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跟雲門去流浪 |
七週八城的歐洲巡演日記
[1111TN015]
作者:林懷民
17*24cm 176頁 平裝
ISBN:986-213-022-9
CIP:976.933
978-986-213-022-3
初版日期:2007年12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20| 會員價: NT$272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獲選新聞局第30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人文類推介

雲門的舞者很習慣奔波,彷彿舞者的生涯就是一齣「流浪者之歌」。而當觀眾的我們,則很習慣看到舞台上技藝精湛的舞者,鮮少去探究幕後是什麼樣專業的團隊,撐起這一幕幕撼動人心的表演;更無從得知在緊湊的行程中,舞者們如何從累成人乾的狀態,回復舞台上精神飽滿的表演者。
今年七週的歐洲巡演,雲門去了六個國家、八個城市,表演三齣舞碼:〈狂草〉、〈水月〉和〈流浪者之歌〉。旅程中,老師每天寫日記,記錄幕後的點點滴滴。這是第一次,我們可以窺見雲門世界級的工作團隊及舞者舞台下的真實生活,了解雲門舞蹈之所以精彩的原因;並且藉由老師的雙眼,以一種寬闊的視野看舞,看世界,看雲門。讀者讀到舞,也讀到了旅途中的風景。
老師說,「表演藝術在我們的社會仍是一個陌生的行業。許多人以為雲門舞者才華洋溢,到戲院化好妝就可以上台起舞。更多人認為場場滿座,一定賺翻了,或者,『你們一天到晚到世界各地去玩,好好喔!』」這個旅行,老師說他「總算老老實實每天在旅館、劇場,甚至在飛機上寫字。希望這本書讓大家對於這個『逐水草而居』的行業,能夠多一點認識。
如果你對表演藝術,以及這個以世界為舞台的人生,有過想像和好奇,那麼,就以林老師這本親筆著作,和雲門一起,去歐洲流浪。

林懷民
雲門舞集創辦人兼藝術總監,一九四七年出生於台灣嘉義。十四歲開始發表小說,二十二歲出版《蟬》,是六、七○年代文壇矚目的作家。大學就讀政大新聞系;留美期間,一面攻讀學位,一面研習現代舞。一九七二年,自美國愛荷華大學英文系小說創作班畢業,獲藝術碩士學位。
一九七三年,林懷民創辦「雲門舞集」,帶動了台灣現代表演藝術的發展。雲門在台灣演遍城鄉,屢屢造成轟動,並經常出國作職業性演出,獲得佳評無數。
紐約時報首席舞評家安娜.吉辛珂芙讚許,「林懷民輝煌成功地融合東西舞蹈技巧與劇場觀念。」德國權威舞評家約翰.史密特讚賞,「林懷民的中國題材舞作,與歐美現代舞最佳作品相互爭輝。」香港英文南華早報評論認為,「林懷民是亞洲的巨人……二十世紀偉大編舞家之一。」柏林晨報認為他是「亞洲最重要的編舞家」。二○○○年,歐洲舞蹈雜誌將林懷民選為「二十世紀編舞名家」,國際芭蕾雜誌將他列為「年度人物」。
一九八三年,他應邀創辦國立藝術學院舞蹈系(今台北藝術大學),並曾出任系主任,研究所所長。
林懷民曾獲許多獎項和榮銜:包括台灣十大傑出青年(1977)、國家文藝獎(1980、2002)、吳三連文藝獎(1983)、世界十大傑出青年獎(1983)、紐約市政府文化局「終生成就獎」(1996)、香港演藝學院榮譽院士(1997)、麥格塞塞獎(1999)、國立中正大學榮譽博士(1999)、霍英東貢獻獎(2001)、國立交通大學榮譽博士(2003)、台北市傑出市民獎(2003)、行政院文化獎(2003)、香港浸會大學榮譽文學博士(2004),以及國立台灣大學文學院名譽博士(2006)等。
二○○四年,國際舞蹈聯盟特別舉辦「榮典」,肯定林懷民對台灣及世界舞壇的貢獻與成就。二○○五年,林懷民獲頒美國喬伊斯基金會文化藝術獎,這是該獎項第一次頒給藝術舞蹈類得主,也是第一次頒給美國以外人士。同年獲《時代》雜誌選為「亞洲英雄人物」。二○○六年,獲國際表演藝術協會頒發卓越藝術家獎,同年獲亞洲文化協會頒贈約翰‧洛克斐勒三世獎,表揚他對亞洲文化藝術的卓越貢獻。
以他為主題的專輯影片有《傑出華人》(香港電視台)、《亞洲名人錄》(NHK)、《踊舞‧踏歌 雲門30》(公視)、《國家文藝獎得獎人專輯》(公視)、《台灣人物誌──林懷民》(Discovery頻道)、《人間行腳──林懷民的故事》(倫敦Poorhouse),已於台北公共電視首播,並在歐洲各電視台陸續播出,以及《生命起舞》(東森)。
林懷民的舞作包括:《風‧影》,行草三部曲《行草》、《行草 貳》、《狂草》,以及《?》、《竹夢》、《水月》、《家族合唱》、《流浪者之歌》、《九歌》、《我的鄉愁,我的歌》、《紅樓夢》、《薪傳》、《白蛇傳》等七十餘齣。林懷民結集出版的文字創作包括:《蟬》、《說舞》、《擦肩而過》、《雲門舞集與我》,及譯作《摩訶婆羅達》。
一九九六年,林懷民應邀赴奧國葛拉茲歌劇院導演歌劇《羅生門》,獲得熱烈好評。一九九九年,他在柬埔寨協助當地舞者組構教案,推廣該國瀕臨失傳的古典舞。二○○二年,應國家交響樂團之邀,導演歌劇《托斯卡》,成為該年台灣劇場的重要事件。林懷民的作品《薪傳》曾為多國舞團搬演,二○○四年,瑞士蘇黎世芭蕾舞團演出他的《?》,二○○五年,荷蘭茵楚登斯舞團在歐陸巡演他的《白》。二○○六年,他應邀為當代最受矚目的超級芭蕾舞星西薇‧姬蘭編作獨舞,於倫敦沙德勒之井劇院首演。
二○○○年開始,林懷民擔任「新舞臺‧新舞風」藝術總監,邀請國際傑出的當代舞團來台演出。

一直記得那個下午。
第一次拜訪老師位於八里的家,顫顫兢兢拿設計稿和編輯大綱給老師看,老師爽快地回應之後,突然問我要不要去排練場,採訪桃叔等幾位前輩。什麼都沒準備,錄音筆也沒帶的我,就提著一台筆記型電腦,和美編同事這麼來到了雲門在八里的排練場。
一進去,就感覺到一種震顫。現場鋼琴很大聲,數十位舞者正在練舞;清新的空氣中夾帶著陣陣輕風,偌大的排練場中,迴盪著難以言說的美好氛圍。
突然闖進高不可攀的表演舞台幕後,近距離看到那麼簡樸、真實的一面,感動卻只有更深。沒有華美服飾裝扮的舞者,一舉手一投足,還是那麼好看。如果可以,看一整天都不會膩吧。
桃叔笑吟吟地接待我們。
對雲門人來說十分平常的日子和畫面,卻帶給我難忘的回憶。那風,那流動著音樂的空氣,舞者們專注的美麗身影,清新的山區景色,桃叔和其他大師們親切而專業的態度……離開八里之後,雖然肚子餓得不得了,天又下起小雨,我知道這個下午將成為做這本書一個新生的動力。
老師說,「表演不是呈現編舞家設計的規格,必須是肉身在『當下』的靈動。」
做完這本書,對久仰的雲門更多了幾分由衷的敬意,並且對於能夠開始認識這門藝術,感到很幸運。



台北→澳洲雪梨
1. 月亮碎片裡舞狂草
(box)雪梨歌劇院
2. 蹲下來就自由了
3. 硬脖子
4. 快跑!快跑!快跑!

澳洲→德國路易士哈芬、威士巴登
5. 乾扁四季豆與芍藥
(box)路易士哈芬法茲堡劇院、威士巴登國際五月藝術節、威士巴登黑森州立劇院
6. 舞者像大象
7. 不能看肚臍眼跳舞
(box)服裝管理 子宜的話
8. 坐巴士去跳舞
9. 保樹說
10. 流浪者之歌
11. 遺憾與歉疚
12. 掌聲
13. 無我

德國→俄羅斯莫斯科
14. 前進莫斯科
(box)莫斯科契珂夫國際藝術節、墨索維埃劇院
15. 黃金災難
(box)流浪稻米的故事(盧健英)
16. 戲要常帶三分生
17. 魂魄
18. 班門弄斧
19. 尊嚴
20. 溫柔之必要
21. 告別與眷戀

俄羅斯→葡萄牙里斯本
22. 看海的日子
23. 繁花的猶大
(box)辛特拉藝術節、歐加.卡德佛文化中心
24. 對外人的想像
25. 花落知多少
26. 辛特拉演「水月」
27. 五條好漢在一班
(box)技術總監/燈光設計 桃叔的話
(box)製作經理 李查的話
(box)舞台技術指導 駒爺的話
(box)舞台監督 大俠的話

葡萄牙→英國倫敦
28. Chinatown的老虎
29. 沙德勒之井
(box)沙德勒之井劇院
30. 手機與粽子
31. 美香往生
32. 自己的一把尺
(box)〈狂草〉的紙與墨(陳品秀)
33. 倫敦 明年見
(box)忘不了的畫(張愛玲)

英國→西班牙巴塞隆納
34. 西班牙水舞
35. Gaudi 在台北
(box)高第與聖家堂
(box)巴塞隆納葛瑞克藝術節、花市劇院
36. 穿黑套裝的女人
(box)各部門又忙又亂的日程表
(box)所有人員亂七八糟的不同航班
37. 希臘劇場的聖獸
38. Ole
39. 花市劇院
40. 城市與傳奇
41. 佛堂

西班牙→台北
42. 回家囉
43. 傷情
(box)再見,楊導(顧爾德)
44. 回家

2007年雲門春季國際巡演名單



2007.08.17 台北.台灣

沒想到會變成一本書.

雲門行銷部多年建議,我應該寫些東西,放到雲門網站,跟雲門之友講講舞團國外巡演的事情。她們說,連我們也不清楚啊。

事實上,表演藝術在我們的社會仍是一個陌生的行業。許多人以為雲門舞者才華洋溢,到戲院化好妝就可以上台起舞。更多人認為場場滿座,一定賺翻了,或者,「你們一天到晚到世界各地去玩,好好喔!」

全然不是如此。以2007年為例,雲門在國內演出二十七場,海外有十國十九城四十九場的公演。年初有澳洲之行,春暮再赴澳洲、俄國、歐洲,以及香港、北京,秋天則有美洲之旅:加拿大、美國、巴西。結果,農曆除夕在澳洲柏斯,端午在倫敦,中秋在魁北克吃月餅。年初到年尾,拖著行李跑江湖,到了每個地方,下飛機就是工作。

這些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不說出來,外人當然無法瞭解,連舞蹈科系學生也沒觀念。

久未寫作,這回下了決心,五六月的七週巡演,我就老老實實每天在旅館、劇場,甚至在飛機上寫字。希望這本書讓大家對於這個「逐水草而居」的行業,能夠多一點認識。

十年了吧,聯副主編陳義芝不時向我邀稿,「寫寫你在國外演出的狀況都好。」這回我真的寫了。他真的四十一篇全登。沒想到的是,這一系列文字竟成為他聯副二十六年功成休退前最後登用的幾篇文章之一。

我是電腦文盲,貞妮斯在旅途公忙之中,加班幫我把潦草的手跡打成美麗的文稿,傳回台北發表。她是第一位讀者,也是熱情的編輯;許多寶貴的建議,我都照單全收,一一修改。而台北辦公室裡,Becky負責接「球」,將傳回的圖文掛到雲門網站,送到聯副發表。我一路寫,一路改,回到台灣,福英接手,校稿,修稿,非常辛苦。

我也不拍照。多虧蔣勲、贊桃和雲門諸友慷慨提供他們的照片,來豐富這冊只有幾萬字的小書。

大塊李惠貞小姐,文章見報就隔海邀書,用細心和創意讓本書有了活潑光鮮的面貌。

在出書之際,我要向他們誠懇的致謝,也希望讀者們閱讀快樂。


《跟雲門去流浪》 內頁版型試閱



舞者像大象
2007. 05. 26 威士巴登‧德國

在「芭蕾評論」季刊讀到一則五十年代的故事:

喬治‧巴蘭欽召開記者招待會,紐約市芭蕾舞團舞者都穿上最好的行頭列席。記者問:「你付他們多少薪水,讓她們穿得這麼美?」巴蘭欽說:「舞者就像大象…」大象?舞者們互望一眼。巴蘭欽不慌不忙:「她們吃花生度日。」一語雙關:薪資菲薄,舞者真的也吃得很少。

讀到這裡,聽到市政廳廣場自鳴鐘叮噹響起(不知有沒有小人出來報時,像布拉格和慕尼黑?)我放下雜誌,準備上工。今天是首演。

舞臺已經搭好。燈光還在奮鬥。

22日,雪梨首演後的酒會裡,歌劇院節目總監邀約雲門再來。兩天後的雪梨晨鋒報舞評表示,「行草 貳」令人興奮戰慄,「狂草」更上層樓,「雲門是個神奇的舞團,希望很快再來,演更多場。」

這些,燈光設計張贊桃,燈光助理黃羽菲,和製作經理李永昌都不知道。首演後一大早,他們提早奔赴德國,與莫斯科來的技術指導林家駒在威士巴登會合。那天晚上,歌劇院請他們看加拿大特技團演出。重點是,演完後特技團拆台,然後雲門連夜裝台,直至天亮。

威士巴登對技術組而言,是個災難。

「狂草」服裝在歌劇院清洗,褪了一層色。原因不明,也許是本地的水質和染料起了化學變化,彷彿「墨分五色」的意念,也體現在服裝上。改了暖色燈光紙補救,男生還好,女生上身緊身衣和下半身的褲子,看來就是兩截!觀眾不覺,我坐立難安。

海外巡演,人坐飛機,道具坐船,為了省錢,要三個月前起程。「狂草」道具,澳洲一套,歐洲一套,美洲一套。雪梨墨紙演出完美。威士巴登這套出了問題,演出前輸送墨汁的管子爆了,工作人員急得冒汗搶救。演出延遲十分鐘。

沒有技術排練,沒彩排,匆忙走台,就開演了。然則,舞者從容演出,看不出時差的影響,也感覺不到演出前後台的混亂。觀眾歡聲雷動,漫長的謝幕。去年在柏林看過「狂草」的觀眾,覺得舞者更精進了。

巴蘭欽說的對,舞者有如大象。除了收入少,吃得少,他們也有大象般的肌肉記憶。


無我
2007. 06. 02 路易士哈芬‧德國

在路易士哈芬,一位年長的芭蕾教師到後台,眼睛哭得紅紅。從未這麼感動,她說,從未看到這麼誠懇,誠實的演出,舞者不為觀眾演出,只是全神舞動,使人不由自主地跟著他們呼吸,整個劇場全體一致的呼吸。

芭蕾老師總要人呼吸,她說,其實很難呼吸。「穿著束胸馬甲,叫人怎麼呼吸?」西薇‧姬蘭Sylvie Guillem曾經對我說。「我們一直憋著氣,背著觀眾時,偷偷吸一口,到了後台才大口大口的喘氣,才開始吸一點氣。你注意到沒有,雙人舞的片段都很短?」

雪梨一位資深舞評家對我說,全世界只有雲門這樣跳舞,全神貫注,全然沒有自我。

西方藝術家強調自我。舞者最大的動力來自不安的精力;自我不可崩盤,身心緊繃,作最大的投射。最不安,最神經質的舞,以葛蘭姆最徹底,因此在台上燃燒得最耀眼,最扣人心弦。

雲門舞者的「無我」來自傳統肢體的訓練。緊繃是偶發的,「鬆」才是常態。不管拳術或太極導引,虛,含,歛,都是老師們經常提示的字眼。內觀是必須經常維持的精神狀態。內斂因而神聚。專氣(專心在呼吸上)因而自由。忙著跟自己對話,就不會像西方舞者舉手投足全是「看我!看我!」的呼喚。行家對陣是沉氣對峙,伺機出招。雲門舞者外揚的動作只是一瞬,外揚之際,仍然守內。

西方舞蹈把肌肉骨骼作機械性的力學運作。「我」命令「身體」動作。而當一切源於丹田,以氣引體,我就是身體,舞蹈就是身體和動作,沒有「我」夾在舞蹈與觀眾之間。因為純粹,感染力特別來勁。因為虛、鬆、內觀,觀眾很容易被吸引到舞台上。雲門演出之際,劇場因而變得特別的沉靜,像那位芭蕾老師說的,全體呼吸一致。

我希望雲門之舞能夠引發觀眾的生理反應,而不只是視覺性的耳目之娛。

功夫是本事也是時間。雲門舞者功夫淺薄,花拳繡腿,但因熊衛老師,徐紀老師多年耐心調教,在舞蹈的世界才能獨樹一幟。我要藉這個機會向兩位老師深深致謝。

我喜歡看雲門舞者在排練場裡垂手而立,靜靜聆聽老師們長達二三十分鐘的教誨。那是訓練的一部分。葛蘭姆說得好:「自由來自百分之百的紀律。」

我也喜歡看到舞者們像尋常年輕人,在陽光普照的大街上邊走邊舔手上的冰淇淋,或在義大利餐廳裡,嘻笑鬧成一團。

今天放假。明天赴莫斯科。早早打包,早早上床。


黃金災難
2007.06.04 莫斯科

早飯後,全團外出「遠足」,去紅場「健行」。我坐在旅館等電視台來採訪。三千張票只剩幾張,實在不必再上電視宣傳。可不可不再接受採訪?可不可以讓台灣在俄羅斯全國性電視多亮一次相?
陽光溫和,綠葉輕顫。我讀一下莫斯科行程,不覺黯然。戲劇節裡,彼得‧布魯克(Peter Brook)的戲與「流浪者之歌」同日開演。我們演完第二天,十號就得赴里斯本。碧娜‧鮑許(Pina Bausch)七月一號才開鑼。九月碧娜到台北,我們又去了北美,都看不到了。所謂巡演,大概就是演給人看,看不到別人演出吧。

兩年一度的契珂夫國際戲劇節,一九九二年首度舉行,卻異軍突起,歐美大團之外,連日本能劇也原原本本地搬到莫斯科演出,很快在國際藝術圈建立了聲望。

除了鮑許,布魯克,今年的團隊還包括加拿大大導演羅伯‧勒帕吉,舞蹈家瑪麗書娜,還有英國男性版「天鵝湖」。還有,朱宗慶打擊樂團二十七日起在普希金劇院公演。(拍手拍手拍手!)

這是雲門繼二OO五年「水月」之後,連續獲邀,演出「流浪者之歌」。一回生,二回熟,這次業務溝通順利很多。

晴天霹靂!三月底,國家劇院春季公演之際,莫斯科傳來壞消息:由於發現中國進口的米,部分嚴重污染,俄羅斯政府三月頒布新法令,禁止稻米入口!

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換節目!

不行!戲劇節說:你們的票賣得最好,觀眾要來看「流浪者之歌」!

沒有米怎麼演?俄羅斯有沒有米?

戲劇節得到空前未有的任務,到處找米,花了十天才快遞一包米到台北。

不行,「流浪者之歌」的米必須圓實!圓實才不易踩碎;王榮裕靜立米下九十分鐘,尖頭尖尾的米會把他的頭扎爛。

「黃金稻穀」是詩意的誇張。稻穀是褐黃色的。「流浪」的米要洗(不然花粉會讓舞者渾身起疹發癢),要染(不然就沒詩意的金色光澤),要烘/曬(不然沒辦法乾燥),要閹(不然受了潮就發芽)。三噸半的米,要四名工作人員,一天八小時,處理兩週才告完工。做過的人都說,下次別再找我!

這些米每次旅行都在考驗雲門諸將的耐心,要苦口婆心跟各國海關打包票:不吃,不賣,不散;不會,不會,不會演完後就地焚燒,每一粒米都會帶出境,送回台北。

誰也沒想到,參加美國雅各枕舞蹈節,在森林裡穀倉改裝的戲院演出時,松鼠會跑到舞台上,在王榮裕腳邊大快朵頤,而且呼朋引友,最後一場,來了五隻。沒想到澳洲農產檢疫局竟會真的派兩名專員(還好沒配槍),從下貨開始,全程盯場,到最後演出結束裝車為止。

「流浪」有兩批米,一批住台灣,在亞洲,美洲演出;另外一批,為了節省航運費,住在法蘭克福附近的棧倉,專門應付歐洲的演出。德國那批因為多年使用已經碎得不堪上台,去年才運回台灣焚銷。為了莫斯科之行,技術指導駒爺,林家駒先生,才費盡力氣重製一批(三噸半!),不料被禁止入境。

莫斯科找到米了。隔洋Email教導俄國人製米(要洗!要染!要烘/曬!要閹!)卻始終不得要領,駒爺義氣地說,我跑一趟莫斯科教他們做!

契珂夫戲劇節在莫斯科郊外租了一個大廠房來製米。駒爺說,那個地方很大很大,芭蕾舞團鋪了地板就在那裡總排。

可憐的駒爺,被流放到森林邊的小客棧,每天「上班」監工,教戲劇節的工作人員洗,閹,染,再烘乾。「下班」後就到森林散步,回客棧唸佛經。

荒郊野外,小店食物粗劣,只好到小超市找吃的。駒爺吃了八天俄國香腸。

大功告成後,駒爺到德國歸隊。他告訴雲門的工作人員,北國春天苦短,前往協助翻譯的俄羅斯女郎,珍惜難得的春陽,乾脆穿比基尼工作。

駒爺抱著電腦向我顯示稻穀的照片。看起來很像雲門的米。

我問他,比基尼女郎的照片呢?

戴著iPod聽佛誦的駒爺笑著說:「米比較重要。」


辛特拉演「水月」
2007. 06. 15 辛特拉‧葡萄牙

辛特拉藝術節邀了雲門三年,時間不對,老是撞檔,今年總算成行。

這個藝術節有五十年歷史了,但只有重大節目才動用這個五年前重新裝潢的歐加‧卡德佛劇院。

如果有錢蓋個戲院,這個劇場會是我的藍圖。

劇場內部是乾淨俐落的長方形,舞台很大,是觀眾席的三分之一。只有兩種顏色:原木壁板的褐黃,布幔,地毯,舞台鏡框和布幕的黑。

從舞台往下望,只見棕黃色原木椅框嵌住灰黑絨布椅背,整齊排列。演出時,觀眾往舞台看,全黑,只感受到燈光挑出的區域。演出的呈現飽滿,有力。

我喜歡這樣純粹的劇場。沒有虛飾。 No Nonsense。

劇場外圍,大廳,側廳的大理石呼應了原木褐黃的色調,從地板到牆壁;細長的黑色大理石拉出直線與小方塊,形成方整而活潑的圖案。

像城裡赭紅色的屋瓦,乳黃色的大理石是本地建材,不是義大利進口貨。

我們十號到達時,門票只賣出三成。藝術節不緊張。這裡的觀眾多是現場買票。雲門已經轟動了。大家要來看「水中跳舞」的Moon Water。里斯本市中心的人也會開車前來。

即使觀眾不來,我也很願意在這個劇場裡演給自己看。

下午的彩排很「乾」。

原來的燈光設計到了這個放大鏡似的舞台,變得太亮,舞台全開,人變得渺小。

兩代舞者各有瑕疵,跳熟的,身體熟門熟路自顧自地走,「新生代」過度認真,想做對,忘了「水月」的「對」是自在。

音樂用尋常的音量在這個戲院聽來刺耳,高頻尖銳,大提琴溫暖的木質感不見了。

最慘的是,由於平台地板略為不平,水往側舞臺流。台上鏡花水月,後台水漫金山,拖把毛巾齊出籠。

好彩排!

輝煌的彩排,往往預示了粗糙的表演。「藝術」往往就在你覺得可以掌握的剎那,像鳥一樣地飛失。彩排的意義在於發現問題,進而解決問題。

燈光調暗,讓舞者在「黃昏的光」裡動,讓細微的動作與呼吸可以敏銳地浮現。音樂調低,不去刺激觀眾,讓他們感受到巴哈,聽見動作。經過提示,舞者微調狀態,長時間暖身,讓身心合一,不再叮嚀自己要放鬆或認真。

把略微傾斜的平台擺平之後,「水月」開演前的儀式正式登場:三噸的水用四小時加溫到七十度,幕啟前調到五十度,冷卻,五十分鐘後,流到台上的水必須是三十度,毛孔全開的舞者才不會感冒。

水溫美麗!演完後,舞者們對工作人員大力讚美,誇張地說,最後一段,他們在SPA裡優游享受。

首度「水月」的新進舞者一夜裡成長,資深舞者收放自如,各有突破。復活的「水月」晶瑩靈動,是許多年未見的高品質演出。真希望雲門的好朋友都看到這場表演。

里斯本果然來了許多人。劇院開放樓座;他們說,一年才一兩次。演出時劇場一片靜寂,無人咳嗽。謝幕一開始,觀眾就全體起立,歡騰許久。他們說,好久沒見到這種熱烈的場面。

葡萄牙景況不佳,一般人月薪大概只有台幣兩萬多元。「水月」的觀眾不是尋常街頭的行人。不見名牌,低調深沉,是老派的貴族風。散場後的賀詞熱情,妥貼。「一輩子也忘不了的演出,」好幾個人對我說,沒有美國式的誇張,只是微笑。

「因為戲院太棒了,」我說。

「不,你的舞團太驚人了。」

是的,我們有一個驚人的舞團。旅行四個禮拜了,沒垮掉,前後台凝心聚力,把沉睡兩年的舞,推到一個新的高峰。

壓力很大。我要如何把這樣好的團隊帶得更好,讓每一個人可以成長,發揮,讓每一個人快樂?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