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莎士比亞書店 | Shakespeare & Company
不滅的書店傳奇,巴黎左岸奇女子的神話
[3111NP017]
作者:雪維兒.畢奇
Author:Sylvia Beach
譯者:陳榮彬
25開 312頁 平裝
ISBN:978-986-684-116-3
CIP:487.642
978-986-684-116-3
初版日期:2008年05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00| 會員價: NT$255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不滅的書店傳奇
巴黎左岸奇女子的神話


小小書房 虹風/木心書屋 葉子/有河book 686詹正德/東海書苑 廖英良/洪雅書房 余國信/深耕書房 沈心/善理書坊 換日線 ──獨立書店,聯合推薦!

「這本書讓我看見一間獨立書店的堅持,
以及因為這個堅持而創造出來的美好時代。」──小小書房 虹風

「透過雪維兒‧畢奇這本書,你將會知道,獨立書店它真正存在的意義。」──東海書苑 廖英良

「進到什麼樣的書店,就會變成什麼樣的人!」──洪雅書房 余國信

不久後我那住在普林斯頓的老媽接到一封我打回家的電報,上面簡單寫著:「在巴黎開書店。匯錢過來。」於是她把所有的積蓄都匯了過來。
一九一九年,一位傳奇女子雪維兒‧畢奇,在巴黎左岸開了一間英文書店「莎士比亞書店」,這間傳奇的書店不僅成為文人雅士匯集的聚點、文化交流的中心,更成為一直以來人們夢想中嚮往的一家書店──它是書店,任何冷門的期刊女主人都會幫你弄來;它是圖書館,供人們盡情借閱;它是出版社,出版全世界沒有人敢碰的禁書;它是銀行,窮苦的作家若有急需,可以賒帳借款;它是郵局,流浪的作家以此為通訊地址。
透過雪維兒率直而風趣的文筆,繁華熱鬧的巴黎左岸風景在我們眼前展開,我們彷彿親身參與了喬伊斯的禁書《尤利西斯》的銷售狂潮;安塞爾《機械芭蕾》的瘋狂演出;海明威解放劇院街的神勇英姿;喝醉酒差點跳下樓的費茲傑羅;拿烏龜捉弄人的紀德……。
守著這座書本堆砌的堡壘,一個單純的愛書人雪維兒‧畢奇,看遍作家百態,嚐盡人世冷暖。

Sylvia Beach(雪維兒.畢奇)(1887-1962)。一八八七年出生於美國巴爾的摩,一九一九年在巴黎河左岸開了一間英文書店「莎士比亞書店」,吸引了喬伊斯、海明威、費滋傑羅、紀德、拉爾博、梵樂希等作家與藝術家,不僅成為英語和法語文學交流的重心,也是當時美國「迷惘的一代」流連忘返的精神殿堂。一九二二年,雪維兒以莎士比亞書店的名義,為喬伊斯出版了歐美列為禁書的巨著《尤利西斯》,因而名譟一時。然而在盜版、戰爭、經濟蕭條的威脅下,書店多次面臨困境,還好在藝文友人的協助下仍繼續經營了下來,直到一九四一雪維兒被納粹逮捕入獄。出獄後雪維兒已無心再開店,一九五六年寫下自傳作品《莎士比亞書店》,一九六二年逝世於巴黎。

譯者簡介:
陳榮彬
目前就讀輔大比較文學研究所博士班,專攻「中英美文學之城市形象研究」、「符號學」與「敘事學」。現任清雲科技大學、萬能科技大學等校兼任講師。著有《當電影遇上爵士》,譯有:《奴隸、電影、歷史》、《喬伊斯的流幻之旅》、《繪畫與眼淚》、《退稿信》、《沉默的王牌王建民》以及《地獄藍調》。


譯者序
巴黎舞台上的英美現代主義
陳榮彬

初次知道雪維兒.畢奇(Sylvia Beach)這個奇女子,是多年前翻譯一本喬伊斯(James Joyce)的傳記時。該傳記作者是知名愛爾蘭女作家,她對喬伊斯與幾位女性的關係多所著墨——其中幫他在巴黎安頓下來,屢屢義助其全家,並且出版《尤利西斯》(Ulysses)的,是雪維兒.畢奇。
一九八三年,諾愛爾.萊利.費奇(Noel Riley Fitch)出版了《雪維兒.畢奇與失落的一代:二、三零年代的巴黎文學史》(Sylvia Beach and the Lost Generation: A History of Literary Paris in the Twenties and Thirties),對畢奇小姐一生在巴黎的活動有非常深入的研究,值得有興趣者做為延伸閱讀的參考。
已逝法國國家檔案中心主任安德黑.項松(Andre Chamson)也是個小說家,他從年輕時就認識畢奇小姐。項松曾這樣回憶她:「她就像隻傳播花粉的蜜蜂,作家們都透過她才能互利互助,英、美、愛、法四國在她促成下更緊密聯繫在一起,四國大使的功勞加起來也沒她大。」莎士比亞書店是一九二、三零年代英美現代主義在巴黎的活動基地,兼有圖書館、郵局、銀行等多種功能,店主畢奇小姐堪稱現代主義最重要的「褓母」之一——而「教母」或許是史坦因女士(Gertrude Stein)。
除了與喬伊斯的關係之外,美國小說家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與畢奇小姐之間的關係也是現代主義文學非常重要的一頁,海明威的巴黎生活回憶錄《流動的饗宴》(A Moveable Feast)中有一章就專門用來回憶畢奇小姐,而本書最後一章也生動描寫了海明威與她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夕重逢的過程。當時擔任戰地記者的海明威帶著自己的人馬解放了畢奇小姐居住的劇院街(rue de l’Odeon),兩人帶著淚眼擁抱對方,字裡行間所釋放出的真情,令人動容。
很高興有機會翻譯這本書,而這本書是任何一個想了解英、美、法三國現代主義文學的人都不能錯過的。



【雪維兒.畢奇年表】

1887年 3月14日 雪維兒.畢奇於巴爾的摩。
1919年 11月19日 「莎士比亞書店」於巴黎杜皮特杭街八號開張。
1920年 7月11日 雪維兒.畢奇在詩人安德黑.史畢荷家中與喬伊斯認識。
1921年 夏天 「莎士比亞書店」搬到劇院街上。
1921年 11月 海明威首次光顧「莎士比亞書店」,成為該店圖書館會員。
1922年2月2日  喬伊斯在他四十歲生日當天拿到印刷成書的《尤利西斯》,出版社是「莎士比亞書店」。
1924年  在雪維兒.畢奇的安排下,巴黎的「牠主人的聲音唱片公司」錄製了喬伊斯朗誦的有聲版《尤利西斯》。
1927年  「莎士比亞書店」幫喬伊斯出版了詩集《一首詩一便士》。
1929年  「莎士比亞書店」出版了《我們眼裡的”創作中的作品”:作者如何讓它從無到有,化為事實》,裡面收錄許多作家對《創作中的作品》(《芬尼根守靈記》一書前身)的評論文章。
1934年  美國藍燈書屋出版社幫喬伊斯出版了《尤利西斯》一書的美國版,但出版過程並為充分尊重畢奇小姐之版權。
1936年  為避免「莎士比亞書店」面臨倒閉的命運,許多法國文藝圈人士發起解救它的運動。
1937年  雪維兒.畢奇參加巴黎世界博覽會的展覽。
1940年五月  納粹軍隊佔領巴黎。
1941年年底  因不願把她自己的最後一本《芬尼根守靈記》賣給德國軍官而得罪德國人;為避免「莎士比亞書店」的書被充公,畢奇小姐與友人以最快速度將書店的一切移往同棟大樓的空房中,書店就此走入歷史。
1942年  畢奇小姐住進聖米榭大道九十三號的美國學生旅館(Foyer des Etudiantes),在那裡生活了兩年。
1944年8月26日  海明威「解放」劇院街,與畢奇小姐重逢。
1959年  《莎士比亞書店》一書出版。
1962年10月5日  畢奇小姐於巴黎辭世,享年七十五歲。


1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蒐集了畢奇小姐的手稿與許多遺物,並為其編寫了一個小傳。此一年表是譯者根據該篇小傳與其他資料和本書內容綜合整理而成的。
2 現存巴黎的「莎士比亞書店」是美國人喬治.惠特曼(George Whitman)在一九五一年八月所開的,他徵得了畢奇小姐同意才使用這個書店名稱。


9最佳顧客海明威

我們最喜歡的顧客,是幾乎每天早上我們都會在書店某個角落看到的一位年輕人,他從不麻煩我們,總是在那裡看雜誌,或者是閱讀馬瑞亞特船長(Captain Marryat)1或其他人寫的東西。那年輕人就是海明威,在我記憶中,他是一九二一年年底在巴黎出現的。他自稱為「最佳顧客」,而且也沒人跟他爭這個頭銜。像我這種小本經營的書店主人,最感謝的就是他這種顧客——不但常來光顧,而且還花錢買書。
然而,就算他在我書店裡沒有付過一毛錢,他還是有辦法讓我喜歡上他。從我們相識那一天開始,他就讓人感覺到友誼的溫暖。
遠在芝加哥的舍伍德.安德森,給了「他年輕的朋友海明威夫婦」一封向我介紹他們的信函。這封信我到現在還留著,信裡寫著:

為了讓您認識我的朋友恩尼斯特.海明威,特以此函介紹他;他與海明威太太正要前往巴黎定居,我會請他在抵達後把這封信交給您。
海明威先生是一位美國作家,他以寫作的本能處理此間各種值得了解的題材,我相信您會發現海明威夫婦是讓人想欣然結識的……

但是直到海明威夫婦想起把安德森的介紹信拿給我時,我跟他們已經認識好一陣子了。海明威有一天就這樣走進書店來。
我抬頭看到一個高大,皮膚黝黑,留著一小撮八字鬍的小伙子,聽見他用非常低沉的聲音介紹自己是恩尼斯特.海明威。我邀他坐下,發問後得知他是芝加哥人,我也得知他為了腿部的復健而在軍醫院待了兩年。他的腿部怎麼啦?他帶著歉意告訴我,膝蓋是因為參戰而受傷2,那口吻好像是個小男孩,向別人坦承自己在打架時受傷。我想看他的傷口嗎?當然好。所以莎士比亞書店暫時不做生意,要等他把鞋襪除下,把布滿了腿部與腳上的可怕傷口弄給我看。膝傷是最嚴重的,但是腳上的傷似乎也很嚴重,他說是砲彈碎片造成的。醫院的人認為他會死掉,甚至問他要不要進行最後的聖禮,但虛弱的他同意把聖禮改為受洗儀式——他說:「萬一他們說對了,我總得做點準備。」
海明威就是這樣受洗的。不管是否有受洗──嗯,不管海明威是否會因此射殺我,我都得說3──我總感覺他是一個很虔誠的人。海明威是喬伊斯的好哥兒們,喬伊斯有天跟我說,大家都看錯了:海明威總把自己當成一條硬漢,而麥克阿蒙則裝得一副好像很敏感的樣子。他覺得,其實應該是相反才對。所以,喬伊斯把你看透啦,海明威!
海明威跟我透露,就在他還是個「穿著短褲的男孩」,正要從高中畢業之前,他父親突然去世,家中陷入愁雲慘霧,留給他的遺物就只有一把槍。他發現自己變成一家之主,家中母親與弟妹都要依賴他,他不能升學,而且要養家活口。他在一場拳賽中賺得第一筆錢,但據我所知,他並沒有在這一行持續下去。根據他的說法,他的少年時期過得很苦。
他沒有多談離開學校後的生活。為了謀生,他做過很多工作,包括報社記者4;我相信,在那之後他就到加拿大從軍。他實在太年輕,所以必須虛報年紀。
海明威是一個飽學博覽的年輕人,他對許多國家都很了解,也懂幾種語言,而且都是自學,不是透過大學教育。他對於事物的掌握,比我認識的其他年輕作家都還要深入也快速,雖然帶有一點孩子氣,但是特別聰明與自立。海明威在巴黎擔任《多倫多星報》(Toronto Star)的體育特派記者。無疑他當時已經開始試著創作小說了。
他帶著年輕的妻子海德莉(Hadley)來跟我見面,她是個迷人而討人開心的可人兒。我當然也帶著他們去見愛德希娜。海明威的法語能力非常出眾,不知道怎麼辦到的,但他除了讀完我書店裡所有的出版品,同時也遍覽法文書籍。
因為擔任運動特派記者,海明威必須出席所有的運動場合,所以他懂的法文也包括各種「黑話」。像我跟愛德希娜這種海明威在書店裡交到的朋友,是不可能了解他那個體壇世界的,但我們總是期待海明威能讓我們開開眼界,而他也真的做到了。
我們學的東西從拳擊開始。某天晚間海明威跟海德莉兩位「老師」先來店裡,我們一起坐地鐵到靠山的莫尼勒蒙當地區(Menilmontant),該區住的都是一些工人、運動員以及一些流氓。在貝勒波將軍車站(Pelleport station)下車後,我們必須爬上陡峭的階梯,當時懷著「邦比」(就是約翰.海德莉.海明威)的海德莉走得有點氣喘噓噓,要靠她丈夫拉一把。海明威帶我們去一間很小的拳擊場,要先經過一個後院才走得到,我們在狹小而沒有靠背的板凳上坐下。
比賽開始了,我們的課程也隨之展開。在前幾場賽事裡,台上只見年輕選手的拳頭到處飛舞,他們身上大量出血,我們很怕他們會失血過多而死掉,但海明威向我們保證,那只是因為下手太重以及流鼻血的關係。我們學到一些拳賽規則,也得知那些走進走出,讓人看不大清楚的傢伙就是拳手的經紀人,他們的眼睛似乎沒有瞥望著那些選手,但有時又在交頭接耳著。這些人到拳擊場是為了尋找有潛力的新秀。
等到真正的好戲上場時,「老師」的眼睛已經忙到他根本無暇給我們提示,我們這兩個學生只能自個兒看拳。
這最後一場拳賽之後又「加演」了一場,連觀眾都加入了戰局。裁判的判決讓觀眾意見分歧,所有的人都站到板凳上,然後往別人身上跳——那場面就像西部片裡的大對決。在拳打腳踢、大吼大叫與你來我往的混戰中,我深怕我們被人往身上「招呼」,也怕海德莉因此受傷。我聽見有人大叫:「警察!警察!」顯然大叫的人不是警察自己——因為,當時法國警察並沒有義務在任何娛樂場所維持秩序,不管是高級的法國國家劇院,或者是低下的莫尼勒蒙當拳擊場都是如此。我們聽到海明威在嘈雜的大叫中發出不同意的聲音:「找警察,去公共廁所比較快!」
後來愛德希娜跟我又在海明威的指導與影響下開始從事腳踏車運動——但我們不是自己騎車兜風,而是跟著「老師」一起去體驗「六天賽程」(Six-Jours):總計六天,在「冬季自行車賽場」(Vel D’Hiv)裡面像迴轉木馬似的比賽,無疑地,那確實是巴黎在冬季期間最受歡迎的盛事。車迷不但去看比賽,還住在那裡,儘管越看精神越不濟,但還是欣賞著那些遠遠看像是小猴子的選手在自行車上屈背出賽,他們時而慢慢繞過賽場,時而突然衝刺。不分晝夜,整個賽場裡瀰漫著煙霧與塵土,到處都是劇場明星,到處都是扯著嗓門大呼小叫的人。我們盡力去了解「老師」跟我們說些什麼,但是在一片嘈雜聲中,很難聽出一個端倪。可惜的是,愛德希娜和我卻只能挪出一晚來觀賞,儘管比賽實在引人入勝。但是話說回來,在海明威的陪伴下,又有哪一個活動不是精采紛呈的?
有個更刺激的活動正在等著我們。我記得之前海明威有一段時間全心投入一些故事的寫作。有天他說他寫完了一個故事,問我跟愛德希娜是否願意聽聽看。像這種活動都是我們渴望參加的,因為我跟愛德希娜不就像拳擊場裡面那些進進出出的傢伙,也在尋找有才華的人嗎?也許我們不太懂拳擊,但如果說是寫作,就是另一回事了:這可是海明威第一次「出賽」呢!想像一下,我們有多欣喜?
所以海明威就讀了《我們的時代》(In Our Time)裡面的一個故事給我們聽,讓我們眼睛為之一亮的,包括他的原創性、個人風格、作家技法、簡潔的文字、說故事的天份、戲劇張力,還有他的創作力——原本我可以一直列舉下去的,但是借用愛德希娜的話說來,就是:「海明威具有真正作家的氣質。」
當然,如今海明威已經是世人公認的「現代小說之父」。無論是在法國、英國、德國、義大利,或者任何其他地方,只要提到小說或短篇故事,大家對他的評價都是如此。他的作品被選進教科書裡,對小孩來講,他的東西比那些平常的課文有趣多了,他們可真是幸運!
到底是哪個作家影響哪個作家?這種問題從不會困擾我,而且,有哪個成年寫作者會在半夜挖空心思,只為了搞清楚自己到底是受到誰影響?但是,我確信海明威的讀者都知道是誰教他寫作的:就是他自己。而且就像其他貨真價實的作家一樣,他知道如果要有「好作品」,就得動手寫——這可是他自己說的。
愛德希娜是海明威的第一個法國書迷,第一個用法文出版他的故事的,也是她。〈不敗者〉(The Undefeated)這個故事就曾在她的《銀船》雜誌(Le Navire d’Argent)上刊載過,引起了雜誌讀者的廣大迴響。
海明威的讀者通常是看了第一本書就愛上他。我還記得強納森.開普是多麼熱愛他讀到的第一本海明威小說。開普先生是「阿拉伯的勞倫斯」及喬伊斯的英國出版商,他第一次來巴黎就詢問他該幫哪個美國作家出書。我說:「來,讀海明威的書吧!」開普先生就這樣變成了海明威的英國出版商。
不管做什麼事,海明威總是又認真又好勝,就算是照顧嬰兒這件事也是如此。在加拿大待了一段時間以後,他們回來時帶著另一個「最佳顧客」:約翰.海德莉.海明威。有天我去他家,看到他在幫小嬰兒「邦比」洗澡,那靈巧的手法讓我感到訝異。「老爹」海明威的確有臭屁的本錢,他還問我:是不是認為他以後可以當褓母?
「邦比」還沒學會走路就已成為莎士比亞書店的常客了。海明威一邊小心抱著他兒子(儘管有時候會變成頭下腳上的姿勢),一邊閱讀著最近的期刊——說真的,這可是需要技巧的。至於「邦比」,只要跟著他最喜歡的「老爹」,天塌下來也沒關係。他總是用法文口音說我這裡是「雪維兒.畢奇的書店」,剛會走路就來店裡進進出出。我常常可以看到他們父子手牽手,沿著街道走來。「邦比」總是一臉認真地坐在高腳凳上觀察他老爹,沒有不耐煩過,等著最後他把他從高處抱下來,雖然有時候要等很久。等到他們離開時,我又會看著他們並不直接返家(因為要等海德莉把家事做完才能回去),而是去街角的簡餐店。他們會挑個桌子坐下,前面擺著飲料(「邦比」喝的是紅石榴糖漿),父子兩開始一整天的問答對話。
當時每個人都去過西班牙,但每個人的評價不一。史坦因跟托卡拉斯覺得很有趣。其他有人去看鬥牛,結果被嚇到,還沒結束就逃之夭夭。以鬥牛為主題的寫作中,有些人用道德去批評,有些人用性的角度解讀,也有人覺得那是一種色彩亮麗的運動,如圖畫一般美麗。至於外國人對於鬥牛的評論,西班牙人常常不懂他們在說些什麼,而且嚴格來講,都是荒謬的。
而海明威跟其他人不一樣。他用往常那種認真、好勝的態度去了解鬥牛,然後才寫出相關的文字。《午後之死》(Death in the Afternoon)就是這樣寫出來的,而且簡直就像一篇有關鬥牛的論文——即使我那位最難搞的西班牙友人也讚譽有加。海明威有些最棒的作品就出現在這本書裡面。
好的作家是如此難尋,所以如果我是個文評家,我只會依據自己的看法,試著指出他們的文字到底有哪些值得信賴與欣賞之處。因為,有哪個人可以看透創作的奧祕?
海明威是一個可以接受任何批評的人——前提是,必須由他自己提出。他自己就是最會挑他毛病人的人,但是就像其他作家夥伴一樣,對於其他人的批評很感冒。有些批評家確實很擅長用筆鋒去刺傷作家的要害,這些無辜作家的激動反應是讓他們最高興的。溫罕.路易斯就曾成功地讓喬伊斯坐立難安。他也曾寫過一篇文章來講海明威,標題為〈那頭笨牛〉(The Dumb Ox)——遺憾的是,這文章在我店裡出現後,惹得海明威大發雷霆,三打被當作生日禮物送來的鬱金香全部被他扯斷花朵,結果花瓶裡的東西全都翻倒灑在書上。一陣發作過後,海明威坐在桌邊寫了一張指名給我的支票,賠償金額比我損失的還要多兩倍以上。
身為一個書商與圖書館員,我對書名的注意也許遠勝過其他只是把書稍微瀏覽一下的人。我想,不管在任何競賽中,他那些書名都應該得獎,他的每本書名都美得像一首詩。海明威之所以能成功,也要歸功於這些書名對讀者散發一股神祕的力量。他的書名都好像獲得了獨立的生命,美國英語的辭彙因為它們而生色不少。

譯注:
1佛德列克.馬瑞亞特(Frederick Marryat):英國早期航海小說家之一,也是小說家狄更斯的朋友,早期以航海工作維生。
2海明威不是當兵,他因為視力問題而未獲准入伍;他負傷是因為在義大利幫紅十字會開救護車時遭受攻擊。
3海明威很喜歡打獵,最後也是在槍口下喪生(據說為自殺,也有可能是意外)。
4海明威在十八歲就開始當《堪薩斯城星報》(The Kansas City Star)記者,但並未持久;一次大戰後,他又到《多倫多星報》(Toronto Star)當記者。


一個愛書的女子所創造的傳奇書店,一間書店所創造的文學傳奇──這本書讓我看見一間獨立書店的堅持,以及因為這個堅持而創造出來的美好時代。它不只是一間書店的故事,而是整個一九二○到四○年代,環繞著這家座落於巴黎河左岸的英文書店所發生的,英美文學圈、作家之生活與軼事。
──小小書房 虹風(永和)
http://blog.roodo.com/smallidea
莎士比亞書店的傳奇並不是唯一,它只是個開啟,關於書與人之間的緊密連繫;如果有心,你也可以在任何其他地方開啟同樣動人的傳奇。
──有河book 686詹正德(淡水)
http://blog.roodo.com/book686


坦白說,當個書店老闆沒什麼了不起,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靠著客人的名氣以及我們所販售的書籍來彰顯這家店而已。但如果能成為像「莎士比亞」這般令人為之動容的書店,我想,那是所有獨立書店的經營者最為遠大的夢想。
所以,千萬別把我們當作「電子情書」中的凱薩琳‧凱利。如果你對獨立書店有著好奇,想知道這群神經病到底在搞什麼東西,那麼,透過雪維兒‧畢奇這本書,你將會知道,獨立書店它真正存在的意義。
──東海書苑 廖英良(台中)
http://www.thusbook.com/


坦白說,當個書店老闆沒什麼了不起,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靠著客人的名氣以及我們所販售的書籍來彰顯這家店而已。但如果能成為像「莎士比亞」這般令人為之動容的書店,我想,那是所有獨立書店的經營者最為遠大的夢想。
所以,千萬別把我們當作「電子情書」中的凱薩琳‧凱利。如果你對獨立書店有著好奇,想知道這群神經病到底在搞什麼東西,那麼,透過雪維兒‧畢奇這本書,你將會知道,獨立書店它真正存在的意義。
──東海書苑 廖英良(台中)
http://www.thusbook.com/


坦白說,當個書店老闆沒什麼了不起,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靠著客人的名氣以及我們所販售的書籍來彰顯這家店而已。但如果能成為像「莎士比亞」這般令人為之動容的書店,我想,那是所有獨立書店的經營者最為遠大的夢想。
所以,千萬別把我們當作「電子情書」中的凱薩琳‧凱利。如果你對獨立書店有著好奇,想知道這群神經病到底在搞什麼東西,那麼,透過雪維兒‧畢奇這本書,你將會知道,獨立書店它真正存在的意義。
──東海書苑 廖英良(台中)
http://www.thusbook.com/


因為愛看書買書成痴,瘋狂的極致就是創造一間想要的書店:有著舒適的沙發,悅耳的音樂,明亮的光線,親切的服務,以及隨時和著飛揚雨聲,或慵懶陽光的一大片落地窗──當然,一定要有很多很棒很棒的書。
就是這股傻勁,深耕書房誕生了。
當讀者,會員分享他們對書店的好奇和喜愛,才知道,原來,開書店是很多人的夢想。包括Sylvia Beach這位奇女子。
這位集體貼﹑慷慨﹑傻勁於一身的美國女子,憑著對書的熱愛,使得莎士比亞書店不只是書店,更兼具連絡站﹑講堂甚至無息銀行的角色。書中將她自己從美國來到巴黎開書店的機緣,經營獨立書店的辛苦和危機,以及在書店中出現的人物對話,生動地讓人彷彿也置身在一九二一年那個夏天。筆觸一如作者幽默而優雅。
如果你愛逛獨立書店,你應該擁有這本書;如果你不了解獨立書店,你應該翻閱這本書;如果你想創造一間書店,你更應該熟讀這本書。
勇敢地勾勒你的理想,讓夢起飛吧!
──深耕書房 Jessica(台南)
http://tw.myblog.yahoo.com/always-enjoyreading/profile


「什麼樣的世代,就會有什麼樣的書店存在!」這是在讀著這本雪維兒‧畢奇的《莎士比亞書店》,腦海裡不斷冒出的一段話。在當今連鎖書店、網路書店當道之下,我們難以重現那個年代文人相聚於書店一角,更難以在一家小小的獨立書店裡,完成畢奇小姐所做到的服務。(兼具圖書館、郵局、銀行、出版等多種業務!)
  雪維兒‧畢奇的「莎士比亞書店」,有著強烈愛書人的氣息。它揭開那些精典名著下我們所認識的筆者,大大小小的故事。這大概也是獨立書店最為迷人的部分,讓人瞧見這些大作家的一些真實面貌,畢竟文字裡的故事,與真實的人生,有著極為不相同的樣子。
如果你想了解英、美、法三國現代主義文學,便不能錯過這本書裡提到的每一個作者及其作品;如果你想了解一家獨立書店的繁雜事項以及如何維持,便更不能錯過這一則故事,這間巴黎左岸的書店,以及雪維兒‧畢奇的故事!
  ──善理書坊 劉伊帆(高雄)
http://blog.yam.com/bookslounge


*順序依書店筆劃排列。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