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花間迷情 | Bewitching Love

[1111TT031]
作者:李昂
Author:Li Ang
25開 248頁 平裝
ISBN:986-729-122-0
CIP:857.7
978-986-729-122-6
初版日期:2005年03月15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250| 會員價: NT$213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獲選2006年與文學有約文建會推介63本文學類好書

夏日迷離,愛情撲朔。小島大雨。女子踽踽行於路,她在洪水漫溢的黑暗裡去尋找另一名女子。百年大雨帶來難以料想的災害。宇宙洪荒,天地大劫。她們若能存活下來,愛情神話會不會因此改寫?有個女人,說了一千零一夜的故事,為的是不讓女人悉數滅絕。她說的故事如此令人著迷,我們跟故事中聽故事的大公一樣,都忘了故事只要終結,就有一個女子必須死去……
這個故事不只是關於女同志,而且是關於女人,關於女人之愛。在女性光譜中不同的女人,這光譜可以涵蓋從異性戀、雙性戀、同性戀到酷兒,這女性光譜中四個不同的女人,當男人在場∕不在場時,對自身的性、愛、身體與自我的追尋,交纏的愛與慾、幻滅與希望……
這是知名女作家李昂展現的女性世界。身為一個說故事的女子,她始終保持著清醒,這不只是迷惑住聽眾的秘訣,還是在亙古的黑夜裡讓自己以及一整個女性族群生存的秘密。

李昂
本名施淑端,台灣鹿港人。中國文化大學哲學系,美國奧立崗州立大學戲劇碩士。現任教中國文化大學。
著有小說《花季》、《愛情試驗》、《她們的眼淚》、《殺夫》、《暗夜》、《一封未寄的情書》、《迷園》、《北港香爐人人插》、《禁色的暗夜》、《自傳 #12398;小說》。其中《殺夫》已有美、英、法、德、日、荷蘭、瑞典等國版本。《迷園》亦已迻譯成日、法文出版。《自傳 #12398;小說》在日本出版。《暗夜》在法國出版。散文《貓咪與情人》、《漂流之旅》、《愛吃鬼》,以及社會記實作品《外遇》。作品曾由《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舊金山紀事報》、《讀賣新聞》、《每日新聞》、法國《世界報》、英國《衛報》等評介。
2004年獲法國文化部頒贈最高等級「藝術文學騎士勳章」。
這是她第一部以性別越界來闡述女人之愛。李昂認為,身為女作家,一向寫的又都是關於女性,這個她一直想要書寫的題材裡有種終極挑戰的意味。


獻給所有在暗夜哭泣的女子

序曲
她說她要為她們寫一個故事,一個故事中的故事。

(我的記憶,我對妳們的記憶;妳們自己的記憶。
在記憶中,我們一起行經愛、性與覆亡。)

故事先有人寫過了,也許用文字用圖說用影像,或者還有別的,寫在風中之音水中之波光中之影空中之塵火中之焰,又或者,銘刻在石塊,從最堅硬的花崗岩到質軟的砂岩。
或在已然破碎的心裏再因刻記留下更多的傷殘,每一筆或都持長不斷的從左心室直切割到右心房,每一劃都從動脈切割到靜脈,每一點每一劃都刺穿過心血管瓣膜讓鮮紅的血逆流……

(果真是一顆千瘡百孔血淋淋的心。
我的心?我們的心?我們許多人的心?)

她說她要寫一個故事,一個故事中的故事。
故事先有人寫過了。

(可是我們所有的人都相信我們的故事永恆。)


我們的故事
我愛上一個女人。她說。在她令我第一次哭泣的三個多月後,我告訴她,有個故事,一千零一夜──雖然我們的故事不可能長達一千零一夜,至少過了一百零一夜。然之後的每一天,都可能是結束的一天。
所以她要告訴她關於那著名的一千零一夜,那永恆的經典故事:被妻子背叛的大公,以每日殺一個女人來作為對女人的報復與懲罰。
(從來沒有人問過那大公的忠貞。可是這不是我們關心的。)
在我們的故事裏。她說。角色完全對換:妳是那個說故事給大公聽,讓他不再殺女人的大臣女兒,雪赫拉沙德。然我不必然是那大公。
我實在著迷於妳的故事和妳說故事的方式。
我不免要問:
當雪赫拉沙德說故事的時候,難道一旁傾聽的沒有其他人,其他女人?
不會有妻子,因著她已因不貞被殺。不會有嬪妃,因著她們一個一個見不到日出的陽光。不會有來接受「寵幸」的平民女子,她們更容易被用完即丟棄。
但總有必得服侍在一旁的女人,那為大公添酒送菜、打扇送涼、甚且為大公寬衣解帶送入帳帷……
她們同樣在一旁傾聽。
在這一場要滅絕女人的大屠殺裏(總有一天輪到妳),雪赫拉沙德每說完一夜的故事,於在場的女人們,也才有多一天存活的機會。雪赫拉沙德無疑是她們的救星。
她們便會和大公聽到同樣驚心動魄的故事。如若她們不曾在辛巴達奇幻的旅程裏知覺到勇氣,在阿里巴巴和四十大 #30423;裏學習到智慧,在阿拉丁的神燈裏學習到決心。
我們一直在聽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始自我們童小時的床邊故事,但我們不曾特別留意到,說故事的不僅是一個女人,而且,這還可以是一個女人給女人說的故事。
為了避免一整個女性族群的滅絕,一個女人特別說給女人聽的故事。
然也因而在我們的心中引發了所有的風暴。
我們不再只身處隔絕的深宮。
而雪赫拉沙德成為那「一個女人」。
一個說故事者,勝過那大公,是聚焦的所在。
(之於我,妳就是那個雪赫拉沙德!?)

而如果這天明的殺戮一定必然還存在:
那麼,被殺的會是誰?
是那大公嗎?
(這是太過容易的回答。)
那麼,是誰?是那大公身邊服侍的女人們嗎?
或者,會是我嗎?
終有一天,當大公盡除,是我,傾聽妳說的故事,是我,忘掉了該學習到的智慧、勇氣和決心。
是我,雪赫拉沙德,被殺掉的是我。
(為妳的故事所誘引,且天明時分必得自妳的身體下離去。)


首章

安雅
她在那個夏天裏,開始問自己是否愛上一個女人。
她的第一次。
(或者她以為的第一次。)

1
林雲淵坐在「振宇華廈」二十三樓的客廳,斜斜望過去,正是那新近落成的「台北一0一」大樓。
位處信義計劃區,首善之都的台北在開發這臨近盆地邊緣的最後新地標時,正值島嶼藉加工成就「經濟奇蹟」累積了二、三十年財富後。
一切因而要與世界同步,甚且還要能超越。在島嶼位處歐亞版塊碰撞的地震帶,在太平洋每年都有超強颱風來襲,蓋一座世界最高大樓,對暴發的島嶼居民,也可以是一種夢想。
然蓋這樣一座世界最高大樓畢竟曠日廢時,大樓完工啟用,島嶼經濟隨著台灣海峽對岸中國的強大發展,優勢不再。不僅傳統加工業幾乎全數轉移、大量的資金也流向對岸。
超高世界第一高樓使用率只達三分之一。
林雲淵坐在「振宇華廈」二十三樓的自家客廳,斜斜望過去,便只有那新近落成的「台北一0一」大樓疏疏落落的燈光。所幸島嶼高產值的電子業,仍維持基本上的榮景。
屋內的派對正要開始,是林雲淵的小情人Herman的生日,客人大都是Herman的朋友。
任職外商電腦公司的Herman是個「中留學生」,初中方被送到美國就讀,中文自然表達能力很好,一手繁體中文字,也能不靠電腦即寫成,更讓台灣在地長大的朋友稱奇。
過三十六歲生日的Herman,事實上不是那麼「小情人」,差林雲淵的歲數也一直沒有人弄得清楚,然「姊弟戀」正當紅,也是種時髦,朋友們樂得這樣稱呼。
是夜的主、客都是「台灣經濟奇蹟」的獲益者,他們的父母親未必是「台灣十大富豪」,但都在七○年代的經濟起飛累積了相當財富,送子女出國讀書、為他們購置華宅,留下股票、現金。
他們當中便有好幾個基本上不在工作,所謂「有工作」的林雲淵也只是在父親朋友的基金會掛個名,愛去不去的做基金會救援雛妓的工作。
然他們也並非傳統定義「揮金如土」那樣的敗家子──他們也沒那麼有錢。
他們只是有著和辛勞打拚的父母親不同的想法:
比如四十歲以前退休,做自己愛做的事。比如雖然已過了非用名牌不可的階段,但一年中總得在巴黎、紐約、東京、倫敦(最近還流行上海)住幾個月。
是夜幾個朋友正相約到巴黎吃米其林三星的餐廳,以及到帛琉潛水,那裏有世界最著名的潛水點。
然後有人提議飯後到一家東區新開的Lounge Bar。Lounge Bar當然不是什麼新去處,但新開的這家老闆是個知名的演藝圈經紀人,據說裏面風光無限。

林雲淵第一次見到方華,事實上,是一起見到「她們」兩個人:
安雅與方華。
最先吸引林雲淵注意的,並非方華,而是安雅。
坐在吧台前的安雅,剪著一個顯眼的娃娃頭,一頭黑髮絞染成絲縷金棕色,愈發襯得前額一排密密整齊、未被沾染的原色黑髮,黑色絲綢般烏順滑亮。
便在這樣齊覆的厚黑劉海下,林雲淵看到了一雙真正是驚心動魄的黑色眼眸。
那眸子是台灣人少見的沈黑,黑色陰影幢幢,但仔細一看,黑的並非眼珠,而是長且細密上翹的睫毛與一雙濃烈的黑眉。林雲淵無端嘆口氣,心想:
為什麼安雅不曾將前額原色黑劉海絞染金棕色了。
然這樣一雙因沉黑而艷色至極的眼眸,卻不見光彩。
「安雅。」有來自角落的聲音呼喚。
那沉黑的眼眸方像速地被攪亂的一池潭水,波光瀲灩的閃過一絲極度的震嚇,彷彿只是這樣一聲呼喚,都足以驚動心魄。
然後小巧的紅唇開啟,吐出的是嬌滴滴的弱音:
「誰啊──神經病。」
林雲淵承認自己先是被這樣一顆嬌弱且艷色的頭所迷惑,這般薄弱易碎的美麗方式,顯然不像她二十來歲的一般時潮形樣,而毋寧像穿越時空從書畫小說(也可以是那種少女漫畫)走出的人物。
然更甚的迷魅來自當安雅從吧台前站起身來打招呼,林雲淵看到了一副女人裏算高、一百六十八公分,豐胸細腰肥臀凹凸有致的全然成熟的女人胴體,那二十來歲的島嶼新成長一代該有的體態,還更熟圓些。
便是一張最不食人間煙火、空靈脆弱的巴掌大小美顏,與一副絕對肉感慾望的女人胴體──在過往,這樣的容顏是要配上弱柳扶風病弱的嬌軀。
誰把這樣的組合放在一起?
那夜裏在那城市中心的酒吧,林雲淵因著先由朋友口中聽聞,無須特別敏感特別善觀察,也無須同時認識「她們」兩個人:安雅、方華,即知道安雅所愛。
然後見到安雅,明知道不該,臨上林雲淵心頭仍是那句:
「卿本佳人……」
「奈何怎樣呢?」
林雲淵硬把「奈何作賊」這後半句在心裏頭壓下。
是啊!像這樣美麗的女孩子,怎不會是男人競相追求的對象。安雅可以有一把抓的男人在手中,奈何跟同性一起廝混,還顯然嗑藥,才會有那樣迷離的神色。
林雲淵立時要趕跑這來到心中的意念,卻為仍讓它閃過心頭懊惱不已。

林雲淵很快發現,安雅並不是藥癮者,她並非那麼經常性的嗑藥,也許和朋友在一起會跟著使用,而已。
安雅不須要嗑藥,就可以有那樣虛幻的神情。
她脆弱、空幻的美顏來自的,只須是她自己。

安雅沒有名字,安雅不須要名字,所有的人都喚她安雅。
她身邊也沒有人叫得出她的本名──也許除了安雅所屬模特兒經記公司的會計,會知道安雅有一個姓:趙錢孫李……還有一個中文名字:怡君詩菁美麗淑華……好作為所得稅申報資料。
然安雅並非如此出名,安雅了不起只是個二線的模特兒,甚且連一線都及不上,更不用講超級名模。最好平胸瘦臀圓身的這行業,安雅的胴體太玲瓏有致,胸部太大臀部太肥,雖然脫下衣服是豐美的裸身,但穿上衣服?
安雅太大了。
「太大了」的安雅並不甚出名,沒有人管她除了叫安雅外,是否還會有其他名字怡君詩菁美麗淑華……
所以安雅就是安雅。
而總有工作給這個基本上不嗑藥、不誤時的二線模特兒,總有電腦展家具展車展音響展……須要一副火辣的胴體依附在電腦家具車子音響上,這時候豐乳肥臀的安雅,得到廠商喜愛。
何況她還有那樣無害的一張美顏。
安雅隻身一人,在這偌大的都市裏,賺取夠用的錢。不曾聽聞她談家人、談她的過去。
安雅也不像其他的女孩子,不管是否同年齡層、更年輕或較年長,安雅不談八卦不說是非,更甚的是,安雅還不聽。
是的,安雅連聽都不聽。
模特兒圈有的不外八卦與是非:
誰在外面賣一次只要八千。
誰最近拿了孩子,父親是誰當然不知道。那晚上一起上的?多少個都不記得了。
誰陪廠商吃飯後另有價碼不稀奇,但嘩!以六位數計價。
誰陪睡的錢全貼在男友的賭與藥上,男的同時劈好幾腿。問題是哪個女的不倒貼?爭相出更多錢養他呢!
誰嗑藥不稀奇,誰不嗑藥才稀奇。
誰向周邊往來的男人們訂出價碼,服務良好不會有麻煩只做熟客計次收費小心防範不沾染性病,結果男人的朋友們吃好相報,女人藉這樣的「援交」買了房子。
誰在這圈子裏著名的男女通吃。
誰……
誰……

安雅不跟著談說這些。
一開始林雲淵還暗自讚嘆,這麼潔身自愛的女子方能如此不沾染是非,然後發現,安雅的不沾染是非因著無處沾惹。
安雅的心只有她自己,安雅因而無處沾染。
林雲淵從不曾見過一個人,無論男、女,這樣的陷溺於她(他)自己,安雅只談自己──而且多半只限於──自己的愛情。
安雅不說旁人的八卦是非,基本上也不聽有關他人的談話。安雅談的只有愛情:她自己的愛情。
極少有關於安雅的傳言,從她的模特兒公司、她少數一兩個女友,然沒有人清楚她來自何方。
林雲淵只有從安雅的愛情裏拼湊關於她的過去。
她是不是有個原住民的母親,隸屬於那白而美麗的高山族,離開山地的母親,美絕的容顏裏有明顯的原住民輪廓,在那個年代裏像懷帶著永遠的恥辱印記,注定的要被歧視。來到都市無一技之長,等待著她的也只有流盪於煙花聲色之間。
安雅知道她的父親是誰嗎?
或者,安雅根本來自一個一般的家庭,父親是老師母親做家管,像許多小朋友上小學第一篇注音的作文裏愛寫的。
或者,安雅的父母親是一般的上班族,不曾離婚讓安雅有個破碎的單親家庭。
或者,經商的父親也不曾有外遇,安雅的童年並非不快樂。
又或者,安雅那一身為人羨艷的白膚色根本是白種人的遺傳?那如候鳥一樣來自遠方的父親,果真回歸他的來處,可知道他在這亞熱帶的小島上,留下這樣一個美麗的女兒?
(不管是怎樣的安雅,安雅也不見得童年要被性騷擾,青少女時期被強暴。)
安雅就是安雅。
安雅便一定讀了中學,對這個部份林雲淵能確定,因為安雅一直談她中學的初戀──女友。
(誰沒有初戀──的女友?!)


林雲淵與安雅之一
中學,尤其是遠離這首善之都、得風氣之先的外地學校,尤其是女校,尤其是住校生。
這會是個歷屆歷年,不斷流傳的傳說,有的時候甚且成傳奇。
(如果相愛的兩個人因不堪學校家庭的壓力,雙雙決定共同攜手自殺。)
她們,都還有這樣的一段,戀情?!
遠離首善之都的外地學校,不曾得風氣之先,總是較保守,在這裏老師教官還有較大的管轄權,女校生校外談戀愛的機會多多少少受阻些──先把書讀好,以後要交男朋友不會沒有機會。
要交的不是男朋友,萌芽的青春與勃發的乳房無從抑遏,經血自下體汩汩的一陣陣流出,不能等待的愛意來到長時間相處的同校?同年級?同住校生中?
會不會總是這樣的女孩子,身體抽長得更快更高,長手長腳,頗有著像男孩子的帥氣,是籃球校隊田徑高手儀隊隊長校刊主編。
成了愛慕的焦點、爭風吃醋的對象。
校園裏精心設計的偶遇、轉角處差點撞滿懷、樓上教室從高處的遠望、參加同一個社團……
每一次臉紅心跳每一次深情瞥望每一次接觸後的狂喜不能自拔不能自禁的日思夜想恍惚神移……當然還有大量的淚水大量的悔恨心酸大量的焦慮不安,甚且,怨恨。
然後總有一對、或數對眼神碰觸到了,相互到了最深的心,彼此也都知道了。這時候反倒不敢像其他同學連上廁所都手拉著手一起,人前人後躲閃,可是初次的愛難以藏隱,閒話四起,從最嫉妒的嘴中。


林雲淵與安雅之二
林雲淵甚且還未考上大學,即過去了那暗暗思戀,雖然一直還記得那隔壁班女孩的形樣(她是不是也和多數人同樣,日後為人妻、為人母?還是?)
只安雅十幾年後,仍繼續談這初戀──女友。

她們在住宿的宿舍裏已然看到彼此。
小小的七、八坪空間至少住六至八個人,較大的寢室可以排上十幾個上、下舖床位。
學校說,她們在這裏就是要學習共同生活團體規律。
她們不須要隱私。僅有的一點遮蔽是每個上、下舖床位各張起的一頂小小的蚊帳,六尺四尺長寬,剛好罩住整張床。先是白紗織成的蚊帳,棉紗混紡纖維較粗,帳內的能見度自然較差;之後塑膠製品取代,像魚網一樣張的白蚊帳,透視十足。
仍然得,窺視。
眼角餘光偷偷掃瞄順便張望正巧走過剛好回頭:
開始是同寢室,接著連別的寢室都藉故過來,窺視。
當然是窺視。
睡覺的身姿?島嶼夏日裏高溫宿舍沒有冷氣,薄而短小的睡衣因躁熱在熟睡不知覺中撩起。
她們想要看什麼?她們看到什麼?
或是在更早以前在有些學校,共同生活團體規律被實施得更徹底,沒有隔間的大澡堂,像軍中一樣,每個人帶著自身用品,進入,在一個個蓮蓬頭下,沖澡。
不是早就看到了嗎?
仍然窺視:
誰半夜裏擠上誰的床。
如果床位不是靠牆不在上舖,甚且無須窺視,房間中央的下舖,塑膠帳內裏面清清楚楚:
誰半夜裏擠上誰的床。
可是瞧見什麼?相互交 #32402;的身軀(只相擁而眠)?手伸進衣內(撫摸)?褪下衣物(一個壓上另一個)?
還能引起更大震驚的是,有一天早上,耳語很快傳遍大半個年級。那是有人透過蚊帳,瞧見學校制式白色床單上,仍沾染來不及清除的大片紅色血漬。
耳語傳遞的是:
「還不是有月經來。」
語調中有著失望,以及,更多的蔑視,恍若一切至此歸零。
然就此終止了──窺視?
還是,才正要開始進一步,窺視!

安雅和她的初戀女友,彼此看到了什麼?

會不會有段時間,十幾歲的安雅巴掌大臉龐只有粗澀的青春,她的豐胸細腰肥臀也尚未發育完成,安雅亦是隔著絲白蚊帳窺視,她尚並非被看的那一個。
然她的青澀、清純,她的柔弱溫和、蒼白秀麗,甚且她未形成的性徵,反倒讓安雅被選中了──從女校那麼多同質性高的女學生。
被選中了的安雅從此是「她」的小公主。
安雅怎知道自己是那「小公主」?
她就是知道。
像花開花謝季節替換地球自轉月換星移。
逐漸被形成的安雅抬起她脆弱嬌麗的巴掌大臉龐,承睫的淚光閃爍,渙散的眼神中有絕對的痴迷,微啟的紅唇笑靨哀愁。
這經典的顏面始自那初戀,由另一雙同性的眼眸中看到顯映的倒影,從此時光驟止,百世千代以來,這經典的形樣持續移轉,從一雙女人的眼眸到另一雙女人的眼眸。
百世千代。
不管安雅一再在意的解釋:她和那初戀女友,在那燈光昏暗的學校宿舍裏,絕對什麼都不曾做。在寢室那魚網一樣張的白蚊帳內,她們像兩條被網住離水的魚,事實上什麼都不曾做。
(甚且不曾接吻。)
那是她一輩子最純純的愛──她也意願著要以這樣的方式永遠的紀念著。
而從此,不會有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美滿快樂的生活。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