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索涅奇卡 | Sonechka
愛戀不會沒有背叛,只有閱讀是最忠誠的朋友
[1111TT043]
作者:柳得蜜拉‧烏利茨卡婭
譯者:熊宗慧
14*20cm 176頁 平裝
ISBN:986-705-959-X
CIP:880.57
978-986-705-959-8
初版日期:2007年02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220| 會員價: NT$187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獲選1996年法國梅迪西獎的「年度最佳外國小說獎」
獲選1998年義大利Giuseppe Acerbi文學獎

俄文小說《索涅奇卡》是關於一位平凡女子索涅奇卡的戀愛哀愁與幸福閱讀的故事。「閱讀」活動貫穿整部小說,默默見證了女主角從幼年至老年的一生,以及整個時代變遷的背景。本書入圍1993年俄國布克獎決選,榮獲1996年法國梅迪西獎的「年度最佳外國小說獎」及1998年義大利Giuseppe Acerbi文學獎;2002年改編成舞台劇在莫斯科契訶夫劇院上演。
書中女主角索涅奇卡從小喜愛閱讀,從識字開始,索涅奇卡便沉浸在無止無盡的閱讀中,甚至連睡覺的時後她也在閱讀自己的夢。閱讀成了她認識世界的方法,也是她躲避初戀心碎的避風港。索涅奇卡高度近視,其貌不揚,也不習慣打扮自己,她本人似乎對此也不以為意。對嗜書如命她來說,與其裝扮自己,倒不如讓靈魂進入偉大的俄羅斯文學的廣闊天地去自由馳騁。索涅奇卡在圖書館工作的時候遇到了從國外歸來的藝術家羅伯特‧維克多羅維奇。兩人結婚時羅伯特已經47歲。索涅奇卡仰慕羅伯特的才華,心甘情願地放棄穩定的生活,拼命工作,掙錢養家。幾年之後,羅伯特的才華又受到外界的重視,這時一個善於利用自身容貌以及柔弱感,來博得男性對她的垂涎以及女性對她身世的憐惜的女孩亞霞,出現在年邁體衰的羅伯特的身旁,激起他新的創作高潮。索涅奇卡無意中發現他們的戀情,自此陷入了無限痛苦之中,所幸閱讀這個不離不棄的天使,又來到了她的生命之中……

Ludmila Ulitskaya(柳得蜜拉‧烏利茨卡婭)
(1943-),俄羅斯當代著名女作家,畢業於莫斯科大學生物系,長時間從事遺傳學工作,因受友人牽累而被迫離職,年近五十才更換工作跑道,轉而從事編劇與文學創作,不意竟在此獲得巨大成功。烏利茨卡婭大部分的作品已被翻譯成二十國語言,她是俄羅斯當代文學與女性主題文學的代表作家。

自童年開始,差不多從脫離嬰兒時期起,索涅奇卡便沉浸在閱讀之中。愛說俏皮話的哥哥伊夫列姆總是重複同樣一個老掉牙的笑話:
「索涅奇卡早晚會因為沒完沒了的閱讀,把屁股坐成椅子,鼻子變成梨子。」
令人難過的是,哥哥的玩笑話並沒有過於誇張:索涅奇卡的鼻子的確是那種輪廓不甚鮮明的西洋梨的形狀,至於身材,索涅奇卡個子高瘦、肩膀寬闊、雙腿細長、屁股扁平,全身上下堪稱有曲線之處的,只有一對發育過早、和她瘦削身材不相稱的村婦大胸脯。索涅奇卡總是聳著肩、駝著背,穿著寬大的長衫,好遮掩住自己偉大的前胸和扁平下垂的屁股。
早就嫁人的姊姊對這位妹妹十分同情,她曾經出於善意說索涅奇卡有一對漂亮的眼睛。事實上,索涅奇卡有的只是一對最平凡不過的深褐色小眼睛。的確,非常罕見的,索涅奇卡濃密的眼睫毛竟長了有三排,甚至還延伸到微腫的眼皮邊緣,然而即使如此,這項優點卻也沒有為她的眼睛增添多少美麗,反而是一種妨礙,因為近視的她早早就戴上了眼鏡……
整整二十年,從七歲到二十七歲之間,索涅奇卡不間斷地閱讀著。她一讀起書來就像陷入昏迷狀態,直到讀完書的最末頁才會清醒過來。
索涅奇卡確實擁有卓越的閱讀才能,或許也可以說這是一種天份,她對於印刷字體懷有巨大的認同感,甚至到了將虛構的小說人物和真實世界裡自己身邊的親友們都混為一談的地步,例如娜塔莎‧羅斯托娃(1)(編按:托爾斯泰小說《戰爭與和平》的女主角)守候在瀕死的安德烈公爵床前時的那種痛苦,在索涅奇卡的認知裡,簡直無異於姊姊因一次愚蠢的粗心而失去四歲女兒的那種錐心之痛。那次姊姊因為和鄰居聊天聊過了頭,竟沒注意到她那個小眼睛、胖到轉身都困難的女兒跌進了水井裡去……
這究竟是在任何藝術領域中都無法理解的嬉戲部分?亦或是還沒長大的小孩子才有的那種不可思議的全心投入?是缺乏打破虛構和真實界線的想像力?或者相反,是通向幻想領域的出口,讓所有一切都失去意義和內涵?
索涅奇卡的閱讀已經成為一種可以隨意入侵的干擾模式,即使睡著的時候她也繼續閱讀著:對於自己的夢,索涅奇卡也彷若讀書一般在閱讀著。她的夢是一部部引人入勝的歷史小說,光按情節她就能破解書中的密碼,並以奇特的方式感受文字段落和句子。形成這種心理上的混淆,與索涅奇卡病態的閱讀熱情有關,這種熱情甚至在夢中還變本加劇──在那裡她就是理所當然的女主角和男主角,循著早已熟知的作者意旨和自己希望的情節來發展,朦朦朧朧地演出……
索涅奇卡的父親是白俄羅斯小鎮鐵匠的後代,一位天生的鐘錶機械師傅,也是相當務實的人,當新經濟政策已變不出新把戲時,他馬上縮減了自家鐘錶室的規模,跟著便進入鐘錶工廠工作。
索涅奇卡那位直到死前還在手工編織帽底下戴著可笑假髮的母親,一直都在替鄰居太太們縫製一些樣式簡單的印花布衣服,她把對自己所處的貧困年代的恐懼歸結於一個專有名詞──財稅稽查員。
至於索涅奇卡本人,從學會唸書起,她便將自己的心寄託於俄國文學裡,一會兒陷入杜斯妥也夫斯基筆下的人物那種無止盡的懷疑和憂慮之中;一會兒又行走在屠格涅夫小說裡濃密的林蔭道路間;忽而又置身於不知道為什麼竟被稱為二流作家的列斯科夫書中的外省莊園裡,去感受那種地方沒有原則,卻又寬容的愛情。
從圖書館專科學校畢業後,索涅奇卡便在老圖書館的地下室藏書庫工作。她是那種罕見的自得其樂的人,能夠在一整天忙碌地整理永遠整理不完的目錄卡、接受樓上閱讀室不斷傳來的借書單,以及用她瘦削雙手捧著大部頭巨冊來回走動的工作結束後,還懷著工作樂趣被迫中斷的絲微惆悵,離開那間滿是灰塵又窒悶的地下室。
好多年以來,索涅奇卡將寫作本身視為最為神聖的行為:即便如帕夫洛夫、帕夫夏尼耶和帕拉穆等這些二流作家,她在某一層意義裡都將之視為同樣等級的好作家,而依據的理由──因為這些作家都列在百科全書裡的同一頁。不過隨著歲月飛逝,她學會了如何從浩瀚書海裡分辨波濤巨著和微浪凡書,從微浪凡書到拍岸碎沫,而這一類的碎沫小書恰恰佔滿了現代文學區的書櫃上。
在圖書館藏書庫與世隔絕地清修工作了幾年後,索涅奇卡聽從了一位和她同樣是中了魔的愛書者上司的勸說,決定進大學唸俄國語言系。當決心一旦下定,她立即著手準備龐雜又荒謬的應考科目,只待一切就緒,正要參加應考之際,計劃卻在一瞬間遭到打亂:衛國戰爭(2)(編按:二次世界大戰)恰於此時開打。
這一場戰爭,或許可以稱作是索涅奇卡年輕歲月裡的首要大事,重要到能夠將她推離出一直以來沒有間斷過的閱讀迷霧中。為了避開戰亂,索涅奇卡和父親一起遷移到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在那裡,她非常迅速地再度來到最可靠的地方
──圖書館的地下室裡……
不曉得這是否和俄羅斯古老的傳統有關:收藏心靈最珍貴的果實,就像土地的果實一樣,一定要放在寒冷的地底下;又或者這是一次注射預防疫苗,對索涅奇卡接下來的十年歲月而言,她注定要和一個來自地下室的男人共度,這位索涅奇卡未來的丈夫,就是出現在這麼一個沉重漆黑的戰時撤退的頭一年裡……
羅伯特‧維克特羅維奇來到圖書館的那一天,索涅奇卡正巧代替生病的借書部門小姐值班。羅伯特的個子矮小,非常的瘦,一頭灰白髮,本來是不可能引起索涅奇卡的注意,要不是他向她詢問有關法文書籍的目錄區在哪裡的話。法文書籍是有,只是它們的目錄早因為沒有需要而遺失。於是在這個即將關門、圖書館裡一個人也沒有的傍晚時分,索涅奇卡將這位不尋常的客人帶到了自己的地下室,來到擺放西歐圖書類的偏僻角落。
羅伯特站在書架前久久不能自己,低著頭把臉偏向一邊,那張臉上流露出一種既飢渴又驚訝的神情,好像一個小孩子看到一整盤餡餅擺在面前似的。索涅奇卡站在他的身後,足足高了他有半個頭之多,她同樣也為自己所造成的震撼而屏息不動。
羅伯特回過身子面對索涅奇卡,突然間他抓起她一隻瘦巴巴的手便親吻下去,並用一種低沉的、彷彿來自褪色童年的藍色燈光般那種變化多端的聲音說道:
「這真是不可思議……這真是盛宴……蒙田……帕斯卡利……」,他抓著索涅奇卡的手不放,邊說還邊讚嘆地補充道:「而且還是伊莉莎白時期的版本呢……」
「圖書館有九套伊莉莎白時期的版本。」對圖書館藏書熟記在心的索涅奇卡,經過剛才一番驚嚇後,還是帶著驕傲地點頭回應。羅伯特以非常奇特的眼神把索涅奇卡從腳到頭──看起來卻像是從頭到腳地打量一遍,跟著他嘴巴上的兩片薄唇便笑了開來,露出他缺了顆牙齒的嘴,然後他放慢說話速度,像是要說什麼重要大事一般,可是最後卻改變了主意,說出另外一件事來:
「請幫我辦理一張借閱證,或是您這裡對借閱證還有其他的稱呼?」
索涅奇卡把自己那隻忘在羅伯特手心裡的手抽回,然後他們一起沿著冰冷的梯子爬上地面。跟著在這裡,在這棟原本是古老的商家建築裡,索涅奇卡生平第一次用自己的手寫下了羅伯特的姓氏,這個對索涅奇卡而言原本全然陌生,卻在兩個星期後成為她自己的姓氏。當索涅奇卡用墨水筆寫著這一個頗令人難為情的名字時,羅伯特看著她光滑的額頭,心裡面偷偷將索涅奇卡和溫馴又堅忍的小駱駝作了比較,兩者之間竟如此相似,這讓他不禁笑了出來,並想著:「就連色調也一樣:都是黝黑、憂傷赭,還有淺粉的暖色系……」
索涅奇卡寫完後,用食指推了推眼鏡,用一種看似關心卻又不感興趣的目光注視著羅伯特,並靜靜等待──他還沒說出自己的住址。
可是羅伯特卻陷入全然混亂的狀態中,一種生命終將獲得實現的強烈感受無預警地向他迎面襲來,就像晴空萬里的天氣裡忽然落下傾盆暴雨──他在那一瞬間明瞭到,站在他面前的這一個女人,就是他未來的妻子。
到了明天他就要滿四十七歲了。這是一位傳奇人物,而傳奇的原因,按他朋友的看法,肇因於他在三十年代沒有任何理由,忽然就從法國返回祖國的事蹟。可是,這一傳奇與羅伯特本人卻得切割開來看,傳奇是自己過完它為人轉述、傳頌的一生,它跟巴黎被納粹佔領期間那些乏人問津的畫廊和羅伯特那些奇怪的畫作息息相關,那些畫作從遭人惡意誹謗、非難到完全被人遺忘,一直熬到後來的敗部復活和死前的推崇讚譽。可是,所有這些傳奇的種種羅伯特本人卻是全無所悉。穿著一件被火燒出洞來的黑色背心,在喉結很大的脖子上圍著一條灰色毛巾,在一群倒楣鬼中覺得自己還很幸運,熬過了五年可悲的歲月,現在在一家工廠管理部門擔任約聘藝術家的他,站在這位身材不很勻稱的女孩子面前,嘴角帶著微笑,心裡明白,他又要再一次走上背叛的道路,他的人生因為多少次的背叛而變得波折起伏:他背叛了祖先的信仰、背叛了父母的意旨和師長的愛、背叛了學術科學,即便是友誼的關係,只要他一感到他的自由受到妨礙之時,他也是冷酷地立即切斷……這一次他背叛的是堅定的不婚誓言,從他虛幻的事業成功初期起他就秉持這項誓言,只是此一誓言並沒有包含,至今仍是,要對對方忠貞的條件。
他是一個喜歡女人,也需要女人的男人,他從這一個永不枯竭的泉源裡獲取大量的養分,不過他總是警覺地不讓自己受到妒忌的綁束,女人的妒忌是荒謬的,它對剝削它的人總是寬大以對,可是對撥給自己養分的人卻是毀滅性的殘忍。羅伯特害怕自己會成為女人這一項天性的肉殂。
而索涅奇卡的心卻是平靜無波,它像蠶繭一樣,被裹縛在數千本閱讀完畢的書海裡,只在希臘神話的漫漫煙塵和滔滔海浪之中、在中世紀文學尖銳又具催眠效果的笛音裡、在易卜生起霧多風的憂愁中、巴爾扎克無聊乏味的細節描寫,以及在里爾克和諾瓦利斯如海妖之歌的尖銳動詞裡擺盪、在偉大的俄羅斯作家的道德訓誡和通向絕望之中受到誘惑──所以,索涅奇卡平靜無波的心不知道她正面臨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刻,她所有的心思只放在一件事上面,她會不會做得太冒險了一點,把只能在閱覽室裡閱讀的書外借給一位讀者……
「住址。」索涅奇卡簡短地說。
「您得了解,我是暫調到這裡來工作的。我住在工廠管理部門。」這位奇怪的讀者解釋。
「那麼請出示護照,還有登記證。」索涅奇卡要求。
他在一個深口袋裡翻了一翻,掏出一張被壓得皺皺的工作證明。她隔著眼鏡看了好久,然後搖了搖頭。
「不,我無法借您。您是外省地方的……」
大地女神庫柏勒向他探出紅色的舌頭。一切都完了。他於是把證明塞回口袋裡。
「這樣吧,我用自己的卡幫你借,您看完書拿回來還的時候,在圖書館大門前先交給我就好。」索涅奇卡用懷著歉疚的聲音說。
於是他明瞭,事情還有希望。
「我只請求您一件事,請非常小心地對待書籍。」她溫柔地要求,然後把那三本小開本的書包在一張發毛的報紙裡。
他語氣平板地向她道了聲謝,跟著便轉身離去。
正當羅伯特‧維克特羅維奇帶著厭惡之情思索如何來和她認識的技巧,以及追求她的種種困難處的時候,索涅奇卡卻是不疾不徐地結束自己一個漫長的工作日,準備下班回家。她已經不再掛心那三本冒險借給陌生人的珍貴書籍的歸還問題,這會兒她的心思全都放在要穿過寒冷又陰暗的城市的那條回家路上。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