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現代驅魔師(絕版) | THE RITE: The Making of a Modern Exorcist

[4111TDA008]
作者:麥特‧貝格里歐
Author:Matt Baglio
譯者:陳敬旻
25開 328頁 平裝
ISBN:978-986-858-474-7
CIP:242
978-986-858-474-7
初版日期:2010年10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00| 會員價: NT$255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網站圖片為電影版書衣,若已無庫存將以一般版封面出貨,圖書內容均相同。)
說到「驅魔」,絕大多數人都會想到好萊塢電影炒紅的畫面:小女孩在飽受折磨中身體扭曲成千奇百怪的姿勢,以拋物線不斷噴出豌豆湯似的綠色嘔吐物。然而現實生活中,魔鬼確實是存在的嗎?驅魔究竟是迷信,還是唯一的救贖?據義大利天主教精神病學家及心理學家協會指稱,光是在義大利,每年求助於驅魔師的就有高達五十萬人次以上。不過,受過正規訓練的驅魔師數量卻遠遠低於這個數字。甚至,有些未經過適當訓練的驅魔師濫用職權,導致被附身者在驅魔儀式中死亡。
這種狀況不能再繼續下去。
二○○五年,一所在羅馬與梵蒂岡聯盟的大學彙整一門開創性的課程:「驅魔與釋放禱告」,旨在教育一批新的核心驅魔師,提供教會對於惡魔及驅魔的正式教導。課程不僅限於神父,也開放給專業的人員,如心理學家及醫生。課程內容涉及歷史學、神學、社會學及醫學等主題,遠超越了驅魔術膚淺與感官知覺的面向。一時之間全球轟動,媒體以〈驅魔重返校園〉等聳動標題加以報導,引起世人的好奇心,期待見識到驅魔術神祕面紗底下的真實面目。一位傑出的美國神父蓋瑞‧湯瑪斯回應了呼召,前往羅馬接受驅魔師的訓練。
蓋瑞神父打從十四歲起就在喪葬業服務,他領有屍體防腐員的執照,曾經歷過一場嚴重的意外,瀕臨死亡邊緣,之後卻奇蹟似的生還。從此,他了解到「受苦即十字架」的道理,也使他與天主更加親近。擁有堅定信仰的蓋瑞神父,對於這個古老而晦澀的儀式仍感到疑惑不解,帶著些許懷疑的不安,一路鑽進了一個他從不知道存在的世界。蓋瑞神父不但克服了語言的障礙,也向一位經驗豐富的義大利驅魔師見習,參與了八十次以上的驅魔儀式。這些經驗深刻改變了他的世界觀。當他從理性的懷疑論者轉變為實際執行的驅魔師時,也能用全新的眼光來了解善良與邪惡兩者之間的衝突對立和永恆交戰。
居住在義大利的美籍記者麥特‧貝格里歐,全程探究蓋瑞神父驚人的訓練過程,在他的著作《現代驅魔師》中,揭露附身、魔鬼、惡魔、驅魔等現象,證實驅魔不僅是古老過往的殘骸,而是在當今眾人的生活中仍具有令人生畏的威力。內容除蒐羅各式各樣真實的驅魔案例、第一手的驅魔師解說,也追溯驅魔的歷史,儀式和慣例,天主教會對於惡魔附身的解釋,並探究相關的主題,如天使和魔鬼的階級、撒但邪教、黑彌撒、詛咒,以及欲量化這種現象的現代科學家與人類學家所使用的各種理論。
貝格里歐用調查探究的角度寫成,《現代驅魔師》將使懷疑論者與信徒同感著迷,顯示出魔鬼附身的真相不只比小說離奇,而且遠比充滿聲光效果的電影駭人。


麥特‧貝格里歐(Matt Baglio)
在加州聖地牙哥出生長大,一九九六年由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畢業,獲英國文學學位。在《超限滑雪板雜誌》(TransWorld SNOWboarding)擔任短期實習與編輯助理後,搬遷到洛杉磯尋求自由撰稿生涯。
二○○○年,為努力拓展視野,貝格里歐到歐洲一遊,在羅馬認識了後來的妻子。不久後,他全職搬到義大利,經年為各種新聞組織與雜誌社工作,其中包括美聯社、《美國雜誌》、《國際先驅論壇報》、《滑雪板期刊》(The Snowboard Journal)、《色彩雜誌》(COLORS)等多家機構。
貝格里歐的興趣廣泛,讓他得以接觸多元的寫作主題如:梵蒂岡政治、反黑手黨警察、奧林匹克賽,以及撒但邪教。目前,他與妻兒住在羅馬。《現代驅魔師》是他的第一本著作。

序幕
第一章 羅馬
第二章 召喚
第三章 重回校園
第四章 認識敵人
第五章 魔鬼開門
第六章 奉我的名
第七章 尋找驅魔師
第八章 第一晚
第九章 辨別力
第十章 跨越
第十一章 墜落
第十二章 受苦的靈魂
第十三章 牧養的手法
第十四章 靈魂之窗
第十五章 釋放
第十六章 規劃聖工
第十七章 驅魔師
後記
新版後記
致謝

[後記]

二○○五年秋天,當我聽到與梵蒂岡聯盟的一所大學開了一門叫「驅魔與釋放禱告」的課時,我認為那可能只是個公關噱頭。教會真的還相信驅魔嗎?但令人想一探究竟的是,這門課將開放給非神父,有幾堂課還由心理學家和犯罪學家授課。住在義大利、擔任自由撰稿的作家兼記者、又在美聯社的羅馬分部待過,我知道要敲開梵蒂岡周圍的那道高牆會有多難。再加上圍繞著驅魔的神祕色彩,於是我把那堂課視為天大的機會。不知道該抱什麼期望,但我想裡面至少可做點文章。
當時,我對驅魔的認識幾近於零,也和多數人一樣,會馬上想到好萊塢的電影。不過,當《大法師》這種電影據說也是「根據」真實故事改編時,電影的包裝和特效就更難將事實和故事區隔開來了。
然而,課程的第一天改變了我對驅魔的這種先入之見,不僅因為在那特級現代的教室裡看到神父、聖方濟會修士、各修道會修女專心聽講撒但力量的課的場景有多麼怪異,同時,我也驚訝地發現學生本身絕非「迷信」,也非流行文化裡描繪的那種嚴守清規的神父。
初次見到蓋瑞神父時,我立刻對他的真誠與透明留下深刻印象。我們兩人立刻因為共同懷著強烈的意圖想浸淫於所學,而建立起友誼。
當我愈熟悉蓋瑞神父的生平細節時,身為作家的我也開始領悟到他的旅程代表一扇獨特的窗戶,可以一窺驅魔的世界。機會來了,我心想,可以從一個剛入門的新手的角度,來看待擔任驅魔師是什麼滋味。
不過,真實的情況是:書寫魔鬼和驅魔的這個想法不是我的首要之務──話說,我的內人就覺得這個主題不那麼吸引人。我得說我的確有迷惘的時候,不知道把事情放下對我是否比較好,免得我自己的生活也被看不見的「靈」入侵。
儘管我在成長過程中是天主教徒,但我對魔鬼附身卻有著矛盾的看法。其實,坦白說,我在開始寫這本書時,比較像是「文化上的天主教徒」,而不是篤行信仰的教徒。我當然偶爾也會在聖誕節和復活節去望彌撒,但除此之外,我可能不是討論深度信仰奧祕的最佳人選。反之,我的手法還更接近報導。我想知道教會實際上教了什麼驅魔的內容。而在蓋瑞神父身上,我想知道,如果事實是真有魔鬼存在,又是什麼使一個人願意站在一間斗室內對抗魔鬼。
身為平信徒,驅魔讓我驚訝的第一件事情是:熟悉這主題的神父並不多,尤其是美國神父。
美國的驅魔著作就算不是全部、也大都過時了,很多是一九七○年代寫的。然而,在義大利卻是截然不同的風貌,我發現自己幾乎馬上就轉向義大利書籍,其中絕大多數(如弗蘭契斯柯‧巴蒙特神父寫的《魔鬼附身與驅魔》和蓋布列爾‧南倪神父寫的《上帝的手指和撒但的力量:驅魔術》)都是二○○四年之後寫成的。這些書不只提供詳細的神學分析,還有執行驅魔的第一手實況資料。我讀得愈多,就愈好奇。一旦蓋瑞神父開始參與驅魔,我就能加上他的詮釋了。但是,我也知道我如果想報導這則消息,就必須進入驅魔師的世界,唯一的作法就是親眼看見驅魔。
我第一次看到驅魔的幕後花絮,是在我開始訪談「各據一方」的驅魔師時。我會不時瞥見存在於另一邊的畫面──一群人在聖階教會的聖器收藏室外對托馬索神父緊追不捨;巴蒙特神父拭去椅子旁的一攤聖水,好讓我坐下訪談;坐在卡米內神父的等候室裡,一名女子在他的辦公室裡尖叫猛撞。或許最令人驚訝的是,這些不是在哪座山頂的修道院完成的,許多驅魔都是在位於羅馬市中心的教堂裡執行的。事實上,一邊和驅魔師說話,一邊有成群的遊客四處閒晃,對著宗教圖像照相都是司空見慣的事。為這本書進行研究時,某一方面是相當怪異的:這兩個世界並行不悖──和魔鬼附身的受害人說話或聽聞驅魔事件,接著又融入艷陽高照和混亂不堪的羅馬街頭。
我訪談的每個驅魔師各有其獨到之處。巴蒙特神父有著蓬勃生氣的活力,南倪神父有著一張帥氣的明星臉和知性的言行舉止,阿莫爾特神父那長執輩活力和偏愛戲劇性的回答,以及卡米內神父那良善信實的謙遜態度,都讓我很有好感。無論我用不怎麼漂亮的義大利文問多少問題,他們都對我很慈祥、有耐性。
我也發現他們的坦率令人耳目一新。我讀過的許多書都把事情整理得有條有理,但這裡卻有多年經驗的驅魔師告訴我,人還是有很多無法知曉的事。
然後是受害者。就如同蓋瑞神父一樣的反應,我不但訝於他們的外觀正常,而且還發現他們是絕妙、甚至可愛的人。在我看來這些人都不是想耍弄人,他們都是真誠由衷的人,正與某種連他們也似乎茫然不解的東西在搏鬥。後來我參與驅魔時,更是強化了這個印象。
許多人都假定驅魔師就是要極力證明人被附身了;然而,就我交談過的每個驅魔師而言,情況正好相反。還有另一種概念,我認為也是錯的,就是一味認定教會一面倒地遊說人相信靈,而世俗的世界則不然,會盡量戳破這種概念。在當地的新世紀書店閒逛,就會看到天使、「通靈」、「靈界遊歷」有多麼受歡迎,更別提無數個從事靈體釋除(spirit releasement)的「通靈人」和治療師。撤銷了官方任命的驅魔師,大家仍然會尋求驅魔,或付錢給「靈媒」,以擺脫家中的邪靈。從這個角度看,驅魔課程提供心理學家和這個領域中其他專家的講堂,即使只能給人某種標準,但用來協助訓練驅魔師也不啻是個好方法。
書寫這本書對我而言也成為一種旅程,幫助我重新與自己的信仰聯結,這是我在開始研究驅魔時始料未及的事。在書寫和進行研究的這三年來,我見到許多不可思議的人,就像蓋瑞神父,他為受苦的人服務奉獻,也讓我看到:當我們將自我擺在一邊、伸出手來幫助人時,能夠做多少善事。
我在寫作時,大家經常問到是否有什麼怪事發生在我身上。除了奇怪的百葉窗板在無風的一天砰砰作響,以及來的不是時候的斷電使我損失部分文稿(這兩次我都歸因為意外事件)之外,的確有一次我無法解釋的經驗。
一天下午,訪談完一名突然進入出神狀態、又開始對牆上的馬利亞像尖叫的女子後,我正開車回家。突然間,我的車內充滿了花香味。我不假思索地想,喔,還真不錯。是從哪兒來的啊?然後發現自己無意識地咧嘴笑了。我記得驅魔開始之前,巴蒙特神父告訴我,聖母馬利亞經常來協助女性,所以在她爆發時,我念了一小段祈禱文,請求馬利亞幫助。我當然沒有想到這個微小的表態會對她有什麼真正的衝擊。巴蒙特神父繼續執行驅魔,那女子又尖叫了將近一個鐘頭。
當時,我模糊的記得有些人曾說過,聞到花香味和馬利亞及其他神祕經驗有關。難道我的車裡湧進的花香味和早上發生的事有關嗎?我不太確定。那味道確定不是從車外進來的(我剛好開到牧羊的農場旁,而那裡的臭味遠近馳名)。可能是從我的空調裡傳來的(但我以前從來沒聞過)。也可能是嗅覺的幻覺,只有這種可能了。但事後回想,我才發現解釋根本就離題了。即使這個經驗只維持了幾分鐘,卻深深觸動了我。這是馬利亞或哪位天使試圖要告訴我,她已經聽到一個為了幫助同胞而用信仰奮力理解的人所發出的微弱呼求了嗎?還是我潛意識的哪個部分在用衝動餵養另一部分,好說服我自己也有超然的經歷?我猜我永遠也不得而知。但有一件事很確定,無論那是什麼,都帶給我極大的喜樂。

[新版後記]

新版後記
事工持續中

二○○九年十一月

蓋瑞神父的驅魔事工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愈趨增加。其實,將稿子交給出版公司後不久,我正好和蓋瑞神父聯絡,他提到自己為一名男子禱告,儘管對方是科學家,宣稱不相信驅魔這回事,但他在接受禱告時卻有非常強烈的反應。這個案例後來成為蓋瑞神父擔任驅魔師所見最棘手的案例之一。
那男子是一名四十六歲的化學家,名叫道格(化名),他透過主教轄區而聽說蓋瑞神父,在不情願的狀況下與他約好碰面的時間。
事情一開始就很糟,道格幾乎是衝進教區的等候室裡發飆,質問道:「到底還要多久的時間?我還有事情要忙。」
有一長串的約和差事要辦的蓋瑞神父馬上被道格的傲慢打斷,他反駁道:「這裡是誰需要幫忙?你以為我在這裡閒閒沒事幹嗎?」
道格的眉毛一挑,咕噥了一聲道歉,在長沙發椅上找了位子坐下。他逕自告訴蓋瑞神父自己的狀況。他是個理性、有條不紊的人,對凡事總有答案,但他的生活已經漸漸從穩定中失控,而他正奮力想要了解原因。他解釋,問題的核心在於他對妻子有種令人惶惑的冷漠感。「我已經有一段時間在情感上和她絕緣了,」他說。那種感覺最近開始滲透到他生活的其他部分,包括他和女兒的關係。
蓋瑞神父問道格是否和妻子尋求過協助。道格描述他們怎麼去看治療師,但情況卻只是變得更惡化而已。結果是治療師相信通靈,鼓勵道格和妻子嘗試去聯絡「通靈師」來幫助他們。
蓋瑞神父聽了,雖然覺得道格很真誠,卻也發現這些遭遇有點牽強。從訓練中,蓋瑞神父知道通靈的危險,特別是外傳當一個人和靈溝通時,有多麼可能因為開放自己而被靈附身。道格最近的困難和那有關嗎?說不定。他有一種道格沒有合盤托出的感覺。
道格說完時,蓋瑞神父解釋自己沒有足夠的證據進行驅魔,卻很樂意做祝福祈禱(也有助於辨別諸靈)。同時,他建議道格去看臨床心理師(蓋瑞神父已找到另一位心理學家加入團隊),才能獲得更全面的了解。
蓋瑞神父沒料到會有什麼反應,便開始祝福,將聖水灑在道格身上。之後,他拿起滿是影印祈禱文的活頁簿說:「主耶穌,來醫治我們受傷紛亂的心,我懇求醫治使道格的心產生焦慮的折磨根源。」
令蓋瑞神父大為吃驚的是,祈禱文立即對道格產生效果,他開始抽搐,彷彿直視太陽一般。
蓋瑞神父繼續說道:「我懇求,用特殊的方法,醫治這罪惡的所有根源,我懇求進入道格的生命醫治他在早年所遭受的心理傷害,和這一生中有過的各種傷痛。」
祈禱到一半,道格開始咳嗽,最初聽起來像是清喉嚨,但不久便嚴重到使他停不下來。
祈禱了三十分鐘後,蓋瑞神父結束了該次會程。道格立刻平靜下來,但也絕談不上是放鬆。「我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他說著,便發火了。他繼續描述自己知道事態如何,他對自己的行為失控了,那是他不太容易接受的事。「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咳嗽停不下來。」
蓋瑞神父深信那是千真萬確的彰顯,卻仍想謹慎行事,並建議道格去看他之前推薦的心理師。
「你何不乾脆把這東西從我身上趕走呢?」道格問道。
「這不是說趕就能趕的。」蓋瑞神父回答,解釋這個過程需要時間。
一週後,道格回來接受祈禱。他的反應依舊猛烈,和第一次不相上下。道格再度解釋自己的意識清晰,卻無法控制自己。蓋瑞神父問祈禱文在會程外是否對他有任何影響,但道格說他真的沒注意到有什麼特別的事。
在下次會面之前,道格去看了心理師,心理師看了他幾次,之後又向蓋瑞神父報告,說他覺得道格的問題可能在本質上就是屬靈的問題。他以自己的意見告訴蓋瑞神父,直接進行驅魔應該沒有錯。
有這項消息作為保護,蓋瑞神父聯絡主教以取得許可,然後道格簽署釋放表格,之後便進行驅魔。蓋瑞神父決定不在堂區辦公室,而是在教會的告解室內執行驅魔,那是個八乘六呎、鋪有地毯的小房間,裡面有幾把椅子,一張放在角落的桌子,和一個用木板區隔的小房間。因為他喜歡告解室獨有的隱私。因凱文神父不克前來,所以蓋瑞神父另外請了一位麥克神父(化名)來協助。
開始前,蓋瑞神父點燃一根蠟燭,放在桌上,然後拿起裝聖水的擠瓶祝福那個房間和麥克神父。一切就緒之後,他將注意力轉移至道格身上,麥克神父則拿著有驅魔祈禱文的活頁簿,打開放在他面前,好讓他的雙手能自由移動。
他開始用連禱文祈禱,大約到一半,道格的臉部表情開始扭曲,左半邊臉不自然地緊繃成扭曲的咆哮。這個反應和蓋瑞神父當初祝福他之時類似,但這次似乎更加猛烈。
念完連禱文後,蓋瑞神父繼續念福音書,他選擇〈路加福音〉第十章第十七至二十節,一開始就是七十二個門徒歡喜地歸來告訴耶穌,「因著你的名號,連惡魔都屈服於我們」。
念完那段經文,他很快說了幾句訓誡詞,講到信任基督事奉的重要性,又說:「我們堅決相信天主比任何邪靈或撒但本身更有權能,我們帶著極大的信心繼續,知道主與我們同在」。
緊接著,蓋瑞神父念了一段保護的祈禱文。「全能的主,我在敬畏顫驚中謙卑呼求的聖名,請求赦免不配的僕人所有的罪,賜給我堅定不移的信心,以及由威能的臂所扶持的力量,帶著信心和決心,對抗這殘酷的惡魔。」
他不尋常地念完,又繼續念驅魔祈禱文,說:「藉著我們主耶穌基督的血肉、受難、復活、升天的奧祕,藉著聖神的降臨,藉著我們的主即將施行的審判,我命令你,不潔的靈,不管你是誰,連同你所有正在攻擊這位天主僕人的爪牙,你要透過一些徵兆報上你的名字,說出你離開的日期和時間。」他說。
蓋瑞神父祈禱時,道格的雙臂和雙腿開始顫抖,他的嘴半開著僵住不動,嘴唇尾端像魚一樣往上翹。
蓋瑞神父注意到這些劇烈的變化,卻仍盡全力維持平靜穩定的聲音。「奉耶穌基督的名,我命令你將名字告訴我。」他說。
口水開始從道格的下巴淌下。他沒有任何揩乾的舉動,於是蓋瑞神父就近抓了一盒面紙,敦促他把嘴擦乾淨。
蓋瑞神父再一次要求惡魔透漏名字。道格繼續掙扎了幾分鐘,一邊咳嗽,一邊流著口水。
即使道格的咳嗽更趨於惡化,蓋瑞神父仍再度重複問題,直到他開始短促頻繁地乾咳,彷彿被什麼東西哽住了。
「奉耶穌基督的名,我趕逐你,不潔的靈,連同仇敵的每一個撒但的權勢,每一個地獄的幽靈,和你所有墮落的同黨。」蓋瑞神父祈禱。
忽然間,道格將雙手伸直高舉過頭,保持不可能的靜止姿勢,最後終於跌坐回椅子上。
蓋瑞神父已經祈禱了半個多鐘頭,便稍微喘口氣。除了瑪莉亞的特例之外,這是他擔任驅魔師以來看過最猛烈的反應。
道格再一次無法解釋自己何以有這麼強烈的反應。
接下來幾週,正當道格試圖將發生的事拼湊起來時,一件奇怪的事發生了。白天開始有個名字在怪異的時間浮現他的腦海,用最怪異的方式造訪他──在夢中、看報時、在他刷牙刷到一半時。那是什麼意思?
還等不到下一次驅魔,道格便向蓋瑞神父提起這個名字。蓋瑞神父說會以開放的態度在下次驅魔時嘗試看看會有什麼結果。
他們再次使用告解室,而且麥克神父也在場協助。驅魔的過程和第一次非常類似,念了連禱文和福音書,最後到了蓋瑞神父問魔鬼叫什麼名字的時候。
「藉著我們主耶穌基督的血肉、受難、復活、升天的奧祕,藉著聖神的降臨,藉著我們的主即將施行的審判,我命令你,不潔的靈,不管你是誰,連同你所有正在攻擊這位天主僕人的爪牙,你要透過一些徵兆報上你的名字。」他說。接著用道格給他的名字又加了一句:「隱士。」
道格立刻有了反應,開始大聲咳嗽、煩躁不安。
「隱士、隱士、隱士。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我命令你離開。」蓋瑞神父說道。
道格的雙臂和雙腿開始搖晃,抽搐的動作也變得愈來愈誇張。對蓋瑞神父而言,彷彿有一波浪潮即將打來。
「隱士、隱士、隱士。」蓋瑞神父複述著,念出這個詞。
接著一個喉音從道格的深處發出回音:「不────。」
蓋瑞神父的精神霎時振奮起來。祈禱文發揮功效了,他心想。「古蛇,我以審判活人死人的判官、以你的創造主、以創造全宇宙的主、以有能力將你交到地獄的那一位,嚴令你立刻和你敗壞的黨羽帶著畏懼離開。」他祈禱著,繼續施加壓力。
終於,蓋瑞神父感覺逐漸增強的那股浪潮突然瓦解──道格的身體強烈振動,手臂和雙腿狂亂地抽動,之後從椅子上跌下,在地板上到處彈動。儘管有這激烈的反應,蓋瑞神父仍保持冷靜。他擔心道格可能會傷害自己,因此他不用蠻力把他抓回椅子,而是告訴麥克神父讓他躺在地上,如此他才能伸展,也比較舒服。
「離開吧,犯罪者,離開,誘惑者,充滿了謊言和詭詐、美德的仇敵、迫害無辜人的劊子手。可憎的受造物讓位,你這怪獸讓路,讓路給基督,你在他裡面是毫無所有。」蓋瑞神父祈禱。
道格的嘴巴開始僵硬成誇張的圓形,彷彿下巴的肌肉凍住了。口水再度流滿他的下顎,他沒有意思要把嘴擦乾淨。
道格蹣跚地站起來,蓋瑞神父和麥克神父扶他回到椅子上。
「不敬虔者離開,控告者離開,和你所有的魔鬼一同離開,因為天主已定下旨意,此人應該是主的殿,你為什麼還在這裡流連忘返?將榮耀歸與天主全能的父,祂是萬膝都要跪拜的神。」蓋瑞神父祈禱。
忽然間,道格的手臂和雙腿伸直出去,彷彿在架子上被拉直。這就是了,蓋瑞神父心想。「奉耶穌基督的名,離開。」蓋瑞神父複述。
「不──」那喉音尖叫,緊接著是蓋瑞神父所描述的一股從道格身上推出來的「力量」,道格在最後的階段用腳踢了幾下,最後才跌坐回椅子上。
蓋瑞神父暫停片刻,讓自己恢復清醒。房間裡很熱,大家都激動不已。
「道格,你覺得如何?」他問道。
道格花了些時間才喘過氣來。他描述有東西離開的感覺,但是他不確定。蓋瑞神父決定最好以結束驅魔來看魔鬼是否還在「隱藏」。當道格對祈禱文毫無反應時,他為驅魔下了結論,說:「全能的天主,我們懇求將邪靈進一步隔離,不許牠騷擾的僕人,將牠遠遠地隔離,再也無法回來。願我們不再懼怕任何邪惡,因為主與我們同在,祂在聖神天主的合一中,與你一同居住掌權,直到永遠,阿們。」
之後,蓋瑞神父聽取道格的報告,詢問他的印象。道格說他真的只記得驅魔的某些部分,想必是他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失去了意識(和第一次的情況相同)。他也描述自己在那一週的負面感覺──沮喪、疲憊、模糊──如今都消失了。
接下來一個月,蓋瑞神父又為道格祈禱了兩次,道格每一次都保持平靜,沒有任何反應──他似乎真的得到釋放了。
對蓋瑞神父而言,道格的釋放是極度感恩的一次經驗,他對於自己的行為並沒有那麼感恩,而是對於知道驅魔祈禱文的確能為受苦者提供幫助而感恩。他發現耶穌使用他作為「器皿」來醫治此人的這個概念,是一次令人極為謙遜的經驗。
然而,儘管有這種正面的轉變,蓋瑞神父仍偏好保持好奇。他知道釋放有時可能只是暫時的,便告誡道格要繼續去望彌撒和領聖禮,否則毛病可能還會復發。
這個告誡果真有先見之明,因為三個月後道格的確又回來了,顯然他將蓋瑞神父的話拋諸腦後了。
蓋瑞神父責備他缺乏恆心。「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就是因為你的生活一成不變。」
道格痛悔不已,如果還有一絲慰藉,那麼必定是他原有的傲慢作風已經由大為謙卑的態度所取代。蓋瑞神父看得出來,是因為之前道格如果無法解釋一件事,他就會很快發怒,但現在他卻願意接受有些特定的事是他無法掌控的。
滿意之餘,蓋瑞神父為道格排定隔週再過來接受一次驅魔。
離開前,道格遞給蓋瑞神父一張紙,上面寫了一串字。
蓋瑞神父瞄了一眼。「這是什麼?」他問道。
道格解釋這些字如何像「隱士」般浮現他的腦海。這些有可能全部都是魔鬼嗎?對蓋瑞神父而言,似乎不太可能。不過,在他於驅魔儀式中嘗試這些字之前,這種事是不得而知的。至少,看來他似乎有一大堆工作得處理。有了這些訓練和經驗,他知道不管未來還有什麼,他都不會失去希望。

[摘文]

禮拜二下午,蓋瑞神父又出現在卡米內神父辦公室隔壁的小房間裡。與前一晚的情況如出一轍,等候室的人群仍是川流不息,有些人甚至從街上逕自走進來,要求即席的祝福,就像聖階教會的作法一樣。耶穌、馬利亞、約瑟和好聖徒安,他心想,這些人是從哪裡來的?他從課程中知道義大利的異教信仰猖獗,或許證據就在這裡。
他也再次訝於民眾進入這間斗室時相對「正常」的樣貌,暫時停下來與他握手,有時甚至在他結結巴巴用義大利文問候時,露出親切的笑容。他們「看起來」沒有人被附身。同樣地,生理反應包括咳嗽和打呵欠。少數幾個人試圖推開卡米內神父,還有人在他用十字架碰觸他們的後頸或膝蓋時大叫。有幾次人們會乾嘔或吐出一些「白沫」,他們或與其同行的人就會用手帕擦掉。
有時卡米內神父會祈禱整本《禮典》,有時只是簡單的祈禱文,有時則是一段驅魔祈禱文。蓋瑞神父很想知道卡米內神父是如何分辨的。有不同等級的附身嗎?還是有一套判斷標準?而且他還習慣在每一次驅魔後用食指輕拍人們的額頭。有時他也會用食指推擠人們的額頭,或用手掌拍他們的額頭幾次,像是給他們擊掌。每一個案例中,人們都會打開眼睛,再深呼吸幾口氣,好恢復清醒,然後驅魔就結束了。這是某種信號嗎?
有些驅魔結束後,當事人會崩潰、啜泣。一位六十多歲的女性轉向蓋瑞神父,表情好像在說:「這不是我的錯。」他們大約看過五個人之後,會稍事休息,卡米內神父解釋道:「他們總覺得是自己招惹來的。他們有很深很深的羞愧感。」
當天稍晚在聖馬利亞之家,蓋瑞神父回想自己看到的種種。在聖羅倫佐那間狹窄的斗室裡,沒有一件事是照本上演的。他很想知道,為什麼達尼爾神父在聖階教會能見到更戲劇化的例子。最近這位方濟會士才告訴他,有個女人吐出七根兩的黑色釘子──其中六根融化了,但他保留住第七根。蓋瑞神父也期待看到更長、更拖延時間的驅魔,而不是看一個人坐在椅子上打呵欠十五分鐘。他們把比較困難的案例分派給特定的驅魔師嗎?
卡米內神父已經告訴他隔天下午再過來,希望屆時能得到他這幾個問題的答案。

等他抵達聖羅倫佐時,一如往常,仍有一小群人在門外聚集。都是生面孔,不過,人潮川流不息的畫面湧上他的心頭。幾個人轉身向他點頭致意,但多數人都不與人來往。沒有人講話。蓋瑞神父注意到一對女性穿著海軍藍的修女服,還有相配的羽絨夾克。一位很年輕,或許才二十五、六歲,有著黑色的捲曲短髮和嚴肅僵硬的五官(之後就會得知她的名字是潔妮卡修女)。她那面容親切的同伴將近六十歲。年長的修女對他禮貌微笑,但潔妮卡修女不願意看他。她有點不對勁,但他說不上來──她似乎在某方面受到非常深重的折磨。
這群人又耐心等候了十分鐘,直到卡米內神父約在三點四十分打開門,看來很沒精神的樣子,因為剛從午睡中醒來。
每個人魚貫進入時,蓋瑞神父也走進辦公室。「Ciao,卡米內神父,come stai? (你好嗎?)」
「Bene(好,)」卡米內神父回答,但他似乎正處於低潮。
蓋瑞神父明白像這樣的工作日復一日所付出的代價,他抽出小心摺好的紫色領帶,然後圍著頸部戴好,進入已經熟悉的房間,幾乎就像在工廠打卡上班一樣。
幾分鐘後,卡米內神父進來,後面跟著兩位修女。年紀較長的女性在蓋瑞神父自我介紹時對他微笑,就像她在外時的表現一樣,而潔妮卡修女則是將目光避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甚至懶得和他握手。
卡米內神父通常會先和當事人稍微閒聊,才開始用《禮典》祈禱,但這次卻分秒必爭。他拿起裝滿聖水的塑膠擠瓶,為兩位女性祝福。年長的女性做出畫十字架的動作,潔妮卡修女則露出嫌惡的表情,在水滴從她的頭上噴灑時緊閉著眼睛。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對聖水有這麼強烈的反應。
卡米內神父做完其他事項,便將手放在修女的頭頂上。接著他呼求天使長聖彌額爾(基督徒都尊彌額爾為天主軍隊的元帥),而這是新的舉動。然後他幾乎不經停頓便直接跳到《禮典》。
「Deus, humni gneris cnditor atque defnsor, rspice super hunc fmulum tuam, quam ad tuam imginem formsti et ad tu vocas glri consortium(天主,人類的創造主與防禦者,垂顧你的這位僕人,這僕人是你照自己的形象所造,現在呼求要與你的榮耀有份。)」他說著,一邊開始唸反對祈禱文。「Vetus adversrius eam dire torquet, acri pprimit vi, svo terrre contrbat. Mitte super eam Spritum Sanctum tuum, qui eam in lucta confirmet, in tribulatine supplicre dceat et potnti sua protectine mniat(舊時的仇敵強烈折磨她,用暴烈的力量壓迫她,用野蠻的恐懼攪擾她,差派你的聖神到她身上,在她掙扎時使她堅強,教導她在磨難中祈禱,用大能的保護鞏固她。)」
不到一分鐘,潔妮卡修女就開始哀鳴搖頭。她隨手想推開卡米內神父的手。
對蓋瑞神父而言,卡米內神父的手彷彿突然插入插座,一股電流放射穿越而來,刺激了修女。
「Exudi, sancte Pater, gmitum supplicntis Ecclsi: ne sveris filiam tuam a patre mendcii possidri; fmulam, quam Christus suo snguine redmit, diboli captivitte detinri; templum Spritus tui ab immndo inhabitri spritu(聖父,垂聽你的教會祈求呻吟:不要讓你的女兒受苦,被謊言之父挾制附身;不要讓你的僕人受苦,被惡魔的能力延遲耽擱,他已被基督的寶血所救贖;不要讓你聖神的殿被這種不潔的靈居住。)」
潔妮卡修女開始用後腦杓撞牆壁,起初很輕微,隨著力道逐漸加重,最後連掛在她頭頂上方的基督像也開始咯咯作響。蓋瑞神父朝座位前方緩緩移動,擔心她可能會傷害到自己。但潔妮卡修女的同伴卻伸出膀臂墊在她的頭後方保護,因而引發一場掙扎。蓋瑞神父不知自己是否應該插手,卻不知怎地仍牢牢坐在椅子上,看著自己的《禮典》和那個搖晃不止的怪人。他默聲祈禱天主能來協助她。
卡米內神父繼續唸誦祈禱文時,一個低沉的咆哮喉音從潔妮卡修女口中發出。蓋瑞神父仔細查看她,試圖斷定其來源。那聲音似乎是從她內在深處,從她的胃部所發出的,聽起來像狗準備要咬人時所發出的聲音。從閱讀的書面資料中,他知道魔鬼的確有可能在驅魔的過程中攻擊驅魔師。有個案例就是一個著魔的人從床上扯出彈簧來刺驅魔師。他不知道如果發生類似的暴力事件時,他該怎麼辦。
「Exudi, Deus, humn saltis amtor, oratinem Apostolrum turum Petri et Pauli et mnium Sanctrum, qui tua grtia victres extitrunt Malgni。」卡米內神父用特殊的聲調吟誦道:「垂愛救贖人類的天主,垂聽你的使徒伯多祿與保祿及眾聖徒的祈禱,藉由你的恩典,他們將成為戰勝邪惡勢力的勝利者。」
突然間,潔妮卡修女猛烈攻擊卡米內神父,想用自己的頭撞神父的頭。就在她使勁掙扎時,她的同伴也盡全力阻止潔妮卡修女毆打卡米內神父。
「不,不,不!」潔妮卡修女大叫,緊接著是一句刺耳的「Basta(夠了!)」
現在蓋瑞神父的目光牢牢盯著修女,她的眼睛仍然緊閉著。他不曉得自己是否必須跳進來抑制她。如果事態再惡化下去,他認為卡米內神父和她的同伴便不足以阻止她了。
「Lbera hanc fmulam tuam ab omni alina potestte et inclumen custdi ut tranqull devotini restitta, te corde dligat et opribus desrviat, te glorficet ludibus et magnficent vita(釋放你的這位僕人從各種外來的權勢中得自由,保護她的安全,以便恢復平安的敬虔,可以全心愛你,也可以用工作熱心事奉你,可以用讚美來榮耀你,也可以用一生來頌揚你。)」
潔妮卡修女發出折磨的低聲呻吟,聽起來不像人的聲音。
蓋瑞神父再度仔細查看她,發現在她身上已經有了轉變。那是什麼?他也說不準。好像她已經神遊其外,不在現場了。
卡米內神父不加停頓,繼續進行祈禱。「Adiro te, Satan, hostis humn saltis: agnsce insttiam et bonittem Dei Patris, qui suprbiam et invidam tuam iusto iudcio damnvit(人類救贖的敵人撒但,我嚴令你:認識天父天主的公義與善良,祂要用公正的審判把你的驕傲與嫉妒送入地獄。)」
潔妮卡修女再度尖叫,那音調一點也不像在人世間,讓蓋瑞神父毛骨悚然。然後他聽見了,粗啞的低沉喉音使他脖子後面的汗毛直豎。是那個「聲音」。
「閉嘴,你這個笨神父!」那憤怒的聲音用義大利文對著卡米內神父大叫。「你這坨髒大便!」接踵而來的是不斷的咆哮與呻吟。如今潔妮卡修女的呼吸沉重,臉孔也扭曲成憤怒的面具。
卡米內神父對這麼激烈的言詞攻擊不為所動,事實上,他似乎毫不膽怯。「Adiro te, Satan, princeps huius mundi: agnsce potntiam et virttem Iesu Christi, qui te in desrto vicit, in horto supervit, spolivit in cruce(這個世界的王子撒但,我嚴令你:認識耶穌基督的權能與力量,他在曠野中擊敗你,在園子裡戰勝你,在十字架上除滅你。)」
潔妮卡修女再次尖叫。她猛烈搖頭。「Zitto!(安靜!)」粗啞的聲音不斷喊叫,試圖淹沒卡米內神父的祈禱。「閉嘴!閉嘴!你沒有權限命令我───!」高八度的嗚咽聲緊接在低沉的呻吟聲後。蓋瑞神父從未在人類的聲音中聽過這種音域:似乎混雜了一種優越感,同時又受到囚禁──就像是困獸之鬥。
「Adiro te, Satan, decptor humni gneris: agnsce Spritum verittis et grti, qui tuas repllit insdias tuque confndit mendcia: exi ab hoc plsmate Dei(矇騙人類的騙徒撒但,我嚴令你:認識聖神的真理與恩典,祂要破除你的網羅,敗壞你的謊言,現在就從天主所創造的這個人身上離開。)」
「滾開!」那聲音大喊,接著是一連串的褻瀆和詛咒。蓋瑞神父在這種邪惡下畏縮了。
潔妮卡修女突然站起來,卡米內神父將她推回到椅子上坐下,他的手從頭到尾都沒有離開她的頭頂。他對她說了一些話,她則用噓聲堵他,向他吐口水。他轉向蓋瑞神父。「我正想辦法問魔鬼叫什麼名字,」他用英文說。
蓋瑞神父愣了一下才聽懂。他知道《禮典》特別禁止驅魔師對魔鬼說話,除非是要找出魔鬼的名字。這似乎與當事人如何能獲得自由釋放有關。
「不,不,不,」刺耳的喉音不斷重複,接著又大聲尖叫。就像醫生檢查病患般,卡米內神父抬起潔妮卡修女的眼皮,她的眼睛已經完全捲到頭上。接著他將她的頭偏向一邊,在每邊的耳朵裡倒入幾滴聖水,再用手指輕擰耳垂,彷彿要將液體推進皮膚。
修女立刻一陣痙攣,極其猛烈地尖叫抽打,最後撲倒在地上,像魚一樣到處拍動,又是咕噥又是叫囂。
蓋瑞神父瞠目結舌地坐著。她沒有很用力倒下,但他卻擔心她可能會傷害到自己。他還來不及反應,卡米內神父和潔妮卡修女的同伴就已經抓住她,她彷彿身輕如燕,幾乎像彈跳的球從地板上彈起來,又被放回椅子上。
卡米內神父沒有中斷,繼續進行著。室內其熱無比,卡米內神父的額頭正在滴汗。「Recdo ergo, Satan, in nmine Patris et Flii et Spritus Sancti(撒但,奉聖父、聖子、聖神的名,現在就離開!)」
一個尖銳的叫聲穿透室內,接著在潔妮卡修女對卡米內神父咒罵,咬牙切齒地對他嘶吼噓叫時,又是那惡毒的喉音。終於,在特別劇烈的掙扎後,那聲音說:「Chi  lui?! Che sta facendo qui?!」
卡米內神父轉向蓋瑞神父,用英文說:「魔鬼剛問我你是誰,在這裡做什麼。我告訴他,你在這裡學著做我所做的事。」
蓋瑞神父的心跳到喉頭。他看著潔妮卡修女在椅子上極端痛苦地扭動,眼睛緊閉著。好,他心想,魔鬼為什麼要問起我?他不禁惶惶不安,想知道自己是否被這個魔鬼盯上了。
驅魔又進行了三十分鐘,卡米內神父唸完《修訂版禮典》後,又唸舊版的《禮典》,接著又回到《修訂版禮典》中提到的幾首詩篇和祈禱文。這是蓋瑞神父看卡米內神父做過最久、規模也最龐大的驅魔,他看得出他正拔除所有的障礙,用盡手邊的各種工具,設法幫助潔妮卡修女。室內已經變得異常悶熱,蓋瑞神父看到潔妮卡修女和卡米內神父都已精疲力竭。最後,就在驅魔看似可能持續一整晚時,卡米內神父輕輕敲打她的額頭,幾秒後,她逐漸甦醒過來,睜開了眼睛。
片刻間房間靜寂無聲。潔妮卡修女看來好像可能累得從椅子上掉下來,她的黑髮因汗水而糾結,人也喘得像賽後的馬拉松選手。
蓋瑞神父一時語塞。他今晚的經驗完全改變了他對驅魔可能發生的事的理解。結束了嗎?魔鬼被趕出去了嗎?
卡米內神父打破魔咒。「我現在要聽她懺悔。」
蓋瑞神父和潔妮卡修女的同伴站起來,往外走進辦公室,讓他們私下進行。之後,蓋瑞神父會明白這個舉動在釋放過程裡的重要性。既然魔鬼已經暫時被驅魔術擊弱,潔妮卡修女就能真正為自己的罪懺悔,否則魔鬼永遠也不會允許她悔罪。不過目前,蓋瑞神父將這個舉動當成是神父的職務。這又是個例證,表示身為驅魔師,不只代表在人身上灑聖水或唸祈禱文,也代表將神聖的事物帶回人的生活裡。
蓋瑞神父和年長的女性在辦公室等候時沒有交談。他一直在尋找的東西,現在已經有了證據──他心裡毫無疑問,認定自己已經見識到惡魔。她經歷過的痛苦是何等強烈。彷彿是嘲笑他低估了這個案例的曲折性,他又聽到一聲重擊,潔妮卡修女又開始用頭撞牆了。他轉向年長的女性,而她只是順從地低頭看著手。
五分鐘後,門打開了,卡米內神父和潔妮卡修女出現。她仍有些驚魂未定,所以卡米內神父請她在辦公室的沙發上休息,於是她很感恩地陷坐進去。
蓋瑞神父寧願用一段時間來消化剛剛看見的事,並問卡米內神父幾個問題,但那女子仍在室內,所以這會兒似乎不太恰當。而且,卡米內神父已經打開辦公室的門,示意兩位三十多歲的年輕女性進來。他們進入斗室時,蓋瑞神父尾隨在後。下段驅魔的時間開始了。
蓋瑞神父發現,驅魔其實可能比前兩天隱含的更具爆炸性。這次卡米內神父開始用禮典祈禱時,他更警覺地坐著。結果,這次的驅魔和前兩晚觀察過的案例雷同。卡米內神父祈禱時,用十字架碰觸其中一位女性身體的各部位──膝蓋、手肘、背部。這裡又是課程中沒有講到的。當他碰觸她的後頸部時,她摀起耳朵,痛苦地嚎叫。卡米內神父將十字架留在那裡幾秒鐘,同時另一手在她的額頭上祈禱。這次驅魔進行了標準的二十分鐘。
他們結束時,卡米內神父進辦公室看看潔妮卡修女的狀況如何,而蓋瑞神父則留在斗室裡。他聽得到兩人在說話,卻聽不太清楚他們在說什麼。倘若他的義大利文夠好,他就會發現這段對話還滿平庸的──卡米內神父在安排她下一次的會面時間。
卡米內神父之後又看了三個人:一位穿著畫家服的年輕人,反覆不斷大聲尖叫「啊──!」彷彿在火熱的煤炭中被炙烤;一位變得完全僵硬的年長婦人;和一位呻吟、哀鳴、咳嗽的四十多歲家庭主婦。
之後,在晚禱前大約還有十五分鐘要打發,蓋瑞神父便把握機會問幾個問題。潔妮卡修女仍牢牢盤據他的心思。「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戲劇化的事。」他對卡米內神父說。
卡米內神父點點頭,當他證實潔妮卡修女其實是修女時,他的臉看起來或許比平時更蒼白。
「修女怎麼可能被附身?」蓋瑞神父問。
「這非常令人難過。」卡米內神父嘆道。「牽涉到整個家族。她是奧地利人,父親以前習慣在家裡施行撒但教的儀式;有些儀式在她小的時候,就施行在她身上了。」
蓋瑞神父驚愕不已,但更驚訝的是卡米內神父告訴他,她來看他已經九年了。
「九年?」蓋瑞神父不可置信地複述。
卡米內神父點頭。「她無法正常運作。這是很恐怖的事。」
蓋瑞神父踏出修道院,走向與墓地接壤的車道時,街道既陰暗又寒冷。他的心在狂奔。當晚所見完全翻轉了他對魔鬼附身的實情所抱持的看法。那不是只發生在歷史書上的事,而是在二十一世紀活生生、如假包換的事實。
他無法將魔鬼的聲音從腦海中磨滅,那聽起來不自然的聲音。他回想起魔鬼在房間裡對卡米內神父問起他也在場的事。他不是那種過度敏感的人,但有那麼一瞬間,他忍不住想知道:「有魔鬼跟著我回家嗎?」
他想知道卡米內神父有沒有害怕過。他從未見過這位嘉布遣會士失去冷靜或懷疑自己,這就讓人放心了。最後,蓋瑞神父知道他必須相信天主會保護他。

「真相比小說更離奇……也遠比小說更駭人。不要管好萊塢怎麼告訴你魔鬼附身和驅魔,《現代驅魔師》將打開你的眼睛,清楚看到事件的駭人真相。我探究偵查超自然事件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但在人類靈魂於善惡的力量間進行無止盡的戰事上,這本書教了我很多我不知道的事。精彩、激勵、恐怖、好看。」
─約翰‧柯楚巴(John Kachuba),著有《獵靈人:論靈媒、卜杖人、通靈師的考驗和其他美國超自然世界的調查案例》(Ghosthunters: On the Trail of Mediums, Dowsers, Spirit Seekers and Other Investigators of America's Paranormal World)

「在我看來《現代驅魔師》是在驅魔的主題上寫得最好的書之一。我很少讀過描述如此貼切、如此精確,或如此詳盡的書,作者對這個主題的深厚知識使本書成為對許多人有用的知識工具。」
─福爾提亞神父,著有《驅魔師訪談:從圈內人的眼光看惡魔、魔鬼附身及釋放之道》(Interview With an Exorcist: An Insider's Look at the Devil, Demonic Possession, and the Path to Deliverance)

「麥特‧貝格里歐的書是一記暮鼓晨鐘,粉碎了許多由好萊塢電影和其他對驅魔及天主教會驅魔師的角色所知有限的業餘人士所創造的迷思。」
—道明會巴索‧科爾(Basil Cole)神父,華盛頓特區道明研究院(Dominican House of Studies)宗座師資群,道德與靈修神學教授

「因強烈意識到一般人已透過電影畫面而對驅魔有諸般誤解,故貝格里歐打算破除錯誤的觀念,以巧妙純熟的手法,將真實與神祕躁動的魔界想像加以區隔。湯瑪斯和貝格里歐兩人都因實際接觸驅魔而改變了。湯瑪斯的靈命在這個過程中成長,支撐他渴望幫助教友的念頭,而貝格里歐原本只是有名無實的天主教徒,也在這個過程中與自己的信仰接上軌道。對於想在這個超感官的精彩主題尋求認真且極為合乎人性檢驗的人而言,這是本引人入勝又啟蒙人心的讀物。」
─《出版人週刊》

「吟誦祈禱文、潑撒聖水,電影中的驅魔師用堅強與信心面對邪惡的力量。但他在現實生活中的拍檔又是如何?記者貝格里歐在處女作中,跟隨羅馬天主教的美國神父蓋瑞弟兄,他於休假年在羅馬學習第一手驅魔術,先是透過大學的課程、後是透過與義大利驅魔師見習。驅魔提供的問題多過答案:為什麼有些驅魔師使用不經教會允許的方法?另類宗教的人口是否真如貝格里歐的訪談中所斷言,已導致附身和驅魔的增加?如果驅魔是基督教的儀式,又為何能嘉惠印度教徒和穆斯林教徒?歡迎更多引領讀者探索這些問題的指導方向,但我推薦這本書給所有公共圖書館,作為開始對話的地方。」
—《學校圖書館期刊》

「貝格里歐有強勢的說故事技巧,並且……建構出能夠飛速移動長距離的敘述方式。」
—《洛杉磯時報》

「當出版公司說要寄一本關於驅魔的書給我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好極了,這本書會有多爛?』不過,令我全然驚喜的是《現代驅魔師》是一本特優的書。」
—年輕有活力(Alive and Young)部落格

「這是一則重要的報導。」
—羅德‧德瑞爾(Rod Dreher),Beliefnet網站

「《現代驅魔師》闡釋了世界上最悠久神祕的現象之一。」
—天主教評論(The Catholic Review)

「《現代驅魔師》寫對了。貝格里歐是客觀的記者,具有充分的準備。這本書很精彩……大為推薦。」
—快樂天主教徒(Happy Catholic)部落格

「讓天主教徒和非天主教徒都大開眼界。」
—examiner.com

「一本客觀看待現今仍存在的古老驅魔儀式的書。」
—天主教媒體評論(Catholic Media Review)部落格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