謝謝祢在幾小時前給我時間好好打扮。讓我在八年來共處的男人面前,展現出精心裝扮的最後身影,真是太好了。不是那副黑眼圈,穿著露出膝蓋的破牛仔褲的模樣,真是太好了。這一點,我真的很感激。如果可以祈願,我盼望他在想起我的時候,記得的是我今天的模樣。為了不當場哭泣叫囂或是低咒出卑劣的話,我反覆最後的話語,猶如祝禱文一般。

於是,今天是八年來沒有約定的一個人週末。
上週日,我說服了博明和我共進最後晚餐。在公園附近一家串烤店裡痛快地喝酒再分手。一杯接一杯地喝,我愈來愈覺得分手這件事絕對沒問題,在車站還笑著跟他揮手說拜拜。
「謝謝,非常感謝。」「我也是,真的很謝謝妳。」鄭重其事地互道散發出氣味般的台詞,兩人才分手。回家路上,不想從酒醉中醒來似的,我去買了幾乎一籃的罐裝燒酒,接著便在房間裡繼續獨酌。愈喝愈覺得分手這件事是明確的決定,然後,洋洋得意地出聲對自己說:「以後只有工作了,下定決心好好工作吧!」甚至拿出一個月難得寫上一次的日記,以用力的筆跡記下這些話。
隔天星期一雖然宿醉,我卻沒有意氣消沉的情形。抱著疼痛不已的頭,早上第一個進辦公室,默默地做完成堆的工作。過了十點陸續出現的同事,看見滿身酒氣、埋首工作的我莫不感到驚訝。
實際上,工作做也做不完,那天也是勉勉強強才趕上末班電車。很好,我心裡悄悄地想,如果照這樣忙下去,應該就可以忘記博明不在身邊的事吧!
偏偏事與願違,新企劃在星期二就泡湯了。贊助商製藥公司竟然在最後關頭縮手。我突然空下來了。像昨天,明明是星期五,回到家卻才七點半。
接下來,是沒有任何預定計畫的星期六。本來打算睡到黃昏再起床,但十點前忽然醒來,就再也睡不著了。沒有辦法只好起來,泡杯咖啡喝。一拉開窗簾,外面十分晴朗,隔鄰院子裡的樹木,迎風搖曳著鮮綠奔放的樹葉。「孤單一個人」這種辭彙,和五月的爽快完全不搭調。
去剪個頭髮算了!喝光咖啡,為了替自己打氣,我試著對自己大聲說:「失戀還是要剪頭髮吧。」口是心非地,我慢吞吞地脫下睡衣丟在一邊,再把牛仔褲套在腿上。
「嗯,請幫我剪短吧!」在住家附近的美容院裡,我有點羞赧地說出這句話。這是我初次來上的美容院。
我心不在焉地聽著:「那我狠下心來剪囉。」比我年輕許多的美容師輕快的回應。
喀嚓、喀嚓,耳畔傳來令人舒暢的聲音。從一片落地窗的美容院向外望,可以看見商店街。晴朗的天氣一如上週,我覺得有種被背叛的感覺。無論我發生了什麼事,世界依然不變,繼續向前走。早晨來了黑夜來了,夏天來了秋天降臨。花朵開了被樹葉遮蓋,不久樹葉又變了顏色。我閉上雙眼,希望什麼也不想。喀嚓、喀嚓,剪刀聲愈來愈大。
大約一小時後,鏡子裡出現了一位陌生的女子。光潔的額頭、裸露的頸項。「短頭髮真的很適合妳,是正確的決定喔。」年輕美容師開口說,鏡中的女子困窘般笑著。
「總共是五千二百元。」櫃檯的人報上金額。當我從手提包掏出錢包時,銀色鑰匙掉落地板並發出聲響。我慌張地拾起這把繫著狗狗鑰匙圈的鑰匙,裝作一副不知情的模樣遞出一萬元鈔票,接著收下找的零錢,向美容師點個頭便走出美容院。脖子涼颼颼的。我邊走邊掏出方才落地的鑰匙,直盯著瞧。
那是博明的房間鑰匙。太過忙碌而無暇見面時,博明交給我的。那把鑰匙一開始就繫著狗狗鑰匙圈。我依然記得接受這把鑰匙時的心情。交到手中的明明只是一把複製鑰匙而已,我卻感受到一種澎湃的情緒,像是掌握了一把秘密鑰匙,可以開啟迎向世界的大門。插入鑰匙打開大門,世界上的一切,就連黏在柏油上的口香糖和風乾的狗屎,都擁有非比尋常的意義。在那把鑰匙上,我覺得那是最珍貴的東西。這樣一把小小的銀色鑰匙,竟蘊含著那麼多喜悅。
然而,此時此刻,不可思議地,我感受到和當時同樣的情緒,正從我體內深處緩緩湧現。雖然這把鑰匙所能開啟的那個房間,我已經不能再次造訪了。
我緊緊握住這把無緣再用的複製鑰匙。這或許是八年來和我在一起最親的人所送的最後禮物。透過這把鑰匙,我真的開啟了世界的門扉。
與某人相伴、信任、相愛、攜手共度、放棄、無法如願以償、奮發向上、盡情哭泣、醋勁大發、邁步向前、將目光凝聚在持續前進的時間上,這些全部出現在這把鑰匙所開啟的門扉前面。它們全在我手中,未來沒有任何東西會失落。現在,這把沒有作用的銀色鑰匙正告訴我這些事。總有一天,即使時隔久遠,我不再想起博明的容貌,偶然出現的這把鑰匙,還會一再提醒我吧!
我想,不管世界不管愛情,皆無法割捨。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




kowei女人一生的12個禮物(絕版) 顆星
kowei的書評:
這本書名叫「女人一生的12個禮物」, 雖然我是個22歲的男生,還無法深切體會書中對結婚、 孩子出世、婚後伴侶出軌…甚至是老年的心境描寫, 但透過這本書,我有幸可以嘗試去體會那種狀態-- 十二個年代、十二份禮物,讓我也思考了自己曾經擁有, 和一直擁有卻未曾珍惜的的「禮物」。 我覺得十分感動,也想將這本書推薦給親朋好友們, 這本書能做出來,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