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妻子的眼睛三部曲之一:婚禮瘋狂 | Svatby v dom
婚禮即將開始,我的未婚夫仍然不見身影,他可能還拿著那束花,在某個酒館裡喝酒……
[1111TT053]
作者:赫拉巴爾
Author:Bohumil Hrabal
譯者:劉星燦/勞白
14*20cm 224頁 平裝
ISBN:986-213-034-2
CIP:882.457
978-986-213-034-6
初版日期:2008年02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220| 會員價: NT$187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婚禮瘋狂》是赫拉巴爾「妻子的眼睛三部曲」中的第一部,他在七十歲的時候曾說:「我還要寫一本一方面讓自己開心,一方面使讀者生一點點氣的書,在這樣一本書裡,我要用我妻子的眼睛來看我、看我的朋友和我的生活。」於是,在1984到1986年,他完成了這部超過四十萬字的傳記體三部曲:《婚禮瘋狂》、《漂浮的打字機》、《遮住眼睛的貓》。
《婚禮瘋狂》主要講述他與妻子認識、交往、結婚的那一段日子。被未婚夫拋棄的女子碧朴莎,來到布拉格拜訪父親的舊識,因而認識了同住在那大院中的博士──赫拉巴爾,他正趴在地上努力的刷洗地板。原本已經對愛情失望的碧朴莎寄住在別人家,在大飯館裡頭當出納,某天廚房為了宰豬宴而忙碌不堪時,博士卻捧著一大束花朵而來,邀約她一起去游泳。於是,他們開始約會、交往。赫拉巴爾總是不避諱顯露自己糟糕的一面,甚至他的母親也在碧朴莎面前述說他從小到大的種種怪異行徑,真誠的態度終於贏得芳心。
赫拉巴爾說,這是一部寫給戀人們的愛情小說。此書有他的作品中少見的較為抒情、溫柔的風格。但是即使是戀愛這麼浪漫的事情,在赫拉巴爾的生活中,總少不了帶有些滑稽的場面,甚至連婚禮都像一場鬧劇似地,在新郎逃婚的猜測中,熱熱鬧鬧地完成。

Bohumil Hrabal(博胡米爾‧赫拉巴爾)
捷克作家,被米蘭?昆德拉譽為我們這個時代最了不起的作家,四十九歲才出第一本小說,擁有法學博士的學位,先後從事過倉庫管理員、鐵路工人、列車調度員、廢紙收購站打包工等十多種不同的工作。多種工作經驗為他的小說創作累積了豐富的素材,也由於長期生活在一般勞動人民中,他的小說充滿了濃厚的土味,被認為是最有捷克味的捷克作家。《中魔的人們》是他最具有代表性的短篇小說集,他把「中魔」看成他創作實踐中的一個新嘗試,寫出了一部從形式和內容都一反傳統的作品。
生於一九一四年,卒於一九九七年。作品大多描寫普通、平凡、默默無聞、被拋棄在「時代垃圾堆上的人」。他對這些人寄予同情與愛憐,並且融入他們的生活,以文字發掘他們心靈深處的美,刻畫出一群平凡又奇特的人物形象,小說裡充滿捷克的氣味。赫拉巴爾一生創作無數,作品經常被改編為電影,與小說《沒能準時離站的列車》同名的電影於一九六六年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另一部由小說《售屋廣告:我已不願居住的房子》改編的電影《失翼靈雀》,於一九六九年拍攝完成,卻在捷克冰封了二十年,解禁後,隨即獲得一九九○年柏林影展最佳影片金熊獎。《過於喧囂的孤獨》命運亦與《失翼靈雀》相仿,這部小說於一九七六年完稿,但遲至一九八九年才由捷克斯洛伐克作家出版社正式出版。捷克《星期》周刊於世紀末選出「二十世紀捷克小說五十大」,《過於喧囂的孤獨》名列第二,僅次於哈薩克(Jaroslav Hasek)的《好兵帥克歷險記》。
有人用利刃、沙子和石頭,分別來形容捷克文學三劍客昆德拉、克里瑪和赫拉巴爾,他們說:
昆德拉像是一把利刃,利刃刺向形而上。
克里瑪像一把沙子,將一捧碎沙灑到了詩人筆下甜膩膩的生活蛋糕上,讓人不知如何是好。
赫拉巴爾則像是一塊石頭,用石頭砸穿卑微粗糙的人性。

啊!鄉下的宰豬節多有意思啊!一切在院子裡進行。把爐子搬出來,所有香味直衝藍天。大鍋裡煮著豬頭肉,然後擺到洗衣房的大案板上。門也開著,窗子也敞著,真可謂一整頭豬的香氣、臭氣熏天。可是在從前,宰豬節在布拉格也是一道風景。所有大小旅館飯店都在一個月之前就向客人宣布某月某日要辦宰豬宴。所有客人都興高采烈,盼著那天能得到一碟新鮮可口的豬頭肉,還有肝泥腸。連巴黎飯店的第一個宰豬宴也是這樣。一大清早我們便在廚房裡忙得滿頭大汗。兩口大鍋煮著豬頭肉,豬肉味冒到天花板上,抽風機抽不完這些蒸汽,廚房自然漸漸變成了一座潮溼的地獄。這蒸汽一直朝我冒來。我坐在工作檯後,正在登記第一碟菜,上面有一小塊豬頭肉、一小塊豬耳朵、一小塊豬肝,一小勺辣根、一小勺芥末醬。我覺得我的汗沿著額頭兩邊太陽穴往下淌,連頭髮裡、背上淌的也不是汗,而是宰豬宴的蒸汽凝成的汁兒。連端盤子的服務員們也在出汗,很快地連他們的晚禮服也閃著油光。而這時飯店裡的客人們正在歡天喜地一道菜一道菜地逐道享用這次宰豬宴。有些常住巴黎飯店的老顧客,甚至滿意得給廚房裡送來幾杯皮爾森啤酒以表謝意。兩名廚師將豬頭肉切成小塊,撒上調味料,豬肉味和調味料混在一起沾滿了他們的指頭。幫廚女工們則在用豬肥腸做豬血碎肉腸,往煮著的大麥粒湯裡澆上豬血,於是全廚房的人都像一個接一個地在湯裡泡過似的湯味十足。接著廚師們又在累得死去活來地灌豬腸,他們邊灌邊罵髒話,因為往腸子裡灌餡是個很累的工作,他們從來沒有這麼累過。我們那兩位年輕廚師簡直累得不行了。外面天氣很暖和,我們待在廚房裡的人不僅內衣溼糊糊地貼在身上,連罩衣也貼在內衣上。肝香腸在大鍋裡咕嘟咕嘟煮著,我們彼此間沒有好氣地望著,咒駡著想出在旅館辦宰豬宴這個鬼點子的公司。
突然,一大把鮮花、一束玫瑰闖進廚房。當時我嚇了一跳,因為這一大把花是衝著我來的。突然那些玫瑰花幾乎碰到了地板,站在那裡的不是別人,正是頭戴禮帽、圍著粗布圍裙、撕破了襯衫的博士。滿廚房的人像發現一個從排氣塔上掉下來的妖怪一樣地盯著他看。我愣得說不出話來,我的兩隻手也好像癱瘓了,倒不是因為我在這裡見到這個從利本尼堤壩巷來的男人,而是因為我的臉上正淌著滿是油汁和肉膩味兒的汗水。博士將那一大把花塞到我手裡,於是我整個人被玫瑰花埋住了。「幫個忙!」博士請求我說,「收下這束花!我突然想到要讓您高興一番。」
愣在爐灶旁的廚師們重又開始幹活兒。這兒突然冒出這麼個男人,像童話《睡美人》中的魔術棒一樣確實讓他們傻眼。如今他們在翻動大鍋裡的肝腸子和平底鍋的血腸。他們嚇了一跳,還以為這些肝腸燒焦了哩!博士看到他們驚慌的樣子,連忙問:「可以讓我看一下嗎?」
大家看著他,但沒法將這個大漢攆出去。於是這個戴著禮帽、圍著粗布圍裙的人讓他們大開眼界。他走到大鍋旁,抬起手說:「瞧,這些肝腸子已經浮上來了,表示已經煮熟。假如你用手指去搓撚腸子上的那根木籤,如果它像我們上錶鏈一樣能夠轉得動,那就說明腸子熟了。」他還用手指頭撚了一下有根腸子上的木籤,能轉動,他樂了。
「快好了!要是肝腸子煮過了頭,它的皮就會爆裂開,那就不好了。」
隨後博士穿著他那雙破皮鞋走到我跟前,垂下眼睛對我說:「明天是星期六,請您再到我們利本尼來,我們一塊去游泳、曬太陽好嗎?」
他站在那兒,臉也紅了。年輕的廚師們正將肝腸裝進一只大木桶裡,冒出一股難以忍受的油膩味。油脂從天花板往下滴,四面牆上的蒸汽凝成的油汁都在往下淌。博士這時卻喃喃地對我說:「昨天我有點喝過頭了。我經常感到頭昏腦脹,都是因為膽怯緊張引起的。現在我又是這種狀況。我拿著這束花在巴黎飯店這兒轉了五趟,我進來五次,又出去了五次。終於我下決心,一直跑到了這裡。」
他就這樣站在我面前。餐廳服務員們端著配了辣根的肝腸的盤子在我面前排隊,我立即將一盤盤菜登記下來。有個廚師跑過來拉著博士那只撕破了的袖子說:「豬血碎肉腸在什麼情況下算熟了?小肚又是什麼時候算熟了呢?」
博士從案板上抓起一根木籤,用菜刀將它削得更尖了些,跟著廚師走到平底鍋那兒,鍋裡正分別煮著豬血碎肉腸和小肚。博士彎下身來,用籤刺進豬血碎肉腸裡,對廚師說:「如果噴出來的是血,那就是沒有熟;可如果噴出來的是巧克力色的汁,那就熟了。」
他將木籤交給廚師,向所有的人鞠躬致意,紅著臉抱歉說:「對不起!」
他跑出了廚房。我仍舊抱著那一大束玫瑰坐在原處,仍舊不好意思,因為我們這第一次豬肉宴的油汁在我的兩個乳房之間淌著,滲透到了胸罩上,我感到我的汗水和著油汁兒在我的兩條大腿之間流著,我還感覺到我的內褲沾在我的白袍上。我還擔心,要是我一站起來,那摻油的汗水就會滲到白袍外面,我一抬屁股,椅子上就會有一灘汗水。這些我都感覺到了,而我還得一直抱著那一大把玫瑰花。服務員博列克拿來一個大玻璃杯,將玫瑰花插在裡面,放到我的工作台上,對我說:「那位先生愛上您了,這一眼就能看出來。」
我的臉紅得更厲害了。我覺得我要是抓起我的內褲,拉一下,然後再一鬆手放回去,它會啪地一聲響黏到我身上。我的臉紅得更厲害了。這時,廚房門突然敞開,我們飯店的兩位興高采烈的常客站在那裡大聲嚷道:「我們在布拉格還從來沒吃到過這麼棒的肝泥腸,我們為這樣好的手藝乾上一大杯皮爾森啤酒!」
廚房門重又關上。廚師們從鍋裡取出豬血碎肉腸。酒部師傅拿來好些個玻璃杯。大廚巴烏曼離開他那張桌子,將他油膩的手擱在我的手背上,微笑著說:「好啦,艾麗什卡,我的好姑娘,我已經看到,你已經不需要去為長期戶口奔忙了,你甚至能在我們這裡長期就業,這我預先看到了。那塊鹿背肉,我們一起拿來的那塊鹿肉,到時候我拿它來做一道烤肉冷盤給你慶賀婚禮。我親自去給你拿來,放到冰櫃裡凍著。」
他望著我,我點了點頭,跟個中國小木偶似的,激動得流淚了。餐廳服務員們端著盛滿辣根配剛出鍋的豬血碎肉腸的盤子,排著隊在等著我登記劃帳。他們好不耐煩,因為一心只想端著盤子趕快到餐廳去透透新鮮空氣。大廚用餐巾擦了一下臉,又跑回他自己的工作台那邊去了,因為已經到了他來切他那些特色菜的時候。他可不愛管這豬肉宴,他很討厭將這種家常菜豬肉宴弄到這個名牌大飯店來辦。這天夜裡我回家較晚,因為飯店管委會認為,我們在辦完他們想出來的這個豬肉宴之後,有權利痛痛快快洗個澡,廚房職員誰家裡沒有洗澡間的可以輪流到一間空著的客房裡去洗個澡。當我跨進洗澡間,打上肥皂用熱水搓洗時,那髒勁兒簡直嚇死人,等我跨出澡盆,只見澡盆底上浮著一層油。我靈機一動,等澡盆裡的髒水漏完之後,我又洗了兩遍。我看著這澡盆,想起我們這些人,不僅僅是我,全廚房的人都被那豬肉味熏得吃不下東西,只得一個勁地喝啤酒,免得嘔吐。……於是我便帶著那一大束玫瑰花回家了。因為剛洗完澡,我的頭髮還是溼的。艾瑪,我那位大媽,本來可以不用等我一起吃晚飯,可是她偏偏要等,寧可再熱一次湯。那牛里脊肉湯是她從工作的雙貓旅館帶回來的。她等我只是為了能坐下來,用責備的眼神來看著我怎樣將玫瑰插進花瓶裡。我也在等著,看艾瑪什麼時候開始數落我,嘮叨說我該如何如何更知恩報德。我又重新整理了一下玫瑰花,高高興興地觀賞一番,心裡充滿了幸福。艾瑪氣得將碟子擺到桌上,也不問我餓不餓、準不準備吃飯。她在碟子裡放了幾塊饅頭片,澆上點牛里脊肉汁,加上一片肉,坐下來便開始吃了起來。


【080318自由副刊】

本書是捷克小說家赫拉巴爾「妻子的眼睛」系列三部曲之一,作者以妻子碧朴莎為第一人稱,在此自傳性小說裡,歷歷呈現他們相識至結婚的往昔,並談及納粹與猶太人的歷史情結。碧朴莎眼中的赫拉巴爾,膽怯、彷彿夢遊症患者、在打字機上追逐「句子會跑掉」的靈感、高學歷畢業卻於勞動階層工作。婚宴那天,新郎這個身分開始追著赫拉巴爾,他的軀體卻逃到鄰居的床上和狗呼呼大睡。當讀者以小說家的身分檢視赫拉巴爾之際,他幽默地自剖:「藉著別人的眼睛我至少能直視人們的眼睛」,他不僅是資源回收捆工、作家、碧朴莎的丈夫、列車調度員……其餘的身分則在系列三部曲之二、三:《漂浮的打字機》、《遮住貓的眼睛》,繼續過著婚慶般喜悅而焦慮的生活。 (Con amore)


獻給老婆的文學長吻

轉載來源:中國時報 – 開卷週報(2008/02/17)
作者:耿一偉 (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講師)


這是一套愛的自傳。赫拉巴爾已妻子艾麗什卡(Eli?ka)的眼光,描述了他們於1950年代中期至1969年之間,在堤?街(Na Hrazi)的生活點滴。在赫拉巴爾寫作期間,艾麗什卡已是長年臥病在床。這幅三聯作對赫拉巴爾來說,不只具有文學上的紀念價值,也是他獻給老婆的文學長吻。
在文學史上,以親密愛人眼光來描述自己的作品並非赫拉巴爾首創。美國文壇大師史坦因(Gertrude Stein)1933年出版的《愛麗絲‧B‧托克勒斯的自傳》(The Autobiography of Alice B.Toklas),即是她用同志愛人愛麗絲的角度,敘述自己在巴黎的生活。博覽群書並熟悉超現實主義的赫拉巴爾,對此自然了然於心。所以這種手法自然不能視為形式上的遊戲,必須體認到這是赫拉巴爾趁機在替她太太寫自傳。
【妻子眼睛三部曲】中的特殊之處,也是敘事者透露了很多自己的訊息。在第一冊《婚禮瘋狂》中,小名碧朴莎(Pipsi)的艾麗什卡自述老家在二次大戰前非常富有,共產黨上台後,由於家庭成分不好,讓她變得一貧如洗,最後於布拉格找親戚求助的過程中,碰到赫拉巴爾,才改變了她的命運。艾麗什卡在《遮住眼睛的貓》裡,自憐地說:「有個酒鬼丈夫總比一個人好過啊!」
除了妻子的個人生命史,讀者也會看到赫拉巴爾萬花筒般的逗趣生活與成名歷程(這還得歸功於艾麗什卡的鼓勵與生活供養)。一路讀下來,我們發現活再《過於喧囂的孤獨》時期的赫拉巴爾非常善於自嘲,在《漂浮的打字機》中,他甚至將自己比為卓別林。即使強調是妻子的眼光,這套書一就充滿赫是風格。例如他們兩個人被迫擠在火車廁所裡害羞地彼此表露心意,就令人忍俊不住。這也不僅讓我聯想起,在赫拉巴爾的作品中,都有於浪漫場景中出現糞便的矛盾情形。連赫拉巴爾母親在碰到艾麗什卡時,也不免喜歡說些他小時後的醜事,尤其是喜歡挑糞。
赫拉巴爾最喜歡讀老子,其文字作品也給我們這樣的感覺,最高尚與最卑下的事物總是同時出現。例如我手頭《漂浮的打字機》一書捷克文版的扉頁,他引用了德國哲學家海德格題詞:「詩是思想的顯現,美式真理的顯現。」可是這三本書根本是泡過啤酒,幾乎每兩三頁就會出現喝酒嘻鬧的典型捷克場景。赫拉巴爾更是善於酒後「練肖話」(我懷疑這是他文學天才的由來),連他的好友們,如行動藝術畫家沃拉吉米爾(Vladimir Boudnik),也是以這種荒謬形象出現(這套書也是再描述他與赫拉巴爾的友誼)。
【妻子眼睛三部曲】完成於1984年至1985年之間,艾麗什卡於1987年過世,可是她的形象卻常留在我們心中,我覺得赫拉巴爾像是躺在文字爛泥巴裡玩耍的老頑童,雖不直說,卻悄悄用這套自傳表達了他對老婆的愛。這個酒鬼!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