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我輩孤雛(絕版) | When We Were Orphans

[1111TT009]
作者:石黑一雄
Author:Kazuo Ishiguro
譯者:林為正
25開 380頁 平裝
ISBN:986-797-513-8
CIP:873.57
978-986-797-513-3
初版日期:2002年04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20| 會員價: NT$272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三○年代末的英格蘭,一個舉國知名的私家偵探克里斯多夫‧班克斯。他偵辦的案件是倫敦上流社會最熱中談論的傳奇,但他始終念念不忘的,卻是兒時在上海租界離奇失蹤的雙親。
此刻,黃埔灘頭已然烽火漫天,但他知道,他必須回到上海解開這個謎。這一次,逝去的童年,失蹤的雙親,他要一起尋回。
石黑一雄以他細膩的筆觸、優雅的書寫,刻畫大戰之前,童年時期的克里斯多夫在上海公共租界與日本幼童秋良的深摯情誼。隨著克里斯多夫的父母相繼失蹤,他被送回英國,小說的場景也拉到英國的上流社會,最終又隨著主角回到中國,撥開重重迷霧,探尋失落在記憶裡的上海、童年,尋訪他的童年玩伴以及他摯愛的雙親。
童年、回憶、愛情、正義……是克里斯多夫生命的背景,但他的命運「是以孤兒的眼光看待世界,長年追逐著父母消逝的暗影。……只有盡全力把使命完成,在此之前,別無解脫之途,心中無法得到片刻的寧靜。」戰火連綿的上海,記憶的幻影與現實交錯。當謎團撥除,當真實浮現,面對生命需要更大的勇氣。

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
日裔英國作家,一九五四年出生於日本長崎,五歲移居英國。以文體細膩優美著稱,一九八九年英國「布克獎」得主,曾獲法國「藝術文學騎士勳章」,與魯西迪、奈波爾三人被譽為「英國文壇移民三雄」。作品已迻譯為二十八國語言。著有《群山淡景》、《浮世畫家》、《長日將盡》等書。現居於倫敦。
他說:「我的人物表現出一種殊死的勇氣,儘管他們看到,自己已用生命的一大部分時間來做徒勞的事,但他們仍然繼續做下去。我敬佩他們。他們可以瞭解自己。問題只是,生命消逝得太快了。」

譯者簡介:
林為正
國立中山大學外文所畢,曾任教於淡水基督書院、輔仁大學、中原大學等校,教授翻譯、英語文課程,現為國立暨南大學外文系專任講師,從事翻譯教學、翻譯實務十餘年,曾獲梁實秋文學獎詩歌、散文翻譯及散文創作等獎項。

如今回顧起來,有件事倒讓我有點意外,當時,像我們這樣的小男孩,竟然可以在那些地方自由來去也沒人管。當然,這些地方都還是在相對上比較安全的
  公共租界內。就我而言,大人絕對不准我進入上海市區裡的中國人區域,據我所知,秋良的父母對於此事,態度也一樣嚴格。大人告訴我們,在那些區域,有說不盡的可怕疾病、污穢、壞人。有一次我幾乎要走出租界,我與母親所搭的馬車意外走到蘇州河靠閘北區的一條路;運河對岸擁擠的低矮屋頂就在眼前,我緊緊摒住呼吸,害怕瘟疫會越過那彎細流飄過來。難怪那時我的朋友聲稱他曾經數度祕密侵入這樣的地區,會讓我欽佩不已。
  我記得我不斷追問秋良的探險事蹟。他告訴我,中國人的地區其實比傳聞還要更加糟糕。那裡沒有像樣的房子,只有茅屋木棚緊緊地塞在一起。照他的說法,那光景看起來頂像布恩路的市集,差別在於每個「攤位」都住了一整戶人家。此外,死屍就隨處堆積,蒼蠅嗡嗡縈繞,大家都視而不見。有一次,秋良逛到某條擁擠的巷道,看到一個人坐在轎子上──他覺得是某個有權有勢的軍閥──身旁有個帶劍的巨人。軍閥隨意指個人,那個巨人就立刻過去把那個人的頭砍掉。毋庸置疑,大家躲的躲,逃的逃。秋良則是站著不動,挑釁地瞪著那個軍閥。那個軍閥花了一會兒工夫考慮要不要砍秋良的頭,不過顯然被他的勇氣打動,最後哈哈大笑,還從轎上伸手拍拍他的頭。接著軍閥一夥人繼續前行,所經之處,又有許多人頭落地。
  我不記得我曾經質疑過秋良的任何這類大話。有一次我跟母親提到我朋友在租界外的冒險之旅,我記得她笑著說了些什麼,讓我開始懷疑這些事蹟。我好生她的氣,我想就是從那時起,一切和秋良有關的任何私密事件,我都小心不跟她提。
  順帶一提,母親是秋良唯一特別敬畏的人。假如他用擒拿術把我制伏,我還是不願接受他的論點,我就會把母親抬出來,警告他我要去母親那裡告狀。當然,我也不會動不動就這麼做,在那個年紀,要拿母親的權威當靠山,還是覺得丟臉。不過在不得不這麼做的情況下,我總是驚訝這招引起的變化──一個張牙舞爪的殘忍妖魔霎時變成驚慌的小孩。我永遠也搞不懂母親對秋良怎麼會有這樣的影響;儘管他一向非常有禮貌,但他一點也不怕大人。而印象中,我不記得母親對他說話,有哪次語氣不是溫和而友善的。我還記得當時我就思索過這個謎,心中想到有幾種可能。
  有那麼一陣子,我覺得秋良會這樣看待母親,是因為她「美麗」。我有位「美麗」的母親,是我在成長過程中接受的一件事實,不帶任何情緒因素。大家向來都這麼形容她,我相信當時這個「美麗」不過是用來標示母親的一個標籤,跟「高挑」、「嬌小」、「年輕」一樣,沒有褒貶之意。然而,關於她的「美貌」對別人的影響,我也並非渾然未覺。當然,我當時還小,不甚明瞭女性魅力較深層的含義。不過跟著她走遍各種場合地點,有些事情我已視為當然,例如漫步在英國公園時,陌生人所投射的欣賞目光,或者又如星期六早上,我們想吃蛋糕便到南京路上的義大利咖啡店去,侍者總是額外招待我們東西。現在每當我欣賞她的照片──我這裡總共有七張,存放在我從上海帶回來的相簿裡──她的美,在我看來屬於較舊式、維多利亞時期的風格。今天,大家也許會認為她「端莊」;當然,不會說她「漂亮」。比方說,我就無法想像她會像今天的少婦那樣,有各種慣常運用的小動作,像是賣弄風情地聳肩或甩頭等。在那些照片裡──拍攝的時間都在我出生以前,四張在上海、兩張在香港、一張在瑞士──她看起來的確高雅、矜持甚至高傲,不過我清楚記得在她眉宇之間,還是有一抹溫柔。總而言之,我這裡要說的是,起初,我自然而然會懷疑秋良對我母親的另眼相看,就像許多其他事情那樣,是因為她的美貌。不過等我把事情再仔細想過,我記得我找到了一個更合理的基礎:也就是秋良曾經目睹一件不尋常的事,發生在公司的衛生督察訪問我家的那天早上。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




Alen我輩孤雛(絕版) 顆星
Alen的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