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提靈女王2:敵軍壓境 | The Invasion of the Tearling

[1111R070]
作者:艾瑞卡.喬翰森
Author:Erika Johansen
譯者:王心瑩
25 584頁 平裝
ISBN:978-986-213-673-7
CIP:874.57
978-986-213-673-7
初版日期:2016年02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50| 會員價: NT$277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小說改編電影由艾瑪.華森(「哈利波特」妙麗)監製、領銜主演,打破艾瑪不再演出奇幻題材的承諾!
艾瑪.華森成立的「女權讀書會」選書。
受歐巴馬演說啟發而形塑的英明領導者崛起故事。

提靈女王,您把人民帶向戰爭,
是為了滿足自己對光榮犧牲的見解,
或者其他更好的價值?



凱爾希阻止運送奴隸,敢與莫梅尼為敵,成為提靈人愛戴的真命女王。然而提靈國想要真正能休養生息,還得過莫梅尼的腥紅女王這一關。腥紅女王一心想教訓提靈,並奪取凱爾希的兩顆魔法藍寶石。面對腥紅女王的威脅,凱爾希知道毫無勝算,於是一方面在國都新倫敦城設置難民營,準備物資;一方面嚴令貴族與教會繳納稅金,充實國庫等等,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

藍寶石在阿爾吉夫隘口發光發熱,幫助凱爾希一行人脫困後,凱爾希漸漸感受到魔法對她產生的影響。她不僅容貌變美,還擁有為人療癒病痛的能力。更特別的是,凱爾希經常處於神遊的狀態,回到大渡海之前的美國,與名為莉莉的女子產生不可思議的交集。

大渡海之前的世界,生存條件更嚴苛,政府對人民的控制無所不在:人一出生身上就植入標籤方便政府監視、階級之間的互動是禁忌、人民只能讀方便讓政府任意刪修的電子書……。為了讓人類活在更好的世界,威廉.提靈成立「藍色地平線」組織與政府對抗。身為富裕階級的莉莉在因緣際會之下,暗中幫助該組織。當莉莉事機敗露,被刑求逼供時,她感覺到凱爾希用堅定的意志支持著她。

由腥紅女王親自率領的莫梅尼大軍,終於抵達提靈首都新倫敦城。為了避免交戰,保護人民,凱爾希立下等同遺言的《攝政王法案》,隻身前往腥紅女王的營帳。交出藍寶石或自己的生命?凱爾希面臨最關鍵的抉擇……

從沒沒無聞的小女孩蛻變為救亡圖存的提靈女王,凱爾希沒有統治者的習氣,要求自己治理國家時做到公平公正。但她也有身為普通人的煩惱,面對誘惑想要屈服,脆弱無助想要尋求支持……。在《提靈女王2》中,作者藉由讓凱爾希面對更多新的難題,創造出更多讓人印象深刻的新人物,並一步步提升故事的懸疑性,讓讀者持續期待這系列的故事發展。

艾瑞卡.喬翰森(Erika Johansen)在美國舊金山灣區成長,也居住在該地。她大學就讀於斯沃斯莫爾學院(Swarthmore College),自愛荷華作家工作坊(Iowa Writers’ Workshop)取得藝術創作碩士學位(MFA)。
當艾瑞卡.喬翰森最喜愛的作家史蒂芬.金在2003年獲得美國國家書卷獎時,她體認到自己渴望寫出具有真正重大事件的作品。2007年,她受到當時擔任聯邦參議員的歐巴馬的演說啟發,塑造出《提靈女王三部曲》主角提靈女王凱爾希的形象。艾瑞卡.喬翰森如今成為律師,但從未停止寫作。

譯者簡介:
王心瑩,夜行性鴟鴞科動物,出沒於黑暗的電影院與山林田野間。日間棲息於出版社,偏食富含科學知識與文化厚度的書本。譯有《我們叫它粉靈豆─Frindle》、 《小狗巴克萊的金融危機》、《老虎的眼睛》、《迷戀音樂的腦》等書;合譯有《你保重,我愛你》、《上場!林書豪的躍起》、《攝影師的餐桌》等。並曾參與【魔法校車】、【魔數小子】、【波西傑克森】、【熊行者】等系列書籍之翻譯。

第一部
第一章 霍爾上校 008
第二章 莉莉.梅修 044
第三章 度卡特將軍 096
第四章 良心問題 124
第五章 朵麗安.萊斯 174

第二部
第六章 尤英獄官 216
第七章 肖像畫廊 240
第八章 羅蘭.芬恩 276
第九章 黑暗魔物 321
第十章 泰勒神父 366
第十一章 藍色地平線 403

第三部
第十二章 黑夜 450
第十三章 九月一日 490
第十四章 腥紅女王 543

尾聲 大渡海 571

凱爾希眨眨眼,發現自己身在既舒服又熟悉的圖書室裡。她站在自己的書架前,潘陪伴在身邊,距離她不到一呎。整個世界搖晃了好一會兒,不過她漸漸看清楚所有的書,卡琳的書,然後感覺到她周圍的事物變得實在,女王的翼樓也在她腦中重新安頓下來,彷彿發出結結實實的「砰」一聲。

「貴主?您還好嗎?」

她用手掌根部揉揉自己的眼睛。角落的壁爐傳來一陣嘶嘶聲,嚇得她跳起來,不過那只是火焰的聲音,早晨燒了幾個小時的爐火漸漸熄滅了。

「我在作夢。我變成別人。」凱爾希低聲說。

可是「作夢」這個詞也不對。凱爾希還可以感覺到那男人的手掐進她的肩膀裡,造成瘀青的根源。她可以回想起那位女子腦中掠過的每一個想法。

「我們怎麼會來這裡?」她詢問潘。

「貴主,您一直在翼樓裡到處遊蕩,大概有足足三小時吧。」

三小時!凱爾希微微搖晃身子,一隻手緊緊抓住書架的邊緣。「你為什麼沒有叫醒我?」

「您的雙眼是張開的,貴主,不過您看不見我們,也聽不到我們的聲音。安大麗說不要碰到您,她說把手放到夢遊者的身上不吉利。不過我一直跟著您,確保您不會弄傷自己。」

凱爾希準備開口抗議自己才不會夢遊,但隨即閉上嘴巴。好像有某種東西糾纏著她的記憶,某種會射出亮光的東西。阿爾蒙特的那個女人!凱爾希根本不曉得她叫什麼名字,但是六個星期之前,她曾透過那個女人的眼睛,看到索恩帶走女人的兩個孩子。那同樣也不是夢境,影像太清晰也太銳利。不過,凱爾希剛剛體驗過的一切甚至比那一次更加銳利。她認識這位女子,對女子腦中各種事物的熟悉程度不下於自己腦中的事物。她的名字叫莉莉.梅修,她住在大渡海時代之前的美國,她與一個可恥的人結婚。莉莉並不是凱爾希想像世界的虛構人物,即使是現在,凱爾希都能夠描繪出她先前從未見過的所有影像,漫遊在大渡海之前、好幾個世紀之前那些已然失落的時光,有汽車、摩天大樓、槍枝、電腦、高速公路等等。現在她也了解政治發展的時間順序了,像卡琳那樣嫻熟大渡海之前歷史的學者總是避開那部分,因為沒有文字紀錄可供研究。卡琳已經知道促成大渡海的最大因素是社會經濟方面的懸殊差距,但是多虧有莉莉,凱爾希現在知道真正的原因更加醜陋。美國當時陷入非常嚴重的財閥統治,自從二十世紀末期之後,貧富差距確實穩定地持續擴大,到了莉莉出生的時代(當時是二○五八年,凱爾希的腦海裡毫無困難就跳出這個年份),超過一半的美國人都找不到工作。食物供應量越來越少,於是很多公司開始囤積貨品,搬到黑市去販賣。人口中數量最多的要不是遊民,就是背負了債務無法償還的人們,這些人的絕望和冷漠融合在一起,最後讓一個人在選舉中脫穎而出,那個人名叫亞瑟.弗利威爾……凱爾希很久以前就聽過這個名字,而且聽過很多次,是卡琳告訴她的,卡琳談起弗瑞威爾總統和他的《緊急狀態權力法案》的語氣,完全就像談起日本廣島原子彈或納粹大屠殺的語氣。

「貴主,您還好嗎?」

「潘,我很好。讓我想點事情。」回憶突然向凱爾希襲來:她坐在圖書室裡,時間大約是五、六年前,那時卡琳說著話,她那尖銳憤怒的聲音在牆壁間迴盪。

「《緊急狀態權力法案》!取名字就是一門學問啊!正當的立法只會稱之為﹃戒嚴令﹄,而且就只能做到這裡了。凱爾希,妳也要記得這點:妳宣布戒嚴令的那一天,也就是失去政權的一天。妳應該要很乾脆地摘下王冠,在夜裡悄悄離開。」

根據卡琳所說,之所以制訂《緊急狀態權力法案》,是要處理層出不窮的(而且非常實際的)國內恐怖主義威脅。由於經濟方面的落差逐漸擴大,分離主義運動在全美快速擴展。更好的世界……凱爾希曾在她的異象裡看過這些字,藍色的巨大字體高度超過三十呎。不過那代表什麼意思呢?她非常渴望知道。她低頭看自己的兩條項鍊,預期見到兩顆寶石發出亮光,就像之前看到阿爾蒙特平原的可怕異象後醒來時一樣。不過兩顆寶石都黯淡無光。她記得上一次看到它們發光是在阿爾吉夫隘口那一晚,當時她帶來了洪水。那是凱爾希第一次很怕兩顆寶石有可能會燒掉。它們在阿爾吉夫創造出非比尋常的驚人奇蹟,但自從那以後,它們就好像榨乾了,也許現在只是兩顆普通寶石而已。想到這一點令人鬆了口氣,但隨即湧起一陣恐懼。莫梅尼人正在邊界大批集結,不管是什麼武器都會有助益,即使像她的兩顆寶石這樣反覆無常、不可預測的東西也會有幫助。它們可不能燒掉啊。

「貴主,您應該去床上休息一下。」潘對她說。

凱爾希慢慢點頭,但依舊在心裡反覆想著她看到的奇異影像。出於習慣,她伸手撫摸架上的一排排書,從它們的厚實感得到一些撫慰。無論是不是夢遊,最後在這裡結束,她一點都不感到驚訝。只要有問題需要思考,她總會發現自己來到圖書室,只要四周環繞著書本,她就覺得比較容易想通事情。這些書按照字母排列,整理得乾淨整齊,讓她想事情的時候有目標可以盯著,任憑思緒飄向遠方。卡琳也像她一樣,常常把圖書室當做撫慰心情和躲避藏身的地方,如果卡琳知道她也在這裡找到同樣的撫慰,一定會很高興。淚水刺痛她的雙眼,不過她轉身離開書架,帶著潘一起走出圖書室。

安大麗還在凱爾希的房間裡等待,雖然時鐘顯示現在已是清晨三點多。她最小的女兒,葛莉,在她懷裡睡著了。

「安大麗,很晚了,妳應該回床上睡覺。」

「貴主,反正我睡不著。我的葛莉又起來夢遊了。」

「這樣啊。」凱爾希脫掉鞋子。「習慣性夢遊,我聽說過。釘錘說,上星期發現她在護衛的宿舍區晃來晃去。」

「釘錘說了好多事啊,貴主。」

凱爾希挑了挑眉毛。那語氣聽起來有批評的意味,不過她無從解釋起。「嗯,今晚我不需要協助。妳應該去睡了。」

安大麗點點頭,便帶著她的小女兒一起離開了。等她一走,潘也鞠躬說:「晚安,貴主。」

「潘,你不需要向我鞠躬。」

潘的眼中閃現促狹的神色,不過他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再鞠個躬,接著便退回他的接待室,拉上布簾。

凱爾希脫掉衣服,扔進裝衣服的大籃子裡。她很高興安大麗這麼乾脆就走了,有時候安大麗似乎覺得協助凱爾希更衣是她的職責。問題是,凱爾希永遠都不認為自己會習慣在別人面前赤身露體。安大麗在凱爾希的衣櫥旁邊掛了一面全身鏡,不過,假如她的意思是要悄悄治好凱爾希對身體感到害羞的毛病,這方法絕對是錯的。即使是這麼簡單的裝置,也會產生無數的問題與挑戰:凱爾希很想看著鏡子裡自己的映像,可是她又不想,最後總是不再看,然後開始討厭自己。
鏡中的映像實在讓她高興不起來,特別是搬進女王的翼樓後,這裡有許多美麗的女性圍繞在她四周。但更嚴重的是她對母親的厭惡,據說她母親伊莉莎女王花費大半輩子的時間在鏡子前精心打扮。因此凱爾希採取一個折衷方案:只要經過鏡子面前,她會很快瞥自己一眼,只要確定髮型沒問題,那天她的臉上也沒有沾到墨水,這樣就夠了。多看個一眼就是起了虛榮心。

而現在,看見自己在鏡中的映像,凱爾希整個人呆住。

她居然瘦了。

這似乎是不可能的啊,因為與剛到主堡的時候比起來,凱爾希現在的活動量比較少。每天有太多事要做,而大多數的情況都是坐著,要不是坐在她的王座上,就是圖書室的書桌旁。她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有運動了,至於打算吃少一點的計畫,早上似乎很容易達成,到了晚上就不可避免地破戒了。然而,她無法否認此刻眼前所見。她粗壯的雙腿變細了,髖骨線條也變得比較明顯;她的上腹向來是令她覺得特別難堪的來源,因為與下腹之間會顯露一條明顯的凹痕,沒想到現在只剩下些微的突起。凱爾希躡手躡腳向鏡子走近一點,凝視自己的手臂。它們似乎也變細了,二頭肌的厚實肥肉已經消失,現在縮減成勻稱的前臂。可是,這一切是什麼時候發生的呢?不到一星期之前,她很確定曾經朝鏡子瞥了一眼,當時她正要去和霍爾開會,看起來並沒有什麼變化。此刻瞪視自己的臉孔,凱爾希極度震驚,感覺似乎連臉孔也有什麼不對勁……但是過了一會兒之後,她才意識到那只是火光所造成的錯覺。

我到底有什麼毛病?

她應該要請釘錘幫忙找醫生嗎?一想到這裡,她忍不住畏縮身子。釘錘根本不認為需要醫生,除非某人嚴重失血快要死了,更何況柯林最喜歡找的莫梅尼醫生簡直貴翻了。難道凱爾希現在真的去請他來,只因為她的體重減輕了一些?她既沒有受傷,也沒有流血,事實上感覺很好。她大可等一段時間觀察看看,萬一還發生其他事,到時候再告訴釘錘或潘也不遲。畢竟,她很可能只是最近承受很大的壓力而已。

火焰在她背後劈啪作響,凱爾希猛然轉身。她一度很確定有人站在壁爐前方凝視著她。然而眼前空無一人,只有影子。儘管火焰傳遞著溫暖,她的房間好像還是突然變冷了;再對鏡子憂心忡忡看了最後一眼,凱爾希終於穿上睡袍,爬到床上。她吹熄蠟燭,然後把雙腳伸進溫暖的被窩深處,再將棉被一路拉上來,蓋住冰冷的鼻子。她努力想要放鬆,但只要閉上眼睛,已經折磨她好幾個星期的那些影像便自動跑出來:莫梅尼大軍,可怕的黑色浪潮大舉湧過邊界丘陵,長驅直入阿爾蒙特平原,途經之處一片殘破。莫梅尼人還沒有進入提靈,只是還沒有,但他們一定會。釘錘和阿歷斯已經為圍城囤積了許多物資,也在城市周圍加強防禦工事,但是凱爾希與柏芒德不一樣,她無法欺騙自己:等到莫梅尼大軍兵臨城下,用盡一切方法破壞城牆,則這些最後一分鐘才做的防禦措施應該不太能把他們擋在外面。凱爾希的心思再度轉向莉莉.梅修,她住在一個四周圍繞高牆的城鎮裡。莉莉的生活一定有什麼地方值得學習,有某些事情可以派上用場……然而她什麼都想不出來。

凱爾希翻身仰躺在床上,瞪著眼前的黑暗。她母親曾經面對同樣沒有勝算的局面,最後出賣了提靈。凱爾希很氣母親做了那種事,不過她自己又有什麼其他方法呢?她緊緊抓住兩顆藍寶石,希望它們能夠提供答案,不過它們很平靜,只透露出一種命中註定的確定感:凱爾希對她母親的批判實在太嚴厲了,因此這是一種無從逃避的懲罰,懲罰她去面對一模一樣的局面。

我連半點解決方法都沒有,凱爾希心裡想著,同時讓自己的身子蜷縮成球狀。假如什麼都想不出來,那我也沒有比她高明到哪裡去。

※※※
那些礦工真是一團混亂。他們進入主堡之前顯然洗過澡,儘管如此還是很髒,感覺好像髒到皮膚裡,因此從外表看來一身黝黑。他們是獨立的礦工,這種情況非常罕見;提靈大多數的礦工都隸屬工會,因為組成聯盟是唯一能與莫梅尼競爭的方法。礦工之中有一位女性,她的個子很高,留著一頭金髮,不過身子的其他部分就一樣黝黑,而且戴著一頂壓扁的綠帽,看起來好像剛經歷過颶風的摧殘。凱爾希以前不曉得礦工工會接受女性,她興味盎然地看著,不過那女礦工回瞪著她,眼神充滿敵意。

「陛下,我們剛從費爾威奇逃出來。我們在山麓丘陵上採礦,差不多有一個月了。」工頭班奈特高聲說道。

凱爾希點點頭,心裡希望自己沒有穿這麼厚重的毛衣。夏天已經降臨,天氣很溫暖,令人想打瞌睡,不過還是有人點燃柴火。她最近很討厭舉行接見會,因為似乎會轉移她的注意力,害她沒辦法思考一些更迫切的問題,像是莫梅尼人和難民營。第一批邊界村民應該已經越過阿爾蒙特平原,不過目前到達的只有一小批人。另外至少還有五十萬人啊……新倫敦城要把他們所有人安置在哪裡呢?

「陛下,我們原本是一組十五個人。」班奈特繼續說,凱爾希努力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而且克制著不要打呵欠。

「其他人在哪裡?」

「貴主,他們在晚上的時候不見了。剛開始,我們讓彼此的帳篷靠得很近,可是……嗯,您也知道,男人有時候得起來尿尿。有些男人會在晚上離開營地,有時候他們就沒有回來了。」

「你為什麼要來告訴我這些?」

班奈特準備要回答,不過那個女礦工—感覺像是工頭的副手—這時抓住他的手臂,附耳低聲對他說了些話,態度很激動的樣子。他們之間很快就吵了起來,中間還夾雜著哼聲和噓聲。凱爾希看得興味盎然。泰勒神父站立的地方比其他人都靠近那些礦工,他可能聽到那些人在說什麼。凱爾希已經開始讓神父偶爾參加她的接見會,他也會提供不少很有價值的觀察。他很喜歡接見會,說很像看著歷史在眼前發生。他也很了解什麼時候該緊守口風,據說他因此惹得新任教宗大怒,因為覺得泰勒神父沒有帶回夠多的資訊。凱爾希並不明白泰勒神父緊守口風的原因,不過讓他來這裡參加接見會似乎是不錯的獎賞。

「陛下,」班奈特終於脫身而出,不過他講話的時候,身邊的夥伴依舊瞪著他。「我們在費爾威奇發現某件事。」

「什麼事?」

班奈特用手肘輕頂那位女礦工,她回以厭惡的眼神,不過還是從斗篷口袋裡拿出一個黑色的小袋子。凱爾希的護衛不自覺地繃緊神經,在潘的前面增加兩倍的人數排成一排。班奈特在火把的光線中舉起那東西,只見它閃耀著藍色光芒。

「那是什麼?」

「陛下,這是藍寶石,除非我猜錯。我們找到一條蘊藏量很可觀的礦脈。」
這下子凱爾希知道他們在吵什麼了。「我向你們保證,你們的發現歸你們所有。我們會試著用合理的價格向你們購買,不過我發誓,絕對不會有搶奪的情形。」

這番話達到預期的效果,所有的礦工似乎同時鬆了口氣。就連班奈特的副手也冷靜下來,她脫掉綠帽致敬時不再皺眉頭了。

「我們可以檢視你們發現的東西嗎?」

班奈特回頭看看他的手下,大夥兒勉強點頭。他向前走了幾步,拿出寶石遞給奇比,奇比接過來,將它交給凱爾希。

她托起自己的其中一顆藍寶石,擺在一起仔細查看。班奈特的寶石很粗糙,是直接從礦脈削切下來,看起來沒有磨亮,不過實在很巨大,幾乎有凱爾希的手掌那麼大。而且寶石的品質無庸置疑。她等待了一會兒,心裡有種不切實際的期望,覺得新的藍寶石會與她的寶石產生反應,例如喚醒它們之類的。但是什麼動靜都沒有。

「拉撒路?」

「貴主,在我看來是一樣的石頭。不過您怎麼看?」

「班奈特,你說你們找到很多這種東西?」

「是的,陛下。我們在山裡必須挖得很深以尋找礦脈,不過我猜這條礦脈在費爾威奇山很特別,還滿淺層的。我們只是不敢上去那裡,自從經歷過……托伯的狀況之後。」

「托伯怎麼了?」

「不見了,陛下。」

「他自己離開?」

「他能去哪裡?」後排的一位老礦工問道,語氣很輕蔑。「所有的補給都在我們這裡啊。」

「嗯,那麼你認為到底發生什麼事?」

「其實我不知道,不過有時候會在晚上聽到外面傳來一些聲響,很像是某種大型動物。」

「貴主,只有某些人聽到。」班奈特插嘴說道,同時瞪著那個老礦工。「在森林裡面,而且是在費爾威奇山脈比較高的遠處。那東西很巨大,不過移動的時候太鬼鬼祟祟了,一定不是普通動物。牠把托伯帶走,我們很確定。」

「為什麼?」

「貴主,過了幾天之後,我們在一個深谷的底部找到他的衣服,還有鞋子。他的衣物全都扯破了,而且沾著血跡。」

阿歷斯低低地哼了一聲,聽起來並不相信。

「還有其他三個人也消失了,貴主,後來我們學到教訓,晚上把帳篷綁緊,而且去工作一定成群結隊。我們一直都沒有找到他們的半點蹤跡。」

凱爾希把手上的藍寶石翻到背面。阿歷斯可能不知道,但這並不是她最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故事。現在沒有奴隸運送,派駐在每一個村莊的人口普查局人員急著想證明他們還是很有用處,因此從王國的每一個角落不斷有各式各樣的消息傳遞給釘錘,也包括費爾威奇山腳下的小村莊。當地的山麓已經傳出三起小孩子失蹤的事件,山區裡也有好幾名男性和女性失去蹤影。沒有人看到任何蛛絲馬跡,無論是什麼東西把人抓走,它都是趁著夜晚悄悄跑來,然後帶著「獵物」消失得無影無蹤。

「奇比,麻煩你歸還這個。」凱爾希把寶石遞給他,接著向後靠坐在王座上,思考了一會兒。「拉撒路,費爾威奇山脈已經有一些失蹤事件,對吧?」

「很多起,貴主。那個地方很危險,特別是對小孩子來說。很多年輕孩子在那裡失蹤,所以後來提靈家庭都不敢移居到那個山區。莫梅尼人多多少少也盡量避開他們境內的費爾威奇山脈地區。」

「陛下?」泰勒神父的語氣有點猶豫,他舉起手,凱爾希報以微笑。

「什麼事?」

「前任教宗相信費爾威奇山脈遭到詛咒。」

釘錘翻了個白眼,不過泰勒神父兀自說著。「我不相信詛咒,不過我要告訴您這件事:第一世紀末期,阿爾瓦思派了一些傳教士進入費爾威奇山脈,尋找大渡海之後漂泊到山裡並定居下來的人。那些傳教士再也沒有回來。這不只是謠言而已,阿爾瓦思的檔案裡有相關報告。」

「沒有找到任何一具屍體嗎?」凱爾希問道。

「就我所知沒有。所以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出現了血跡或衣物之類的遺物。」
這讓凱爾希覺得更不安了。如果人們真的失蹤了,遺骸究竟在哪裡?她又轉頭看著那些礦工。「班奈特,你們準備回到費爾威奇嗎?」

「陛下,我們還沒有決定。藍寶石的品質很好,可是要冒那樣的風險……」

阿歷斯輕拍凱爾希的肩膀,傾身向前並附耳對她說悄悄話。「陛下,卡達爾人把藍寶石的價值看得很高,這東西會是很好的投資。」

凱爾希點點頭,然後轉頭看著礦工。「你們當然有自己的選擇,不過實在應該回去,我會購買你們的礦產,價格是……」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