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詞典的兩個世界 |

[3111NB005]
作者:網路與書編輯部‧編
16開 152頁 平裝
ISBN:957-302-664-3
CIP:801.7
978-957-302-664-8
初版日期:2002年12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280| 會員價: NT$238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網路與書》的第五本書,《詞典的兩個世界》出版了。會選「詞典」這個對今天台灣讀者來說又陌生又遙遠的主題,有些理由。當然,做這本書的本身就是在解釋這些理由,不過這本書的前言〈在改玄議策的社會裡〉,可以當作一個簡單的說明,請參考。

《詞典的兩個世界》,內容主要分六個部份:

最開始的地方,有一個Before the Beginning。這兩頁,先把「詞典」、「字典」、「辭典」、「辭書」、「百科全書」等概念做個澄清。有助於讀者把握如何閱讀這本書。

然後,第一個部份,解釋詞典和人類歷史、文明發展的關係,以及諸多典故與故事。我們還特別針對詞典與中國近代史的牽連做了比較詳細的陳述。台灣社會今天不重視「詞典」的原因,也可以在這個部份找到解釋。總之,我們希望這個部份有助於一個對詞典感到陌生、遙遠,甚至排斥的讀者,能體會到詞典和他密不可分的意義,了解為什麼我們在形塑詞典的同時,詞典又在形塑我們。

第二個部份,敘述編輯詞典的人的故事,以及一部部詞典背後的軼聞與趣事。我們希望讀者能走進詞典內部的世界,細部欣賞詞典編輯人的苦心,以及詞條中所代表的意義與演變。一群神父窮五十年時間,從澳門到台中到台北,編出一套漢法辭典,和四百年前的利瑪竇相輝映。另一位鄺其照先生,他編的英漢詞典不只是第一部中國人編的英漢詞典,甚至對日本也產生深遠影響。這些故事,相信都會令讀者感動不已。

第三個部份,是一些使用詞典的人的發言。南方朔、張大春、止庵、蘇正隆等人,分別從不同的角度描繪他們對詞典的感受與想像。當然,這個部份有個小測驗,測驗一下讀者自己對詞典感受的指數。

第四個部份,是HOW-TO,對讀者十分實用。包括:如何選擇中文詞典(並推薦30種),如何選擇英文詞典(並推薦35種),如何選擇電子詞典,如何選擇網上詞典(並推薦50種)。最後,再有推薦的有趣詞典18種(包括官能用語詞典與名人死亡詞典),以及有關詞典的8本書。到目前為止,我們相信這市面上還從沒有過對讀者這麼腳踏實地的建議與說明。(還有,就推薦書的部份,我們還第一次做了些讓讀者同時利用紙本和網路來閱讀的嘗試。)

第五個部份,則是詞典的未來。我們展望詞典的變貌與各種可能。這個部份,有一篇文章談語料庫與字頻,讓讀者了解這些概念的發展;一篇我訪問美國藍登書屋前詞典部門的負責人Charles Levine與 Wendalyn Nichols的對談;一篇朱邦復談漢字基因的文章;以及最後我訪問香港商務印書館陳萬雄,特別針對中文世界未來面貌而談的文章。

這本書的編輯過程,前後將近一年,百味雜陳。我很高興自己從編輯工作開始時對詞典的那一丁點認識,成長到出書時對詞典多出了很多的了解。我也相信讀了這本書的讀者,會大幅節省他們要走這一趟探索之路的時間,卻一定會產生和我同樣的興趣與熱愛。

詞典幫助我們解決閱讀的問題。不懂得用詞典的人,談不上閱讀。有了愛用詞典的閱讀,才是完整的閱讀。這本書絕對不是只給學術研究的人讀的,這本書是為每一個讀者準備打開的──一如詞典的本身就在等待我們每一個人打開。

在改玄議策的社會裡

文/郝明義


本《詞典的兩個世界》要完稿的十一月下旬,正是政府為了農漁會的政策急轉彎而引起各方話題的時候。一天,電視上幾個人在議論著,突然看到螢幕下方跟著打出的字幕顯示了他們談到「改玄議策」云云。
把「改弦易轍」寫成「改玄議策」,很有喜感,但是卻令人笑不出來。近年來臺灣傳播媒體對錯別字的漫不經心,這只是個小小的例子。「文字」成了「文子」;「遣返」成了「潛返」;「幸好」成了「倖好」;「Founding Father」 成了「Tounding Tather」的情況,比比皆是。至於在字裡行間看到一些「,,」或「。。」這種怪符號的事,就更不勝枚舉了。
在對待文字如此輕率的一個時空環境裡,我們為什麼要做一個和詞典相關的主題?

在Net and Books的第一本書,《閱讀的風貌》中,我寫過一篇文章〈給大腦的四種飲食〉,提到文史哲類的書籍像是高蛋白質的食品,企管勵志等知識類的書籍像是吃得飽的主食,輕鬆休閒類的書籍像是甜點,而以詞典為代表的工具類書籍則像是幫助消化的蔬菜水果。在日常飲食中,我們非常注意均衡,然而,在閱讀的飲食中,我們卻往往十分偏廢──尤其對蔬菜水果。
我們可以想想:如果一個人熱愛飲食,但是從不食用蔬菜水果,會發生什麼問題?或者他家裡的蔬果都是過時發霉的蔬果,會發生什麼問題?或者他買的蔬果都是遍佈農藥,有害健康,那又會發生什麼問題?今天台灣讀者對詞典的忽視,不是根本不知道或忘了使用詞典這回事,就是以為家裡有一本翻用多年的詞典就夠了,再不然,就是無所適從地買一些品質和內容大有問題的詞典。
詞典幫助我們解決閱讀的問題。不懂得用詞典的人,談不上閱讀。有了詞典的閱讀,才是完整的閱讀。


我們對詞典的需求,還不只個人的理由。
從上帝懲罰人類建造巴別塔而擾亂人類的語言開始,詞典的進化,反映著人類的進化;人類的進化,顯示在詞典的進化。如何編輯詞典、如何出版詞典、如何使用詞典,是人類一切進程最濃縮也最具體的反映。
近年來不少人感嘆台灣亂象叢生。如果我們想到詞典是語文的規範(當語文的溝通出問題時,詞典是最後一道防線),那就應該見怪不怪。一個社會不尊重詞典,不了解語文的規範的重要,因而彼此的議論找不到交集,相互的行為衝突有加,那是正常而不是異常。

為了這本書裡的一個題目,前幾個月去訪問了窮五十年時間編撰《利氏漢法辭典》的利氏學社。那天中午,走出那個佈滿著時間塵沙的空間,在辛亥路的人行道邊,我要盡最大的呼吸才能控制住自己的心情。那不只是因為被一群神父花費半個世紀的心血,不只是因為他們上溯利瑪竇的四百多年傳承而感動。
從他們收集的泛黃的五百萬張卡片中,從那略帶陰暗的圖書架子間,從那一本本帶著破落書背的參考書籍裡,我突然聽到那些文字輕聲地細語、歡暢地深談、激昂地高論,隨時準備等待你打開一扇門走進去加入,也隨時準備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型態重新站到你面前。
不只他們在興奮。

就是這些理由。

1799年11月9日談起

So the LORD scattered them from there over all the earth, and they stopped building the city. That is why it was called Babel - because there the LORD confused the language of the whole world. From there the LORD scattered them over the face of the whole earth. ——Genesis 11

文/郝明義


1799年,十八世紀的最後一年,法國,處在變動不安的局面。驚天動地的大革命,不過才過去了十年。國內,有新舊黨派的傾軋鬥爭,國外,則要和英國、奧地利等「反法同盟」在各個戰線上開火。在混雜著新生與顛覆的氣氛中,這一年11月9日,一位年僅三十歲,但已經在對外戰役上嶄露頭角的指揮官,從埃及前線擅離職守,潛返巴黎,把他心中規劃已久的政治藍圖付諸實現──他解散了督政府,組織了一個新的三人執政團,自己擔任首席執政官。又名霧月政變的這個事件,不僅為拿破崙時代正式揭開序幕,同時也把一個最初出現於十七世紀中葉的法國字,全面送進了歐洲以及諸多國家的詞彙中。這個字就是coup d惀咨at──今天,尤其在歷經二十世紀中葉中南美洲頻繁地傳來這個字的新聞之後,我們已經耳熟能詳地知道這個字可以音譯「苦迭打」,也可以意譯「政變」。
法國文字帶給其他語文的外來語,當然遠不止「苦迭打」。早於這之前的一百年,十七世紀末葉的時候,隨著路易十四(說過「朕即國家」那一位)的強盛國力,諸如memoir(回憶錄)、campaign(戰役)、serenade(小夜曲)、lampoon(諷刺文)等源自法國的文字,就已經進入歐洲許多國家的詞彙裡了。
英國人的警覺
當時,在這些歐洲國家裡,英國對法文文字的「入侵」是格外敏感的。這種敏感,有兩個主要的原因,一個是由於英國自己的歷史背景。遲到十五世紀,英語的詞彙仍然很少(和今天比起來不可同日而語),因而對於許多英語裡沒有對應詞彙的事物,必須借助其他語言。拉丁文和法文正是他們最常借用的。英國最早期的詞典都是一些雙語字彙集,正是這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則和法國給他們的刺激有關。法國在結束天主教與新教的長期內戰之後,於1635年由權傾一時的黎希留大主教(Cardinal Richelieu)下令成立法蘭西學院,主要目的即在於維持法語的純粹與優勢,「建立這個語言使用的定則」。法蘭西學院成立六十年後,在1694年完成了《法蘭西學院詞典》(Dictionnaire de l'Acade匍ie franise),一下子讓英國體認到法國的強勢,以及自己語言研究的落後。因而包括寫《魯濱遜飄流記》的狄福(Daniel Defoe),以及寫《格列佛遊記》的史威夫特(Jonathan Swift)等人,都紛紛主張英國應該建立權威的語言準則,防止外來語的滲透,以求維持永遠「純淨」的英語,並應付新時代的需求。
就在這樣的氣氛裡,約翰遜(Samuel Johnson)在1747年提出《英語詞典編輯芻議》(Plan of a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一書,分析他認為應該採取的行動,八年後,根據那份編輯計畫完成了《英語詞典》(A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英語詞典》為近代英語世界的編輯定下了許多範例。譬如首度大量引用文學書證(quotation)來說明詞義;譬如不再像早期英語詞典那樣只關心「難字」(hard words),而把「貓」、「狗」這些一般詞彙也納入;又譬如把拼字、發音、詞源、文法、上下文用法、慣用語句等也納入,這些都是英語詞典裡的創舉。此外,按時間先後順序排列不同的義項(sense),也為後來詞典編纂的「歷史性原則」奠下基礎。而約翰遜在這本詞典裡還有一個值得一提的動作是:他在固有英語和外來語之間,劃分了一道界線,外來語一律不收──即使在應用上必須也是。總之,約翰遜的詞典,最大的貢獻還是在於確立了英文的自傲,讓很多人接受了英文是和法文一樣值得學習的語文。
美國人的主張
其後七十三年,美國人韋伯斯特(Noah Webster)有鑑於美利堅合眾國已經是一個獨立國家,需要在語言和文字上使用有別於英國人的英文,因而在1828年編成《美國英語詞典》(An American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俗稱《韋氏一版》)。韋氏編輯詞典的原始訴求,就是和《英語詞典》做個明確區隔。種種主張中,韋氏詞典最鮮明的旗幟,就是強調目的不在於「調整」(fix)出正確或傳統的英語,而在於把社會上各種新生的詞彙納為詞典新生命的一部分。
以《英語詞典》與《韋氏一版》對比,其實可以看出近世西方詞典編輯學最重要的幾種原則對比:是著眼於維持詞彙使用的傳統與規則,因而強調規範性(prescriptive),還是著眼於反映社會上新生的文化與詞彙,因而更強調記錄性(descriptive);是強調追尋詞彙縱向的歷史(diachronic)意涵,還是更強調解釋詞彙橫向的斷代(synchronic)意涵。近世詞典的編輯精神,基本上就建立在規範性與記錄性,歷史意涵與斷代意涵的相互對比與結合上。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