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包心菜奇蹟 | Detstvo sorok devyat
一本通往夢境的圖文書
[1111TG003]
作者:柳德蜜拉.烏利茨卡婭‧著∕弗拉基米爾.柳巴羅夫‧繪
譯者:熊宗慧
12.5*6cm 128頁 精裝
ISBN:986-729-198-0
CIP:880.57
978-986-729-198-1
初版日期:2006年03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250| 會員價: NT$213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獲選2006年行政院新聞局中小學優良課外讀物推薦讀物

俄羅斯女作家烏利茨卡婭與著名的藝術家、插畫家柳巴羅夫合作的圖文書,這兩位藝術家首次合作,結果是激盪出一本令人驚艷又愛不釋手的文學藝術品。
《包心菜奇蹟》收錄六個短篇故事,分別是《包心菜奇蹟》、《蠟製小鴨》、《嘟囔爺爺》、《釘子》、《幸運事件》和《紙的勝利》。六篇故事都非常簡單,然而柳巴羅夫的插畫卻賦予這些故事極為驚人的深刻性,強烈到足以喚醒人心底沉睡已久的童年記憶。
的確,這六篇獨立不相關的故事其實由一個主題串聯,即作者童年的回憶,而且是一九四九年作者六歲、尚未入小學以前的記憶。
儘管故事簡單,但情節張力飽滿,結局峰迴路轉,再加上烏利茨卡婭簡潔、細膩又溫馨的筆觸,讓人讀來愛不釋手。這樣的文字風格搭配上柳巴羅夫別樹一格的插畫,便產生極大的反差效果,即烏利茨卡婭的文字讓人處處感到熟悉,而柳巴羅夫的畫卻讓人覺得處處陌生,這種如夢似真、既遠又近的情境從頭到尾一直陪著讀著,最終讓人忍不住潸然淚下,說是感動吧,不如說是因為同樣也憶起童年,就好像托爾斯泰所說的「記憶就像是透過淚水望出去」,是那樣一種模糊又清晰的感受。

Ludmila Ulitskaya(柳德蜜拉‧烏利茨卡婭)
當代俄羅斯最暢銷的女作家,擅長刻畫女性,創作包括小說、散文、劇本(電視、電影及舞台劇)。1943年生,畢業於莫斯科大學生物系,在政府機關從事遺傳學工作兩年後,因私自翻印地下文學刊物被開除,此後便與公職絕緣,經友人介紹至一家猶太音樂劇場從事文藝工作,寫隨筆、評論、兒童戲劇,還翻譯了蒙古詩歌成俄文,這些工作經驗為後來她的專業寫作生涯奠基。
1980年代末,烏利茨卡婭的短篇小說陸續出現在雜誌上,逐漸為俄國讀者熟悉。1992年,中篇小說《索涅奇卡》(大塊文化出版)為她贏得廣泛聲譽,這本小說入圍1993年俄語布克獎決選名單,在國外則獲得了法國梅迪西獎的「外國小說獎」及義大利Giuseppe Acerbi文學獎。
重要長篇小說包括《美狄亞和她的孩子》、獲2001年俄語布克獎的《庫科茨基的特殊病例》、獲2004年俄羅斯「年度書獎」及2008年得到有諾貝爾文學獎指標的義大利「格林尚內‧加富爾文學獎」的《您忠實的舒里克》,以及新作《丹尼爾‧史坦因,翻譯家》獲得2007年俄羅斯「大書獎」。另外在童書及圖文書創作上,如《包心菜奇蹟》(大塊文化出版)等,質量均可觀。她的作品在文學獎與暢銷排行榜皆是常勝軍,目前被翻譯成三十國語言。

Valdimir Lyubarov(弗拉基米爾‧柳巴羅夫)
俄羅斯著名藝術家、插畫家,曾為伏爾泰、拉伯雷和果戈里等作家的著作、總數達上百部的經典文學貢獻過自己的插畫;戈巴契夫改革時期他還與一群作家共同創立俄國當時第一家私人出版社「TEXT」。

包心菜奇蹟

蠟製小鴨

嘟囔爺爺

釘子

幸運事件

紙的勝利

包心菜奇蹟

兩個小女孩,腳上一雙城裡人穿的橡膠鞋,身上按鄉下人的習慣用厚披肩裹住,朝著一個綠色的木板售貨亭走去,亭子前早已站滿一整排黑鴉鴉的隊伍,等著載運包心菜的貨車到來。
十一月底的早晨,天色已然微亮,但仍顯得晦暗陰鬱,在這片陰鬱中只有那些被濕氣浸透而呈暗紅色的沉重旗幟 顯得雀躍,這些旗幟從節日過後就一直掛著沒被收走。
兩個女孩中,較大的一個是六歲的杜霞,她緊纂住口袋裡一張破爛髒污的十盧布。給杜霞這十盧布的是伊帕齊耶娃老婆婆,姊妹倆住在她家裡已將近一年。至於較小的奧利佳,老婆婆塞進她手裡的是一只袋子──裝包心菜用。
「能拿多少就盡量拿。」老婆婆囑咐兩個女孩,「還要一公斤的胡蘿蔔。」
該是醃包心菜的時候了。對伊帕齊耶娃而言,拖一袋包心菜非常吃力,而且她的腳已經不太能走。何況,自從小女孩們住到她那裡後,她就習慣讓兩個小傢伙負責所有家事──這對她們來說,既輕鬆又不勉強。
伊帕齊耶娃老婆婆有個綽號,叫「母象」,兩個小女孩是在一九四五年底一個暴風雪的晚上,將近深夜的時候被送到她那裡。她們是老婆婆過世沒多久的姊姊的孫女,同時也是孤兒:父親死於戰場前線,母親在父親死後一年也跟著過世。鄰居阿姨將她倆帶到「母象」那兒,因為她們沒別的親人。伊帕齊耶娃勉強留下兩姊妹,心中殊無喜悅之情。隔日早上,老婆婆一邊熱爐子上的粥,一邊碎碎唸:「送到我這兒來,真是給我找麻煩……」
兩個女孩驚恐得相互依偎,低著頭用一個樣的圓眼睛不時瞄望老婆婆。
來投靠的第一週裡,兩姊妹誰也沒出聲。她們甚至彼此之間都沒說過一句話,唯一弄出的聲響是兩人抓頭髮撓癢時的沙沙聲。老婆婆也沉默不語,什麼都沒問,只是不斷考慮著:「要將她們留在自己身邊呢?還是交給孤兒院好?」
禮拜六,老婆婆帶著一只水盆、乾淨的內衣,還有事先在頭髮裡塗上除虱煤油的兩姊妹,叫她們到謝列茲涅夫街的澡堂去。女孩們在澡堂裡洗了個乾淨之後,伊帕齊耶娃才開始讓她們睡在自己的床上,在此之前,女孩一直睡在角落邊的床墊上。兩姊妹一躺下,很快便睡著了,伊帕齊耶娃則和女友克拉托娃繼續聊了很久。喝完茶,老婆婆說:
「老天保佑,就讓她們住下吧。或許,這兩個孩子在我年老時來到這兒,並不是偶然。」
女孩們似乎感到自己生活已經安定,兩人開始交談起來,之後,也和老婆婆聊起天,並親暱地喚她為塔妮雅姨婆。生活了一段時日後,姊妹倆差不多習慣了新住所,也習慣了「母象」,只是仍無法和城裡小孩一起玩耍:這兩人不懂城裡孩子們的遊戲,對她們而言,待在屋子裡還比較有趣,像坐在縫紉機旁,聽機器不規則的敲擊聲,或是撿拾掉落在地面的碎布零頭:伊帕齊耶娃找了份裁縫工作──如果幸運的話,她還可能幫人做新衣,不過多數只是幫人修改或縫補衣服。
現在,兩姊妹一塊出去買包心菜,沿路上姊姊杜霞心裡思量著,究竟要在哪裡醃包心菜:家裡沒有包心菜發酵用的圓木桶。在杜霞外套破了洞的口袋裡,除了那張十盧布外,還有一張從雜誌上撕下來的小圖片,上面繪著一個尖牙大齒、對著地圖一角掄起彎刀的黃皮膚日本人。
幫妹妹把鼻子擦乾淨後,杜霞把凍僵的手指放入口袋,還順道摸了一下那張捲成筒狀的十元盧布。
「都長這麼大了,連擦個鼻涕都不會。」──杜霞嘮叨的神情簡直和伊帕齊耶娃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似的。她一面碎碎唸,一面又把手伸進口袋,她凍僵的手指沒觸到十盧布,反而把黃色日本人的圖片捲成筒狀。於是那張已經揉得皺軟的十盧布委屈地從口袋裡的破洞滑出,沿著馬路與一片片結了霜的黃褐色枯葉一塊飄揚而去。
姊妹倆站在不算長的隊伍後端。先前有幾個女人曾說到,包心菜可能不會運來,因此仍留下來排隊的人,都是最堅持的。其他人大概站個十分鐘,便紛紛離去,走之前還不忘丟下一句「會再回來」。站在隊伍裡的兩個女孩彼此緊貼,不停踏動著僵冷的雙腳──腳上膠鞋是別人送的,早已破損,完全無法保暖。
「應該穿氈靴才對。」杜霞說。
「可是貓咪在氈靴裡睡覺呀。」奧利佳回應。
兩人對話完畢,又陷入沉默。
四十分鐘後,一輛載著包心菜的卡車終於出現。包心菜從卡車運下又花了好長一段時間,這期間女孩們一直耐著性子等著開始販售包心菜。這兩個小傢伙的腦袋裡從未有過拿不到包心菜就離去的念頭。
終於,包心菜都卸下了,販售亭的綠色小窗打開,女菜販開始發售包心菜。瘦長的隊伍立刻腫大起來。無論有排隊或沒排隊的人,全都往前頭擠。兩個女孩漸漸被往後推,最後,被擠到隊伍的尾巴去。此時兩人早已冷得直打哆嗦。天氣一會下雨一會下雪,女孩們的披肩早已溼透,但勉強還能保暖,只是腳已經徹底凍僵。午飯時間已到,女孩們好不容易挨近小窗口,就在這當兒,女菜販把窗口關上。
站在貨攤旁的一位大嬸抱怨起來:
「才剛做生意,怎麼就關門?」
女菜販朝她大喝一聲:
「午飯時間哪!」講完轉身就走。
又過去一個小時。陽光開始減弱。天空下起那種真正的、大團綿絮的雪。雪覆蓋了人們微駝的背、房舍的屋脊,還有那一堆淡青色、看起來很堅毅的包心菜。四周的陰暗由於雪潔白的顏色反倒顯得愉悅些,甚至更明亮了點。
女菜販回來了,她把包心菜發給站在女孩前面的那位大嬸,這時杜霞趕緊從口袋裡拿出寶貝的紙捲,把它打開──但那卻不是十塊錢,而是有日本人的圖片。杜霞再摸索口袋一番,可是什麼也沒有。一陣恐懼襲上心頭。
「阿姨!我錢掉啦!」她大叫。「路上掉的!我不是故意的!」
臉頰紅通通的女菜販裹著一堆衣服,活像顆包心菜似的,從自己的小窗口往下瞧,看了看杜霞,然後說:
「趕快用跑的回家!向媽媽要錢再來,妳可以不用排隊就來買包心菜。」
但是杜霞沒有移動腳步。
「我口袋裡有個洞!我不是故意掉錢的!」杜霞哭道。
小奧利佳明白她倆身上發生了不幸,也跟著嚎啕大哭。
「去去去,找找看,或許會在路上找到。」隊伍裡一位臉色黝黑的女人建議。
「那還用說,當然找得到囉。」另一位獨眼老人嗤鼻說道。
「不要在這裡耽誤時間,講些沒用的話!欸,小女孩,站一邊去!」隊伍中不知名的第三者冒出這一句話。
兩個女孩垂頭喪氣,照鄉下人的習慣把披肩裹緊身子,往回家的路上走去。一路上她倆不是用腳踢弄著混著髒葉的雪團,就是俯下身子,用凍得發白的手指往結冰的透明漩渦裡翻挖一陣。然後姊姊像大人那樣,哀淒地哭訴起來:
「苦呀!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哪!她會把我們趕出去的,我們又該往哪裡去呀!」
小奧利佳也扁起自己的三角嘴,重複姊姊的話:
「該往哪去呀……」
天黑了。兩人把袋子覆蓋在肩上,拖著步伐慢慢踱回家。機靈的杜霞還是一直動腦筋,想著該怎麼將這事告訴伊帕齊耶娃,才不會被她毒打一頓,或者,比這更糟,被她趕出去……說錢被偷了,被搶了,還是用其他理由?總之對杜霞來說,要她說出「錢掉了」這句話簡直不可能。
奧利佳還是不斷地抽噎著。她們走到路的轉彎處,停下腳步打算過馬路:杜霞還是有鄉下女孩面對車子時的那種膽怯。就在這時,一輛貨車朝她們疾馳而來,打亮的頭燈把一塊斜橫在車前方的石板照得發光。女孩們站在原地不動。而貨車,沒有減速,來了個急轉彎,車上的貨物在路燈映照下泛出淡青色的光──原來高高堆疊在貨車欄板裡的是包心菜。貨車搖搖晃晃地駛過兩姊妹身邊,忽地加速往前衝,車上有兩顆大包心菜因衝力而飛出,掉落在女孩們的腳邊。這兩顆菜碰到路面發出「砰」的聲響。其中一顆裂成兩半,另一顆在地上連蹦帶跳地滾到奧利佳腳邊停住。
這對姊妹互看了一眼──一雙充滿驚訝的淺藍色眼珠盯著另外一雙同樣充滿驚訝的淺藍色眼珠。她們趕緊拿下肩上的袋子,把那顆完整的包心菜,連同裂成兩半的另一顆都塞進去。可是杜霞沒辦法把袋子扛到肩上,因為實在太重。於是她倆各抓著袋口一角。機靈的杜霞還將一個硬紙盒墊在袋子下,如此一來兩人便可以拖著袋子走……
伊帕齊耶娃不在家。她坐在克拉托娃家裡,嗚咽啜泣著,用一條剪歪的碎布擦拭眼淚:
「舒拉,妳想想,我跑到售貨亭去看了兩次……不見了,我的女孩們不見了……是吉普賽人,還是誰把她們給帶走了……」
「唉呀,會找到的,誰會要她們呢?妳自己想想吧!」克拉托娃安慰她一番。
「這真是一對乖女孩呀!那麼好,那麼貼心……沒有我她們該怎麼辦呀?而我,而我沒有她們又該怎麼辦哪?」伊帕齊耶娃簡直心碎了,把那條溼透的髒布揉得皺巴巴的。
而此時回到家的女孩們在黑暗中將包心菜擺上桌,跟著,沒脫下外衣便往椅子上坐,兩人就在無言的沉默中等待……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