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菩薩凝視的島嶼(絕版) | Anil's Ghost

[1111TT012]
作者:麥可.翁達傑
Author:Michael Ondaatje
譯者:陳建銘
25開 392頁 平裝
ISBN:986-797-539-1
CIP:885.357
978-986-797-539-3
初版日期:2002年06月28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20| 會員價: NT$272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獲選2002年誠品書店六月選書
獲選2002年中國時報開卷網路票選「翻譯類」十大好書

版權已到期,恕不再銷售。

諸佛的凝視下,島嶼上的屠殺兀自進行。
自八○年代中期至九○年代之初,舊名錫蘭的斯里蘭卡舉國陷入動亂。掌權的執政當局、盤據南方的反政府集團,以及在北部流竄的分離主義游擊隊,三股勢力相互鬥爭、對峙。
去國十五年的安霓尤,帶著國際人權組織賦予她的任務返回故鄉。斯里蘭卡官方派遣考古學家瑟拉斯陪同她進行人權調查。官方管制的考古遺跡裡,竟然挖掘出近年的骨骸。安霓尤確信這是謀殺,她要的是真相與正義,瑟拉斯卻和島嶼上大多數的同胞一樣,從不敢奢望真相可以改變什麼。
國際人權組織派遣的法醫鑑識師、埋首研究工作的考古學家、嗑藥卻又夜以繼日投入救治傷患工作的醫師、遁世的考古學大師、碩果僅存的佛像藝師、無名無姓的骨骸,以及祈求生活平靜的庶民……。麥可‧翁達傑以冷調深沈的優美語言、慈悲的觀照,以蒙太奇的手法剪接這群斯里蘭卡子民的境遇,構畫出島國悲情的生命圖像。
佛陀面前,眾生平等。翁達傑的筆下,沒有英雄,只有生存的境遇和人間的情愛。

作者簡介:
麥可‧翁達傑(Michael Ondaatje)
出生於斯里蘭卡的詩人、小說家,一九六二年移居加拿大。詩集《我正在學一個用刀的把戲》曾獲加拿大總督獎,一九九二年以小說《英倫情人》得到英國「布克獎」。寫作風格融合了爵士樂的節奏、電影的蒙太奇手法,語言深刻而優美。
翁達傑在多倫多的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擔任教職多年,與妻琳達‧斯柏汀(Linda Spalding)居於多倫多市,並共同編輯文學雜誌《磚》(Brick)。在台灣已出版的作品有《英倫情人》、《一輪月亮與六顆星星》。

Michael Ondaatje(麥可‧翁達傑)
出生於斯里蘭卡的詩人、小說家,一九六二年移居加拿大。詩集《我正在學一個用刀的把戲》曾獲加拿大總督獎,一九九二年以小說《英倫情人》得到英國「布克獎」。寫作風格融合了爵士樂的節奏、電影的蒙太奇手法,語言深刻而優美。
翁達傑在多倫多的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擔任教職多年,與妻琳達‧斯柏汀(Linda Spalding)居於多倫多市,並共同編輯文學雜誌《磚》(Brick)。在台灣已出版的作品有《英倫情人》、《一輪月亮與六顆星星》。

譯者簡介:
陳建銘
1965年出生。
曾從事攝影工作與雜誌編輯。曾在古書店擔任編目、採購員。
目前大部分時間為書籍設計封面。也做翻譯,譯作包括《菩薩凝視的島嶼》(大塊)、《查令十字路84號》(時報)等。

她於三月初抵達。班機降落在喀坦納雅克機場時天猶未亮。飛機一越過印度西海岸後就一路疾飛,所以當乘客魚貫踏上停機坪時,四下仍一片闃黑。
待她步出機場,太陽已然昇起。在國外唸書時,她曾讀過「天光乍曉,恍如驚雷」這麼一個句子,她當時就明白自己是全班唯一曾親身領略此情此景的人。但此刻,首先引起她注意的倒不是如雷的天光,而是周遭雞群、貨卡的囂嚷聲、一陣微緩的晨雨,或是在房舍另一頭,一名男子用報紙把玻璃擦得吱喳作響。
當她持淺藍條紋的聯合國護照通關後,一名年輕的公務員隨即趨前跟在她身邊,陪她一起走著。她費勁拖著大大小小的行李,年輕的公務員卻視若無睹。

「離開多久了?你是在國內出生的吧?」
「十五年了。」
「還會講僧伽羅話吧?」
「還記得一點點。待會兒在車上能不能別和我說話,我時差還沒調過來,只想看看風景。真想盡快喝點椰漿。幫人做頭部按摩的迦伯芮髮廊還在營業嗎?」
「嗯,還在寇路皮地亞,我認識老闆的爸爸。」
「我父親也認識他。」
年輕的公務員支使僕役將安霓尤的行李搬上車,完全不勞自己動手。「哈,椰漿啊!」他邊說邊笑,話匣子一時還不肯闔上:「去國十五年,回來頭一樁就想起這個……真是浪子回頭啊。」
「我不是什麼浪子。」
一個鐘頭後,車子停在他們預先為她租賃的小屋前。他步下車子用力地和她握手:
「明天安排你會見狄雅仙納先生。」
「多謝。」
「你在本地還有舊識吧?」
「沒有。」


安霓尤很高興她這趟返鄉沒驚動任何人。雖然還有寥寥幾個親戚住在可倫坡,但她並沒有通知大家她要回來。她從皮包裡掏出一顆安眠藥,擰開吊扇開關,挑了一件紗龍圍在腰上,然後爬上床。所有的東西之中,她最想念的就是吊扇。自從十八歲離開了斯里蘭卡,她和故鄉之間唯一有形的牽繫,就是每年聖誕節她的父母寄給她的一襲新紗龍(而她總會乖乖穿上),同時還不忘附上最新的游泳比賽剪報。少女時代的安霓尤曾經是一名傑出的游泳健將,家族成員們似乎對此始終念念不忘,老把這事掛在嘴邊。這項技能如影隨形緊跟著她。對斯里蘭卡的家庭來說,如果家裡能出一個板球好手,這意味著大夥兒可以倚靠他的一手旋球絕技,或是在「皇家-湯瑪斯板球賽」打一場精彩的球賽,從此平步青雲,不愁吃穿。安霓尤十六歲就贏得了拉威尼亞山飯店主辦的兩英哩游泳競賽。
每年都有上百名游泳選手泅入海中,繞過一哩外的折返浮標,再游回到岸上。奪得錦標的男女選手可以在報紙的體育版上風光一兩天。安霓尤自己就有那麼一張--某個元月的早上,她破浪而出的照片。《觀察者報》甚至用了這張照片做頭條--「安霓尤一馬當先!」她的父親還將剪報掛在辦公室裡。每個遠房親戚(不管身在澳洲、馬來西亞或遠在英國,還是國內的)都曾經上上下下、仔仔細細地端詳過這幀照片。他們關注的焦點並非全然集中在她的殊榮,而是品頭論足,說她是否能一路維持那個好長相。她的屁股是否看起來太大了些? 攝影記者捕捉到安霓尤帶著倦意的笑容--畫面中,她彎起右臂,正要脫掉橡膠泳帽,還一併拍到幾名沒在焦距內的落敗者(她早已忘記一同參賽者的名字了)。這幀黑白影像給整個家族留下的意象太鮮明,太難消除了。

她把被單推到床腳下,靜靜躺臥在黑漆漆的臥房中,扇槳划送的氣流迎面吹來。如今,她對這座島嶼的舊時記憶已蕩然無存,少女時代的名氣也早在十五年前拋得一乾二淨。安霓尤讀過許多資料,也看了不少新聞報導,裡頭關於家鄉的消息盡是悲劇、慘事。多年的離鄉背景之後,她總算可以隔著長距離冷眼看待祖國的一切。然而一旦重回故土,卻讓她不再能夠超然以對--雖然市容如常、百姓依舊;人們照樣上街購物、換工作、談笑……但此間不斷發生的一切,即使最黑暗的希臘悲劇也要相形失色--梟首的情形時有所聞,位於馬塔勒(Matale)的一座垃圾場中掘出數具屍骨……安霓尤於大學時代曾翻譯過古希臘詩人阿基洛克斯(Archilochus)的詩句--「吾等宜將死者遺予敵方以使忌憚於我,此乃待敵之道。」然而,這裡的受害家屬卻連這點待遇也不可得,甚至沒人告訴他們加害者是誰。


第十四窟曾經是山西省境內綿延的佛窟群之中最美的一座。如今當你步入洞內,卻發現它看起來就像是一塊被挖空的巨大鹽礦。一整排菩薩--佛陀的二十四尊分身--被人硬是以斧、鋸從牆上鑿下,只留下殷紅切口,歷歷怵目。

「萬物皆無常,」帕利帕拿如是說:「那只是一場悠遠的夢。即使藝術灰飛煙滅,但因為歷史的捉弄,其遺跡反而得以受人珍愛--這絲毫不足為奇。」他在第一堂課就開宗明義告訴考古系的學生們。他不斷告誡他們:勿拘泥典籍、藝術;唯有「觀念的精髓」方得以倖存。 這裡根本就是凶案現場。身首異處。斬手刈足。軀體無一殘留--自從日本考古學家於一九一八年發現此佛窟起,不消幾年,這兒所有的雕像都被鑿空挖盡,旋即被西方博物館收購殆盡。三尊菩薩的軀幹如今陳列在加州某座博物館中,頭顱則佚失在信德沙漠(Sind Desert)南方的滾滾河水裡,朝聖古道近在咫尺。
萬般絢爛終歸寂滅。


第二天早上,有人要安霓尤前往金西路醫院面見幾名法醫學生。這並非她此行的目的,但她沒有拒絕。她還未見到官方指派與她配合進行人權調查的考古學家--狄雅仙納先生。她被告知狄雅仙納先生出城去了,待他一回到可倫坡就會和她聯繫。
被推進來的第一具屍體才剛死亡,就在她昨天抵達後不久。安霓尤發覺這樁凶案確實發生於前一天傍晚,恰好是她在佩塔市場閒逛的同一時間。她得努力遏制自己不住顫抖的雙手。兩名學生互瞄了一眼。通常她不會將死者的死亡時間對照自己的作息,不過她倒是還牢記著此地與倫敦、聖地牙哥之間的時差--五個半小時、十三個半小時。
「這……是你頭一回看見屍體?」其中一名學生開口問她。
她搖搖頭:「兩邊的臂骨都斷了。」血腥的現實倏地橫在眼前,令她有點措手不及。
她抬起頭打量這兩名年輕人--兩個還沒畢業的學生,還在容易受驚駭怕的階段,何況這是一具新鮮的屍體,不久前還是活生生的人。照理說,因政治因素遭到殺害的屍體不應該那麼快就被發現。她將死者的手指逐一泡進盛著藍色液體的燒杯裡,檢驗上頭是否呈現傷口的痕跡。
「年約二十,死亡時間十二個小時,你們認為呢?」
「嗯。」
「嗯。」
他們露出緊張、甚至駭怕的神色。
「你們剛說你們叫什麼名字來著?」
他們告訴了她。
「最要緊的是要大膽做出初判,然後再回頭檢視,別怕自己可能會犯錯。」(她可有資格對他們說教?)「如果一發現錯誤,便回頭重新研判一次,也許就能找到先前忽略的地方……他們如何能將他兩手打斷而不傷及手指?這就怪了,一般人通常會本能地抬起手來保護自己,手指往往會先受傷。」
「也許他當時正在禱告。」
她停下手,抬頭看了說話的學生一眼。
接下來第二具屍體呈現連枷骨折,一根根肋骨全斷了。這意味著他是從極高處--至少五百呎以上--面朝下摔落水面。強烈的氣流令體內呈現真空--直升機高速旋轉的槳葉產生的氣流。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